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四章 联系
    张铁面无表情的离开书房,回到勒布的卧室。

    勒布的卧室很大,有三百多平米,就像一个大厅,就算已经这么晚了,但卧室里的那些女人却不敢睡觉,而是一个个把自己打扮成勒布最喜欢的样子,穿着各种各样诱人的衣服,做出各种装扮,等待着勒布的到来。

    “浏览”过勒布记忆的张铁非常清楚这个家伙是什么样的一个人,这个家伙,完全就是一个超级淫棍,哪怕把张铁与玫瑰社女生的荒唐算上,张铁好色的程度也比不上勒布这个家伙的一个零头。

    勒布这个家伙喜欢各种各样的女人,而且精通各种各样玩弄女人的手段,他还有一些奇怪的癖好,在他的那些奇怪的癖好中,模拟各种各样的场景,在这样的场景中大玩各种制服诱惑或变态的角色扮演游戏,这样在常人看来都有些出格的爱好在勒布这里只算得上是“最正常”的,在他的那些癖好中,最不正常的一种,也是让他身边所有女人都害怕的一种,则是这个家伙在兴奋起来的时候会喜欢用极其变态的手段虐杀他身边的这些女人。

    自从安普顿城的难民越积越多之后,勒布身边就总会有新鲜美女的面孔,这些女人,绝大多数都是逃亡到安普顿城的普通人家的女人,因为无法承受滞留在安普顿城;长;风;文学 www.cf+wx.net那高昂的生活成本,许多人因环境所迫或各种各样的原因成为了被勒布买来的奴隶,还有少部分是被勒布的手下以强硬的手段弄来讨他欢心的女人。而无论什么样的女人在勒布这里,最后的结局都不会太妙,运气好的那些。被勒布玩腻了之后转手卖掉或送人,而运气不好的那些,就会被勒布虐杀。

    这几年来,勒布的身边这样的女人换了一茬又一茬,就连勒布都记不清此刻身边的这些女人到底是第几批了,勒布在安普顿城的住所和落脚地不止一处,那每一个住所和落脚地之中。都有很多这样的女人。

    此刻的房间里,有七个女人,这七个女人。装扮各部相同,但都诱惑无比,如果不是张铁早已经“身经百战”,换了一个菜鸟过来。恐怕一见到这样的场面就要露出马脚来。

    勒布的回来。让女人们一个个笑颜如花,但只有张铁才会发现,在这些女人笑容背后隐藏着的对勒布深入骨髓的恐惧。

    此刻的张铁,整个人披头散发,衣服上还有一些砍下勒布的脑袋时弄上去的血迹,整个人的脸色看起来非常的阴沉,但那些生活在勒布淫威之下的女人甚至都没有人敢问一句发生了什么,张铁只是学着勒布的样子看了那些女人一眼。那七个女人中有的人的身子就颤抖起来,还有的人脸色发白。

    “出去!”张铁生硬的命令道。就像勒布平时对这些人的态度一样。

    那些女人也不敢问原因,一个个连忙低着头,一个个披上一件披肩就离开了勒布的卧室,勒布喜怒无常,这个时候能够离开不用陪在这个魔王的身边,那些女人心中一个个都松了一口气。

    在这些女人离开之后,张铁也松了一口气,他来到那热气氤氲的浴室之中,三把两把把从勒布身上临时扒下来的那身让他腻歪的衣服扒了下来,然后跨入到那洒满了花瓣,从地下引来的温泉活水的浴池之中,躺在浴池中的象牙床上,让那舒服的热水淹过了自己的脖子,整个人才彻底的放松了下来。

    勒布那个杂碎罪该万死,但有一点,张铁却不得不赞赏一下,那个杂碎真的太会享受了,仅仅这个浴室中的一切,没有一万金币,就拿不下来,无论是从那地下打井引来温泉活水的费用还是自己躺着的由一根变异巨象的象牙雕琢而成的象牙床,都不是一般人能享受的东西。

