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二十八章 新的开始
    张铁站在虚空之中,看着那个魔族骑士的身体碎片掉到下面的海水中,在泛起一片殷红的血迹之后,逐渐消失于无形。

    这就是骑士近身战的恐怖,如果是远距离对轰的话,凭借着骑士的在空中的灵活和机动,张铁感觉他有可能和那个骑士打上一天都不一定能分出胜负,但是在近身战,这种面对面拼刺刀的情况下,前后就是几个小时,在护体战气被击破的瞬间,胜负就已经分了出来,那强大的骑士,无论他以前多么的威风凛凛,无论他在进阶骑士的道路上历经了多少艰辛,那所有的荣耀与过往,在其护体战气被击破的那一瞬间,那所有的一切,所有的辉煌,都成为了过往云烟。

    在那个危急时刻,那个魔族骑士其实想跑,或者也不能说想跑,只是想暂时拉开自己和他的距离,以便让他的护体战气有充分的恢复时间,但自己,又怎么会允许他离开了。

    这是种族之间的战争,没有任何的仁慈可以讲。

    要是有一天,当自己与其他骑士在近身战中的护体战气被击破又如何?

    这刚刚的战斗经历,让张铁感受到了骑士对决的残酷,不得不认真思考当自己在那种危急情况下该如何应对?如果自己遇到的是魔帅那样的人,又要如何?这个问题,可关系到自己的小命。

    骑士的脉轮在张铁的身体内缓缓转动着。在那脉轮的转动下,来自于地心的引力被化解于无形,让张铁可以悠然的凝立在虚空之中。

    各种念头在张铁的脑海之中纷至沓来。骑士战斗中的那些基本要素在张铁的脑海之中如花灯一样的飞旋着,每一个不同的战斗要素都不可发展延伸出不同的战斗风格与应对危险情况下的不同的反应,张铁觉得那每一个念头都似对非对似错非错……

    到最后,看着那澄清的地海中的海水,张铁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把那些纷杂的念头抛出了脑外,自己进阶骑士的修炼之路现在才刚刚开始。此刻的自己,在骑士阶位之中。就是一张白纸,将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也有很多东西要学,慢慢来吧。

    想明白了这些。张铁身体一动,就在这个地下空间里飞了起来,探查起这个地下空间的情况,在来到这个空间之后,张铁还真没有对这个地下空间做过彻底的了解。

    几个小时之后,张铁终于对这个地下空间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这个地下空间的整个地面,是一个长宽大概在500公里左右的一个地下海,整个地下空间的面积约为25万平方公里左右,陆地的面积只占了五分之一左右。也就是那个有时间之塔所在的大岛,空间中的那些天瀑有十三条,那流入到这个空间中的水。都被自然渗透到了地下,空间的陆地上的一些植被和森林遭到了严重的破坏,很多动物都被杀死了,一看那个场景,张铁就知道是那个魔族骑士干的,张铁也不知道那个家伙到底在发什么疯。无缘无故的在地下大开杀戒。

    整个地下空间就像一个独立于地下的封闭气泡,完全没有任何的出口。

    张铁飞到空间的穹顶上。把那些发着红光的石头弄下来了一些,那些石头,就是一种特殊的矿石,非常的纯碎,那发光的特性,有点像萤石,但摸上去那矿石却不像萤石一样冰冷,而是带着一股温润的暖意,张铁也不知道这个东西该叫什么,也不知道这个东西值不值钱,反正这里的空间的穹顶上多的是这种石头的矿脉,在骑士的强大能力下,他随意从穹顶上的那些矿带中挖了小一点,大概有七八吨的样子,丢到了黑铁之堡。

    做完这一切,张铁就回到了黑铁之堡。

    ……

    “恭喜堡主大人进阶骑士!”

    看到张铁出现在宫殿树的大殿之中,海勒了就走了过来,似乎早就料到张铁会进来。

    整个宫殿树的大殿,其实就是这个宫殿树的一个树洞,不过树洞能大到这种规模,也只能用宏伟壮丽来形容了,整个宫殿树的一切都浑然天成,充满了奇异自然的美感,那大殿的地面之上,有着一层天然的类似石英的光可鉴人的材料,那是宫殿树自然而然生长出来的,而在大殿的顶部,那百米高的一片半圆形的顶上,一串像是巨大葡萄一样的奇异的果子一样的东西就从哪里生长下来,垂下几十米,那当然不是葡萄,而是宫殿树自带的一种奇异的萤火虫的巢穴,到了晚上,那些萤火虫就钻到巢穴之中,或者围着那些巢穴飞舞,那一串巨大的葡萄,就像一串巨大的水晶灯,开始发出柔和的光华,把整个大殿照亮起来。

    整个宫殿树中,完全找不到任何人工雕琢的痕迹,像直角,正方形,正方体这类的线条和图案,还有完全以人类的审美观弄出来的某些严格的左右对称的几何图形,完全在宫殿树中找不到,这里的一切都遵循着某种自然的法则生成,所有的一切的,都存在着一种和谐自然的美感,就连宫殿树这大殿的正门,也是像某种树叶一样的形状,粗看的时候会让人觉得稍微有一点别扭,但是越看,你会发现这里的一切都百看不厌,会让你越看越舒服。

