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二十一章 震动
    已经有很长时间,怀远堂中的诸位长老没有接到过家族的紧急召集令了,也因此,在接到召集令的时候,哪怕已经到了深夜,长老们随身携带的传音玉牌一响,所有的长老,还是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怀远堂的宗祠大殿,其中有几位长老不在仪阳城的,更是直接像流星一样的飞了过来,一点也不怕今世骇俗。

    黑夜里,一点流星从天边飞来,带着轰鸣之音,在接近到怀远堂宗祠大殿外面的露台的时候,那流星才猛的一顿,方向一变,带着一股威猛的气势落到了露台之上,流星落地,地面上的几块坚固厚实的石板瞬间碎裂,在那烈火一样的光焰之中,一个身形高大的老人走了出来,浑身杀气四溢,让人心惊。

    “穆元兄,难道魔族已经打到晋云国了吗?”那个老人沉声问道。

    “并非魔族打了过来,我坐镇宗祠大殿,刚刚收到太夏怀远城传来的一个消息,那消息事关重大,所以才紧急召集大家来此商议!”那被那个威猛的老人称作穆元兄的人,正是出身金海城一脉且执掌怀远堂宗人阁的张铁的六叔祖,此刻,张铁的六叔祖正站在怀远堂的宗祠大殿的台阶之上,迎接着众位长老的到来。

    “哦!”听到这样的话,那个浑身杀气四溢的老人微微有些惊讶,身上的光焰才一下子尽数消散,“不知道是什么大事,竟然需要我等一起来到宗祠大殿商议?”

    “穆雷兄稍安勿躁。穆恩兄他们已经到了,我们回到大殿之内再说吧!”张铁的六叔公淡淡的说道,那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也让人看不出是怒还是喜。

    这句话的话音刚落,一个人影就突兀的出现在露台之上,没有赫赫的声威,就宛如凭空出现一般,一点征兆也没有,这个人影出现不到两秒钟,一阵微风吹过。露台上又多了一人。

    “数日不见,穆恩兄的虚空大挪移身法又精进了,实在是可喜可贺!”那后来的人影笑着说道。

    “穆雨兄的逍遥步也不差啊!”

    “哈……哈……”两位后来的长老大笑了起来。然后一起走入到大殿之中。

    大殿里面,怀远堂创始者弯弓而射的巨**相威严无比的站立在大殿的尽头,大殿中铜鼎火焰翻滚,一个先到的长老已经等候在大殿之中。后面进来的几位长老都先给怀远公的法像恭敬的上香之后。才坐到一起。

    ……

    看到张家的其他四位长老都已经到齐,一个个在怀远公的法像下面坐好,而且都把探究的目光看了过来,张铁的六叔祖也不说话,而是拿出一张纸签,递给身边的穆恩长老,示意大家传阅。

    穆恩长老接过来,只是看了两眼。整个人就脸色一变,“确认了吗?”

    “当时有福海城的18个医生和护士亲眼目睹。两个籍官也看到了,接到籍官的报告之后,福海城的籍正亲自去做的检测,就在数个小时之前,福海城的城牧亲自登门拜访了张家,还送去了三把符文金锁,这些消息已经确认过了,断不会有错!”

    “啊,太夏那边出了什么事?”性子有些火爆的穆雷长老在边上忍不住就想够头过来看穆恩长老手上的纸签,看到这样的情况,穆恩长老就把纸签递了过去。

    穆雷长老接了过来,只是看了两眼,整个人的嘴巴就大大的张了起来,“啊,怎么可能!”

    这么一弄,其他的两位长老都好奇起来,那纸签也迅速的在两位长老的手上传递了一遍。

    “真是天佑我怀远堂!”穆雨长老的眉毛抖动着,“我建议马上让瀛州怀远城派高手到福海城,护送张平他们家小和那三对母子先到怀远城再说。”

    “怀远城那边的主事者在得到消息之后,已经第一时间派出飞艇飞往福海城了,不过怀远城离福海城有三千多里,最快也要一天的时间,而且就算派人去了,张平一家也未必会完全听从别人的安排,这也只是暂时的权益之计而已!”穆元长老。

    “家主就在太夏,他知道了吗?”

    “已经通知了,不过自从圣战爆发之后,家主就进入了地下,此刻正在地元界中征战,无暇顾及地面之上的事情,家主发来信息,让长老会全权处理此事!”

    穆元长老的话中有太多的讯息,如果张铁此刻在这里,一听会惊讶和纳闷地元界是怎么回事,竟然让怀远堂的家主长风伯爵陷在其中无暇顾及地面上的事情。

    “我建议穆元兄亲自去一趟太夏!”穆元长老旁边的一个长老思考片刻后说道,“这是怀远堂的大事,事关家族血脉强盛,乃千年之大计,如果没有家族长老坐镇,我怕怀远堂在瀛州的人镇不住!张平家小乃金海城一脉,穆元长老去的话很多事情事情也好处理,而且随着威夷次大陆这边的战事进展,怀远堂用不了多久也要重回太夏,这个时候也应该有重量级人物到太夏主持局面了。”

    “我同意!”

