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三十六章 化身观战
    “堡主大人,今晚你实在太冒险了,只差那么一点,你就有可能永远也回不来了,之前你就知道赛内尔家族的人在这片战场之上,随时都有遇到他们的可能,如果以后遇到这样的场面,我建议你早一点从战场撤退,尽量不要让自己再次陷入到那样的环境之中,!”海勒非常严肃的说道。

    张铁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脑袋,“恩,你说得对,这次差点真的回不来了,在战场上很多情况的确不由自己控制,不过好在还有一些收获!”

    “只要活着,永远都有收获,能在险境之中从容进退的人,才会拥有未来!”

    海勒说的完全是金玉良言,张铁虚心的接受了,看到张铁接受,海勒的面色好了一些,“堡主大人你想现在的伤势至少要静养两日才能完全恢复,我建议你在完全恢复之前不要再离开黑铁之堡了!”

    “好的,我不离开黑铁之堡,让身体在这里恢复休息,换个身体去外面逛逛应该没有问题吧!这个时候战斗还没结束,我想再去看看……”张铁嬉皮笑脸的说道。

    海勒无奈的苦笑了一下。

    看到海勒不再反对,张铁就直接跑到小树下面坐下。

    这个时候不是吃果子的时候,张铁只是大概看了一眼小树上新生长出来的那颗光辉之果,好像还有一颗审判之果,就心满意足的坐下,然后心神一动。招呼那只奇异的二级小甲虫过来。

    只是几秒钟的时间,那只甲虫就出现了,围绕着小树欢快的飞绕了起来。看到小甲虫已经到来了,张铁笑了笑,闭上了眼睛,再下一秒钟,那围绕着小树飞舞的,就变成了他自己,然后。他离开了黑铁之堡……

    张铁出现在那间屋子之中,也没有耽搁,就直接从窗户上一个的破洞中飞了出去。

    那最激烈的战斗还是在北门附近。所以张铁还是往哪里飞去……

    张铁就保持在离地面十多米的高度飞行着,速度比小麻雀飞行起来还要要快一点,但比起小麻雀的体型来,那小甲虫更加的灵动。它指甲大小的黑色的身体在夜里几乎不会有人注意到。

    整个摩格城。现在杀声震天,火光处处,在摩格城的北面,两道强大无匹的战气冲天而起,一道蓝色,一道青色,像两道光柱,非常的显眼……

    这是张铁第二次看到骑士战斗的时候所产生的异象。第一次看到骑士的战气,还是在数年前怀远堂突袭天寒城一役。那个时候,张铁在城外,就看到天寒城中升起过两道类似狼烟的战气光柱,这是骑士打出真火的预示,相比起白天来,在夜晚的时候,骑士身上战气显现出来的效果更加的慑人。

    因为还没有修炼到那个等级,所以张铁也不知道在骑士在战斗时候身后的那个战气效果算不算战气图腾,甚至张铁都不确定骑士身上的那股力量到底还算不算是战气,因为比起骑士阶以下的战气图腾来说,骑士身上冲起的那道光柱中,影影约约之间,已经可以看到一个虚影,但那个虚影已经不是魔兽,反而像是骑士本人的样子。张铁不知道这里有什么奥妙,但对骑士和骑士的一切,他都非常的好奇,这次重新用甲虫的化身出来,对张铁来说,最吸引他的,他最想看的,就是城外那骑士之间的战斗。

    能够亲眼目睹骑士之间的战斗,这样的机会,非常的宝贵,张铁长这么大,也就只是遇到一次而已,任何在修炼道路上有追求的人,都不会想错过这样的机会。

    张铁飞到北门的时候,北边的的城墙已经被魔化傀儡占领了,源源不绝的魔化傀儡们从城墙上涌进来,开始与城内的人族军团展开了更激烈的战斗,从城墙上到城墙下,双方几乎是在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血战,一座箭塔一座箭塔的争夺,每一秒钟,都有无数的鲜血洒下。

    北门的城门已经打开,有一支人族部队冲了出去,就在城门口附近集结出了三个强大的品字形的枪兵方阵。

    那三个枪兵方阵中的人族战士都穿着金属盔甲,每个战士的手上都拿着三米多长的长枪,那长枪密集如林,每一个枪兵方阵,都如一个钢铁刺猬一样,任何一个冲到那个枪兵方阵面前的魔化傀儡,面对的,不是一支十支长枪的攻击,而是一簇簇一团团的长枪的攻击,眨眼之间,只要碰上那枪兵方阵,冲过来的魔化傀儡就会被无数的长枪撕裂。

    这还是张铁第一次在战场上看到人族枪兵方阵的强悍威力,那威力,让张铁都有些震撼。

    在三个枪兵方阵之中,还有一个机弩兵的方阵,这四个方阵组合在一起,发挥出了强大的威力,在北门附近杀得魔化傀儡们鬼叫连连,在那三个枪兵方阵面前,魔化傀儡的尸体堆得像一道道的土墙……

    如果只需要对付魔化傀儡的普通步兵的话,人族的枪兵方阵会有压倒性的优势,但战场上没有如果,特别是对六级以下的普通兵种来说,兵种之间相生相克的关系会更加的明显,在人族的枪兵方阵刚刚大显神威把魔化傀儡的凶猛势头压下去之后,远处,大批大批的魔化傀儡飞矛手在弩箭箭雨的洗礼下冲了过来,在枪兵方阵几十米的地方,把手上的短矛狠狠的投掷了过来。

    枪兵方阵之中,不断有人族战士被飞矛贯穿身体倒下.

