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九章 神脉降世(一)
    走到内宅,整个张家的人差不多都集中在那专门为三个女人准备的产房里外忙活着。

    老爸则在房间外面在转圈,一脸紧张又欣喜的模样,两只手掌不断的锤在一起,老妈不见踪影,张铁安排在琳达她们身边的保罗也在房间外等候着,相比起老爸的焦躁,那个浑身散发着一种宁静气息的保罗则一直安静的闭着眼睛,只是在看到张阳到来之后,才睁开了眼睛,以手抚胸,对着张阳微微鞠了一躬,张阳则对着他点了点头。

    “爸爸,老妈呢?”张阳大步走过去问道。

    “啊,你妈在里面,蕙珍她们也在里面帮忙!”看到张阳到来,张铁老爸的脸上稍微安定下来了一些。

    “里面的情况怎么样?”

    “应该没有问题!”

    “那老爸你也不用那么紧张,就在外面坐一下,等过一会儿应该就会好了!”

    “嗯,没关系,这个时候你想要我坐也坐不住啊,没想到张铁那小子也要当爸爸了!”张铁老爸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笑容,他养的那个小子,到了今天,也要做爸爸了,自己的膝下,也会再多出三个孙子或者是孙女来,这让他有一种很大的成就感,“对了,你上次和张铁联系是什么时候,他现在还好吗?”

    “还好,整个人或碰乱跳的!”张阳并没有完全说出张铁告诉他的那些实情,反正只要张铁没事就好。有些事情说出来反而让家里的两个老人担心。

    “啊,这就好,你记得下次告诉他。不要管那个什么塞尔内斯之鹰的荣誉称号,只要他能活着回来,就比什么都好,那个荣誉称号在太夏连个屁都不是!”

    “好的,等我下次和他联系的时候一定把老爸你的话告诉他!对了,安清号已经到福海港了,船上的那些设备也到了。老爸你有什么想法。”乘着这个机会,张阳也把安清号的事情向老爸做了一个交代,也顺便征询一下老爸的意思。张家要在太夏落脚,老爸的那个飞艇制造厂也要跟着一起在这里扎根,虽然是作为金乌商团的产业,但飞艇制造厂的事情。一向都是由老爸在做主。算得上是老爸的事业,所以,那飞艇制造厂究竟要怎么办,还得由老爸拿主意。

    “这几个月我考察了一下福海城的情况,这里的港口和运输业很发达,造船业的水平也比怀远郡高出几个等级,但是这里的飞艇制造业的基础相对薄弱,几乎没有飞艇制造厂。在这里落脚的话,无论是人才。技术,还有资源各方面都会受到很大限制,我们的飞艇制造厂很难得到什么发展,想要造好的飞艇,在太夏这种地方,特别是像我们这样的小企业,靠着我们以前的那点东西,不与行业内的其他企业交流学习几乎就不可能造出什么有竞争力的产品!”说起飞艇制造,老爸一下子就来了兴趣,讨论的内容页专业起来。

    “那老爸你觉得哪里比较合适?”

    “听说瀛州的内陆有几个地方的制造业很发达,也集中着一批一流的飞艇制造企业,我还没去考察过,所以暂时也还没有什么决定,你又有什么想法呢?”

    “先等几位弟妹的身子好一些,我想到怀远城去看看!”张阳沉吟了一下说道。

    怀远城是怀远堂在太夏的一个落脚点,也是瀛州的甲级大城之一,离福海城大概三千多里,自从来到太夏之后,张阳还没有去看过。

    “你准备定居到福海城吗?”张阳的老爸问道。

    “还没有最终决定……”作为怀远堂的子孙,到怀远城自然能受到怀远堂的关照,但张阳到怀远城却不是为了获得什么特殊关照,而是想和怀远堂好好的谈一谈在太夏如何做全效药剂的大生意,此刻生产的全效药剂,主要都用在了威夷次大陆,流到太夏的都很少,但全效药剂这种东西,无论在哪里都会发挥出巨大的价值,比起此刻已经烽火连天被魔族占据了四分之一地盘的威夷次大陆来,太夏这个市场要比它庞大成千上万倍,实在是大有可为。

    这次回来,怀远堂主动派了一个让张阳都看不出深浅的六十多岁的高手扮作张家的园丁护卫着张阳一家回到太夏,只是从这一点上,张阳就知道怀远堂非常明白全效药剂的价值,前段时间,怀远城中也有人来福海城找过他,主动谈起全效药剂的事情,但当时的张阳对太夏的局势了解得还不够清楚,想稳一稳再说,而且那时的他身边的可用之人也不多,一个人操盘这样的生意显得有些势单力孤,很多方面照顾不来,而到了现在,随着金乌商团那些可靠骨干的到来和张阳对太夏各方面了解得深入,张阳觉得,是时候和怀远堂好好的谈谈了。

    “无论你们兄弟俩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张平表态道。

    就在这时,管家来禀告,“老爷,福海城中的籍官已经清到了,正在客厅休息!”

    “哦,知道了,你亲自去招呼,不得怠慢,等这边孩子生下来,我再让人通知你,你再把籍官带来查看就是了!”

    “好的,老爷!”管家告退,然后突然想什么来,“那籍官来了两人,都是女官,宅里要准备红包吗?”

    “准备两个,但不要多,每个红包就六个银币再六个铜币就可以!不要多放,以免误事。”张阳插口道。

    “是!”管家微微楞了一下,只觉得这红包似乎有些小了,平时府里发给下人的红包都不止这个数,怎么来到这太夏繁华之地,一向出手大方的大少爷反而会变得小气了,不过管家也不敢多问,大少爷怎么说就怎么做好了。

    一直到管家走开了,张平才问了张阳一句,“这个,给籍官的红包是不是有些少了?”

    “给多了她们也不敢要,而且会和你翻脸,规定,凡公职人员,凡受贿贪腐,只要证据确凿,哪怕是一个铜板都要被革职,而且永不续用,超过一个金币就要被追究刑责,一个金币就是一个月的苦役,超过一百个金币的人除了十年的苦役以外,个人还要被打入贱籍,超过五百个金币就是死罪,后世子孙三代以内不能入士。”

    “啊!”张平吃了一惊,“那你还给她们红包?”

    张阳笑了笑,“法理也不外乎人情,地方风俗是特例,在福海城,有籍官上门服务的,散喜冲喜的红包不在此列,但红包金额最高不得超过八个银币,也就是太夏最低公职人员一日的薪水,否则也算受贿,籍官也是不敢要的!”

    正在张阳说话的功夫,一声嘹亮的啼哭就在产房里响起,随后就是产房里几声女人的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