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九章 以牙还牙
    此刻,安普顿城某处的一个豪华之极的房间内……

    “啪……”一个重重的耳光抽在了赖安的脸上,赖安被这个耳光打得飞了起来,落在了两米之外那厚厚的华丽地毯上。

    打他耳光的是一个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穿着一件黑色的半身金属甲胄,头上带着一个遮住脸部的面具,腰间挂着一把双手巨剑的男人,那个男人打了他一耳光之后,就像机器一样的一动不动。

    落在地上的赖安一声不吭,又重新爬起来,站回原来的位置,身体轻轻的颤抖着,甚至连嘴角的血迹都不敢擦一下,那刚刚被那一个耳光抽掉的牙齿,他在低头的时候,悄悄咽到了肚子里。

    什么是打落牙齿往肚里吞,这就是了。

    那个机器人一样的男人再次抬起了手,似乎准备再给赖安来上一个耳光……

    “够了,道格拉斯……”声音从面具男的身后传来,听到这个声音,那个面具男就像被人按下了遥控按钮一样,放下了手,默默的退到了一边。

    一个二十多岁穿着一身华丽的蓝色长袍的人斜斜的躺在一个鎏金的软榻上,几个酥胸半露各具姿色的美女正跪在这个男人的软榻旁,有的在为这个男人剥着水果的皮,有人负责把剥好皮的水果赛到这个男人的口中,还有的人负责给这个男人捶着腿。

    这个躺在软榻上的男人的样子可以说是非常的英俊,但那过于狭长的一双眼睛则会给人心机深重的感觉,那刀片一样薄而惨白的嘴唇,则显现出几分冷酷和残忍。

    男人眯着眼睛打量着赖安,不知在想什么,赖安的身体颤抖得更厉害了。

    在那个男人身上强大气势和锐利目光的笼罩下,赖安乖得就像一只导盲犬,低着头看着地面,甚至都不敢和那个男人对视。

    良久之后。那个男人才轻描淡写的开了口。

    “普顿城不是我们安格斯家族一个家族说了算的,一下子死了八个警察,还要我帮你擦屁股,你说要让我怎么惩罚你呢?”

    “我……我愿意接受任……任何的惩罚!”赖安说着话。舌头都有些不利索起来,只有他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有多么残忍和恐怖。

    “任何的惩罚?”那个男人轻轻的笑了笑,一下子思维非常跳跃的就说起了另外一件事,“上周来到安普顿城的那两个血商怎么样了,我让你办的事情都办好了吗?”

    “啊,我已经把他们装到袋子里,和那些混凝土浇筑到了安普顿城东边难民营的围墙的基座下!”赖安抓紧着一切能够在这个时候表明自己“还有用”的机会,“我当时把百利商团,豪恩商团。和金玫瑰商团的几个负责人都请去观摩了,想必他们以后应该知道这安普顿城,有些生意是别人不能碰的!”

    “恩,不错!”那个躺着的男人吃了一颗葡萄,一边嚼着一边吩咐道。“既然这样,那么,就从明天起,安普顿城周围几个难民营的食品供应再涨价百分之三十,一定要让那些准备逃到南方的难民们把他们身上的最后一个铜板都留下来,没钱的,就让他们签卖身契。让他们自愿成为奴隶,签了之后就赶快把人弄走,把营地空出来,让后面的人再进去,这样兴建新的难民营的钱就省下来了,明白了吗?”

    “明白了!”赖安说着。心头悬着的石头一下子放下来了一些,只要这个男人觉得他还有用,那么,这一次的事情就不会那么难捱过去。

    “到了现在,查清那个人的来历了吗?”

