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六章 巨柱倾倒
    在整个埃温达拉群岛那大大小小的数百座岛屿之中,星月岛不是最大的,但却是最有名的,因为这座岛上,诞生过整个埃温达拉群岛上唯一的一个骑士——星月剑圣萨马兰奇。

    萨马兰奇是整个埃温达拉群岛的骄傲,就是因为他曾经住在那座岛上,那座岛,才随着他的名号变成了星月岛,同样因为星月剑圣的存在,在星月岛上,也诞生了整个埃温达拉群岛最大的一个剑术流派——星月剑派。

    曾几何时,整个埃温达拉群岛的高手,都以用剑为荣,萨马兰奇在星月岛上开宗立派,鼎盛之时门下弟子数万,整个星月岛,也成为埃温达拉群岛的武学圣地。

    不过这一切,都随着星月剑圣萨马兰奇为了上帝之星殒命冰雪荒原而终结了。

    开始的时候,整个埃温达拉群岛没有人相信星月剑圣会殒命,所有人都认为那是部分别有用心的人编造的谣言,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整整三年,当远赴冰雪荒原的萨马兰奇再也没有任何消息的时候,当那谣言越来越变得像真相的时候,整个星月岛就慢慢的凋零了起来。

    骑士的后人不一定是骑士,骑士的弟子更不一定是骑士,没有骑士作为擎天之柱,整个星月剑派就轰然倒塌。

    两年前,那从埃温达拉群岛各地蜂拥而至,冲着星月剑圣的名声聚集在星月岛上学剑的年轻人们大批的离开。星月剑派的鼎盛一去不返。

    一年前,星月剑派内讧分裂,萨马兰奇的几个得意弟子离开星月岛。各自在埃温达拉群岛的各个地方开枝散叶,各自组建星月剑派,每个人都号称自己得到了星月剑圣的真传,开始自立山头。

    自从星月剑派内讧分裂之后,整个星月岛上,就只剩下萨马兰奇的族人还有聊聊几个弟子在维持着星月岛的场面,星月剑派一下子就彻底衰落了下来。

    9月25日凌晨时分。三艘漆黑的大船在黎明前的曙光之中悄悄的驶进了星月岛的港口,看到有船前来。已经长久时间没有捞到油水的港口的税官一骨碌从港口的税务所中爬起,快的穿上税官的衣服,用水抹了一把脸,把几个税警踢醒。然后一行人就匆匆忙忙的来到港口,登船检查稽税。

    “除了货仓之外,注意那些水手的卧舱,那些水手们最喜欢在卧舱的床板下面私藏烟草和香料,要是查到,就全部没收!”

    上船的时候,这两年来整个人减肥了二十斤的税官气喘吁吁,那趾高气昂的税官的光环似乎又落在了他的脑袋上,那税官在想着这一次可以捞多少。以至于他都没有注意这船上的水手与其他船上的水手不同,那些水手看他的眼神,也充满了戏谑和残忍的意味。

    同样刚刚睡醒的几个税警也一个个摩拳擦掌。听到税官的话,一个个想都不想就冲进了船舱里面。

    “船长,你们的船长呢,快叫他出来见我,我要检查你们的航海日志……”税官站在甲板上,脑袋看着天空。拿捏着特有的装腔作势的腔调说着。

    船长没出来,几个圆溜溜的东西从船舱里面滚了出来。咕噜噜的滚到了税官的脚边,税官低头,看到的是几个瞪大了眼睛的税警的脑袋,那几个税警临死前的眼神之中,似乎还带着巨大的恐惧。

    税官只觉得自己两腿间一凉,刹那间,就被吓尿了。

    一个浑身散着恐怖气息,戴着一只黑色眼罩的男人从那黝黑的船舱里面走了出来,一个脖子上还滴洒着鲜血的税警的脑袋就在这个男人的手里拎着,男人用一只手抓着那个税警的头,随着男人的脚步,那个税警脑袋上脖子处的鲜血一路淋漓过来,这个男人慢慢的走到此刻已经恐惧得脚都迈不开的税官面前。

    “你是税官?”

