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二章 自省与成长
    这段时间,张铁每天都会站在山顶上看着小镇上那些人在忙碌着开始自己新的生活,在经历了这一连串的事情之后,张铁发现,看着那些普通人幸福而快乐生活的样子,会让他的内心彻底的平静下来,在这种平静中,他会反思和思考很多东西。

    在生死之间经历了一场严酷的考验之后,张铁本能的开始思考起很多东西来。

    自己来到赛尔内斯战区的意义是什么?

    自己为什么会再次遭到三眼会的算计?

    这一次能让自己活下来的原因又是什么?

    诸如此类,很多很多的问题出现在张铁的心头……

    这些问题看似简单,在以前张铁已经觉得是明白的东西,在张铁开始重新认真思考,开始直面自己内心的时候,他才发现,原来很多东西,他并没有完全想明白,很多的东西,他也并没有真正的看清楚。

    不管是为了提高自己的实力也好,为了兰云曦也好,或者是为了自己身为人族战士身上的那份责任与荣誉也好,自己来到赛尔内斯战区的初心是没有问题的,一直到现在,哪怕已经九死一生,张铁都没有为这个决定后悔过。

    真正让张铁反省和重新审视的,则是他对自己,与自己周围这个世界的再次的认识。

    没有真正看清楚自己,没有真正看清楚自己需要面对的是什么,这是让自己落在赛内尔家族手上最根本的原因。

    在获得赛尔内斯之鹰的称号之时。虽然自己表现得很平静,甚至是有些满不在乎,但实际上。这个称号却让自己沾沾自喜,让自己觉得自己与众不同,也让自己觉得自己有能力做更多的事情,正是这个荣誉称号,让自己开始迷失,最后一步步走入到绝境之中。

    究其根本,就是在获得这个荣誉称号的时候。自己不明白,此刻的自己,已经不是那个曾经在黑炎城中每天为了几个银币就需要去做人肉沙包的苦逼少年了。

    自己已经不是那样的少年。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不是了,那样的生活早已经离自己远去,想回也回不去,但曾经十多年在黑炎城生活留下的顽强的记忆和由那些生活赋予自己的人生经历。却给自己打上了一个深深的“思维烙印”。那“思维烙印”在许多时候就成了一扇有着特殊角度的,让自己认识和打量这个世界的“窗口”。

    从那个窗口往外看去赛尔内斯之鹰的荣誉是惊天动地值得捍卫的!

    从那个窗口向内看过来一个练出了铁血战气的九级战士是牛逼无比可以横着走路的。

    现在看来,这何其的可笑。

    正是第一个认识让自己不知不觉的融入到了赛尔内斯战区人族联军这个庞大复杂不知道隐藏着多少黑暗的窠臼之中,最后成为一枚任人摆布的棋子,被三眼会轻松的算计。

    而第二个认识,则一直让自己在潜意识中抱着某种侥幸的心里,没有把提升自己实力和等级的事情放在最重要最迫切的位置上去对待,而总有某种顺其自然水到渠成的想法。而正是这个想法。让自己在遭遇到十一级以上的对手就变得虚弱起来,让自己在赛内尔家族的阴谋面前。没有了反抗之力。

    如果自己当时在获得赛尔内斯之鹰的称号之后,在把兰云曦身边的众多追求者震住之后就开始一心一意的准备提高自己的实力,整个人再收殓一些,哪怕暂时离开赛尔内斯战区,到后方想想办法,在重新获得修炼秘籍,突破到十一级或者十二级后再回来,那也不会让自己陷入到最后的绝境之中。

    一本在塞尔内斯战区的猎魔人黑市中都可以获得的低阶秘籍,离开了这里,就真的没有办法获得了吗?那绝对是扯谈。只要自己砸出十万支全效药剂说要交换一本,无论是自己回到晋云国或者是去冰雪荒原,甚至就在诺曼帝国,这样的话一放出,用不了多久,就一定会有人把张铁需要的东西乖乖的放在他的手上。

    而自己为什么没有这么做呢?

    说到底,这还是自己当时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与自己生死攸关迫在眉睫的第一位上来考虑,自己给了自己太多的侥幸和借口,自己的潜意识中对自己九级的战力有些沾沾自喜。

    无情的现实很快就让自己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自己不仅没有看清自己的优势和问题,自己对三眼会缺乏警惕,则更是蠢得无可救药。

    从海岛龙窟中的追杀,到怀远堂的被渗透,从冰雪荒原上的灾难,再到摩格城中的炸弹刺杀事件,最后是三眼会的杀手在猎魔人黑市中的埋伏,三眼会已经不止一次在自己面前展现出这个依附魔族的组织对人类社会各方各面强大的渗透和控制能力,还有这个组织所掌握的隐蔽的庞大资源,已经被三眼会刺杀算计过三次,早就成为这个组织眼中钉肉中刺的自己,在接到来自联军指挥部的任务的时候,居然没有怀疑,这实在是不可原谅。

