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六章 战前准备(一)
    只是在勒布的命令下达之后,整个安普顿城的难民营的各个地方,就架起了大锅,开始施粥,那施粥点总共有600多个,整个难民营中到处都是排着长队在施粥点领取免费食物的人。

    张铁在难民营的施粥行为,也并没有让人怀疑他有什么其他的动机,因为像勒布那样的名流,哪怕背地里坏到头顶生疮脚底流脓,但表面上的身份都非常的光鲜亮丽,诸如参加慈善拍卖会,资助孤儿院之类的慈善活动,勒布每年都要参加几次,这是他们那个圈子里的游戏规则。

    这次施粥,也被人认为是勒布在主动消除前两天那个凶徒“彼得”在金币酒馆外杀人给他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和一些不好的传言。

    赖安和他情妇的尸体在当天早上就被赖安手下的小弟发现了,当然,这笔账也自然而然的算在了那个“彼得”的头上。

    “彼得”昨晚好像已经逃出安普顿了,勒布派了高手去追杀他,但现在还没有消息。

    整个安普顿关心此事的人都在等着勒布派出的高手把那个彼得的脑袋带回来的那一天,而没有一个人知道,那个彼得,此刻已经变成了勒布。

    也是在这个早上,张铁让管家悄无声息的把勒布在安普顿的女人们悄然遣散了。

    勒布做事,是从来不会向下人解释什么原因的,因为他那喜怒无常的性格和恐怖阴狠的手段,下面的人也根本不敢问为什么,勒布的那些女人,因为遇到张铁,也成为勒布所有女人中运气最好的一批,张铁让管家给了那些女人每个人一千个金币,当着那些女人的面烧毁了那些女人的卖身契,然后安排当天离开安普顿的飞艇把那些女人送到了南方,让那些女人重回自由。

    别人要在飞艇上弄一个舱位。自然是千难万难,但对勒布这样的人来说,也只是一句话的事情。

    因为有昨天晚上发生在别墅中那不能见光的事件,所以管家更不敢多问。那个管家觉得,这两件事中,或许有什么他无法猜透的原因。

    ……

    “少爷,那些女人已经安排走了!”在把所有的事情办好之后,管家恭敬的来到张铁的房间复命。

    在勒布面前,管家甚至都不敢抬头直视勒布的面孔,而是低着脑袋。

    “很好!”张铁点了点头,笑了笑,眼神一下子变得像黑洞一样的深邃起来,就连那声音也带着某种让管家无法反抗的力量。“抬起头,看着我的眼睛!”

    管家闻言,抬起头,看着张铁的眼睛,然后整个人。就陷入到了张铁那深邃的眼神中,一直到十多秒之后,张铁主动移开了自己的眼睛,那管家发现自己居然在盯着少爷在看,才连忙吓得低下头,额头上一下子就流出了冷汗,心里还在奇怪。啊,自己怎么一下子变得那么大胆了,敢盯着少爷看,要是惹得少爷不高兴,自己的下场恐怕……

    管家的身轻轻颤抖了一下,就连管家自己都没有发现。就在刚刚那十多秒过后,自己对“勒布”的恐惧,一下子提高了不少。

    “安排一下,我要回猎堡!”

    “是!”

    ……

    看着管家离开,张铁才笑了笑。就在刚刚,他已经用血魂寺的秘法把管家昨天晚上和自己在书房里见面与随后毁尸灭迹的记忆给抹去了,而且他还在管家的意识之中种下了一个魂种,那个魂种,此刻已经悄无声息的在管家的意识之中萌芽了。

    两天之后,管家会用自己的名义把这栋别墅中的仆人和护卫遣散,然后自己悄悄逃到南方隐姓埋名的过日子去。当然,这一切,对那个管家来说,并不是出于别人的命令,而是他自己突然的“良心发现”与“意识觉醒”,在两天后,这个管家会发现自己再也受不了勒布这样的人,会觉得在勒布的身边充满了危险,会觉得自己再也无法完成勒布交代的那些事,为了自保,他会迸发出前所未有的“勇气”,逃离勒布这个魔王的身边,逃离自由商业联盟,然后找一个谁都不认识他的地方,把在勒布身边的这段记忆当做人生的噩梦,再也不向其他人提起,然后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这就是《摄魂禁断大术》的恐怖,可以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一个人的意识和行为。

