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七章 化身雷隼
    化身为雷隼,自由翱翔在空中的感觉和驾驶滑翔机或人力飞机在天上的感觉是完全无法比拟的,因为后者,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都是在模仿鸟类的飞行,这种模仿,是不能与真正的鸟相比的。

    雷隼不是一般的鸟,这是一种变异进化后的非常强悍的一级生物,无论是它在天空中其他鸟类难以匹敌的速度还是它的强悍灵活,都决定了这种鸟在天空中几乎没有什么天敌。

    张铁此刻,真正感觉到了在天空中什么才叫做自由。

    雷隼的速度很快,完全比张铁驾驶人力飞机和滑翔机的速度要快上很多,那快速的飞行,对这种鸟来说,几乎就像普通人在散步一样,完全没有任何的压力。

    飞在天空之中,张铁有一种如鱼得水的感觉,无论是在借力滑翔或者是在拍着翅膀飞行,对张铁来说都非常的轻松,那穿过雷隼身体羽毛的气流,自动的就把雷隼的身体在天空中拖了起来,而且几乎没有什么阻力。

    虽然是在飞行,但对张铁来说,却一切都那么得心应手顺其自然,真的就像在田野里散步一样。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化身成为雷隼,在黑铁之堡中这段时间张铁也试过好多次,但是黑铁之堡的空间对雷隼来说相对于外面始终狭小局促了一些,只有到了外面,那飞行的感受对张铁来说才变得真正惬意起来。

    最让张铁感兴趣的,是雷隼的视觉。在所有动物中,鸟类的视觉是最好的,雷隼的视觉则显得更为强大。比起人类来说,实在强大太多了,飞在空中,哪怕是在黑夜,只是借助着一点月光,地面上的一切景物,一草一木乃至数公里外藏在草丛里的老鼠。都逃不过自己的眼睛。

    雷隼的视觉天生就带着一种强大的锐化效果,这种锐化,就像望远镜和某种特殊的光学成像仪组合在一起一样。可以让非常远的景物清晰的呈现在自己的视觉之中,就像没有距离的障碍一样,如果不是张铁的本尊的眼睛有一个黑暗视觉功能的话,他本尊的视力比起雷隼来。完全不够看。

    离开铁棱堡的张铁飞行在天空之中。在成为雷隼之后,飞行就变成了他的本能,只是很快的功夫,托克依城就出现在了他的脚下。

    托克依城的城墙有些破损,但城里还有人。

    张铁看到了那在城市中巡逻的一队队的魔化傀儡,还有在城市中那些阴暗的地方发生着的各种各样的事情。

    在城市的那些角落之中,有一些人在避开魔化傀儡悄悄的在做着一些什么事情,有的人在悄悄聚会。有的人在阴暗的巷道里交换着东西,有的男人和女人在忘记拉上窗帘的屋子里剧烈的在追求着生理上的快乐。还有谋杀……

    在托克依城的一条有些黑暗的街道中,一个走下马车的男人刚想拿钥匙打开街边的一栋住宅的大门,从旁边的花坛之中,几个早就埋伏在那里的戴着头套的人影就窜了出来,几把涂抹着黑漆的匕首瞬间就刺到了那个男人身上的要害部位。

    男人的喉管,心脏,脖子还有胸腹之间,眨眼就被刺了几十刀,鲜血洒在了台阶之上。

    那个男人倒下,杀死那个男人的那几个人把男人手上提着的一个袋子抢走,然后快速的摸了一下那个男人身上的东西,随后就消失在了那黑暗的小巷之中。

    男人想要进入的那栋楼上有灯光亮起,在临死之前,那个男人似乎发出了惨叫,让里面的人惊醒了过来……

    等有一个面色仓惶穿着睡衣的女人拿着蜡烛从楼上下来打开大门的时候,那几个杀人的人,早已经在小巷中窜出了500多米之外。

    那几个杀人的人根本没有想到,他们的一切所为,都被盘旋在高空之中的一双锐利的眼睛捕捉到了。

    杀人的人在一直逃离了现场两三公里之后,进入到了奴隶居住的贫民窟中才放缓了脚步,几个人躲在一个隐蔽的地方,才把头罩揭开,头罩下是几个面色仓惶而又兴奋的年轻人,年轻人们把手上的那个袋子打开,袋子里面都是面包之类的食物,看到那些食物,少年们平均分配了一下,各自带着属于自己的那一份离开……

    看到这里,张铁明白了,这个时候能在托克依城坐马车而且可以获得面包这种食物的,绝对是投靠赛内尔家族和魔族的那些人,被杀的那个人,只是赛内尔家族在托克依城中秩序链条上的一个小人物,他的悲剧,就是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几个胆大妄为的卑贱奴隶给盯上了,那几个年轻人,冒着掉脑袋的危险,在他家外面,把他给干掉了或许是为了面包,或许是这座城中那些不甘于就这样屈服在赛内尔家族和魔族统治下的人们的反抗……

