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二十四章 手脚
    在后面的几个小时之中,从s137炮位开始,摩格城的北面城墙上,不断有城墙弩炮上的高压来复管损坏,一台台的弩炮就歇了下来,而随着弩炮的熄火,那地面之上冲来的魔化傀儡的数量却越来越多……

    驻守在城墙上的军官和战士们在愤怒的大吼,有的战士在激动之下把拳头砸在弩炮上,哪怕把自己的拳头砸得鲜血淋漓,那核心部件坏了弩炮依旧一动不动。

    弩炮上的高压来复管是弩炮上的核心部件,按理来说,这个由特殊合金制造出来的部件的耐用性是毋庸置疑的,平常状况下,这个部件几乎不用更换,是弩炮上最耐用的部件,但此刻在摩格城的防守进入到关键阶段的时候,那些弩炮上的高压来复管却纷纷损坏,这就不是一般的事故和巧合了,而是有人刻意为之……

    在两年前,圣战正如火如荼之时,魔族军团还未打到塞尔内斯平原,摩格城的整个城防系统都进行过大规模的升级,在那次升级中,这些弩炮的关键部件才被更新过,这些弩炮在平时使用的时候根本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但谁能想到,在这种时候,这些弩炮刚刚才连续使用了一周,那最不可能出现问题的地方就出现问题了呢。

    张铁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三眼会。

    只有三眼会的那些杂种才有这样的动机和能力在摩格城的城防系统上做手脚,让摩格城的城防系统在最关键时刻出了大问题。

    毫无疑问。三眼会的力量在塞班共和国隐藏得非常之深。

    但此刻,就算知道是三眼会做的手脚,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意义……

    魔化傀儡们一**的涌来。越来越多的尸体被涌来的魔化傀儡们丢弃在城墙外面,那尸体累积起来的高度越来越高……

    在这种时候,摩格城中的一个个的游侠和猎魔人跳下了城墙,在那如潮水一样涌来的魔化傀儡之中掀起了一阵阵的死亡旋风,以此来减缓魔化傀儡们的进攻节奏。

    张铁也跳了下去,来不及处理一下脸上那道被擦伤的小伤口,就从城墙上随意拿了两把50多公斤的双手大剑就跳了下去。

    这一刻。张铁就像又回到了冰雪荒原陷身在重重叠叠的魔化傀儡的包围中一样,那个时候,在张铁身边的魔化傀儡如果像一个湖泊的话。那么此刻,他周围的那些魔化傀儡就是一片汪洋,那些战技高超的猎魔人和游侠就是这片汪洋中的礁石,礁石们分开了海水和波浪。但更多的海水还是会越过这些礁石朝着岸上冲去。

    张铁都不知道自己到底砍杀了多少魔化傀儡。但那些魔化傀儡总是砍杀不尽,前仆后继的向着他冲来。

    天亮时,摩格城中的蒸汽离心炮的准确性开始提高,魔化傀儡们的冲击的频率开始降低,冲击阵型的密度也松散了下来,经过一夜的苦战,有精疲力尽的猎魔人和游侠在这个时候已经开始出现了伤亡,猎魔人和游侠们也开始往回撤。

    就在张铁左手边一百多米外的一个地方。一个游侠陷入到了魔化傀儡的包围中。

    一个被拦腰斩断倒在地上的魔化傀儡,倒在一大片尸体堆中。动也不动,丝毫不引人注意,而在那个游侠与魔化傀儡们边走边战,想要撤回城中而经过它身边的时候,那个还没有死去的魔化傀儡躺在地上,突然用手上的短剑狠狠得插在了那个游侠的腿上,一下子划出一条巨大的伤口。

    在一声痛苦的怒吼声中,游侠一枪爆了那个魔化傀儡的脑袋,但更多的魔化傀儡们涌来,苦战一夜身体受创的那个游侠一下子就陷入到险境之中。

    张铁冲了过去,手上的双剑旋风一样的扫过,魔化傀儡们的脑袋大片大片的飞起,然后他抓住那个游侠的腰带,提着那个游侠就超着摩格城冲了过去。

    一路上,张铁完全是踩着层层叠叠的那些魔化傀儡们恶心的尸体在奔跑着,几个在地上还没有完全死透的魔化傀儡想要攻击张铁,都被他随脚踢爆,越靠近城墙,那魔化傀儡的尸体也就越多,渐渐的就形成了一个由尸体堆成的山坡。

    看到张铁带着一个人冲了过来,城墙上的守军和那些回来的猎魔人与游侠们都高呼了起来,那还完好的弩炮与城墙中的散布式打击系统都把火力倾泻到张铁的身后,把那些魔化傀儡们的追击打断。

