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二十六章 捞针
    摩格城外的战斗到了夜里更加的激烈了起来,特别是摩格城的北面的城墙的中段百米多长的一个位置,那里完全已经成为了整个战场的焦点,既是魔化傀儡陈尸最多的地方,也是那些尸体累积起来最快的地方。

    身在天上,张铁只看了一眼,就发现整整一个白天,魔化傀儡和它们帮运着的尸体,已经把那里的地面再次填高了两米,一个将近二十米高的由尸体堆积起来的斜坡,已经出现在了哪里。

    虽然围住了摩格城,但魔族军团也知道集中力量,知道怎么样才能用最小的代价把这座城攻破。在魔族军团的大部分力量都压在北边城墙上的时候,摩格城其他几面城墙上的防御设备,绝大多数都没有了用武之地,只有靠近北边城墙的东面和西面城墙上的邻近的少部分防御设备,能对北面遭受的巨大压力,提供有限的支持。

    天黑的时候正是魔化傀儡发疯的时候,一**的魔化傀儡们向着摩格城冲来,城墙上,数千米长的一段距离上,分成八排的人族战士在城上严阵以待,那些战士的手上都拿着机弩,在以分段射击的方法,抵御着魔化傀儡的进攻,一排战士上前射击完毕,马上退下,换后面的一排上去,如此轮流不休。

    而在城下,更多的战士则在黑暗中集结着,随时准备替换下来那些在城墙上的战士,操作机弩所需要的力量和射击强度,决定了绝大多数的人族军团的战士在操作两小时之后就必须换岗休息,否则随着他们的手上力气的衰竭,就无法在规定的时间内做好机弩的发射准备

    那机弩的弩箭,在黑暗中,从城墙上,一排排,宛如雨点一样的朝着城外射去。

    而除非被射中头部。否则那些魔化傀儡绝不会停下自己的脚步,只是会被暂时延迟一下而已,许多的魔化傀儡身上手上像刺猬一样的插满了箭矢,仍然朝着城墙冲了过去。

    相比起弩炮的威力。那些机弩的威力实在太小了,如果是在百米之外射中的话,那机弩的威力,在洞穿了魔化傀儡手上拿着的尸体肉盾之后,对魔化傀儡本身,已经没有多少的杀伤力了。

    这个时候北边的城墙上,所有的弩炮炮塔都趴窝了下来,再也没有一座炮塔还能运转,而明知道已经来不及,但那些操作炮塔的战士。却依旧在尽最大的努力想要把炮塔修复过来。

    看到这里,让身在空中的张铁不由叹了一口气,在这样的战局之下,他知道自己无法改变什么,所以也没有停留。只是看了两眼,就目标不变的朝着城外飞去。

    大群被尸体的气息吸引而来的秃鹫开始出现在摩格城的野外,开始等待着分享下面那些腐烂尸体的机会,盘旋在空中的那些秃鹫,给了张铁最好的掩护,让任何人都没有注意到天空中的那一只雷隼。

    张铁飞越过那一片魔化傀儡军团的上空,或许。只有在天空中,以这个独特的视角在观察那些魔化傀儡军团的时候,才会让人感觉到一种巨大的震撼,那密密麻麻的魔化傀儡军团,有数百万,布满了摩格城北面几十公里内的大地。只是看上一眼,就让人头皮发麻。

    地面上的魔化傀儡在躁动着,也在等待着,等待着摩格城被攻破的时候。

    在这些魔化傀儡的阵型的中间,张铁看到了隐藏在这些魔化傀儡中的大队的翼魔。还有在靠经那个魔化傀儡军团后方

    的一个巨大的营帐,那营帐附近的气息非常的森严,点着不少的火盆,在那里,除了魔化傀儡之外,张铁还看到了不少的人。

    就在张铁盘旋在天空中的时候,一堆人从那个营帐之中走了出来,对着远处的摩格城指指点点,借着营帐周围的那些火盆所提供的光线和雷隼那强大的视力,张铁看到了柯泽,斯卡拉,还有其他几个他没有见过的陌生人物,那几个陌生人与柯泽站在一起,身上的气势一点都不输给柯泽,看起来也不像是柯泽的手下,斯卡拉只站在那群人的边上。

    就在张铁观察着那群人的时候,那群人中的有两个人似乎有所感应,一下子抬起了头,向数千米的高空中看过来,在发现天上有一只雷隼之后,其中一个人认真的打量了张铁几眼,才把注意力转开,看向了远处的摩格城。

    在地面上的那两个人抬头看来的时候,张铁的心跳似乎都停止了一下,哪怕是作为一只雷隼,在那雷隼的感知之中,他还是感觉到了地面上传来的那种强大而恐怖的威胁。

    那两个人中的一个张铁看起来有些面熟,在那个家伙抬起头来打量的时候,张铁才突然想起那个人就是自己在托克依城远远看到过的塞内尔家族的那个飞起来后浑身就像着火了一样的供奉长老,这让张铁心中陡然震了一下。