    “那个人今天刚刚从北方乘坐飞艇来到安普顿。叫彼得!那个人是一个游侠,也有可能是一个到北方准备发战争财的拓荒者,凑巧在那艘飞艇遇到危险迫降在野外的时候救了飞艇上的那些人一命,然后护送着飞艇上的那些人过来,在拒绝了那些人继续雇佣之后,就离开了飞艇基地,我在难民营里有几个人,看到那个人并不落魄,以为遇到肥羊可以捞一把,结果……”赖安快速的说着,以求弥补自己的过失。那个男人轻轻的摆了一下手,赖安就一下子停住了。

    “看在你往年做事还算得力的份上,这一次就算了,你记住,同样的错误不要在我面前犯第二次!”

    “是,下次我一定小心!”赖安低着头,心里彻底松了一口气,看来这一关是过去了。

    “还没弄清对方的底细你就急不可耐的跳了出来,还把这件事弄得这么大,闹得满城风雨,看来这些年在安普顿你威风惯了,也失去了基本的警惕之心,等这件事了,你就到安普顿城的黑狱之中锻炼一阵吧,刚好哪里有一个职位空出来,我刚刚拿到手里,你什么时候变得沉稳一点什么时候再出来!”

    “少爷,那彼得……”赖安小心的问了一句。

    “我已经让亚尔拉他们两个人去了……”

    听到躺在软榻上的那个男人说的这句话,赖安连忙露出了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讨巧的笑着,“那就没事了,亚尔拉精通追踪术,那个人的实力最多只是八级,最多九级,就算逃也逃不远的!”

    “我还有客人,你可以走了,这几天盯紧一点,安普顿城要来了什么扎眼的人物,我要第一个知道。”

    “是!”赖安低着头,倒退着离开这个房间。

    一直在出了这个房间的门之后,赖安才发现,自己的后背已经湿透。

    赖安从庄园的后门离开,在离开这栋庄园的时候,他往庄园那边看了一眼,刚好看到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停在庄园的门口,两个穿着连帽披风,把大半个脸部都掩盖在阴影中的人下了车,那个刚刚还躺在软榻上的男人,居然破天荒的到庄园的门口迎接……

    赖安不敢多看,连忙离开。

    这个时候,无论是赖安还是那个在庄园门口迎接着“客人”的人,都不再把那个“彼得”放在心上,在他们看来。那个彼得已经是死人了,这样的“刺头”和“事情”,这些年里也遇到了不少,每次都这样过来了。所以,这次应该也不会有什么意外和例外……

    ……

    那条狭窄而幽深的黑暗小巷中,15秒的时间,一切就已经结束了……

    张铁完好无损,而那两个在这里堵住了他,宣称要15秒钟解决一切问题的两个十级的强战士,这个时候,拿着剑的那个人的的身体的咽喉,心脏已经被张铁洞穿,那失去生命的尸体正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张铁。软软倒在了地上,他到死都没有想明白,不是说这个家伙的实力只是八级或者九级之间么,怎么这个人居然可以释放出强大的剑气,尼玛的……

    那个人临死之前在心里诅咒了一句。但究竟应该诅咒谁,恐怕连他都不知道了。

    另外一个人的脖子则被张铁用一只手掐住,整个人就像要窒息的鹌鹑一样,无力的挣扎着,被张铁抵在墙边,用手慢慢的把他的身体抬了起来。

    所谓十级的强战士,对此刻的张铁来说。并不比刚才被他干掉的那个警察强上多少。

    张铁看着这个在他手下挣扎着的人,太夏血魂寺《摄魂禁断大术》中的秘法瞬间发动,张铁的两只眼睛,只是在一瞬间,就像两个迷离旋转的深潭一样,把那个正在挣扎着的十级战士的眼神都给吸了进去。那个战士慢慢的放弃了挣扎,那原本呈现着痛苦之色的脸上,还出现了一种似乎在飘飘欲仙状态中的笑容……

    张铁放开了自己的手,那个人就像木偶一样的站在张铁面前,眼神傻痴。笑容诡异。

    “你叫什么名字?”张铁平静的问道。

    “亚尔拉!”

    “赖安派你来的吗?”