    在威夷次大陆,三眼会对人族社会和各个国家与组织的渗透早已经达到了一个恐怖的水平,在联军司令部给自己的颁奖仪式的途中发生炸弹刺杀事件,而负责调查的联军司令部一直没有追查到幕后黑手之后,这就是对自己的一个预警,在提示着自己联军司令部中的某些人有可能就有问题,可惜自己居然没有察觉和对联军司令部有所警惕。

    如果自己再聪明一点,就应该从那个时候起彻底断绝与联军司令部的一切关系,对以后来自联军司令部的一切命令和要求都置之不理。可惜自己没有。说到底,自己还是在以一个小人物的视角在打量着联军司令部这么一个充满着权威和正义感的庞然大物,本能的拒绝相信那样一个代表着威夷次大陆某种希望所在的地方会是一个藏污纳垢。任由三眼会编织阴谋诡计的地方。

    那权威的,标榜正义的地方,在小人物的心中总会有一些莫名的期待,总会一厢情愿的相信越高大的地方就越有光明,这是所有小人物的悲哀,而三眼会,最擅长的就是把自己隐藏在最光明的地方做最黑暗的事情。把邪恶标榜成圣洁,把丑陋伪装成正义。

    自己也犯了所有小人物都犯的错。

    后来在猎魔人黑市中遭遇的那场危机,更说明在赛尔内斯战区。三眼会势力的渗透有可能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想象,所以他们对自己的行踪把握得才那样准确,所以他们针对自己的布置才会那么及时,那已经是一场生死危机。暴露了塞尔内斯战区的许多问题。也让自己明白自己那九级的实力在这里是多么没有保障,可惜的是,自己获得的喜悦,让自己没有深思那场被自己化解的生死危机给自己带来的有可能让自己避免步入绝境的最后的警告。

    在那一次自己被十一级的翼魔逼得驾驶滑翔机冲入水中才逃生之后,兰云曦已经希望自己重新回到怀远郡,最好十级后再回来,可惜自己没有听她的劝告,而义无反顾的继续留了下来。

    在平静下来之后。仔细想想自己那个时候支持自己继续留下来的理由和逻辑思维是什么呢?这个时候说出来甚至会感觉有些可笑,在自己心里。那个时候支持自己继续留下来的理由和逻辑居然是一个自己对自己当时处境的判断自己九级的战力,继续留下来应该没有多少问题,十一级的翼魔不是经常可以遇到的。

    对别人来说,九级的确够了,以九级的能力可以用飞矛秒杀十级的强战士更是一种有力的保证。但对自己来说,这远远不够,为什么不够,因为自己再也不是一个普通人和小人物了,自己在很多时候已经举足轻重,可以影响很多事情,自己所遇到的问题和困难,远远超出那些普通人和小人物所遇到的,这就需要自己有更强的实力作为支撑。

    这个道理,张铁后来才完全明白过来,这样的认识,也才重新让他审视起自己和自己所遭遇的很多东西来。

    你的敌人和你的对手有时候比你自己更明白自己的价值。

    当张铁落在赛内尔家族手中,真正让张铁活下来的,其实不是黑铁之堡也不是,而是全效药剂,因为全效药剂,张铁才能最后坚持到翻盘的那一刻。

    实际上,从自己发明了全效药剂的那一刻,从全效药剂成为了许多国家的战略储备的那一刻,自己已经不是什么普通人和小人物了。

    为了抓到自己,三眼会费尽周折,几乎动用了他们在塞尔内斯所有的关系网络和资源,这不是一个普通人和小人物所能享受的待遇。

    赛内尔家族给予张铁最大的一个触动,就是让张铁在经历了一番磨难之后,重新有了认识自己和他所要面对的这个世界的机会。

    长久以来,张铁发现自己所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自己那个普通人的视角与自己真实影响力和自己所要面对的困难之间的错位,这个错位,让自己看不清自己的优势,也看不清自己所要面对的最迫切的问题和最大的危机,更让自己一次次的落入到敌人的陷阱,在敌人预设的陷阱和战场中艰难挣扎,差点玩完。

    这个错位,更是自己拴在自己身上的一根无形的绳索和束缚,它让那些想要算计他的人一次次的有机会和可能影响与决定着自己的命运和人生未来的方向。

    这一个月来,张铁的身体在慢慢恢复着,而他的内心和精神世界,也在这样的不断的反省和对自我的审视中在在一层层的蜕变着,成长着。对男人来说,没有挫折和打击也就没有成长。

    在这样的审视和反省中,那个从黑炎城中走出来的。骨子里缺少着自信的十五岁惨绿少年的影子离此刻的张铁的身影越来越远,一个全新的张铁,一个更加自信。更加睿智,对自己有着更清晰和更深刻认识的张铁正在出现。

    那塞尔内斯之鹰的荣誉是别人给的,最终也被别人拿去,在最关键的时刻,能救自己的,也只有自己。

    对参与到这场人族与魔族战争中的自己来说,生命是自己最宝贵的东西。实力是自己最可靠的伙伴,而自由则是自己最大的优势,因为只要有自由。自己就能创造出无限的可能,或许自己此刻还不是无敌的,甚至在高手的眼中还很弱小,但自己却是最有能力创造那无限可能的人……

