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一章 老宅聚会
    守在张家老宅门口的几个护卫不认识张铁,看到张铁一个人甩着两条腿空着手就走过来,那护卫就把张铁拦下了,坐在车上的那个女人和那辆车反而很顺利的被护卫给放了进去。=

    车开了进去,张铁还站在老宅的门口,那个女人就回过头饶有兴趣的看着。

    “娜娜,你一个女孩子家的,怎么这么没有礼貌的随便盯着一个男人看,今天可是张家老太太的7o大寿,你可不能像以前那么野了,你雪姨今天还要介绍几个张家年轻一代的几个才俊给你认识一下。”坐在女孩旁边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盘着头的雍容华贵的华族妇人,那妇人的面容,与女孩有两分相似,保养得很好,妇人脖子上戴着的那一串极品的紫珠和手上那个翠绿的手镯,都是可以传家的珠宝,这一切,都在无声无息的彰显着妇人的身份。

    “这金海城张家,这几年可是越来越蒸蒸日上了,前几年这张家还和我们王家还有几分差距,这几年,张家在金海城风生水起,那张家星河造船厂的资产规模,已经跃升到千万金币以上,从金海城第三位跳到了第二位,这张家的张海天老爷子,的确是一个人物!”坐在妇人旁边的一个四五十岁戴着眼镜的男人看着车外这张家老宅的热闹景象,轻轻说道。

    “听说那金乌商团,似乎有门路可以弄到全效药剂,连长风商团的生意都能插上一手。也是这张家的产业!”说道全效药剂,那贵妇也一下子双眼放光。

    男人微微皱了皱眉头,“那金乌商团似乎和张家老宅这边的关系不大。两边的业务来往也不多,不过那金乌商团的当家人张阳,的确是老爷子张海天的孙子!”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张家老宅就没有在那金乌商团中占股份吗?”那个女人微微有点惊讶。

    “呵呵,张海天老爷子有四房太太,子女十一个,孙子孙女几十,好多孙子孙女现在都成家立业了。这么一大家子人在一起,有一点问题很正常,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吧。我们家也不一样么!”那个男人轻声笑了笑。

    那妇人不说话了。

    坐在车里的女孩吐了吐舌头。

    今天的张家老宅,的确热闹,那一辆辆的豪车,都停到了老宅的百米之外的路上。有张家老宅管家在指挥着仆役在引导着来宾的司机把车停好。并把来宾带到老宅之中。

    女孩下了车,还是忍不住回头张望了一眼,那个家伙还在门口站着干等着,不过有一个护卫快步朝这边走来,遇到老宅的一名护卫,就凑在护卫的耳边说了两句话,那个护卫一听,也就连忙朝着大门那边走了过去。

    ……

    张铁很有耐性的在门口等了几分钟。这期间,又有两辆好车驶入了张家的老宅。今天的张家老宅,似乎很热闹,平时这里都不会有这么多的人。

    在几分钟之后,张铁才看到一个脸型有些熟悉的宅里的护卫匆匆忙忙的走了过来。

    “啊,张铁少爷……”那个护卫是见过张铁的,看到张铁,也大吃一惊,没想到张铁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他连忙让那几个护卫把张铁放进来,“啊,这几个护卫都是老宅招的新人,张铁少爷你很久都没来了,这几个护卫都没见过你,还请张铁少爷不要见怪……”

    吃护卫这碗饭的,如果恶了主人家的家人,那这碗饭是无论如何也吃不下去了,老爷子也不会留这样的护卫继续在老宅,这是大忌。

    听到宅里的护卫这么说,刚刚挡住张铁不让张铁进去的两名护卫也连忙和张铁道歉。

    “没关系,没关系,你们也是在履行职责,能有你们这样的护卫,老爷子在这里住得也放心……”张铁笑着说道,一点也不介意。

    听张铁这么和气,那两个没有认出张铁的护卫都松了一口气,心说,没想到老爷子的这个孙子脾气这么好,只是,老爷子的其他孙子一个个来这里都是豪车来豪车往的,一个个前呼后拥,极有气派,这个人坐着出租车来,似乎在张家混得不怎么样啊,而且今天这样的场合,穿着一身武士服到来,也显得随意了一些……

    那个认识张铁的护卫也不和那新来的护卫多说什么,而是恭敬的在前面带路,把张铁往老宅中带去。

    “今天这里很热闹,有什么事情吗?”张铁问那个护卫。

    “今天是大夫人7o岁的寿诞,为给大夫人祝寿,老宅来的人就多了一些!”