    “是少爷派我来的!”

    “少爷是谁?”

    “勒布.安格斯!”

    “什么身份?”

    “自由商业联盟议长的儿子,安格斯家族未来的第一顺位继承人!”

    张铁心中一震,终于知道了赖安的后台是谁了,有这样强大的后台,怪不得赖安那个家伙在安普顿城如此的肆无忌惮。安格斯家族的实力,在整个自由商业联盟中起码可以排进前三,不过这一次,管他安格斯家族怎么样,既然对方都已经下了死手,那么,自己也只有以牙还牙以血还血了,想要自己的命,那么就要做好被自己要了命的准备。

    “勒布在哪里?”张铁带着杀气的问道。

    “就在群星庄园,正等着我们回去交差!”

    “群星庄园在哪里?”

    “安普顿上东城财富大街16号!”

    “哪里还有其他的高手吗?”

    “少爷身边有一个保镖,是十三级的五星战将!”

    “你们少爷几级?”

    “十一级!”

    “赖安呢,他晚上一般会在什么地方?”

    “他最近在安普顿城里好上了一个情妇,晚上一般都会在那个情妇哪里。”

    “告诉我地址……”

    快速的问了几个问题,张铁心中已经有了底,他没有动手,而是看着亚尔拉,“把你身上的好东西都拿来吧,还有他的!”

    打扫战场对张铁来说是加入到铁血营中就养成的一个好习惯,到这个时候都没变。

    亚尔拉傻傻的把自己身上的一个储物袋和一条项链解了下来,随后又走到那个被张铁干掉的另外一个人的身上,把那一个家伙的储物袋和随身的那把长剑拿了过来,连着他手上的那个奇形的铁爪兵器,一起交给了张铁。

    张铁掂量了一下那些东西,就把那些东西丢到了黑铁之堡,“好了,你可以自杀了,痛快点!”

    亚尔拉傻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狠狠的一掌拍到自己的脑门上,把自己的脑袋一巴掌拍扁,脑浆四溢,随后坐倒在了巷道中。

    这是张铁第一次把《摄魂禁断大术》中的秘法施展到活人的身上,看着那个家伙如此干脆利落的自杀,张铁也不由有点胆寒,这《摄魂禁断大术》实在太恐怖了。在自己离开安普顿城之前,他不想让人发现这两个人已经死在了自己手上,以免让对方有所警觉。所以,张铁随手一动,就把两具尸体丢到了黑铁之堡的混沌深渊,然后。他的身影就像风一样,再次消失在黑暗之中……

    如果是以前,张铁没有这么大胆,会轻易的暴露自己拥有黑铁之堡的能力,但是在拥有了骑士意识之后,他的感知及观察能力已经提高到一个非常恐怖的层次,周围到底有没有人,或者有没有人在远处偷窥,他可以非常清晰的知道,所以。张铁使用黑铁之堡也就大胆了起来。

    那两个挂掉的家伙绝对不会想到,其实,就连他们与张铁“相遇”的这个地点,也是张铁主动选择的,正当张铁想抓两个舌头的时候。他们自己就送上门来了,张铁哪里还会对他们客气……

    ……

    在离开财富大街16号的庄园之后,赖安回到了情妇的寓所,这个时候,整个安普顿的警察们差不多都动员了起来,寻找那个“凶手”。

    这整整一天所遭受的挫折,痛苦。还有恐惧到了最后,都化成赖安在他那个情妇身上驰骋发泄的动力。

    在某种激烈情绪的驱使下和他那个情妇熟练的床技下,赖安的第一次来得很快,在那激烈的喷射之后,赖安趴在了那个女人的身体上,只觉得自己大脑一片空明。只有到了这个时候,赖安才感觉今天所经历的凶险。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自己知道得太多了,只要自己一旦失去利用价值或者那个男人认为自己消失比存在对他更有利时,那自己的末日就到了——赖安一下子看清了自己的处境——现在到处兵荒马乱的。只要找一个机会,自己未必没有离开安普顿城和那个人的可能,只要离开这里,凭着自己这些年积累的那十多万金币的财富,自己完全可以去东方大陆或者西方大陆或者找一个没有任何人认识自己的地方重新开始,这样总好过在安普顿城受制于人朝不保夕。