    此刻在城外,张铁和他抓着的那个人是最后一个才撤离的,因此也吸引了很多人的眼光。

    “啊,带着我你不方便上去,把我丢上去就可以了……”被张铁抓着的那个人有些虚弱的堆张铁说道。

    “接住……”跑到城墙边上,张铁大吼一声,就把手上的那个游侠朝着城头上抛去。

    站在尸体堆上,离城墙顶部的距离也只有不到十米的高度了,也因此,那个人很容易就被张铁丢了上去,被上面的人接住,看到那个人落到了城墙上,张铁的双腿一用力,整个人也从下面踩着一堆尸体直接跳到了空中,一只手抓着城墙上面垂下的一端绳子,只是借了一把力,就重新回到了摩格城的城墙上。

    对此刻的张铁来说,就眼前的这一点高度,就算提着一个人还拿着两把武器他也可以从下面直接蹦上来,但在那许多人的注视下,那样做实在有点太炫耀了,在张铁刻意的低调下,他中规中矩的上了城墙。昨夜血战一夜,张铁也没有过多的暴露自己的力量,甚至连铁血神拳和战气攻击都没有使用过,在不少的猎魔人和游侠在黑暗中绽放着自己的战气光华,施展着自己那华丽战技的时候,他只是拿着双剑,像一台游走在黑暗与魔化傀儡汪洋之中的冰冷的收割机一样,精准,高效,而又冷酷的砍下一颗又又一颗的魔化傀儡的脑袋,把一个又一个的魔化傀儡的身体绞碎。

    城墙上面,那个被张铁丢上来的游侠面色惨白的靠在城墙上的一个弩箭射孔下面坐着,一条完全被鲜血浸透的裤子已经被他撕扯开来,露出右腿膝盖侧后方那一道恐怖的伤口,那伤口巴掌大小,最深处可见骨,一个医护兵正蹲在他的面前,在用酒精帮他把伤口清洗出来。

    在酒精灌入到伤口里面的时候,那个游侠额头上的青筋一跳跳的,一滴滴的汗珠滚滚而下。

    看到张铁过来,周围所有的人都把敬重的目光看向他和他手上的武器。

    看到别人盯着自己手上的那两把双手大剑,张铁楞了一下,自己也打量了一下手上的那两把鲜血淋漓的双手大剑,刚才在砍杀的时候一直没有注意,这个时候一看,才发现那两把大剑两边的剑刃上已经像锯子一样了,在一夜的砍杀中,在不知干掉了多少个魔化傀儡之后,那两把剑已经差不多要废了。

    这要报废的两把双手大剑,无疑就是张铁战功的最好的证明,也吸引来一片尊重的目光。

    张铁摇了摇头,随手就把那两把剑丢到了城墙上一堆废弃的装着弩箭的木箱上,然后就走到那个游侠面前。

    “怎么样,还好吗?”张铁问那个被他丢上来的游侠。

    那个游侠三十多岁,方形脸,体格魁梧,留着褐色的短发,一脸的络腮胡,样子颇为豪猛,在刚才的战斗中,张铁发现这个家伙的实力也就十级左右,十一级不到,大概是一个四星或者五星得强战士。

    “谢谢你,我叫罗宾,你救了我半条命!”那个家伙一边流着冷汗一边抬头向张铁说道,“你叫什么名字,有机会我会还你的。”

    没想到这个家伙还挺有趣,张铁笑了笑,“我叫彼得!”

    “好,我记住这个名字了!”那个人认真的点了点头,眉毛抖动着,吸了一口冷气。

    就在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那个医护兵已经用酒精彻底清洗完他的伤口,开始用鱼钩一样的针和鱼肠线帮他先把伤口缝合起来。

    “等一下!”张铁叫住了那个医护兵,然后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一只全效药剂递了过去,“用上这个会好得快一点!”

    看到那只全效药剂,那个叫罗宾的游侠,医护兵和周围的人都眼睛一亮。

    “啊,全效药剂!”罗宾发出一声轻呼,在舔了舔嘴唇之后,就笑了起来,“看起来我运气不错,过两天就算要逃命这条腿应该不会拖累别人了。”

    医护兵拿过全效药剂,小心的打开,陶醉的在药剂瓶口上闻了闻,然后才小心的把那瓶药剂中的一半涂抹在伤口上,又有些不舍的把剩下的一半拿给了罗宾,罗宾也不客气,拿过来就仰头喝下。

    在经过一番处理之后,伤口很快就缝合包扎好了,再加上全效药剂的功效,罗宾已经可以站了起来。

    几个游侠和猎魔人一起走了过来,那几个人都是昨晚和张铁一起跳下城墙在城外与魔化傀儡血战的九级以上的高手,这些天大家都在协助守城,众人互相之间都见过几次面,虽然叫不出名字,但也还算熟悉。

    “两位兄弟,要一起去找地方喝杯酒休息一下吗?”

    张铁看了看城外的魔化傀儡,再看了看城墙上在一晚之间就已经趴窝了一半的弩炮炮塔和那大队大队拿着手动机弩跑上城墙的战士,心里暗暗的叹了一口气。

    连罗宾都看出摩格城最多还能坚持两天,他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呢,这个时候,城中的许多人都要好好考虑一下两天之后的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