    大白天,那些萤火虫没有出来,大厅的地面上,有两只海龟大小的憨态可掬的甲虫,那甲虫,是宫殿树的清洁工,有着非常恐怖的胃口,它们几乎可以把任何丢弃在宫殿树里面的垃圾吃得干干净净。

    曾经黑铁之堡的几间小木屋如今已经变成了这个宫殿树中大大小小的三百多间房子。那些房子也充满了各自的情趣,就分布在宫殿树的树干和树枝之上,在树干上的房子要大。在树枝上的房子要小,而因为其空间位置的不同,几乎没有两间房子是相同的,那些房子在生成的时候就自动“生长”出来一些和房子连在一起的奇形怪状的家具和各种奇怪的东西与用具,张铁房间中的那张大床的模样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贝壳,而张铁的服饰间,完全就是一个被掏空的分成几层的巨大的南瓜——宫殿树房子里面不同。房子外面的风景也不同。

    宫殿树的树根则深入到神山的山腹里,那树根。盘根错节,组成一个地下迷宫,也是宫殿树进入地下的通道。

    这里没有金碧辉煌,但这里的一切。对张铁来说,简直就像是小孩子童话中才会有的东西,超出了大人们的想象力,而且每次回来,他都会感到一阵莫名的放松感。要是在现实的世界以宫殿树为样子建造出这么一个建筑的话,绝对会引起所有人的轰动。

    最神奇的是,这个宫殿树还是一个活物,还可以不断的生长出新的房间……

    对张铁来说,在他的感觉中。这个地方,他已经15年没有来了。

    和海勒打了一个招呼,深深的看了周围一眼。他就向着小树走了过去。

    小树就在大殿的正中,被一圈花瓣一样的台阶紧紧拱卫着,充满了神圣的美感。

    张铁走上台阶,重新来到小树面前。

    和他想象的一样,在时间之塔中,因为巨大的时间扭力。他和小树的联系也被切断了,他在时间之塔中过了十五年。小树上生成的无漏果也就刚刚三个,还有一个还是今天才刚刚成熟的。

    有一个铁胎果,大概是自己被魔族骑士追杀,在地下的激流中穿梭的时候形成的。

    铁甲魔的本源之果已经形成。

    有一个魂劫果也挂在了小树上。

    自己在安格斯家族猎堡中干掉那287个三眼会杂碎的光辉之果也生成了,一看那光辉之果,张铁就感觉到了里面澎湃着的精神力,那287个人的等级虽然不高,甚至其中的大部分人连六级的战士都没达到,但这些人的精神力凝聚在一起,也非常的可观了。

    审判之果同样也少不了,那是两枚审判之果,中级的“固魂”,还有中级的“寻踪术”。

    张铁眨了眨眼睛,再眨了眨眼睛,以为是自己看漏了,再次围着小树转了一圈,小树上的果实就是这些,再也没有其他。这些果子,基本上都应该是自己成为骑士之前就生成的了,而之后的果子呢,在自己成为骑士之后,自己今天可是干掉了一个魔族的骑士啊,这应该会有点什么果子吧。

    看着那没有任何新生果实的小树,张铁心中忍不住失望起来。

    “很遗憾,堡主大人,曼殊沙华因缘万果宝树不会生成任何与魔族骑士相关的果实!”海勒的声音响起。

    张铁转身,看着海勒,“为什么?我上次干掉三眼会的那个骑士的时候,也得到了好几种果实,还有珍贵的血脉之果啊?”

    “任何魔族,一旦成为骑士之后,某种强大的法则秩序就会延伸到它们身上,曼殊沙华因缘万果宝树的每一颗果实,都是一种法则的展现,生出果实,那是法则,如果没有果实,那也是法则!”海勒用温润睿智的目光看着张铁,“曼殊沙华因缘万果宝树不创造法则,它只是遵循和展现!”

    “那是什么样的法则?”

    “如果有一天堡主大人能成长到让曼殊沙华因缘万果宝树都无法为你再生出任何果实之后,那么,堡主大人或许就会明白那是什么法则了!”

    “成长到让小树都无法再为我生成任何的果实?”海勒的话让张铁愣住了,这样的事情,他还完全没有想过,听到海勒这么说,张铁心中竟莫名生出一丝惶恐。

    “当然,任何存在都有它力量所能达到的极限,任何东西都无法创造出超过它本身力量极限的东西,一个人能举起东西的高度也就是他的脚底到肩膀的高度再加上他的手臂的长度。任何人都不例外,那个高度就是那个人举起东西高度的极限,曼殊沙华因缘万果宝树自然也有它的极限。只是那个极限,距离堡主大人现在的实力还有很长一段距离,所以堡主大人在很长时间内都不用担心这个问题,如果堡主大人真有一天能走到那一步,那将是我最大的荣耀!”海勒优雅的俯身致意。

    “那就是说,我以后不管干掉多少的魔族骑士,都无法得到任何的果实?”

