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章 阴谋
    夜已深,张铁穿过安普顿城的一条条街道,往城南飞去……

    在张铁的身下,是一栋栋正在安眠的房屋,许多人这个时候已经休息了,偶尔有灯光从那些房屋的窗户之中透出来。或许这种时候,整座安普顿城,唯一还在折腾的就是这座城市的警察,无论在哪个国家那座城市,最让警察们激动的事情无疑就是同僚被杀。

    张铁对警察没有偏见,他也不相信整个安普顿城的警察都是坏人和狗腿,但同样,警察之中也有坏人和狗腿,有些警察为虎作伥,有可能比真正的恶棍做的坏事还要多,既然撞到他的枪口上,那只能怨他们自己倒霉了,反正今天被他干掉的那几个警察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就是了。

    小树上又生成了一个光辉之果,这让张铁在来到安普顿之后就有些压抑的心情愉悦了起来,那个光辉之果的生成,同时也告诉了张铁,他干掉的那些人,全部罪有应得。这是张铁在安普顿城的意外收获。

    因为光辉之果的存在,张铁的精神力的成长速度一直遥遥领先于他本身实力的成长速度,此刻张铁的精神力,绝对要超过绝大多数的普通骑士,张铁不知道自己那强大的精神力继续积累下去会怎么样,但是就目前看来,好处相当的明显,强大的骑士意识,修炼起《摄魂禁断大术》之类精神秘法的如鱼得水一日千里,点燃明点效率的极大提高,这些好处,都是某些人梦寐以求的,也是自己实力的重要构成部分,也因此,张铁对自己精神力的未来非常的期待。

    干掉那个叫勒布.安格斯的杂碎之后,自己就远遁千里,再换一副面孔。管他安格斯家族在自由商业联盟有什么样的势力,也不可能让自己掉一根毛,张铁暗暗做了决定,这就是自己最大的优势。

    这样的行径。让张铁觉得,自己其实还蛮适合做一名游侠的,到处惩奸除恶,一击之后就远遁千里,还有果果好吃,如果不是有圣战的话,真要过这样的生活其实也挺不错的,平日就做个富家翁,弄个城堡,再买几个大庄园大农场。把自己喜欢的女人都娶来做老婆,就过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偶尔出来做游侠调剂一下,那才是神仙的日子……

    可惜,这样的生活估计一百年内对自己都是奢望。

    张铁虽然以前没有来过安普顿城。但是既然已经知道了在东边,要在这座城市之中找到财富大街16号的话,其实也并不困难,因为这座城市之中的街上,都有着许许多多的路牌。

    ……

    安普顿城东边的一条街道上,两个警察正在一个十字路口执勤,检查着这个时候还在外面游荡着的人。夜里的寒意让两个警察站在路口,一边拿着一根萤石灯瞪着眼睛看着那已经没有几个人的马路,一边跺着脚。

    “听说那几个被人干掉的警察是被赖安叫去的?”没有外人在的时候,那两个经常一起搭档的普通的警察也会私下交流一些信息。

    “妈的,赖安在难民营的几个手下把歪主意打到了别人身上,没想到那个人是个硬茬。毫不犹豫的就把几个杂碎给干掉了,知道那个人在金币酒馆,赖安就想让和他勾结着的几个警察去找人家的麻烦,哪里想到那个家伙更狠,直接就在酒馆外面杀人。那几个家伙平时也不知道收了赖安的多少黑钱,做了多少坏事,这次送了命,也是活该!”

    “嘘,小声点,别忘了赖安背后是谁,你不想吃这碗饭了吗?”一个警察四周看了看。

    “不吃更好,刚好老子可以带着老婆跑到南方去,省得在这里提心吊胆的,担心着魔族哪一天打过来……”那个警察嘴巴虽然还硬着,但声音却一下子小了下来。

    “那个叫彼得的家伙这个时候估计早已经逃离安普顿城了,听说那个家伙是一个八级的高手,怎么可能现在还留在城里,每次出了这样的事,就是我们这些最底层的人跑断腿,那个家伙现在真要出现在我们两个面前,我们连个可能连吹警哨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干掉了!”

