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八章 今非昔比
    纳瓦斯的身体微微佝偻着,手上拿着一盏萤石灯,脸上的皱纹像是晒干的橘子皮一样的皱着,有些苦味。

    自从几个月前他在铁楞堡把事情搞砸之后,他在塞内尔家族的地位就一落千丈,那刚刚才向他敞开的,可以让他爬到更高位置的一道金光灿灿的大门就再次关闭了,不仅如此,还在努力攀爬途中的他更是被无情的从那上升通道中被人打落下来,掉到了更低的位置,成为了托克依城中塞内尔家族的一个守库人。

    守库人怎么会有他以前的庄园管家的职位舒服呢?这是一个清苦的差事,和这个差事相伴的,除了手上的那盏萤石灯,就只有他脖子上挂着的那个估计永远也不会吹响的哨子。

    想到以前自己到了这个时候,一定是至少搂着一个漂亮的女奴在被窝里睡觉,而现在呢,他则需要一遍遍的出来巡视,即使回到自己的屋子,也是冷冷清清的没有一个人,这样的日子,就难熬起来。

    “那个张铁逃走的事情怎么能怪我呢……”纳瓦斯心里充满了委屈,看到周围没有人,他的嘴巴也就不由嘀咕起来,算是给自己一点安慰,这几个月,在一个人呆久之后,他都养成了自言自语的习惯,“那天来到托克依城大开杀戒的可是一个骑士啊,把塞尔内斯之鹰救走的那个人,说不定也是一个骑士,因为只有骑士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潜入到铁棱堡,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让一个大活人在秘牢中消失。我只是一个小人物,就算当时在场,也不可能阻止得了一个骑士做什么吧。我可是为塞内尔家族服务超过二十年了啊,忠心耿耿,怎么能让我来这里坐冷板凳呢,当托克依城中的那个骑士在大开杀戒的时候,你们不也是只敢悄悄的躲在一旁看着吗?”

    似乎是最后那一句话有些大逆不道,纳瓦斯说完,才感觉有些心虚的四下看了看。发现没有周围的确没有人,这才又嘀咕了几句,拿着手上的萤石灯。查看起他需要看顾的那些库房的门锁是否完好起来。

    这个高墙大院位于托克依城防守最严密的核心区中,曾是铁达尼克公国的主宰者铁达尼克大公金屋藏娇幽会情人的所在,因为铁达尼克大公有一个善嫉的而且手段毒辣喜欢派杀手去干掉敢和她争男人的大公夫人,所以这里当初修建得不光是足够的隐蔽和低调。而且外面的院墙足够的高。足够的厚实,有足够的防护力,里面的那些房间也能给人以足够的安全和信任感,至少如果有人躲在里面关起门来的话外面的人很难用暴力破开进入。

    所以,在铁达尼克公国沦陷之后,准确的说是在铁达尼克公国落到了塞内尔家族的手上之后,这里就变成了塞内尔家族的一个库房。

    当整个公国首都和大半个公国的财富在最后干干净净的汇聚到塞内尔家族手上之后,塞内尔家族不得不找一些地方来堆放汇聚到他们手上的财富。铁达尼克公国银行的仓库里已经堆满了,曾经的大公城堡的秘库之中已经堆满了。塞内尔家族的秘库之中堆满了,那剩下的一些,就不得不放在别的地方,而这个铁达尼克大公金屋藏娇的所在,就被塞内尔家族选中了。

    如果此刻是在别的地方,比如说南方的那些还没有沦陷的人族聚居区,一个人在晚上守着这偌大的一个库房,纳瓦斯心里说不定还会生出一些其他的想法,而此刻,在魔族沦陷区,在这托克依城中,他则一点其他的异心都不敢生出来。

    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在魔族的所有占领区中金钱和财物被禁止流通,所有的钱物和贵金属都要上缴,你在这里拿着钱也买不到东西,也没有人会卖什么东西,一旦被人查到私藏钱物和贵金属就是死罪,第二个原因就是即使他能从这里带走一点东西,凭他一个人的能力,也无法带着那些东西穿越整个铁达尼克公国逃到南方去,他真要逃跑的话,在半路上,就会成为那些游荡在野外的魔化傀儡的食物。

