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一章 乱世之象
    卡雷山脉是布莱克森人族走廊的天然的南北分界线,也是布莱克森人族走廊中最雄伟的山脉,这条横贯东西的山脉延绵数万公里,它的西面,延伸到了那人迹罕至的在地图上都用黑色或灰色表示的野外无人区域,没有人知道它的尽头在哪里,而它的东面,则直接延伸到了海边。

    连续几日的大雨让卡雷山脉千里方圆之内都笼罩上了一层迷雾,在这大自然造就的天堑面前,从北方撤离的滚滚人流拥挤在卡雷山脉的北部,想要越过这道天堑,此刻,在卡雷山脉北部,到处都是难民的营地,在那聚集着最多难民的地方,灰色的难民营的帐篷延绵上百公里,以前到来的难民们还没有离开,新的难民们又涌了进来……

    难民们每天都在死去,有的是天灾,有的则是**,饥饿,疾病,寒冷,谋杀,抢劫,强奸在难民营中肆虐着……

    两天前,在卡雷山脉最西边的昂加瓦联邦的卡尔勒港,港口的守军刚刚镇压了一次民众的暴乱,这一次暴乱,共造成了5万多人的死亡。

    因为长时间滞留在港口无法离开,在饥饿与恐惧的驱使下,两天前,也就是8月27日,有大批的难民开始不顾秩序争先恐后的涌入卡尔勒港,抢夺登船的机会,没有人知道流血是什么时候开始<长><风>文学 www.cfwx.net的,当基本的秩序崩溃之后,当登上船只的难民们开始用暴力劫持船只之后,惨案就发生了。

    有维持秩序的警察被汹涌的难民淹没。有严重的踩踏事故,有争夺上船位置的难民被推入到冰冷的海水之中,有被劫持船只的船员被难民的匕首杀死。卡尔勒港的混乱最终波及到了整座城市,在一艘停留在港口中的两千多吨的客轮金色珍珠号被一堆难民们操控着,撞上停留在港口的另外一艘船只倾覆之后,血腥的镇压就开始了。

    统治者用铁血手段维持自己的统治,这样的事情放在哪里都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是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这个时候,却更显得悲凉。在魔族大军的威胁之下,人族的部队在镇压人族的难民,这其中的寓意。已经不言而喻这就是乱世,真正的乱世,一切的秩序,都让位于生存的本能。一切的公理。都开始退缩到拳头与刀剑之后。

    连续的大雨还没有把凝结在卡尔勒港的血迹冲干,在镇压中死亡的那些难民的尸体直接被守军扔到了海中,没有人在意那些人的死活,新的难民又涌入了卡尔勒城……

    在离卡尔勒城1200多公里的韦迪拉克联盟的古斯贝,这里同样聚集着大批的难民,古斯贝有着一条可以横穿卡雷山脉的“古斯贝小道”,那些没有交通工具翻越卡雷山脉的难民,就希冀从这条小道离开。

    “现在已经进入雨季。古斯贝小道已经无法通行,许多道路已经断绝。前两天的山洪已经让很多人遇难了,大家不要再往前走了,你们这样进去完全是送死,你们走不出卡雷山脉的……”在古斯贝小道的入口附近,一个韦迪拉克联盟的军官站在一个高台上,浑身湿透,在大雨中,拿着一个铁皮喇叭,在嘶声力竭的大喊着,阻止着那些难民们进入古斯贝小道。

    有的难民们犹豫着停下了脚步,而更多的难民们麻木而沉默的不断进入古斯贝小道,在经过这名年轻军官的时候,甚至没有人抬头看上那个年轻的军官一眼。

    年轻的军官眼中闪现着悲痛的神色,看着那大批大批的难民们拿着手上一张简易的地图就进入古斯贝小道,这些人,在这个季节,最终能从古斯贝小道穿过卡雷山脉的人,有可能还不到十分之一。

    而在离古斯贝3000多公里之外的自由商业联盟的首府安普顿,则聚集着更多的难民。

    安普顿是布莱克森人族走廊北方最大,也是最著名的空港城和商业城市,这座城市与位于卡雷山脉南方的米尔贝,都是自由商业联盟的城市,这两座隔着卡雷山脉通过空中航线连接在一起的城市,支撑着整个自由商业联盟的繁荣。

    安普顿曾经经营着布莱克森人族走廊北方最大也是最繁忙的横穿卡雷山脉的空中航线,此刻,比起从前来,安普顿的空中交通量比圣战之前繁忙了何止十倍,那无数的飞艇从南方飞来,降落在安普顿,把这里的难民们运走……