    “啊,张肃来了吗?”张铁没想到自己居然还赶上了这么一个日子。

    张肃虽然和张铁都在潜龙堂呆过,但两个人,也就是见过几面而已,到了后来,随着张肃外出执行家族任务,在天寒城一役之后张铁离开潜龙堂,这五年来,两个人就没有再见过一次。

    “张肃少爷昨天就来了……”

    张铁想了想,张肃是大夫人的嫡孙,这大夫人7o大寿,张肃抽时间过来也在情理之中。

    那一路上,看看停着的那些车,张铁就知道今天老宅来的人不会少。

    来到老宅门口,张铁让护卫离开,自己就走了进去。

    ……

    张家的老宅今天也布置一新,显得格外的喜气洋洋,老宅的大厅之中聚集了许多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大概有两百多人,大家都聚成一堆堆的在聊着天,除了张家的人之外,许多都是来宾,而能这个时候来张家老宅给大夫人祝寿的,大多数都是张家的亲朋故旧还有金海城中有头有脸的人物。这些人物,男人衣冠楚楚。女人都珠光宝气,男人女人们各自分成不同的圈子在交流着。

    张铁一进大厅,就看到了张肃。

    张肃就在大厅旁边的一个小厅之中。正在和人聊着天,一大堆是十六七岁到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有男有女,大家都聚集在张肃的身边,像是众星拱月一样的围着他听着张肃在说话。

    张肃穿着一身晋云国的中校军装,极其英武不凡,那群年轻人中。许多的女人看着张肃眼中都冒着一颗颗的星星,男人们也流露出崇敬的神色,在张肃说着什么的时候。还有几个十六七岁的小女生还忍不住用手捂着嘴出一声惊呼。

    比起五年前,此刻的张肃,显得更加的成熟和自信了,整个人有一种雄姿英的感觉。

    张铁只是看了张肃一眼。就判断出了张肃现在的等级。十级,看来这些年的时间,张肃的进步也不慢。当然,这个不慢,也只是相对于怀远堂的其他人来说,要是相对于兰云曦那样的天之骄女,自然是慢了一些的,而与张铁这样奇缘不断的妖孽比起来。那则完全没有可比性,不要说张肃。整个威夷次大6,能在张铁这个年纪成为骑士的人,绝无仅有。

    但就算这样,一个晋升十级的人,无论在哪里,都可以算得上是精英和骨干了,当初天寒城派到潜龙岛上要干掉张铁的那个甄家的杀手,也就是十级的等级,而张肃身上的那一身军服和军衔,也说明了他此刻所拥有的地位。

    张肃似有所感,他偏过头,就看到了张铁。

    张铁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

    张肃微微一愣,然后有些激动的一下子豁然就站起,不理会那些围着他的人,大步向着张铁走了过来。

    随着张肃的起身,周围的那些人才把目光转到了张铁的身上。

    那些人中,有些人是张铁的堂兄弟堂姐妹的,几年前在老宅中见过张铁一面,对张铁模模糊糊还有一些印象,而那些来宾中的年轻人,对张铁就不了解了。

    “啊,这个人是谁,以前好像没见过!”有一个年轻人问身旁一个张家的人。

    “嗯,他叫张铁,是家里的一个堂弟!”那个人淡淡的回到道。

    张铁塞尔内斯之鹰的名号,除了在怀远堂派驻到塞尔内斯的部队中响亮以外,在整个怀远郡,知道的人其实并不多,因为这个在西伯人中较为流行的荣誉称号的殊荣,在华族之中并不是太被看重,华族自己有自己的荣誉评判标准,后来因为张铁的被俘,在塞尔内斯战区各种谣言四起,怀远堂对他就更没什么宣传,一切都是冷处理,而在张家老宅这边,对张铁的一切信息,基本上还停留在一年半以前张铁被潜龙堂逐出所带来的惊诧之中,对张铁被逐出潜龙堂,老爷子表现得不温不火,那下面的一些同辈,有的惋惜,有的也就暗暗有些幸灾乐祸,在大家族之中,年轻一代的攀比和竞争,哪里都有。

