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四十三章 夸父血脉
    有时候,不入宝山会让你望山兴叹,而入了宝山之后,也会让你无所适从,不知道该选什么。

    等待激活的先祖血脉成千上万,如果血脉之果的能量是无限的,那么张铁当然是全部激活,瞬间就能大杀四方,然后把魔族和三眼会的那些杂碎碾成渣,但是血脉之果的能量是有限的,只有361点,所以,他就必须要在那成千上万的血脉之中做出选择,要激活什么样的血脉。

    那些不同的先祖血脉需要激活的能量点数也各不相同,少的几十点能量就可以,多的则需要上千点,这361点的能量要怎么用,的确是个大问题。

    张铁没有再去查看剩下的那些先祖血脉,而是站在原地思考了起来。

    什么样的血脉对自己是最有用的?

    这是一个很纠结的问题,每个血脉都有用,都可以提高自己的能力,都可以赋予自己一项本事,都那么的不可思议,但什么是最有用的呢?至少是对目前的自己来说最有用的,可以让自己的战力最大化的?

    张铁想了半天,仍然拿不定注意,总觉得那些血脉都有用处,都那么的好,都有些舍不得,突然,一句话像闪电一样的划过张铁的脑海——力之极者近于道!

    力之极者近于道!

    张铁浑身一震,这是《铁血神拳》秘籍上上开宗明义的第一句话,任何的力量,只要发展到极致,就有凌驾于万物之上的能力。

    这句话一出现,张铁脑海之中一下子拨云见日,那纷杂的念头一个个消失,一个念头慢慢的就清晰起来,得出一个结论——能与自己现在的情况和实际做到完美结合,可以让自己已经拥有的优势更加突出。更加强大的血脉,就是自己需要的。

    与其期待一种新的陌生的能力从零开始,不如让自己已有的能力做到最大的发挥和加强。

    自己现在最强大的,最有优势的能力是什么?

    张铁闭目片刻。就得出了一个结论——速度!

    自己原本累积起来的各种果实的力量,加上修炼《无间鹏王经》的影响,再加上高级疾行术的效果,这三者合一,让自己此刻的速度已经达到一个非常恐怖的水准,虽然自己现在才十一级,但是在加持了高级疾行术的效果之后,哪怕再遇到斯卡拉,自己也可以丝毫不惧。

    这是自己的强项,而想要更强。就只有强者恒强,让这个强项可以成为自己的杀手锏。

    张铁睁开了眼睛,眼中闪过一丝鉴定的亮彩……

    “我需要一种血脉,现在就能激活,它可以让我奔跑起来更快。行动更敏捷,想要跳跃提纵的时候能跳得更高更远,总之一句话,它可以让我拥有更快的速度。”张铁对着虚空说道。

    话音刚落,那棉花糖组成的云海就翻滚了起来,然后有一团灰色的棉花糖从远处飞来,漂浮在张铁面前。

    张铁稍微镇定了一下。然后把手伸了过去,查看起这条血脉的能力。

    ——夸父血脉,尚未激活,激活此血脉,将拥有夸父之力,举步如电。追日逐月,投入129点血脉能量能够激活。

    夸父血脉?夸父追日?张铁的脑海之中一下子就出现了一个华族的传说,整个人激动了起来。

    “确认激活夸父血脉……”

    张铁确认了要求,他身边漂浮着的那一颗巨大的血脉之果亮起,一道红黑相间的能量光柱就从那个果子上注入到了那团灰白色的云团之中。整整一分多钟,那光柱消失,那一大团灰色的棉花糖爷也变成了蓝色,整团蓝色的棉花糖发出的柔和光线,在那光线之中,一个模糊的光影在那棉花糖中闪电般的奔行跳跃着。

    ——夸父血脉,已经激活。

    此刻站在这里的,不是他的真实的身体,而只是一个精神和意识的投影,所以张铁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此刻是什么感受,要想知道这个血脉觉醒的效果,那么,就只有回到那个身体上再说了。

    张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只要想想高级疾行术的效果再加上这个夸父血脉结合在一起之后的样子,张铁就忍不住激动起来。

    血脉之果的361点能量在激活了这个夸父血脉之后,还有232点能量。

    剩下的,要激活什么呢?

