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章 酒馆
    大雨中同样把安普顿城笼罩在一片迷蒙之中,只是安静的走了半个小时,安普顿城就出现在了张铁面前。

    安普顿城是一座没有城墙的,不设防的商业城市,布莱克森人族走廊南北方繁荣的商业贸易让这座城市在过去两百多年间变得越来越大,到了今天,作为自由商业联盟首府与最重要的据点和城市,这座城市已经扩张为一座占地超过上百平方公里的大城。

    这座城市,比黑炎城要繁华很多。

    滚滚南下的人潮让安普顿显现出一种烈火烹油冰火两重天般的畸形的繁荣状态。

    城市街道的两边,只要是能躲避一点风雨的地方,到处都有搭着简易帐篷或者铺盖的难民在聚集,而就在这些难民聚集地的旁边或者不远的地方,那些公寓,酒店,旅馆挂出来的广告招牌却随处可见。

    ……

    “莱文斯大道76号,两室一厅公寓出租,通水通暖,每月租金10个金币……”

    ……

    “温馨家庭旅馆,清洁舒适,每日租金600银币(注:不包括早餐!)”

    ……

    “黑马大饭店套房,每晚租金3个金币……”

    ……

    “华尔大厦四楼楼梯间出租,十平米房间,每月租金2个金币……”

    这样的房租,按张铁的认识,简直是在抢劫,已经远远超出了普通家庭的承受能力,而在此刻的安普顿城,却变成一件非常普通的事情。

    除了这些随处可见的住所广告之外,此刻的安普顿,最多的,还有骗子,张铁只是刚刚进入到安普顿城,用同样的伎俩的骗子就已经遇到了三个人,那三个骗子都有一些共同点。衣服都是穿得尽可能的整洁和显得有档次,说起话来都滔滔不绝,他们的“业务”都一样,只要你能给他们一点钱。他们就能帮你联系和“预定”到离开安普顿的飞艇舱位。

    “先生,我们银舟飞艇公司绝对是一家有实力的大企业,可能你已经遇到过了其他的骗子,但请相信我,我们绝对和那些人不一样,我们是有自己飞艇的航空公司,一直就在经营着从安普顿城飞往南方的诸多航线,10个银币,只要10个银币,我就能带你去看看我们公司的飞艇。你可以在看过飞艇后再决定要不要预定一个舱位……”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打着伞,跟随着张铁,在张铁耳边喋喋不休的说着,似乎为了让张铁相信,这个男人一边说着还一边郑重其事的从身上一个已经有点破旧的公文包中拿出了几张相片和一些资料。以显示他所说的真实性。

    “你能给自己弄到一个舱位吗?”张铁站住了,看着那个男人。

    “啊,当然可以,先生,作为银舟飞艇公司的员工,这对我来说完全是小菜一碟!”那个家伙愣了愣之后才回答道。

    “那么,你就赶快给自己弄一个舱位吧!”

    “为什么呢?”

    “你要是再不离开安普顿城。估计可能有生命危险!”

    “啊,先生,你真会开玩笑,我怎么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呢!”那个家伙强自在自己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

    张铁不说话,只是用下巴往远处挑了挑,那个家伙转过头。就看到几个气势汹汹的男人,正指着他,几个人正快步的朝着他这边走过来,那几个男人的手上,还有着水管头和木棒之类的东西。

    他一转头。刚好让那些人看到了他的面孔。

    “抓住他,抓住他,抓住那个该死的骗子……”

    “还我金币……”

    男人们喊叫着冲了过来,那个家伙脸色一变,丢下雨伞,撒腿就跑……

    几个男人越过张铁,朝着那个家伙追了过去,一行人眨眼就消失在雨幕之中。

    看到那把被丢弃在街上的雨伞,附近的巷子里钻出一个穿着蓑衣的十多岁的小男孩,快速的跑了过来,把雨伞一把抢在了手里,转身就要跑。

    “等一下!”张铁叫住了那个小家伙。

    “啊,这把雨伞是我捡到的,现在已经属于我了,不是你的东西……”那个小家伙警惕的把雨伞藏到了身后,一脸警惕的看着张铁。

    “我知道,那是你捡到的,我只是想向你打听一点消息!”张铁把自己的脸色放得温和一些。

    “对不起,我什么都不知道!”那个小家伙世故的摇了摇头,然后慢慢的就要往巷子里面退去。

    张铁的手一翻,拿出了一个银币,那个小家伙一下子就停了下了脚步,双眼放光的看着张铁手上的那个银币,一下子犹豫了起来。

    “现在你应该知道一点东西了吧?”

    “您想知道什么,先生?”

    “把我带到安普顿城消息最灵通的地方,这个银币就是你的了!”