    在卡尔勒港的悲剧发生之后,维持着安普顿秩序的驻军已经增加到了三十万人,整个安普顿的几个飞艇基地外面,拉都拉起了三层的铁丝网,大雨中,密密麻麻的难民们挤在一个个的飞艇基地外面,翘首看着天空中出现的一艘艘飞艇,每当有一艘飞艇降落之后,都会引起围在飞艇基地外面的难民们的骚动,无数人会向着飞艇基地的入口挤去。

    “有荣军证的优先离开……有荣军证的优先离开……”飞艇基地外驻军拉起的人墙在大雨中挥舞着手上的木棒,毫不客气的把那些想乘乱冲进飞艇基地的难民们打得头破血流,那些手上高举着红色荣军证的难民们,则被驻军从人群中挑出来,允许优先进入飞艇基地,在下一批飞艇到来的时候先离开。

    “啊,我的荣军证,我的荣军证,有人抢走了我丈夫留给我的荣军证……”一个穿着雨披,抱着五六岁小女孩的妇女在飞艇基地的入口处面色惨变的大声的哭喊了起来,就在刚刚的混乱之中,当这个妇女掏出她的荣军证举起,一只手从旁边伸了过来,在这名妇女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一把抢走了她的荣军证。

    一只弩箭从飞艇基地的入口上面的箭塔上射了下来,把一个拿着荣军证想混入基地的男人当场射杀在基地的入口,那些拥挤着的人一下子被吓了一跳,齐齐后退了两步。

    一个中尉军官从箭塔上迅速的走了下来,从那个倒在地上,已经被一箭穿心的男人的手上拿起那个红色本子,然后把人群中的那个泪流满面的女人拉出来,把荣军证放到那个女人手上,并且和他身边的一个战士低语了几句,让那个战士亲自把那个抱着小孩的女人送到基地里面。

    “有敢抢夺荣军证者,死……”中尉军官满脸杀气的看着那些难民。

    如果在以前的自由商业联盟,一个军人随意杀死一名民众,一定会引发轩然大波,但这个时候,似乎已经没有人在意这样的事情了。

    那个抱着小孩的女人在进入到飞艇基地后不久,一艘中型的飞艇就从北方飞来,在大雨中,降落在基地里补给。

    几分钟后,那个女人就得到了一个消息,有一艘中型飞艇很快要离开,刚好空出一个位置,可以让那个女人和她抱着的小孩登艇,女人千恩万谢的抱着她的孩子,随着一名飞艇基地的战士来到那艘中型飞艇面前。

    女人登上飞艇的时候,飞艇上的一个人正要下来,包括飞艇艇长在内的几个人正非常不舍的把那个人送下飞艇。

    “彼得先生,你不需要再考虑一下了吗,如果你愿意保护我们离开,我们几家人商量了一下,在到了目的地之后,可以付给你2000个金币的酬劳!”一个穿着考究体型微胖的男人一脸无奈的看着那个要离开飞艇的人,那个人叫彼得,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腰上挂着一把普通的长剑,长相很普通,属于那种站在你面前也不会给你太深印象的那种人。

    听到这话,那个抱着孩子的女人心中紧了一下,她终于知道她和她孩子的那个位置是怎么来的了,是有人要在这里离开飞艇,飞艇基地的军官和这艘飞艇上的人交涉之后,才让她上去,这一刻,虽然这个想法很自私,但她却非常害怕那个叫彼得的人又改变主意。

    “到了这里,你们已经差不多安全了,魔族军团的力量现在还达不到这里,在飞艇上用不了两天就能穿过卡雷山脉,我留在飞艇上也没有多少必要了!”叫彼得的摆了摆手,拒绝了那个男人的提议。

    所有人都在挽留那个叫彼得的人,但彼得却不为所动,婉拒了所有人的要求。

    “彼得,我们……我们还会再见吗?”一个十七八岁的妙龄金发少女出现在飞艇的舱口,用一种爱慕和不舍的眼神看着这个要离开飞艇的男人,欲言又止,少女纯洁的目光中有一种水一样的柔情,让人一看就知道她的心思。

    送那个彼得离开的所有人都没有开口,只是在旁边安静的看着,包括那个少女的父亲在内,这个时候也没说话了,在飞艇上的这两天,所有人,包括那个少女的父亲和母亲都明白了那个少女的心思女人,都会崇拜英雄和强者,特别是挽救过她生命,能在危机之中给她极大安全感的那种男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