    这无限的可能。来源于黑铁之堡。来源于小树,也来源于和不断成长的自己……

    ……

    黑铁之堡天空中那七色的云彩就像一盏传说中大灾变之前人类的智能彩灯,随着时间的推移,黑铁之堡中的光线渐渐的黯淡了下来,天黑了,那七彩的云雾慢慢发出月亮一样的清冷光滑。

    张铁看着远处的那个小镇上渐渐亮起了一堆堆的篝火和火光,小镇上被他救出的那些人,在今天晚上。似乎在举行着一个盛大的仪式,所有人都涌入到了小镇上那栋看起来最气派也是最高大的建筑周围……

    因为听不到那些人在说什么。距离太远也看不清楚,看了一阵的张铁打了一个哈欠,有些无聊的转身向屋里里走去,想到爱德华做出的那些美味,张铁口中的口水又狂涌了出来,

    ……

    此刻,那小镇上此刻看起来最气派也是最高大的建筑之中,随着几个德高望重的老人用激动颤抖的手拉下那由几百个女人用了半个多月的时间才纺织出来的一层层的帷帐,一尊矗立在圣坛之上的高大的站立着的石像就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看到那石像的一刻,那建筑之中和建筑外面广场上的所有人都虔诚的跪了下去。

    “那伟大而慈悲的神啊,请接受你的子民们那卑微而虔诚的敬意和供奉吧,是你,把我们从人间的地狱带到了你的神国之中,是你,让我们从苦海之中脱离,是你,洒下那神圣的光辉,温暖和洗涤着我们的身体和灵魂,我们一无所有,但却愿意把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你……”

    几个跪在人群前面的老者大声的祷告着,随着老者们的祷告,几个穿着麻制衣服,头上戴着漂亮花冠的纯洁少女缓缓从旁边走出,把人们精心选出来的水果和粮食之类的东西用最虔诚的姿态奉献到了神坛之上,也就是那尊石像的脚下……

    如果张铁此刻在这里,他看到那尊石像的话,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那尊石像的面容,完全就是根据他的样子雕刻出来的,简直一模一样。

    整座石像如果拿出去,绝对是一座价值连城让无数雕塑家都叹为观止的宗师级的充满了神圣气息的艺术品。

    那石像一只手的手掌上捧着一颗枝繁叶茂的小树,另外一只手上则拿着一根长矛,赤着双脚站在燃烧着烈火的地狱之中,脚下有一座神圣光辉的拱门被打开,正在地狱中绝望苦难的人们争先恐后的朝那道拱门涌去,每一个人脸上的表情都栩栩如生,而在那个石像的头部,则戴着一顶神冠,那神冠之上,则是日月星辰和各式各样的虫鱼鸟兽的动物图案……

    这座雕像,就来自阿甘之手。

    ……

    只是刚刚吃过晚饭,那断腿处酥痒的感觉就越来越强烈了起来,简直让张铁是坐立不安,想挠又挠不到痒处,不挠又难受,如果可以挨两刀让这种感觉消失的话,张铁绝不介意交换一下。

    “嗯,再过几天堡主大人腿部的伤势就好了,这是因为天黑了,堡主大人的初级恢复之躯的效果开始完全发挥出来,断骨处的伤势愈合越来越快的缘故才会有这种反应!”

    张铁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我知道,没想到拥有初级恢复之躯后这断骨愈合会这么折磨人!”

    “经过这次的打击和折磨之后,堡主大人的身体在完全痊愈之后,再吃下几颗因为这次的折磨生成的铁胎果的话,你的身体会越来越强,以后想受这样的伤都难了!”海勒安慰道。

    “但愿如此吧!”

    “对了,堡主大人带到黑铁之堡里面的那些人在他们聚集的小镇上建起了一座神祠,神祠里供奉的就是堡主大人的雕像,他们已经把你当做神来祭拜了!”海勒轻描淡写的说道。

    “立了我的雕像?”张铁微微吃了一惊,随后就释然了,他只是问了海勒一个问题,“啊,那我会不会折寿?”

    “折寿?”海勒疑惑的看着张铁,随后才明白张铁所说的是华族的一种风俗上的说法,一个活着的人弄雕像让人祭拜,特别是年轻人让年龄大的人祭拜,命不硬的人会有折寿的可能,海勒笑了笑,“放心吧,不会的!”

    “哦,那算了!”已经当过不止一次神棍的张铁挥了挥手,根本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那些人要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要别对自己有什么不好的影响就行了!

    海勒也垂下了自己的眼光,不再提这件事,甚至张铁也把这件事当成无关紧要的小事抛到了脑后。

    ……

    在继续休养了三日后,张铁腿上的伤势还未完全痊愈,但他脊椎上的最后一个明点却冲破了封印,张铁九级的实力彻底恢复,而且可以再次修炼,点燃新的明点了……

    这一次,不把小树上自己积累了三四年的无漏果吃光,不把自己的实力和等级一次性的狠狠提高一截,自己绝不离开黑铁之堡。

    张铁下了狠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