    “堂兄!”张肃走到面前,张铁规规矩矩的叫了一声。

    “你还活着?”张肃的脸上充满了一种激动的神情,眼睛微微有点红,整个人真情流露,“上次回潜龙岛,我从刘旭师弟那里听说了你的事,我以为……以为……”

    看着张肃那情感自然而然的流露,张铁心中也暖暖的,在潜龙堂的时候,他早就知道,自己这个堂兄,稍微有些高傲,但总体上,却是一个面冷心热的性情之人,而且颇有担当和决断。

    张铁什么话都不说,只是和张肃紧紧的来了一个拥抱。

    在血缘上,两个人是兄弟,在潜龙堂,两个人是师兄弟,在圣战到来之时,张铁在塞尔内斯抵抗魔族,张肃在齐岚国清剿魔灾,两个人更是为了人族背靠背一起奋战的战友,这关系,加上两人在潜龙岛时有过的共同的一些经历,那许多的话,都不用说,就在这一个拥抱中,互相重重的拍了几下背,就够了。

    张铁在老宅并不显眼,甚至就连他走进老宅都没有几个人注意到,张肃却是老宅这边公认的张家下一代的顶梁柱,时时刻刻吸引着一大堆人的眼球,两个人在大厅门口这充满感情的热烈拥抱。立刻就让所有人把目光转移了过来,有认识张铁的老宅的管家,在看到张铁到来之后。更是连忙就去禀告张家的老爷子。

    拥抱分开,张肃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就带着张铁往后厅之中走去。

    “老爷子最近一直在叨念你,你在塞尔内斯战区的事情老爷子也知道了,这一年来,一直没有你的消息。老爷子一直非常的担心,他要是知道你今天能来,一定非常的高兴……”

    张铁笑了笑。也不多说什么,而是跟着张肃走入了后厅,两个人还没有到后厅,就看到老爷子亲自走了出来。看到张铁。老爷子非常高兴,过来就抓住张铁的手不放。

    “好,好,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跟在老爷子身后的,正是老宅的大夫人,大夫人今天穿了一套金丝酱紫袄裙,额头上的额饰有一块鸡蛋大的碧绿翡翠。手上拿着一支华丽的水晶如意,看起来非常雍容。富贵逼人,虽然过的是七十大寿,但大夫人的头才白了三分之一,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五十多岁的人一样,半点也不显老。

    “我昨天晚上刚回怀远郡,不知道今天是大夫人的7o大寿,没有准备什么礼物,还请大夫人不要见怪!”张铁从容的对着老太太说道。

    “肃儿这次回来也是空着手,张铁你和肃儿都在外为家族征战,你们两个今天能够平安回来,对我来说,就已经是最好的礼物了!老爷子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大夫人也非常高兴的说道,不管这话是真是假,不过听在人耳朵里,的确让人心中一暖。

    “你这次回来,到家族中报道了吗?”老爷子关切的问道,话中有深意。

    “嗯,已经报道过了,没事……”

    看到张铁已经报道过还没事,老爷子彻底放下心来,在老爷子看来,张铁被俘之后还能回来报道,这隔了一天就能好端端的站在自己面前,那就是真的没事了。不然这被俘之人就算能够活着回来,如果真有问题的话,在家族之中一番严格的审查是怎么也避免不了的。

    “没关系,年轻人经历一点挫折无所谓,大不了从头开始,只要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老爷子还宽慰了张铁两句,老爷子说到这里,似乎还想问一下张铁后面的经历,但看到周围围过来了许多人,也就闭口不说了

    张铁笑了笑,也不多做什么解释,在大多数人看来,自己先是被潜龙堂开除,最后的消息是在塞尔内斯被俘,此刻再次出现,想来现在的身份一定是不怎么光彩的,那仪阳山上的一切消息现在对外都是封锁着的,就算那些执事和执役弟子知道一些什么,但被家族的森严规矩约束着,也不敢把山上的东西传出来,整个怀远郡,除了少数几个人之外,其他的人大部分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晋升了骑士。

    原本看到张海天老爷子和今天做大寿的大夫人一起从后厅之中走出来看张铁,前厅中的许多人就有点吃惊,很多聚在一起的人不知不觉就围了过来。

    “老爷子,这位是?”一位宾客好奇的问道。

    “这位也是我的孙子,一直随着晋云国的飞艇部队在塞尔内斯战区作战,今天才刚刚回来!”老爷子轻描淡写的说道。

    老爷子说着,看了张肃一眼,张肃一下子就抓着张铁,笑着对周围的人说道,“各位叔伯,我这位堂弟今天刚刚回来,我还要带他去认识几个朋友,那边还有几个堂妹想从我这位堂弟的口中听听塞尔内斯战区人族是怎么和魔族较量的呢,我就先把他带走了!”