    张铁继续闭目思考片刻,然后睁开眼,嘴角上飘起了一丝笑容,接着就选择把幻体血脉剩下的那两级全部激活。

    这个幻体能力,完全是自己独一无二的能力,任何人都不能比拟,一旦彻底掌握,那么,在将来,结合了黑铁之堡和《大荒经》中身外化身的能力之后,自己将真正千变万化,拥有百千分身,百千面目,没有任何人再能抓到自己的行藏。

    自己用了幻瞳技能之后,对那些熟悉自己的人来说,依然有认出自己面目的可能,而在掌握了幻体之后,那么,哪怕自己再次站在那些熟悉自己的人面前,他们也不可能把自己认出来了。这个能力,即是对自己最大的保护,在一些特殊时候,更有可能让自己做到骑士都做不到的事情。

    幻体血脉带来的不是直接的战力,但却是最大和最多的可能性,只要拥有这个最大最多的可能性,也就拥有了无穷的未来。

    将幻体血脉彻底激活之后,那血脉之果的血脉能量就最后只剩下19点。

    这点能量能干什么呢?哪怕激活一个最普通的武器亲和都还差了一点。

    抱着可有可无的心态,张铁对着这个空间下了一个命令,“嗯,把所有激活能量在19点以内的先祖血脉聚过来让我看看!”

    话音一落,一团灰白色的棉花糖就从远处飞了过来,漂浮在张铁面前,比起其他的棉花糖来,这团棉花糖太小了,太不起眼了,比真正的棉花糖还要小一些。完全就是那些先祖血脉中最不起眼的一团。

    没想到还真有!张铁微微有点哑然,然后就把手伸了过去。

    ——戏面血脉,尚未激活,激活此血脉。将拥有超强的表演和模仿它人的能力,投入18点血脉能量能够激活。

    张铁长大了嘴巴,所谓的戏面血脉,完全就是激活每个人当演员和戏子的天赋吗,这个能力,其实很多人都有,只是不强而已,要论表演能力,那些站在舞台上的演员们最强,而这样的能力。只要训练一下就可以拥有了,没想到先祖血脉中居然还有这样的能力。

    没想到自己的身上居然还隐藏着这样的基因,那就说不知道多少代以前,自己的先祖之中就有那么一个人就是靠站在台上表演为生的,这样的出生。并不高级,甚至很多时候还被人看不起,但张铁也不介意,因为他觉得自己本来就是普通人,在无数年代之前有那么一个祖先也没有什么好丢人的。

    既然华族先祖中养龙的留下了豢龙之术的先祖血脉,那么那些站在台上表演,专门取悦别人的戏子小丑们。有这么一道先祖血脉下来似乎也不奇怪吧。

    听说在大灾变之前是戏子演员们的黄金时代,那个时代的戏子和演员们被人当做社会精英和成功人士来追捧,一个个还被似模似样的被封帝封后什么的,风光无限又搞笑之极,而那个时代真正的修炼者,却并不为大众所认可。被排斥在人类主流社会之外,许多的修炼者都穷困潦倒,有的甚至被人当成神经病,这样的事情,在现在看来。简直不可思议,完全颠倒了这些人的价值。

    按这个时代阴谋论的观点来看,大灾变之前之所以出现这么颠倒乾坤的荒唐事情,完全是三眼会和魔族对人类社会操作的结果,在这样的操作下,不知道有多少人类的年轻人们会去追逐那些被包装起来的戏子和演员,而对真正探究着人类与这个宇宙奥秘和真相的修炼者们嗤之以鼻。

    在觉醒了幻体血脉之后,而那剩余的血脉能量也刚好可以让这道最不起眼的血脉觉醒过来,幻体加戏面,这样的组合,简直是绝了,完全是天意一样的安排。

    在哈哈大笑中,张铁把戏面的血脉激活了过来,那剩下的最后一点血脉能量,则被他丢进了剑亲和的那团棉花糖中,那团棉花糖当然不会有什么反应,反正就聊胜于无吧。

    血脉之果消失,这个到处都有棉花糖的世界也虚幻了起来……

    像做了一个梦醒来一样,张铁的知觉,又重新恢复到了他的身体之上。

    张铁从小树下站了起来,整个身体就开扭曲着一阵乱响,那响声,先是从张铁的骨头上发出,然后从经脉和肌肉中发出,最后浑身的每个细胞都似乎响动了起来,那乱响足足延续了将近五分钟,在这五分钟的时间内,在那种伸懒腰一样的身体本能的驱使下,张铁也扭曲活动着自己的身体,让自己的身体扭曲成不同的姿势,那个时候,似乎只有那种姿势才是最舒服和自然的。

