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二章 出场
    那翼摩盘旋飞行着的地方,是摩格城中的一座三十多层楼高的大厦,大厦的下面还有购物中心和酒店的招牌,当然,那购物中心和酒店已经是以前的事情了,在这里成为战区之后,这个城市中的一切早已经面目全非,除了那栋由钢筋水泥组成的高大建筑没有改变之外,其余的一切都已经改变了。

    在哪里,张铁看到了两个人,一个熟人,一个半生不熟的人,熟人是斯卡拉,那个半生不熟的人则让张铁吃了一惊,那个人正是蒂尔席丽斯。

    几周不见,蒂尔席丽斯依旧冷傲逼人,黑色的长袍和黑色的头发在月光之下有一种妖异的魅力,一丝殷红的鲜血才她的嘴角流下,似乎已经受了伤。不过哪怕就算受伤,这个女人依旧仰着头,用冰冷的目光看着她对面的对手,那红色的鲜血更加把她的皮肤衬托得显现出一种让人怜惜的白,那白中,有冷意,也有煞气

    她的身旁,已经躺着三具魔化傀儡的尸体,那尸体在地上,有一半已经开始滋滋的慢慢融化着,变成一滩血水,其余的那些魔化傀儡在天上盘旋尖叫着,却已经不敢再贸然冲下来。

    站在了蒂尔席丽斯对面二十多米外的是斯卡拉,斯卡拉的双目收缩着,看着那个女人,斯卡拉身上的战气微微翻滚着,一只手上被撕掉的袖子已经掉在了地上,那掉在地上的袖子在月光下显现出一种诡异的蓝绿色,那颜色,和斯卡拉身上穿着的黑色的武士服和另外一只袖子的颜色迥异。

    看了看地上的袖子,再看看那逐渐化为一滩脓水的几个翼魔,斯卡拉的神色中闪过一丝忌惮。

    两个人就站在那已经废弃的六层商场的顶部的楼顶上,就这样对峙着。

    “蒂尔席丽斯,你逃不掉的,所有和魔族与三眼会作对的人,都逃不掉,何况你的旧伤还没好,现在更是雪上加霜,这几天,为了抓住你,可是费了我们不少的功夫啊,只是没想到你居然还一直躲在摩格城,根本没走,看来我的运气不错!”斯卡拉的声音响起。

    “是吗,那你可以继续来试试,我就算逃不掉,找几个陪葬的确没有问题!”那个女人头发一甩,高傲的说道,哪怕在这种时候,这个女人的声音依旧没有半丝的紧张,反而有一种磁性沙哑的野性味道。

    看到那个女人的头发一动,斯卡拉的身体有些紧张的就连忙换了一个方位,在连忙避让之后,才发现那个女人根本没有攻击他。

    看到斯卡拉如此紧张,蒂尔席丽斯的脸上更是显出几分讥诮和不屑。

    斯卡拉却不以为意,这个女人的恐怖刚刚他可以亲自感受了一下,这个女人的身体任何一个部位只要在动,哪怕是头发,都有可能是在攻击和施毒,让人防不胜防,而被这个女人的攻击碰到的后果,只要看看地上那三个连骨头都要化掉的翼魔就知道了。巫毒丹药师的恐怖,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

    “或者,我们可以做一个交易!”

    “什么交易?”蒂尔席丽斯的眼睛一下子眯了起来。

    “你投靠我们!”

    “做梦!”

    “那换一个,你把你得到的进化的尸毒瘴的毒种给我,我让你走!”斯卡拉的脸上出现了一个笑意。

    “你们知道了?”蒂尔席丽斯的眼中闪过一道杀气。

    “上次在雾月之森你坏了我们塞内尔家垩族的好事,连上这次,已经是第二次了,如果连续和你打了两次交道都不知道你的尸毒瘴已经进化了一次,那塞内尔家垩族也太无能了!”斯卡拉的眼中闪动着一种诡异的光彩,“记得上次在地下,你的尸毒瘴还没这么厉害,而这次在摩格城,你的尸毒瘴一放,不仅把这座城市变成了死城,还给我们造成了巨大的损失,说起来,如果没有我们赛内尔家垩族那次在地下为你创造的条件,你的尸毒瘴应该还不可能完成进化,所以,把尸毒瘴留下,你走,这个交易很公平!”

    “想要我的尸毒瘴?”蒂尔席丽斯突然冷笑了起来,然后突然把一个瓶子丢到了两个人中间的地上,距离每个人都只有十米的距离,“想要就拿去吧,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斯卡拉看着那个瓶子,一下子犹豫了起来

    张铁在两个人的远处的一根栏杆上落下来看了看,发现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到自己,就把注意力放到了那在楼顶盘旋着的那些翼魔身上。

    那些翼魔在离楼顶五十米多高的地方盘旋着,就是不敢落下来,似乎在空中监视着蒂尔席丽斯,以防她再逃走。

    被一堆魔化傀儡在空中盯着,如果那个人在地面上没有超过魔化傀儡的速度的话,的确很难把魔化傀儡甩脱,从某种角度上来说,魔化傀儡的确是魔族最好的侦察兵。

    张铁数了数那些盘旋着的翼魔的数量,一下子食指大动,整个人兴奋了起来。

    那些翼魔,总共有二十一只,一只十级的,二十只九级的,而自己的那第一颗翼魔的本源之果,最后只要干掉十七只翼魔就能够成熟,自己正想去找它们呢,没想到居然还送上门来了,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哪怕是化身成小甲虫,这个时候的张铁也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

    要怎么样才能把这些翼魔们拿下呢?