    “是这样的!”

    张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接受了这个现实……

    在这个现实之后,张铁接受的另外一个现实。就是感觉到小树能对他提供的帮助陡然之间似乎变小了很多。

    同样的三颗无漏果吃下去,眨眼之间就化为三股能量悄无声息的融入到了他气海虚空中的那个太阳的身上,让那太阳的散发出来的战气光华,增加了几乎都让他感觉不到的微不足道的一丝。

    铁胎果吃下去也没有什么感觉。

    张铁知道。这就是自己成长的必经阶段,在自己成为骑士之后,曾经那些对自己实力有着显著提高的东西的作用,就开始变得微不足道起来,三颗无漏果,如果是在黑炎城自己在学校的时候,能够点燃一个明点的能量几乎可以让自己马上在同学之中脱颖而出,而此刻,自己却没有多少感觉。只能期待水滴石穿的效果的积累了。

    那些果实之中,唯一让张铁显著感觉到实力有明显提升的,只有铁甲魔的本源之果和那颗光辉之果。

    铁甲魔的本源之果让张铁吃下去就感觉自己全身明点所激发出来的能量瞬间就再次提高了十二分之一。脉轮的转动变得更加的有力起来。而那颗光辉之果吃下去,张铁感觉自己的精神力一次性就增加了差不多十分之一不到。

    这似乎是最后的晚餐一样,那光辉之果以后应该还有机会吃到,只是相对增加的效果会减弱很多,因为自己此刻的精神力的基数已经非常的庞大了,那普通的光辉之果增加的精神力也就会相对变得减少起来。而本源之果,估计也没多少指望了。翼魔的本源之果自己吃了,铁甲魔的本源之果自己吃了,魔族之中就是这两个种类的魔族最多,也是魔族最主力的兵种,其他魔族的数量都相对稀少,要吃到其他魔族的本源之果,那就真的要看运气了,而至于像影魔之类那种稀少到极点的魔族的本源之果,基本上不可能吃到,因为这个世界上影魔的数量到底有没有360个都不好说。

    中级的“固魂”,还有中级的“寻踪术”倒让张铁掌握的这两个技能的能力再次提升了一截。

    那个魂劫果也有些鸡肋了起来,魂劫果中的场景是张铁在安普顿城外追杀魔族的环境,魂劫果中的魔族也有一千多,这样的魂劫果,如果是在张铁进阶骑士之前,对张铁来说会非常有用,而在进阶骑士之后,这个魂劫果就平淡如水了起来。

    骑士是一个新的平台和起点,在这个平台与起点之上,一切都是新的,一切都和以前不同了。

    消化完那些果子,花了张铁一天的时间。

    第二天,十五年没洗澡没换衣服的张铁在黑铁之堡里洗了一个澡,舒服的在他的贝壳一样的大床上睡了一觉,然后换了一身干净的,他从安普顿城抢来的武士服之后,整个人焕然一新,最后神清气爽的离开了黑铁之堡。

    ……

    张铁来到了时间之塔面前。

    时间之塔外面的那两具保存完好的,坐在巨大的水晶石椅上的巨人骨骼和他们的武器与那两具水晶石椅,都被张铁完整无缺的收到了黑铁之堡中,就放在宫殿树大门的外面,你别说,这一放上去,整个宫殿树的气势就出来了,简直比什么装饰的效果都要好几百倍。

    而那座时间之塔,哪怕张铁百分之百的想把它收到黑铁之堡,但在尝试了一番之后,张铁放弃了,哪怕他此刻已经成为骑士,要把这种山一样的东西收到黑铁之堡,对张铁来说,也远远超出了他的能力。

    在万分不舍的看了那座堪称奇迹的水晶金字塔几百眼之后,张铁还是离开了这个地下空间。

    这个地下空间根本没有其他的出路,所以张铁干脆就从原路返回,从他落下来的那条天瀑的洞口,逆流而上。

    对其他人来说,这样的事情完全想都不敢想,哪怕是骑士,想要在这么长,这么猛烈的激流之中逆流而上,那也是一个艰巨到极点的挑战,这样的挑战,还不是成为骑士就有资格参加的,但这样的事对已经进阶为骑士的张铁来说,却变得轻松至极。

    张铁在自己的前方打开黑铁之堡的吸收通道,只要吸收通道中吸收水流的速度超过那冲下来的水流的速度,甚至都不需要张铁用力,那一股巨大的吸力就在推动着他的身体,把他往上面拉去。

    张铁一边走一边在水下留下只有他看得懂的标记,来的时候他没工夫做标记,那开始的一段水路,在水下百转千回的,那水下的地形很多地方都非常的相似,哪怕他有骑士意识,他都有些记不清了,而走的时候,这标记可一定要留下,因为那时间之塔六十年后还能再次开启,说不定到时候自己还要再来一次,所以张铁也就留了一个心眼……

    这次进阶骑士,张铁觉得自己应该回一趟怀远堂了,有些事情总要说清楚才行,怀远堂对自己还算有义,自己可不能做白眼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