    不知道这是幻体还是夸父或者是戏面血脉觉醒的作用和反应,或者三者兼而有之,张铁顺其自然的适应着这样的变化。

    五分钟后,身体中的乱响停了下来,张铁也停了下来,整个人没有任何的不适。

    张铁抬步就准备从小树上面的台阶上下来,只是自然而然的一步跨出,张铁只觉眼前一花,他就已经在五米之外,站在了那几阶台阶下面的草地上……

    怎么回事?张铁自己都被吓了一跳,然后,他就感到了自己似乎多了一种快速奔跑和跳跃的本能,一种奇异的力量在自己的身体和双腿之间澎湃着——夸父之力,夸父血脉。

    随后张铁就奔跑了起来,完全用那种本能奔跑了起来,只是身体一动,还没有完全尽力加速,张铁的耳中就只听得到风响,身边的东西浮光掠影一样的朝着自己的身后退去……

    快,实在是太快了,那奔跑的速度眨眼之间就达到了张铁之前用疾行术加持后的效果,在这样的奔跑中,脚下的一切感觉不再坚硬,而是像到处都布满了弹簧一样,自己的双脚一踩到地面,几乎不用费力,就会被大地托着弹起,脚不沾地的飞出,像是御风而行,随意一步就跨出十多米远……

    张铁的身体,眨眼之间,就来到了半山腰,然后张铁跃起,从五六十米高的山上跃起,闪电般的落到了山下的地面上,那地面瞬间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充满弹力的大果冻,然后再次把张铁的身体弹起五十多米高,再次落下,再次弹起……

    “啊……”张铁忘乎所以的兴奋得大叫了起来,就像小孩第一次玩蹦蹦床一样,每次跃起,他的身体在空中都随意和舒展的翻滚着,做着各种动作,如此几次之后,张铁才没有再次跃起,而是如一道虚影一样的在大地上奔跑起来……

    半个小时后,正在急速奔驰着的张铁心中一动,一咬牙,一个高级疾行术的符文瞬间就加持到了自己的身上……

    然后……

    只是在加持了高级疾行术不到百分之一秒的时间内,张铁就看到一颗大树诡异的出现在自己面前,而且闪电般的朝着自己冲来……

    “快闪开……”情急之下,被吓了一跳的张铁对着“那突然出现的大树”叫到。

    大树当然不会闪开……

    于是……

    轰隆一声,一声打雷一样的巨响就在黑铁之堡里面响了起来,把黑铁之堡中那个小镇上无数熟睡的居民们从梦中惊醒了过来……

    山顶之上,看着远处的海勒的嘴角出现了一丝笑意,堡主大人这次选择觉醒的这个血脉还真实妙到了极点,疾行术加上夸父血脉,在强悍的身体和强大力量的推动下,会发挥出巨大的威力,只是这样的速度,看来堡主大人还得适应一下。不过有骑士意识在,应该没有问题的。

    在那声巨响过后,黑铁之堡中再也没有传来什么声音。

    ……

    两个小时后……

    没有任何的预兆,只是轰的一声,张铁的身影就以一种霸气无比的姿态出现在了山顶上的那个院子的草地上,在双脚落地之处,硬生生的在地上踩出了半尺深的一对小土坑……

    此刻的张铁,完全就像一个叫花子,全身衣衫褴褛,那从土坑中抬起的双脚上的鞋子破破烂烂,一只鞋的鞋底已经不翼而飞,只有一个鞋面还挂在脚上。

    张铁的脸上却挂着笑容,满面红光,把脚上那一双鞋子直接脱了丢掉。

    “我睡个觉,24个小时后再叫醒我,然后回摩格城,干那些狗娘养的!”

    张铁说着,转身就回到房间里,开始呼呼大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