    如果是一只雷隼感觉到地面上有强大的威胁会怎么办?答案是那只雷隼会毫不犹豫的飞走。

    拥有雷隼化身的张铁会很本能的明白雷隼在这种状况下的反应是什么,所以他也没有耽搁,更没有继续在营地的上空观察,而是直接向着北方飞去。

    张铁不知道,一直在他朝着北方飞去的时候,地面上那个塞内尔家族供奉长老的注意力才完全真正的从他身上转移开来。

    “昆廷长老,怎么了?”地面上,发现昆廷长老的注意力似乎不在远处的摩格城,柯泽转过了头,很客气的问道。

    “没什么,我只是感觉刚才天上有一只雷隼在注视着我们,也就留心了一下,看看是不是有问题……”昆廷长老说道。

    被柯泽称为昆廷长老的这个人乍一看,会有一种让人分不清年纪的感觉,这个人的脸上的皮肤几乎没有皱纹,看起来像保养得很好的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头发的颜色有一种不正常的灰白色,眼中的瞳孔之中像是有燃烧着一点暗红色的火焰,只要一对视,就会给人一种巨大的压力。

    “托克依城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昆廷长老就不用放在心上了,那点财物,我们塞内尔家族还损失得起,这布莱克森人族走廊。迟早都是我们的!”柯泽很“大度”的出言安慰道,似乎把昆廷长老的小心当成了托克依城事件之后的某种过敏的反应。

    不过柯泽虽然提到了财物的损失,但却没有提到人的损失,他的一个儿子鲁本在托克依城被人干掉,这口气,塞内尔家族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也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昆廷长老自然明白柯泽的意思,不要说塞内尔家族在那件事中大受打击,对他来说,那件事也被他视为奇耻大辱。柯泽一说完,昆廷长老的身上就出现了一股杀气,眼睛眯了起来,“你放心,无论哪个人是谁。只要让我找到他,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那个人既然连三眼会的主意都敢打,就是我们共同的敌人,他既然能在托克依城把我们的东西劫走,一定有非凡的手段,如果发现那个人的行踪,萨勒长老必要时也可以助昆廷长老一臂之力!”站在柯泽旁边的一个男人一脸大义凛然的说道。

    那个刚刚和昆廷一起抬起头来观察天空的一个老头转过头来对着昆廷长老笑了笑。昆廷长老笑了笑,两个骑士级的人物互相看了一眼,眼中各自闪过一道异光……

    塞内尔家族的损失的那点财富,虽然多,但是对真正进入到骑士阶段的人来说,那点世俗的财物虽然有用。却并不算珍贵,真正珍贵的,是一些用钱都买不到的,而且这个时代无人能够制造出来的东西,那些东西。掩埋在大地的深处或者无尽的深渊之中,是真正的宝藏,是传说中是亿万年前或者诸神时代才有的东西——那是一直到今天昆廷长老和萨勒长老两个人都只是听说过而没有见过的东西,与那样的东西比起来,赛内尔家族损失的那点财富,算个屁。

    那样的东西,原本都是掌握在少数强大而恐怖的人手里,那些能掌握那样东西的人,就算昆廷长老见了也都只敢远远的绕着道走,但没想到有一天,有一个实力不如他的人,需要使用调虎离山之计才能把塞内尔家族的那些财富劫走的人的身上,就有绝大的可能带着那么一件东西,一件比昆廷长老听说过的那些东西还要强大的,能把几艘飞艇货仓里的东西都装下的东西,你叫昆廷长老如何不激动。

    当然,那也有可能是某个强大而恐怖的人路过托克依城的时候顺便耍了昆廷长老一次,或者是很多与昆廷长老实力接近的人联手起来耍了昆廷长老一次,但这样的几率,实在太低,这就好比在理论上来说国王也有和小孩在一起玩泥巴的权利,但实际上却从来没有人见过喜欢和小孩蹲在一起玩泥巴的国王一样。

    这是一个机会,一个千载难逢,不,万载难逢的机会,昆廷长老的心头一片火热,在那片火热的背后,唯一让他有些焦躁的,就是一直到今天,他都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到底长什么样,但是,只要哪怕有百分之一甚至万分之一的机会,知道那么一个人有可能就在塞尔内斯战区,他也不会放过,也要竭尽全力的来碰碰运气。

    这是大海捞针,虽然辛苦,也机会渺茫,但是,万一捞到了呢?

    抱着和昆廷长老同样想法的人,显然不止他一个。

    昆廷长老不知道那根他要捞的“针”刚刚才从他的头顶上飞过。

    ……

    努力更新中,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