    把自己安排到安普顿城的黑狱之中,或许正是那个人暂时束缚住自己的手段,真要相信那个人的话,自己或许就真要不知不觉就埋骨在安普顿城的黑狱之中了,那个人今天有可能已经动了杀心,只是就这样把自己干掉,有可能会让许多跟着他的人心寒,所以才缓了那么一下,找了安普顿城的黑狱这么一个借口,以自己对那个人的了解,这些年中,那个人给过谁第二次的机会吗?

    赖安越想越觉得一身冷汗,那许多念头在赖安的脑袋里冒出来……

    突然,他感觉他身下的那个女人挑逗着他的手突然一僵,那个一脸潮红的女人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恐惧的看着他的身后,一股凛冽的寒意一下子就从他的脊椎上升了起来。

    在那个女人尖叫出来之前,赖安一把捂住了那个女人的嘴,然后咔嚓的一声拗断了女人的脖子,那个女人根本没有想到刚刚还在趴在自己身上翻云覆雨的人在这种时候居然把自己杀了。

    杀了一个女人,对赖安来说就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他没有回头,而是沉着的说道,“朋友,我所有的钱就在床尾的柜子里,好歹有上千个金币,你拿走就好,看到你的这个女人已经死了,我也不想知道你是谁,今天晚上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这种事对我来说有些丢脸,我也不会向别人提起,你能找到这里,说明你也知道我背后有什么人,我要出了事,那个人下不来台,是不会放过你的!”

    “真没想到你有这样的决断和心机,赖安,那些说你是疯狗的人看来都被你的表演给骗了,只要再给你一点时间,你说不定还能成为一个人物!”

    听到这个声音,赖安的浑身彻底僵硬了,这个时候,他听到任何声音都不会感觉意外,除了这个人,这个人在赖安的想象中,这个时候,要么已经死了,要么正在如丧家之犬一样的逃亡,他没想到这个人还能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他慢慢的扭过头,就看到了他在酒馆中看到的那个人,让赖安更觉诧异的,是卧室的门一直到这个时候都是从里面锁着的,这个人怎么进来的?

    “你……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你是怎么进来的?”赖安有些结结巴巴的说的说道,整个人似乎非常害怕的往床上退缩过去。

    “我需要向你解释吗?”张铁冷笑了一声。

    “去死吧!”赖安的手上突然多了一把精巧的弩筒,脸色狰狞的按下了开关。

    剑光闪动了一下……

    只是电光石火之间,那弩筒中射出的弩箭被绞碎,赖安的两条手臂两条腿和他的身体分离,那剑光还顺势在赖安的喉咙上点了一下,震碎了赖安喉咙的声带……

    巨大的痛苦让赖安从床上翻滚着掉到了床下,赖安想大叫,但是此刻连任何声音都发不出来,他张开嘴,自己听到的确是那种破风箱在鼓风时漏气的干哑的抽咽声……

    大片大片的鲜血从他的四肢断裂的地方快速的流出,瞬间就把地面染红了一大片。

    赖安用哀求的眼神看着张铁,希望张铁给他一个痛快。

    “你在把那个小男孩的手砍下来装在盒子里送来给我的时候,你想过报应这么快就落到你头上吗?”

    张铁不为所动,只是冷冷的看着赖安的身体在他自己的血泊中翻滚着,抽搐着,在最短的时间内流干了身体内的鲜血,最后瞪着眼睛死去……

    ……

    几分钟后,一只黑色的小甲虫从那栋房子的烟囱之中飞出,转了一圈,直接向着安普顿城的东边飞去……

    除恶务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