    张铁的眼睛转了转,目光从商场的楼顶扫过,最后落在了了与商场连接的旁边这栋大楼的主楼上,这些翼魔盘旋的高度,正在那栋主楼顶部的中上几层

    看到蒂尔席丽斯在地上丢下了一个小瓶,张铁不再耽搁,翅膀一震,在稍微绕了一个圈子绕到了那栋大厦的背面之后,就直接朝着高处的楼层飞了上去。

    只是十多秒钟,张铁化身的那只小虫就从一个通风口进入到了那栋三十多层大楼的第二十二层的一个杂乱隐蔽的房间内。

    这个楼层,似乎以前是写字楼,现在已经空了下来,到处都有丢弃在地上的纸张和落满了灰尘的办公家具和破文件夹。

    张铁所在的那间房间似乎是一个会议室,里面还有几条破凳子和一组破沙发,看到没有人,张铁瞬间就把小黑虫招回到黑铁之堡,而自己的本尊则从黑铁之堡里面走了出来。

    走出来的张铁的身上重新背起了那个贝壳形的装满了斧头的装备,两只手拿着两把斧头,楼层中漆黑一片,不过这样的漆黑在张铁的黑暗视觉之中完全没有问题,反而成了他最好的掩护,张铁舔了舔嘴唇,一点声音都没有,宛如灵猫一样的就朝着这层楼的另外一边摸了过去,只是无声无息的打开了两道虚掩着的房门,张铁就来到了一间占地上千平米,不过却已经空旷下来,只残留着一些木质的办公隔断的办公室里。

    在进入到办公室的时候,张铁听到楼下又传来了剧烈的碰撞声,办公室窗口外面那些翼魔们的尖叫,也变得更响亮了,有两个翼魔的影子,还擦着办公室外面的大片的落地窗飞了过去。

    张铁的脸上出现了一个狞笑,眨眼之间就来到了办公室的一个阳台的侧门边上,在这里,再看那些翼魔,就发现所有的翼魔都在自己的眼皮底下飞着,注视着下面的战斗,那最近的翼魔离自己只有十多米,最远的也不过只有百多米。

    翼魔们在空中速度很快的盘旋着,那速度,按张铁以前的眼光看来,很快,但此刻,在他拥有了骑士意识之后,那些翼魔们此刻在天空的速度慢得就像乌龟在爬一样。

    在接近到这个距离没有被这些翼魔们发现,这些翼魔对张铁来说就是夹到碗里的菜了,所有张铁很大方的打开了那个阳台的侧门,走到了阳台上。

    那阳台侧门打开时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咯吱”声,立刻就让离这里比较近的一个翼魔发现了,那个飞在空中的翼魔回过头来,一下子看到了张铁,还有张铁嘴角的那一丝冷笑……

    那个翼魔刚要张嘴尖叫,张铁已经出手了。

    “去死吧!”张铁眼光一冷,眨眼之间,就把自己手上和背上的九把斧头投掷了出去,如果说前两周张铁投掷这九把斧头就像投掷可以回旋过来的飞矛的话,那么此刻,在骑士意识的支配下,张铁再投掷出这九把斧头,感觉就像是撒出了一张网,一张由飞斧组成的,犀利无比的,随时在变动着的网。

    在张铁出手的同时,正在下面购物中心楼顶上交手的两个人一下子就发现了头顶上的异动,因为不知道出手的是谁,两个人都以为是对方来的帮手,出于谨慎,就一起连忙跳开,然后不约而同的抬头往上看去……

    天上有两个月亮,一个半圆,一个弯如镰刀

    在那两轮月亮的照耀下,有那么一瞬间,就连斯卡拉都以为是不是自己眼花了,因为他看到了另外九个月亮,那九个月亮在天上飞舞着,像拥有意识的精灵,划过一个又一个的翼魔的身体

    眨眼之间,翼摩们的鲜血,脑袋,还有一个个的无头的尸体,就像插秧一样的从天上掉了下来,有些落在了外面,而绝大部分则落在了购物中心的楼顶上。

    那个十级的翼魔离张铁最远,想要挣扎,但它的挣扎,却是徒劳的,最终,在避无可避的情况下,九个月亮从不同的方向如穿花蝶一样的越过了它的身体,将它在空中肢解成一堆碎肉,那最后的碎肉还没有落下……

    “轰”的一声,张铁已经出现在了那个购物中心的楼顶上,看着斯卡拉笑了笑,“好久不见了……”

    “张铁!”斯卡拉眼从牙缝中挤出了两个字。

    这个时候,那眨眼之间将天上的所有翼魔屠戮一空的“月亮们”飞旋着,像一群归巢的乳燕一样从50多米高的天空中落下,根本不用张铁动手,在一阵密集的嚓嚓声中,全部像有灵性一样的回归到了张铁背上背着的那个金属大贝壳里……

    那最后的一阵血雨也才从天空中纷纷扬扬的落了下来

    如果是以前,张铁也不敢这么装13他可以让投掷出的飞斧重新回来,回到他的手上,但却没有把握让九把飞斧全部自动的回到它们所在的那个装备挂件里,那箱子就背在背上,一个不小心,只要出了一丝差错,那回旋回来的飞斧划过自己脖子的话,那乐子就大了,但是在拥有了骑士意识之后,在那骑士意识的控制和支配下,这么做,对张铁来说就变成一件轻描淡写自然而然的事情,在力量和技巧都达到以后,对骑士来说简单的事情,那么对张铁来说也同样的简单

    看到这样的一幕,蒂尔席丽斯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而斯卡拉的眼中的瞳孔则猛然一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