    “哈哈……没想到张家也有两位能与魔族较量的俊彦,老爷子好福气,这些孙子中,文武全才的可不少啊!”周围的宾客哈哈大笑,张肃也就把张铁往他刚才来到的那个小厅带了过去。

    从老爷子和张肃的表现中,张铁感觉到了老爷子对自己的维护,而看着张肃和张铁两个人相处得如此融洽,老爷子也老怀大慰,那脸上的笑容,从现在起,就没有停过。

    这老爷子一高兴,整个老宅中的人。从大夫人开始,所有人都跟着高兴起来,哪怕不高兴的。脸上也要挂出一个笑容,这张家的老宅,也就更加的热闹了。

    刚刚围着张肃的那些年轻人一个个的确对张铁很感兴趣,张肃一拉着张铁过去,马上就有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把好奇的眼神投放到了张铁的身上,此刻的张铁,虽然已经二十多岁。但看起来,年龄似乎也和那个小姑娘差不多。

    感觉遇到同龄人的那个小姑娘马上就兴致勃勃的问张铁在塞尔内斯战区是干什么的,军衔是什么。

    “我在塞尔内斯战区就是和飞艇部队一起作战。负责驾驶滑翔机,上士军衔!”张铁一本正经的回答道——塞尔内斯唯一的空骑兵,的确是和飞艇部队一起作战,而且他的军衔。也的确是上士。

    张肃转过头来。似乎想说什么,张铁对着他眨了眨眼睛,以为张铁不想在这里再提起塞尔内斯战区的事情,张肃也就闭口不言了,任由张铁去忽悠小女孩了。

    “啊……”一听张铁的回答,那个小姑娘的眼中立刻就露出失望的神色,原本看张肃和张家老爷子对待张铁态度,那个小姑娘还以为这是什么重要的人物。没想到就是一个驾驶滑翔机的小兵,不光是那个小姑娘。连着周围的几个年轻女人的好奇目光,也悄悄的从张铁身上移开了。在他们这个圈子里的人,许多人虽然年轻,但耳濡目染之下,很多人从小,就能够知道,什么样的人对他们来说才是有价值的。毫无疑问,一个在塞尔内斯战区只能驾驶滑翔机的上士,明显不是他们这个频道应该关注的。

    “那你入伍以前在干什么,我看你的年纪,好像还没满十八岁,怎么就可以去服役了呢?”那个小姑娘最后好奇的问了一个问题。

    “我以前在潜龙堂呆过几天,只是后来被开除了,但也勉强算得上是一个合格的战士吧!”张铁继续一本正经的说着。

    听到这个回答,连周围几个不认识张铁的男人都彻底无语了——原来就是一个在潜龙堂混不下去的家伙啊。

    ……

    张铁清净了,对着张肃笑了笑,然后端着一杯酒,坐到小厅中的角落,安静的听着房间中的年轻人们在聊着天。

    他也没想到今天会是大夫人的寿诞,原本他想来老宅拜访一下老爷子就走,现在看来,不在这里呆到吃完晚饭是走不了了,现在就走的话,太不近人情了,那就等着吧。

    张铁一边听着别人聊天,一边喝着酒,那识海之中,已经同时观想出四个金色的算盘,在进行着不同的四则运算。

    张铁以前已经可以熟练的一心二用,到了现在,晋升骑士之后,在暴增的精神力之下,他更是开始尝试把自己的一个念头从一心二用中的两个分为四个,开始控制那不同的算盘。

    这种难度的尝试,其实和以前张铁刚刚开始尝试观想出两个算盘来差不多,都是由一而二。

    在可以一心二用的时候,张铁其实已经感觉到了《珠心神算》的巨大价值,但是张铁更清楚的是,那《珠心神算》的价值,还远远不止于此。

    那观想出来的算盘的数量越多,《珠心神算》对精神力提高的效果也就越明显,在观想出两个算盘的时候,《珠心神算》,对精神力的提高效果已经是观想出一个算盘的两倍,在成功观想出四个算盘之后,《珠心神算》对精神力提高的效果就变成了四倍。

    原本《珠心神算》对精神力的提高效果非常的有限,可谓非常的稀少,而在这种效果可以提升四倍之后,不知不觉,张铁感觉《珠心神算》有可能已经有媲美部分修炼精神力秘法的效果。

    如果是观想八个呢,十六个呢吗,三十二个呢,到了那时,《珠心神算》对修炼精神力的效果又将会是什么样的?