    “算了,这样子还是要做的!”说话的警察打了一个哈欠,把手缩到了袖子里,在他的目光无意间看到他们旁边的路牌的时候,他楞了一下,因为他看到一只黑色的小甲虫从远处飞来,就悬停在那个路牌面前,认真的在路牌面前看了看,然后就往路牌所指的一个方向飞去了。

    妈的,虫子都会看路牌认路了,眼花了,一定是我眼花了……

    ……

    几分钟后,张铁就看到了位于财富大街16号的那个庄园式的别墅。

    别墅的外面,是一大片的花园,高高的院墙挡住了从外面窥视的目光,只能看到里面一片茂盛的树冠,张铁在那块写着“财富大街16号”的黑色大理石门牌上看了一眼,就从高墙上飞了进去。

    这里的守备森严,哪怕是在深夜,张铁还是可以看到两队游走在庄园外面的守卫,不过对一只虫子来说,这些守护基本上就等同于空气,张铁就从他们的头顶上飞了过去,也没有一个人发现。

    那是一栋占地颇广的豪华别墅,别墅的门前还有喷泉和雕像,这个时候,别墅里漆黑一片,每一扇窗户后面都拉着厚厚的深色窗帘,所有的门户也都是关着的,张铁绕着别墅飞了一圈,最后还是决定,从壁炉的烟囱里飞进去。

    那别墅的烟囱堆张铁此刻来说就像是一个漆黑的隧道,为了避免有人从烟囱里爬进去,那烟囱里面,还有一层坚固的金属隔网,安全工作做得非常到位,不过那金属隔网能防得住别人,但却防不住张铁,对张铁化身的那只黑色的小甲虫来说,那金属隔网上拳头大的孔洞,已经足够大了。

    张铁只用了五六秒钟的时间,就从那烟囱的最高处悄无声息的降落了下去,落在一个壁炉的下面。

    这壁炉的所在之处,是别墅一楼的一个客厅,那两根一米多高的紫色水晶柱充分显示着这里的奢华,壁炉旁边的一个银制的架子上,堆着一堆劈好的松木,火钳和引火用的松油,还好现在是晚上,而且也不是冬天,如果壁炉的火点着的话,要从上面下来,可能就要困难许多了。

    客厅里没有人,张铁就从客厅里,贴着最高处的天花板,以最不容易被人发现的姿态,从这里飞了出去。

    别墅的一楼有不少的房间,但此刻,整个一楼的人似乎都没有几个人,唯一传出呼吸声的房间在一楼相对偏僻的角落中,那是佣人的房间。

    从一楼挂着水晶吊灯的大厅中,张铁直接飞到了二楼。

    整个二楼,几乎所有的房间都是黑着的,只有一个房间贴着地板的门缝下面,隐隐有一丝光线传来。

    张铁连忙飞了过去,落在了那房间门口的地上,那房门下面的边缘和地板还有一道不足一厘米高的缝隙,张铁化身的那甲虫的扁平的身体,刚好可以钻进去。

    钻到房间中,光线陡然一亮,房间内的所有一切的家具陈设对张铁来说都显得高大无比,房间的地面上,铺设着暗红色的一层厚厚的地毯,张铁一进入到房间,和那地摊一接触,整个人的身子,就变成了红色。

    此刻张铁的这个甲虫身上的生命气息,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特别是张铁行走在那厚软的地毯上,完全没有一点声音。

    这里是一个书房的外间,在离门口不远处的地方,一个穿着金属半身甲,脸上带着一个露出嘴巴和下巴面具的男人正坐在一把一把椅子上,侧对着张铁。

    看到这个男人,张铁就想到了勒布的那个保镖。

    勒布的那个保镖这个时候的状态,似乎是守在书房的外间警戒着,在他的身后,就是书房的房门。

    这个人根本没有发现从那房间下面的门缝中无声无息钻进来的张铁,而是依然的在悠闲的喝着酒。

    原本张铁想立刻显现出本体来,将这个家伙击杀,然后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冲进去干掉勒布,但看着那道紧闭着的书房的房门,张铁心中一动,没有显现出本体,而是依然用这个化身,迅速的顺着墙边,从勒布的那个保镖的背后绕了过去,无声无息的来到书房的门下,再次悄悄钻了进去。

    书房里的光线有些阴暗,这个书房,甚至都没有窗户,显得非常的隐蔽,如果不是房间里那一排排的书架,这里其实更像一个密室。

    “……这么说,现在的安普顿城已经没有任何可以阻止我们的力量了?”

    有声音从几个书架围着的房间中间的沙发那里传来,只是听到那个声音,张铁就觉得心神一震,因为那个声音,他并不陌生,在用身外化身跟随着魔族的中部军团横扫塞班共和国北疆的那些日子,张铁不止一次听到过那个声音,那个声音的主人,是与塞内尔家族一起率领着魔族中部军团的三眼会亚瑟家族的一名年轻精英,以张铁那强大的记忆力,他绝对不会认错……

    亚瑟家族的人,怎么会在安普顿?

    张铁本能的就感到了一种阴谋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