    塞内尔家族也知道纳瓦斯跑不了也不敢跑,所以才放心的把他丢到了这里,让他发挥一点余热。

    此刻的纳瓦斯,一边在心里幻想着有朝一日塞内尔家族中的某个大人物能想起自己的名字,把自己调离这个鬼地方,一边又羡慕起那个从他手上逃走的塞尔内鹰了。

    听说那个家伙驾驶的飞行器可以随便从哪里都能起飞,而且在天空中的速度很快,要是我有这个本事……纳瓦斯心里悄悄的想着,舔了舔嘴唇,有些贪婪的看了一眼那紧紧锁住的库房的门锁。

    他知道库房里有些什么,这些普通人在魔族占领区无法花出去和拿出来的东西,对塞内尔家族来说其实有大用。

    听说塞内尔家族与其他魔族占领区中的“贵族们”依然在用这种东西交易和交换东西,而通过三眼会的关系和网络,这里面的东西在人族的统治区和那些人族国家中依旧可以呼风唤雨,让人眼热。在魔族占领区中之所以不许普通人使用和储藏这些东西,那只是为了方便这里的“贵族们”把这些财富搜刮和剥夺得更加干净而已。

    转了一圈的纳瓦斯发现没有什么异常,也就重新提着萤石灯回到了自己的小屋中,重新睡起觉来,他并不知道的是,有一双眼睛,在天空之中,已经牢牢的把他盯住了。

    此刻的张铁还在天上,他并不知道纳瓦斯在这里看守的是什么,他只是发现纳瓦斯一个人似乎在巡夜一样在一些屋子外面转了一圈之后就回到了一个小屋中,随后那小屋中的萤石灯的灯光也变黑了。

    这个地方很隐蔽。而且周围也没有其他人,在认真的观察了一会儿,发现这里不是什么陷阱之后。张铁冷笑了一下,翅膀一敛,就从天上飞了下来。

    张铁化身的雷隼下来的速度非常的快,开始的时候简直就像箭一样的插了下来,在离地面差不多五十多米的时候,张铁熟练的展开翅膀,那气流从雷隼的翅膀和身上的那些羽毛之中穿过。让他的速度一下子慢了下来,张铁借着气流,就像一架小孩子折出来的纸飞机一样。几乎没有一丝声音的就从天上滑翔了下来。

    只要不拍动翅膀,雷隼在滑翔的时候几乎不会有任何的声音,安静到了极点,即使有那么一点声音。也混杂在风声之中。就算是高手,也觉难发现什么。

    张铁化身的雷隼落到了一片种植着整齐植物的花台后面,就在雷隼重新进入到黑铁之堡几秒钟之后,张铁的身影出现在了花台的阴影之中,脸上带着一丝寒意,看着离他仅仅不到二十米的纳瓦斯刚刚进入的那个房间,站在这里,在那变得更强的感知之中。张铁都能听到房间中纳瓦斯在床上翻身时的声音。

    这才叫做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张铁都没想到,今天第一次从黑铁之堡中出来在托克依城中转了一圈,既然可以碰到纳瓦斯那个杂碎。

    对这样的小人物,如果不是碰巧遇到,张铁真没时间和精力去找他算账,要算账的话,张铁要找的也是赛内尔家族的人,而不是他们手下的几个无关紧要的走狗,但是既然遇到了,张铁也不会大慈大悲的放过,只要想到纳瓦斯冷笑着在自己身上施加的那些残忍的酷刑,张铁心中的杀意就开始翻涌起来。

    张铁安静的向着纳瓦斯的小屋走了过去,一点声音都没有。

    走到那间小屋前,张铁正想用战气震开小屋的门锁,却发现不知道是不是纳瓦斯那个杂碎的习惯或者纯粹是忘了,那小屋的门居然只是关着,没有锁起,还虚着一条门缝,张铁大方的就推开门走了进去。

    “谁!”门被推开时发出的那一丝轻微的声音,让还躺在床上还没有完全入睡的纳瓦斯惊醒了过来,一下子从床上跳起。

    一个六级战士在危急情况下的反应还是非常快的,纳瓦斯的反应也不慢,但可惜,他遇到了张铁。

    两个人隔着差不多七八米的距离,在纳瓦斯跳起的同时,张铁就对着他轻描淡写的打出了一拳。

    张铁一拳击出,刚刚跳到半空中的纳瓦斯就像一只刚想飞起来的苍蝇被人用苍蝇拍抽到一样,连吭声的机会都没有,浑身的骨头发出一声脆响,然后吐出一口鲜血,翻滚着,就从空中重重的摔到了床上,动也不动。

    张铁慢悠悠的走了过去。

    纳瓦斯已经昏过去了,张铁看了看,才发现刚刚自己随意一击,也没怎么用力啊,纳瓦斯全身的骨头,差不多已经断了一半,此刻的纳瓦斯,已经面如淡金,气若游丝。

    张铁恼怒的低声骂了一句,“妈的,这个杂碎,不是挺能收拾人的吗,当初抽他耳光的时候没发现这个杂碎这么脆弱啊,怎么现在这么不经打?”