    在这样的放松之中,张铁闭目沉思着。

    这个时候徘徊在张铁脑子里的一句话是他曾从书上看到的最有东方华族哲学韵味的一句话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则反之,损不足以奉有余。

    月盈则缺,这是天道,而人则相反,盈者越盈,亏者越亏,强者越强,弱者越弱,富人会越富,穷人则会越穷,这背后,一旦越过某一个点之后,就会有一股强大的力量产生,会惯性的推动着你,让你不断的巩固着此刻已有的人生状态。

    张铁之所以一下子有了这样的感悟,是因为他发现,自黑铁之堡与结合所产生了某种质变的飞跃之后,自己又有了一个独一无二的能力,这个独一无二的能力,就是幻体神脉,加戏面血脉,再加上血魂寺秘法的集合,这三者结合在一起,自己完全可以假冒任何人,而这个能力,则又会带给自己巨大的收获与机遇,让自己变得越来越强。

    这就像打牌一样,张铁就感觉自己此刻手上的好牌越来越多,那些好牌自由组合在一起后的杀伤力也越来越大,自己的的玩法也越来越多,越来越有一种游刃有余的感觉。

    在刚刚以强力击杀了三眼会两个家族的四个十一级到十三级不等的高手之后,张铁感觉自己真的和以前不同了,如果说以前的自己就像一个辛苦的打工仔的话,那么此刻的自己,就像一个已经完成了资本原始积累的厚黑的资本家,自己已经完成了在修炼和人生的道路上最初,也是最艰难的资本原始积累的过程,在后面,自己就可以凭借着自己积累下来的这些资本,用比别人快几十倍,几百倍的速度完成更多的积累,不断变得更强。

    当一个人的积累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会完成某种质的跳跃。进入到强者恒强的那个人之道的发展和扩张轨道之中。

    知道魔族军团要毁灭安普顿城的紧张与焦虑,到了这个时候,在这种放松的状态中。也消除了不少,张铁暗暗思量着,这对安普顿城和整个布莱克森人族北方的局势来说固然是一个巨大的危机,但在这个巨大的危机之中,也带来了一个巨大的机会,这个机会是什么呢,那就是自己此刻已经掌握了那个诡秘莫测的魔族军团未来某个时间段的行踪和计划。如果能利用好这个机会。那么,就有可能在三天之后,给予那个魔族军团以巨大的打击。

    张铁已经几天没洗澡了。这个时候,也就在勒布的浴室中痛痛快快的洗了一个澡,一边洗澡一边把自己脑袋中的计划再完善了一遍。

    洗完澡,张铁走出了浴池。就在浴室中。对着那一面巨大的镜子,用把铁血战气灌注在自己的两根手指上,就用手指做剪刀把自己的发型做了最后的修改。

    幻体神脉什么都可以改变和模仿,唯一不能模仿的,就是一个人的发型,自己可以改变头发的颜色和质地,甚至可以让头发不停的生长,在短时间内长得很长。但对已经生长出来的头发,幻体血脉却没有办法让它再缩回去。所以如果在仓促之下用幻体神脉模仿一个人的话,在最初的时候,那发型可能就是唯一的破绽,好在男人的发型可以玩的花样不多,张铁原本的发型和勒布的发型就有些相似,刚才在书房里胡乱弄了一下,在披头散发的状态下,没有人看出不同,这个时候张铁再根据着自己记忆中的勒布的发型的形象修改一下,那就再也没有任何的瑕疵了。

    在这个时候,张铁有些好笑的发现,自己拥有的强大的骑士意识,完全可以让自己变成一个超级理发师,在理发的时候,对头发的长短的控制,完全可以精确到根的水平,哪怕是对着镜子自己给自己理发也没有任何的障碍,要是以后自己要养家糊口的话,开个发廊也就够了。

    修改完头发,张铁看着浴室镜子中勒布那英俊而带着几分邪冷色彩的脸,忍不住让那张脸做了一连串的龇牙咧嘴的幼稚鬼脸,最后还自己对着镜子伸出两个手指,摆了一个黑铁时代非主流的造型,看着镜子中的那个勒布与他身份和性格截然不同的表现,张铁哈哈大笑了起来。