    只要一想到那个前景,张铁心中就隐隐约约的兴奋了起来。

    而这确不是《珠心神算》唯一的效果,《珠心神算》最重要的效果,其实是分心术……

    在自己的的一个念头可以越分越多,从可以一心二用,变成可以一心四用,一心八用之后……那将生什么?

    张铁隐隐有一种感觉,那《珠心神算》到最后会有可能挥出谁都预想不到的恐怖价值……

    ……

    不知什么时候,一阵香风出现在张铁的身边,闻到那股不算陌生的香气,张铁就叹了一口气,又是那个女人?

    “拜托,你能离我远点吗,我们就装作不认识,好吗?”张铁停止了修炼,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我感觉你刚才就是在瞎掰,忽悠小女孩,你觉得我说的对吗,你这样的家伙,怎么可能那么老实?”女人小声的对张铁说道。

    张铁抬起眼睛,看了一眼这个穿着一身华丽淑女裙的女人,女人的眼中闪着一种光彩,那种光彩,很危险,就像调皮的小孩现了很好玩的东西一样。

    “是又怎么样?”张铁微微抬起了下巴,“你来咬我吗?”

    “要不这样,你在那塞尔内斯战区是什么样的,你跟我说说,我保证不告诉别人!”叫娜娜的女人露出小女生好奇的神色。

    对这么幼稚的建议,张铁的回应是直接翻了一个白眼,理都不理。

    “你要怎么才肯说,要不,我们再飙车比一次,你要是输了就得听我的!”女人转了转眼睛,狡猾的说道。

    “小姑娘,你妈叫你呢,赶快去看看你未来的如意郎君吧,青春期要是叛逆的话飙飙车就好了,耳朵上不管打多少耳洞也没关系,反正你们家有钱,抹点高级恢复药剂就好了,又可以在这样的场合装你的淑女,结婚以后记得给你老公多生几个孩子,也算为人族做点贡献,每天在家里带带孩子遛遛狗做做头什么的,做你的少奶奶就行了,那打战的事情,会死很多人,真不是你能搀和的,你也千万别对打战有什么兴趣,想要听故事的话去看骑士小说吧!”

    女人目瞪口呆,她顺着张铁挑起的下巴望过去,正看到自己的老妈和雪姨正和一个二十多岁穿着考究礼服的男人站在远处,老妈在担心的看着自己,用眼神示意自己过去,他……他怎么知道自己的耳朵上的耳洞是抹了高级恢复药剂的。

    这个混蛋!

    ……

    不过张铁还是错误的估计了这个女人的狠劲儿,就在那边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目光的注视下,这个女人居然混若未觉,而是就在自己旁边的一个沙上很淑女的坐下来,什么话都不说,反而对着自己甜甜的笑了笑,然后就把两只胳膊放到了沙的扶手上,侧着身体,手杵香腮的看着自己,一脸的痴迷的看着自己,眼神含情脉脉秋波阵阵。

    这样的景象,简直就像画上的一样。

    很快,张铁就感觉到了这个女人的杀伤力,先是那边等着她的那个男人把一道带着嫉妒的灼热眼神投到了自己身上,而随后,就连这个房间里的几个年轻人也把目光转移到了自己的身上,就连原本那些已经对自己失去兴趣的姑娘,也开始重新用诧异的眼神看着自己。

    张肃也面容古怪,心说自己这个堂弟也太牛了吧,在黑炎城的时候就能一声不吭的同时交往了几十个的女朋友和红颜知己,还能把那些女人全部和和气气的弄回怀远郡,这才坐在这里一会儿的功夫,低调得不行,怎么就把这王家的千金迷得一副神魂颠倒的样子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