    “善!”

    几个长老纷纷点头。

    所有的长老中,只有一个长老在看到那个纸签上的信息之后就一直在皱着眉头没有说话,只是到了这个时候,才悠悠的开了口,“一条先天神脉,一条先天大圆满的荒级先祖血脉,再加上无漏之体,那三个孩子固然重要,但大家却忘了一个更加重要的人,那就是他们的父亲,在从太夏那边传来的消息中,似乎并没有提到那三个孩子的父亲是谁?”

    这个长老一开口,其他的长老都愣住了,是啊。刚刚看到那个消息,大家都被那个消息震住了,一时竟然忘记了最重要的事情。

    “穆元兄。那三个孩子的父亲难道不是张阳吗?”穆雷长老一下子反应了过来。

    这个问题让穆元长老沉默了一下,“那三个孩子的父亲是张铁!”

    “怎么肯能?”穆元长老一说完,穆雷长老差点就跳了起来,“那个臭小子去年3月底就离开了怀远郡去了塞尔内斯,那三个孩子现在才出生,这相差十二个月,他怎么会是那三个孩子的父亲!”

    正是这个最简单的想法。让其他的长老刚才在看到纸签的那些信息的时候,根本没有想到那三个孩子的父亲会是张铁。纸签上的信息从太夏瀛州的怀远城传来,那边的事情刚刚发生。因为离得很远,瀛州那边的人得到的消息也不是很完整,而且还有一些看似矛盾与没有经过印证的信息,在无法确认的情况下。也没提那三个孩子的父亲是谁。

    “恐怕张铁就是那三个孩子的父亲!”穆元长老的声音有一点低沉。“生下那三个孩子的女人,都是张铁在黑炎城和诺曼帝国认识的异族女子,去年在确认了张铁身上拥有幻瞳神脉之后,出于宗人堂的职责,我就一直让人关注着张铁的情况,张铁在怀远郡的那些天,基本上都哈那三个女子在一起,而等张铁离开怀远郡之后。那三个女子就都怀了孕,被张家人接到了张家。仔细算起来,那三个女子的晕期是足足的十二个月,而非十个月,张家的人非常清楚,在那三个女子怀胎十月还没有生孩子之后,张家内部就下了封口令,禁止下人再讨论这件事,而且,虽然从太夏那边传来的信息还不是十分清楚,但是,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从那三个孩子出生的异相上来看,那三个孩子身上的那一条先天神脉,应该就是张铁觉醒的幻瞳神脉,而那一条先天大圆满的荒级先祖血脉,也就是张铁觉醒而且完成进阶的精准投掷血脉,至于无漏之体,也可能是张铁遗传给他们的!”

    所有的长老都被镇住了,这是什么意思,所有长老都非常清楚那就是张铁那个混蛋,居然可以在传宗接代的时候把自己身上觉醒或拥有的强大血脉完全遗传给下一代,这是什么,这简直是逆天。

    要知道这个时代,无论父母有什么样的血脉,但其后代是否能够觉醒父母所拥有的血脉,那都是一件看几率和运气的事情,通常情况下,父母身上的那些先祖血脉,在所生的十个孩子中能有一两个觉醒已经是非常非常难得的事情了,为了提高那么一丁点儿的觉醒几率,无论是怀远堂还是晋云国的其他几个大家族,乃至是太夏的那些豪门,无不想尽了办法,绞尽了脑汁,用出了各种手段。

    在这样的情况下,哪里会有人能想到,居然有只是通过简简单单的生孩子就让自己的后代成为了先天血脉的拥有者呢?

    如果先祖血脉可以完全遗传到后代的身上,那还有什么珍贵的?

    但是如果别人都不行,只有一个人可以把自己身上觉醒的先祖血脉完全遗传到他的后代身上,那么,那个人的珍贵,就难以形容。

    和三个异族女子生的孩子都觉醒了三个非常强大的能力,那要是和华族女子生的孩子呢?那就是最少也有三个……

    一条神脉,一条先天大圆满的精准投掷,再加上无漏之体,只要想想这三种能力,几个长老的心脏都在发颤。

    这一刻,所有当初见过张铁的那三个长老心中都在后悔,早知道这样,当初就不应该把那个家伙放走,怀远堂居然会把这么一个人丢到塞尔内斯战区,要是别的家族知道了,一定会笑掉大牙,嘲笑怀远堂有宝不识宝。

    “张铁现在在哪儿?”穆雷长老问道。

    “已经在塞尔内斯战区失踪了!”穆元长老把张铁在塞尔内斯战区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眉宇之间笼罩着一层阴影,“为了救张铁,云曦和兰家的一位长老曾硬闯托克依城,但却差点落入到三眼会的陷阱之中,却依旧没有找到他,为了这件事,云曦还受了惩罚,在从塞尔内斯被调回之后。就被家族安排去了太夏,在这之后,我们动用了很多资源。经过多方印证之后,获知的消息是在云曦和兰家的一位长老硬闯托克依城的那一晚,张铁就被高手从塞内尔家族的密室之中救走了,然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我们这几个月多方寻找也没有他的半丝消息……”