    而天空之上,在弩箭威力所不及的高度,还有翼魔把一个个的燃烧罐从天空上扔下,那燃烧起来的大火把枪兵方阵中的一个个战士吞噬,也让方阵出现了混乱。但哪怕在烈焰与飞矛的洗礼之中,枪兵方阵中的人族战士仍然像机器一样的执行着军官的口号与命令,以固定的节奏和步伐前进。左转,右转,不断的用手中的长枪扫荡着抵挡在他们面前的一切敌人。

    哪怕军官倒下,旁边也马上有人接过指挥权,继续战斗……

    战场之上,不断有战气图腾的光华升起,也不断有光华泯灭。圣战战场的惨烈在这一刻显露无疑……

    张铁在心中叹息了一声,飞过城墙和下面的战场,朝着远处那升腾起两道光柱的地方飞了过去。

    蚂蚁的战斗在它们的洞里就够了。小鸟则在一颗树上就能分出胜败,老虎的战场则是山林,而骑士之间的战斗,则是打到哪里算哪里……

    刚才在城外战斗的四个骑士这个时候还能看到的只有两个人。那两个消失的。已经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就算剩下的这两个,两个人战斗的位置,也已经脱离了战场十多公里。

    在那两道光柱的指引下,张铁就直接朝着那两个骑士战斗的地方飞去。

    那甲虫的飞行速度不算慢,那十多公里的距离,很快就飞到了,沿路飞来。看着那被两人战斗波及到的大片大片死状奇惨的魔化傀儡的尸体,张铁暗暗咋舌。

    来到战场。张铁也不敢考得太近,就在那两名骑士战斗的七八百米远的地方,找到了一辆已经破损的蒸汽坦克,就在那坦克的弩炮炮口上拍着翅膀停了下来。

    那弩炮的炮口对人来说并不粗,但在此刻的张铁看来,就像看一颗倒下的几十人合抱的参天大树一样,那在人看来光华的炮身,在甲虫看来,也算不上光华,其中还有一道道细密的纹路和坑坑点点的斑点,就像一个巨大的防滑垫一样,甲虫身上那带着一圈细细毛刺的四只脚,站在上面一点问题都没有,不要说站着,哪怕倒挂着,也可以稳如泰山。

    收齐翅膀,张铁瞪大了眼睛看着远处的战斗。

    骑士之间的动作太快了,张铁根本看不清两人的动作,只能感受到两个人战斗的那种效果,两个人战斗的中心,就像是一团纠缠着蓝色和青色光华的恐怖雷暴,在剧烈的轰鸣声中,不断有劲气和两人战斗的余波从那团雷暴中散逸开来,哪怕隔着七八百米,张铁还是偶尔可以感觉到一股冰箭一样的寒风或者一支长矛一样的锐气从那辆趴窝的坦克旁边越过。

    这样的战斗,让张铁真正大开眼界,深感不虚此行,不看看真正的高手是什么样的,永远都是井底之蛙。

    有两道这样的劲气还击中了坦克,发出嘭的一声巨响,就像被真正的刀剑或长矛击中一样,把停在炮口的张铁吓了一跳,不过因为他此刻的身体目标太小,那散逸出来的劲气要击中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也没有什么危险。

    张铁才看了不到十分钟,战斗中的两人一边战斗一边移动,在剧烈的碰撞中,就往着西边那重重叠叠的山岭之中飞去。

    只是想了不到一秒钟,张铁就连忙拍着翅膀追了上去……

    这一刻,张铁几乎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在飞着,那速度,起码已经比麻雀飞起来快上了两三倍,但他前面的那两道人影,还是慢慢的拉开了与他的距离,哪怕是在翻上越岭,而且还边走边战,那速度也丝毫没有停下来。

    张铁追了两个小时,在不知道翻了多少座山之后,那两个战斗着的人影,最终就在他面前彻底消失了,张铁在那密密麻麻的山岭中飞了一阵,发现丢失了目标,正在考虑要不要回摩格城或者把雷隼的化身换出来找找看看的时候,前面十多公里的一个山谷之中,一道蓝色的光华冲天而起,随后响起了一个惊雷一样的声音,接着所有的一切转瞬即逝,又平静了下来,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张铁心中一喜,连忙飞了过去,等飞到那个山谷之中,眼前看到的一切,却让张铁大吃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