    把身上的水擦干净,出了浴室,张铁就刚脆光着屁股穿过卧室,来到勒布的服饰间。

    作为一个男人,勒布的服饰间绝对比张铁见过的任何一个女人的服饰间还要夸张,那近两百多平米的房间里,上上下下分成了四层,衣帽鞋袜和男人的饰品一应俱全,房间里数量最少的手表,都有七十多块极品货色放在手模上让人选择,而作为装饰的诸如戒指,袖扣等这些小东西,完全装了四个抽屉,其他的那些东西,任意一种都至少有上百套不同款式和颜色的东西任你挑选,每一样都是最高级的货色,用的是最好的材质,以最好的手工和工艺制作完成。

    从小到大,勒布一直过着贵族一样的奢侈生活,在安普顿城,只为他一个人服务的那些高级的裁缝,匠人就有十多人,手表和饰品那些东西勒布会留着,而同一件衣服或者同一双鞋子,他却从来不穿第二次,如果喜欢,那就一模一样的做个几十套放着就好了,没有了再加人送来。

    看着勒布的这个服饰间,就连张铁都忍不住在想,要是能把这个房间里的东西搬回黑铁之堡,那自己就真的几十年内都不愁没有衣服穿了。

    嗯,貌似这个想法可行啊,勒布那个家伙的身材和自己差不多,连鞋码都一样,拿唐德那个家伙的话来说,蚂蚱腿也是肉,这个房间里的各种东西加起来,怎么着也要十多万金币吧,有可能还不止……

    不过现在不行,过两天再说。

    张铁快速的在服饰间中给自己从头到脚找了一套行头穿上去,看着服饰间中的那个自己,就连张铁都不得不承认,到了这个时候,自己扮演的这个勒布才算得上是真正的天衣无缝。

    离开服饰间,穿戴一新的张铁重新来到卧室,走到卧室中的一副壁画面前,只是在壁画上的某个部位上按了一下,那副壁画就从墙上慢慢的滑开了,露出了后面和墙壁连接在一起的一个保险柜。

    张铁快速的在保险柜的密码旋钮上正正反反的转了几圈,然后用手一拉,咔的发出一声轻响,那厚实的保险柜就被张铁打开了。

    这个保险柜中,摆放着的是一沓沓崭新的金票,几分勒布在安普顿城所拥有的不动产和商团股份的契约合同,还有一些贵重值钱的东西。

    那些契约合同,在三天后安格斯家族三眼会的身份一暴露,那些东西就是一些废纸,这个时候把那些东西变现的话,除了会让几个无关紧要的倒霉蛋血本无归之外,还有可能会让人怀疑,所以张铁没有动那些契约合同,而是把那些金票和其他那些零碎值钱的东西划拉进了黑铁之堡。

    那些金票中,有三分之二是金鹏银行发行的,还有一些则是大陆联合银行发行的,后面这一种金票的票面有些新鲜,张铁以前没见过,在拿起一张金票看了看之后,才发现那所谓的大陆联合银行,来自于西方大陆。

    这些金票的面额加在一起,差不多有五六百万金币。

    这种打劫三眼会家族的事情,张铁做起来,只觉得舒爽无比,全身的毛孔都在唱歌。

    勒布在安普顿城的南面,还有一个私人城堡,在哪里,还有不少东西,张铁也不急,先把眼前的这栋别墅里的东西拿走再说。

    扫荡完了勒布的卧室,张铁在屋子里转了一圈,想了想,然后直接拿出了他和老哥张阳联系的遥感水晶。

    ……

    “老哥,在吗?”张铁发过去一个信息。

    只是不到两分钟,张铁手上的那个遥感水晶中就传来了张阳的一条讯息。

    “最近没有你的消息,家里人都很担心你!”

    “我很好,还在活蹦乱跳,叫老爸老妈和贝芙丽他们不用担心,我现在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老哥你现在能联系到怀远堂的人吗?”

    那边沉默了十多秒之后,发过来一条讯息。

    “六叔祖正在我们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