    “高手?”听到这个词,几个张家的长老都皱着眉头,能从穆元长老口中说出高手这个词,那就说明能把张铁救走的人至少应该有骑士级的实力。这就让问题复杂起来了。

    “我现在就动身去塞尔内斯战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总之一定要把张铁找出来!”穆雷长老主动说道。

    “的确有必要,我们能想到的事情,其他人也一定可以想得到,在威夷次大陆这边的事情还好办。凭着我们怀远堂的能力。只要张铁还在威夷次大陆,敢和我们叫板的人实在不多,就是太夏那边可能会有些麻烦,能看到那三个孩子的价值和所代表意义的人,肯定不少,而且从那三个孩子的身上,也很容易联想到张铁的身上,张铁的事情在那边也瞒不了多久。肯定有不少人有心人已经注意到他们了,穆元兄就要多费心了!”

    穆元长老点了点头。然后苦笑着摇了摇头,“真没想到我们怀远堂还出了这么一个怪胎!”

    “此刻张铁只是二十岁,正是刚刚进入到成长的黄金阶段,他现在觉醒的先祖血脉还不多,除了一个独一无二的幻瞳神脉之外,就只有一个荒级的精准投掷,要是将来他的身上再觉醒几种先祖血脉,甚至是天脉,那么……”

    穆恩长老说到这里就没有说下去了,只是到了这里,五个长老的呼吸都不由一窒……

    “我今晚就动身去塞尔内斯战区,怀远堂之事就交给诸位了!”穆雷长老豁然站起,性子如雷,交代完这句话,身上光焰一腾,也不多说什么,整个人的身体一下子就如电一样的从大殿之中射了出去……

    剩下的几个人互相看了看,穆雨长老似乎想到了什么,“这个……张铁的事情要不要知会云曦那丫头一声?”

    兰云曦几个月前为了张铁硬闯托克依城的事情,已经让几个长老品味出了其中的一些意思,所有的长老都没想到,心高气傲的兰云曦居然会对张铁那个混球另眼相看,那个混蛋,一边能让怀远堂的公主对他另眼相看为他赴汤蹈火,一边却还没结婚就弄大了三个异族女子的肚子,这样的事情,放在潜龙堂甚至是晋云国其他家族的其他精英子弟身上,是万万做不出来,不过那个混蛋传宗接代的能力,也是其他亿亿万万的人都没有的。

    “云曦这次到了东方大陆就被送到了太夏七大宗门之一的太乙玄门,在太乙玄门中,不修炼到战灵程度,是不准离开山门的,未免影响那丫头的修炼,我看将来的事情就到将来再说吧!”一个长老建议道,其他几个长老想了想,都点了点头。

    “没想到这次圣战开始,三眼会的势力在异族之中已经发展到这样的程度了,威夷次大陆本来就实力羸弱,再加上一堆心怀叵测之徒夹杂期间难分敌我,此刻敌强我弱,塞尔内斯战区的人族防线已经无法支撑太久了,威夷次大陆北方沦陷只是迟早之事,怀远郡也要抓紧人员的撤离了!”一个长老说到。

    “只是可惜了怀远郡的这一番基业了!”

    “几座城市而已,说到底,也不过是一些土坯石块金银钢铁,有什么好可惜的,百年圣战,现在只是刚刚开始而已,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再说我们怀远堂的基业又何止这几座城市,只要家族人丁不断英才辈出,圣战之后,我怀远堂基业再大十倍也是易如反掌之事!”

    “说的是!”

    再次说到人的问题上,几位长老又不由想起了张铁,“只是不知道那张铁为何有这样的能力?”

    “或许是和他当初被雷击过有关系吧,也或者他有其他奇遇和机缘也说不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这怀胎十二月,到让我想起华族的一些事情来,在华族的传说之中,盘古大帝在混沌之胎中孕育数万年而生,众多神仙中人奇人异士在娘胎里呆的时间都比较长,能在娘胎里呆上几十年的,出来之后都是开宗立派顶天立地的一代宗师,能在娘胎里呆上几年的,也都是翻江倒海的大能之人,那张铁的孩子在娘胎里多呆两个月出来也有异相,莫非这里还有什么奥妙?”

    在开始的时候,几个长老听着这话还面色奇怪,到了最后,大家都露出了思索的神色,似乎有些触动,修炼之道,到了最后,探究的不就是人体与天地那无穷的奥妙么。

    不过也就是刹那之间,众位长老就恢复了过来,如果不是圣战来临,大家或许还有时间和精力多探讨研究一下这个问题,而此刻么,一切的空谈,又怎么会比那拳头更有力量,那一切的设想,也都不比把那个叫张铁的混蛋找出来更有益。

    商量完事情之后,怀远堂的长老们散去,但整个怀远堂,从威夷次大陆到太夏瀛州的力量,却都因为这件事动了起来……

    张铁人没到太夏,但他的名字和“本事”,却从这个时候在太夏流传开来……

    福海城的籍正大人能想到的,怀远堂长老们能想到的,别人又怎么可能想不到……

    一**的暗涌就此生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