    在想到当初自己几个月前抽他耳光的时候自己只是一名被封印了能力的九级的战士,全身除了神宫明点以外才点燃了脊椎上的34个明点,而自己此刻,除了神宫明点之外,全身的明点已经点燃了125个,已经是一名十一级的五星战师,而且修炼的还是铁血神拳和这样的秘技,战力早就今非昔比,纳瓦斯这个杂碎“不经打”也是正常的。

    这么想着,张铁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自己的脑袋,原来不是对手变弱,而是自己变强了,一下子还没习惯过来。

    就张铁打量着他的这几秒的功夫,纳瓦斯头一偏,嘴角冒出黑血,瞬间嗝屁,连是被谁干掉的都不知道,也算够憋屈的了。

    妈的,张铁暗骂了一声,在黑铁之堡呆了这几个月,好不容易抓到一个舌头,自己原本还想把他弄醒后问他几句话呢,看来是没希望了。

    纳瓦斯死了,张铁则打量起周围的环境来……

    纳瓦斯的房间不算朴素,也不算奢华,只是一般,房间里的陈设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张铁看了一眼就想走,但是张铁刚要走,纳瓦斯放在床头桌子上的一件东西一下子就引起了张铁的注意。

    那是一个铜哨。

    哨子?看到那个哨子,张铁一下子想起了刚才在天上看到纳瓦斯时纳瓦斯在做的事情,这个家伙好像拿着萤石灯在外面的那些房间门口转悠了一圈,夜里出去转悠,脖子上还挂着哨子,这个家伙是干什么呢?奇怪,这里又没有其他人,也不用他去巡夜和放哨啊?

    莫非,赛内尔家族把他打发在这里是让他在这里是看守着什么东西?

    这个想法一出现,张铁立刻精神一震,能派一个人来这里看着的,至少不会是一堆垃圾吧,只要是能给赛内尔家族造成打击和损失的,对张铁来说就是有意义的事情,就是对圣战做贡献。

    这么想着,张铁就离开了纳瓦斯的这间屋子,朝外面走去。

    这里同样是一个庄园,与其他庄园不同的是,这里的这个庄园的一切都显得相对低调。

    在纳瓦斯房间之外几十米的地方,就是一栋大屋,张铁来到那大屋前,却看到这间大屋的门锁紧闭,原本的几个窗户居然已经被人从里面封死,张铁尝试着推了推门,才发现那门居然是金属做成的,不光厚实,而且还非常沉重,没想到这里的防御还挺严密。

    我靠!张铁暗骂了一句,心里更加的好奇起来。

    如果不怕弄出太大的动静,张铁当然可以有能力把这道金属门破开,问题是现在夜深人静的,只要声音一大,肯定就会把外面的人惊动,所以暴力破开肯定是行不通的。

    怎么办?

    张铁脑中灵光一闪,在那间屋子外面一个隐蔽的地方蹲了下来,藏在黑铁之堡中的黑暗撕裂者手套一下子就被他拿了出来,戴上黑暗撕裂者手套之后,战气一灌入其中,在离地不高的地方,张铁的双手就像插入豆腐中一样的插入到了他面前的那石制的墙壁之中。

    在进入了一段距离之后,手套的指尖就碰到了一层比花岗岩还要坚硬的东西,是钢板,不是普通的钢板,而是比普通的钢板要坚硬得多的高强度的合金钢板。

    这里的墙壁中还埋着一层高强度的合金钢板?张铁暗骂了一声,手套继续用力,很快就把那块合金钢板撕扯出一个洞来,然后继续灌入,在整只手臂差不多全部灌入之后,黑暗撕裂者手套前面突然一空,所有的阻力消失,张铁才知道自己把墙打通了。

    抽出手臂,张铁消失在原地,几秒钟后,一只老鼠出现,看了看张铁打出来的那个洞,然后一头就钻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