    小家伙的目光动了动,“两个银币,先生,你能给我两个银币的话我就带你去!”

    “好,走吧!”张铁点了点头。

    “先生,这个银币能先付给我吗,算做先支付一半的订金,反正我在你面前也跑不掉!”小家伙转动了一下眼珠后说道。

    果然不愧是自由商业联盟的首府,一个小孩都有这样的商业头脑,张铁笑了笑,就把那个银币抛到了那个小家伙的手上。

    那个小家伙接过银币,只是看了一眼,就飞快的把银币揣到了身上,整个人也露出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先生,跟我来吧!”

    ……

    二十多分钟后,大雨慢慢的小了起来,在走了差不多两公里的路后,那个小家伙已经把张铁带到了一个地方。

    “就是这里吗?”张铁看着不远处的一栋建筑,有些恍然大悟。

    “不错,那栋建筑是安普顿的佣兵工会的总部,佣兵帝国阿麦斯和自由商业联盟是最好的合作伙伴,许多佣兵都在哪里接任务,佣兵工会旁边的那个酒馆就是安普顿城消息最灵通的地方,除了那些佣兵之外,许多人都会到哪里喝点酒,也打听一点消息!”

    张铁笑了笑,手往身上一掏,直接摸出一个金币来丢到了那个小家伙的手上,“赏你的!”

    “啊,谢谢您,先生,您真是我见过最好的人!”小家伙有些不敢相信的看了看手上那个金币,然后给张铁鞠了躬,最后就像怕张铁反悔一样,在说完话后,飞快的就消失在了旁边的街道之中。

    张铁笑了笑,直接向佣兵工会旁边的那个酒馆走了过去。

    那个小家伙说得对,这里的确有很多人来往,那些在酒馆进进出出的人,一个个身上都带着刀剑之类的武器,感觉很强横,那个酒馆的对面,就是两个武器和防具商店,还有一个很上规模的杂货铺,而酒馆的旁边,则是一条对很多男人来说充满了诱惑气息的街道。

    大雨刚刚停下,那条街道上,已经有很多浓妆艳抹的女人穿着一件大衣,露出膝盖下的一截白腿,手上拿着一根烟或者挎着一个包就站到了街边,那些女人的姿态和神韵,在黑炎城火车站附近的那些街道上,张铁也曾经见到过,看到那些女人,张铁就想到了安娜夫人,所以也不用问,他就知道那些女人是干什么的。

    不断有身上携带着武器的大汉在经过那条街道的时候,和某个女人低语几句,然后就搂着女人走进旁边的小旅馆。

    刀头舔血的佣兵和站街卖笑的流莺,在哪里都是绝配。

    张铁没有去安普顿的佣兵工会的总部,那需要正式注册的佣兵才有资格进入,所以他就来到了那家酒馆的门口。

    酒馆的名字也很有佣兵的气息,就叫做“金币酒馆”,看起来还不错,有那么一些格调,张铁猜测,这或许就是佣兵工会一个非正式的对外的交流窗口,很多不方便在佣兵工会里进行的事情或者散布的消息,就通过这样的非官方的渠道来完成。

    进出酒馆的,除了很多胸前佩戴着明显的佣兵团徽章的佣兵之外,还有许多看不出身份与来历的人,那些看不出来历的人,有的看起来像拓荒者,有的看起来像游侠,还有的则是一副自由佣兵的打扮,拓荒者的多用斗篷和拓荒剑,游侠的羽帽和手盾,还有自由佣兵的弓弩与白手套,都是这些人的招牌,不过,也只是招牌而已,对张铁来说,一个人既然连外形都能改变,他自己就经常变来变去,那么,那些所谓的招牌也就没有了什么意义,所以,对老手来说,从一个人的行头来判断一个人的身份是非常幼稚的行为。

    张铁此刻的样子,就既像游侠,又像拓荒者。

    张铁走进了酒馆,把雨披脱下,挂在酒馆门口左侧的一间衣帽间,然后就走到了里面。

    酒馆里的人很多,气氛嘈杂而热烈,到处散发着一股酒馆特有的各种酒水混杂起来的酒精味道,还有男人的烟味,不过还算有序,一个半裸的脱衣舞娘在**的粉红色的萤石灯的灯光下在酒馆中间的舞台上抱着一根台杆在妖娆的扭动着,那些露着大腿和半个胸部的侍女则端着酒水,在酒馆里走动着,不时和来到这里的客人调笑两句。

    张铁看了看,发现酒馆里那些有桌子的地方此刻基本上都坐着人,只有那个舞台旁边的那一圈座椅上还算空着,他也就走了过去,就在那舞台旁边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