    作为勒布的一个管家,张铁几乎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如果安普顿城在三日之后不会毁在魔族军团的手中的话,那么,安格斯家族三眼会的身份一暴露,这个管家百分之百的会被人抓住盘问有关他所知道的关于勒布的一切信息。而这个管家昨天晚上和自己接触后和记忆的一切,是唯一有可能暴露自己身份的一个漏洞。只要管家描绘出亚瑟家族那两个人的容貌,再说出自己把那两个人干掉的事情,一定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一般人也许无法从其中判断出什么,但对很多人来说,只要根据管家的口述和记忆,他们就能把亚瑟家的那两个人的样子完整的还原出来,根据那两个人的样子再去确定那两个人的身份,其实并不困难,一旦确定亚瑟家的那两个人也是属于三眼会的,那么,一个最大的疑问就来了——作为三眼会家族的安格斯家族的勒布,为什么要在这样一个关键的时候干掉同为三眼会家族的亚瑟家族派来安普顿城的人,要知道这样的倾轧,在三眼会中,是被严令禁止的,几乎无人敢违抗。这背后到底有什么原因呢?

    自己能获得魔族在三天后要突袭安普顿城的情报已经非常的离谱了,这种离谱的情报是怎么获得的呢——张铁怕就怕怀远堂的长老把这件事和自己联系起来。

    就算怀远堂的人不这么想,一旦这样的情报随后被三眼会的人知道了,那么,更麻烦的事情还在后面——在亚瑟家族的来人已经被干掉的情况下,自己是怎么知道亚瑟家族来人所掌握的信息,怎么知道遥感水晶的识别暗码,把假情报反馈回去的呢?

    这两方面的疑问一旦汇合在一起,那么,自己的身份和许多的秘密就要曝光。

    这是张铁在安普顿城唯一的一个破绽。

    要掩盖这个破绽,其实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把那个管家毫不犹豫的干掉。

    但是张铁实在下不了这个手,因为他知道,那个管家其实就是一个在勒布手下混口饭吃的无辜的普通人,自己实在没有办法对一个普通的,为了混口饭吃才屈居在勒布身边的无辜人举起屠刀。

    在勒布的要求下,这个管家做得最“过分”的事情,也就是帮勒布用化尸水处理尸体而已,或许这样的行为算不上高尚,但这个世界,又有几个普通人可以在恐怖的威压下对恐怖说不呢?

    如果自己还是黑炎城的那个普通少年,如果没有圣战斗,如果诺曼帝国派往黑炎城的城主就是勒布这样的一个家伙,自己有勇气跳出来去反抗城主么?

    张铁的答案是不能。

    自己做不到的就不要去要求别人,所以,张铁没有选择用最简单的方法掩盖住这个破绽,而是换了一个方法,同时留给了那个管家一条活路。

    这栋别墅里的许多人都不知道,就是在张铁的这转念之间,他们的命运已经发生了一次巨大的改变。

    张铁抹去了自己在安普顿城唯一有可能暴露身份的痕迹,随后,在一队护卫的护送下,张铁乘车离开了财富大街16号的庄园,前往勒布在安普顿南面的猎堡。

    ……

    安格斯家族在安普顿城南边靠近卡雷山脉的地方修建的猎堡是这个家族财富和地位的标志,因为卡雷山脉中有众多的野兽和魔兽,那卡雷山脉的部分外围区域,出现魔兽等级不高的地方,也就成为了狩猎的圣地,安格斯家族的这座猎堡,正是为了安格斯家族为此修建的,安格斯家族还在这座豪华猎堡中还培养了大批的荒野猎手,为的就是每年秋天让这些人陪勒布少爷进山打猎。

    当然,这只是外人眼中的印象,张铁知道,这座猎堡其实是三眼会在安普顿城的秘密据点,安格斯家族在猎堡中培养的那些所谓的荒野猎手,其实是三眼会在自由商业联盟的一支强大的行动力量。和勒布在财富大街16号庄园里的那些仆人与护卫不同,这座猎堡中的每一个人,都非常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身份与安格斯家族的身份,这些人,都是三眼会的死忠分子。

    猎堡是勒布打猎的地方,更是勒布修炼的地方。

    猎堡在安普顿城外50多公里以外,就在一座山的山脚下,从安普顿城离开,只有一条简易的公路通向这里,那公路也只修通了部分,在离猎堡还有十多公里的时候,那简易的公路就断了,在停车的地方,猎堡里的一队人马已经骑着一匹匹的魔马等着在那条公路尽头的山坡下面。

    整个安普顿城,只有安格斯家族的车队会顺着那条公路来到这里,在猎堡上架上一架望远镜也很容易观察到车队的行踪,所以勒布每次来的时候,猎堡里的那些荒野猎手们就骑着马来迎接他。

    看着那些三眼会的杂碎们,张铁就像看到一颗颗的光辉之果在向他招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