    很早之前就有人说过,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在托克依城发生这样的事情,一点也不意外。

    斯卡拉所谓的秩序,也只是在铁链下的秩序,并不是真正的秩序,这种秩序在白天血腥而冰冷的运行着,一旦到了晚上,当那拴在人们身上的铁链和荆棘稍有松动时,就会有人蠢蠢欲动。

    这样的秩序,不是秩序,魔族和三眼会所做的,只是把一座座的城市,变成一个个巨大的监狱和人族个体的新鲜的血肉仓库,魔族是统治者,而三眼会的那些杂碎,则是这个监狱的管理者,这就是三眼会那些杂碎口中新世界秩序的真相。

    不同的视角的确会带来不同的感悟,身在高空之中,在目睹黑暗中生活在这里的形形色色的人物和一次谋杀之后,张铁心中若有所悟,一下子看穿了斯卡拉和他说的三眼会所追求的新的世界秩序到底是什么。

    离开了脚下的那片区域,按照记忆中的路线,张铁眨眼之间就飞到了托克依城的太阳大道附近,这里,是塞内尔家族几个月前软禁他的地方。

    在高空之中,那曾经软禁着他的那个庄园几乎已经被夷为平地,庄园附近的街道上,也一片狼藉,许多的建筑物都已经损坏,但那损坏却不同于炼金炸弹带来的损坏,而是由另外一种力量造成。

    怎么回事?张铁心中闪过一个疑问,随后一个念头就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有人来救过他。

    会是谁呢?

    张铁的犀利的目光就在附近搜寻着,然后,街边某处墙面上被洞开的一个整齐的水桶大的洞和洞后面那地面上几十米距离内一道如被铁犁犁过一样的痕迹一下子就引入了张铁的眼帘。

    兰云曦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那个痕迹的时候,张铁的脑海之中就出现了在那无数的魔化傀儡的包围下,兰云曦抿着嘴唇,凤目含煞弯弓搭箭的样子数年前,在天寒城中的时候,张铁曾经到兰云曦与甄家高手血战过的地方看过,那个地方大战后留下的一些痕迹,和这个非常像,只不过威力和破坏力没有这样大,那是兰云曦身上所蕴含着的怀远堂先祖血脉的力量,在那股力量的催动下,兰云曦手上的战弓有着恐怖的能力……

    眼前的这一切似乎已经有些时日了,从那废墟之中那些杂草的生长程度来判断,这里发生的事情的时间似乎还要早于铁棱堡受到袭击的时间。

    而想到兰云曦曾经来这里救过自己,哪怕雷隼的眼睛根本不会流泪,张铁还是有一些眼睛酸酸的感觉。

    知道无论张家还是兰家,都不允许让兰云曦孤身一人深入到这样的险地,这让张铁的心中安定了几分,结合城外遭受人族飞艇部队空袭的场景,张铁猜测,在自己无法把情报传回去的情况下,或许正是兰云曦和来救自己的过程中,确认了托克依城外坟塔魔对塞尔内斯前线人族联军的威胁,这才有了后面的空袭行动。

    在点燃了心脏上七个明点的一个之后,就连张铁都没有注意到,他似乎变聪明了许多,他的这个猜测,已经无限和事实接近了。

    张铁继续在托克依城的高空之中盘旋着,观察着这座城市的情况,在雷隼的视觉之下,只要张铁飞过的地方,所有暴露在地面上的东西就都逃不过他的眼睛。在那样的高度观察着托克依城,简直就像是居高临下的在俯视着一个巨大的人造沙盘一样,这个城市的一切都能一目了然的看到,所有建筑物外面的东西,对他来说都不再有秘密,如果是窗户后面没有遮挡物的话,就是房间里的东西也能看到部分。

    比起几个月前,这个时候的托克依城,显得冷清了许多,城外的几个大型的魔化傀儡军营中都空荡荡的,鬼影都没有一个,在城里,张铁盘旋了两圈,也没有发现有正规的魔族部队或者翼魔的影子,这个时候维持着城里秩序的,都是魔化傀儡。

    在这样的情况下,张铁就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托克依城南边那有着最高和最豪华建筑的几个街区之内,张铁在天空中盘旋着,观察着脚下那片区域的情况。

    就在张铁盘算着此刻的托克依城还是否有塞内尔家族的高手在驻守的时候,地面上的一片建筑之内,一个人影跃入到张铁的视线之中……

    那个人,正是纳瓦斯那个杂碎。

    哪怕在高处无法完全看清他的脸,但他的身形和走路的样子却是不会改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