    税官的上下牙都在打架,哪里能说得出话来,眼前这个男人的景象,在埃温达拉,几乎就是恐怖的代名词。

    “巧了,我今天也是税官!”那个男人恐怖的脸上甚至还露出一个笑容,“只是我收的是人头税!”

    手上那个税警的脑袋被那个男人抡起,然后就像是骨槌一样的砸在了税官的脑袋上,两个脑袋同时爆开,脑浆鲜血洒满了甲板。

    那个男人把自己手上只连着一片头盖骨的头丢开,一脚把税官的尸体从甲板上踢到海中,然后闭上眼睛,陶醉般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睁开眼睛,看着远处那一座山和山顶上的那座城堡,眼睛之中闪过一道血腥的暴虐气息,“兄弟们,去吧,去享受吧,我们有整整一天的时间来享受星月岛这顿大餐!”

    那停靠在港口的三艘大船这个时候挂起了魔蛇岛的血色的魔蛇骷髅旗,那是放开手脚任意洗掠屠杀的海盗标志,在几个圆桌武士的带领下,上千面色狰狞的魔蛇岛的人挥舞着手上的武器,鬼哭狼嚎的叫着,从三艘船上冲了出来……

    只是片刻之间,港口和小镇中的几栋房子里就燃起了大火,哭喊惨嚎之声就在这个小镇之中响彻了起来……

    听着远处山顶上那城堡里传来的紧急的钟声,贝鲁斯肯消瘦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冷笑,整个人身形一动,就带着身边的另外几个圆桌武士和一队魔蛇岛上的精锐杀手,直接朝着那座城堡所在的剑圣山上冲了过去……

    星月岛并不大,就是比起魔蛇岛来都要小一些,整个岛的6地面积还不到一百平方公里,整个星月岛,只有一座港口,一座小镇,还有剑圣山上已经人去楼空的星月剑派的一些建筑,整个岛上的常住人口不过三万多,与星月岛鼎盛时期的辉煌比起来,此刻的星月岛,早已经成了昨日黄花。

    ……

    张铁从海面下破海而出,贴着海面飞行,远处那个小岛上冒出的一股直冲天际的黑烟,就成了张铁此刻最好的坐标。

    眨眼之间,张铁就从海面上来到了港口,看着眼前这个正在被洗掠屠杀的小镇,张铁的脸色闪过一道杀气。他闪电般的掠过小镇上空,双手上的铜币一个个的飞出,张铁所经之处周围五百米以内,那正在小镇上肆虐着的大批魔蛇岛的杂碎瞬间就被爆了脑袋……

    小镇上民风彪悍,面对着着突如其来的灾难,小镇上的居民没有选择逆来顺受,而是选择了抵抗,在小镇的广场上,镇子上组织起来的一批青壮正在拿着武器与魔蛇岛的数百人血战,星月岛上的青壮在常年的耳濡目染之下,每个人都会一点剑术战技,小镇上有进入星月剑派学习的青年,甚至已经达到九级的水准,但就是这些人,在一个十级的圆桌武士和两个九级圆桌武士率领的魔蛇岛众人的围攻下,也只能勉强支撑着,不断有小镇上的青壮被魔蛇岛的人杀死。

    “兄弟们,干掉他们,小镇上的娘们儿就是你们的了!”一个魔蛇岛的十级的圆桌武士大叫着,在叫声中,战气离体,一拳就把数米之外那些青壮中的一个九级战士打得吐着血飞出。

    魔蛇岛的人狂叫了起来……

    看到这边的情况,张铁飞了过来,就在小镇广场上方三十多米高的地方飞过,十指连点,战气激射,眨眼之间出数百道犀利战气,战气凌空轰下,广场上所有的魔蛇岛杂碎,无论是普通的喽啰还是九级十级的圆桌武士,一个个瞬间被轰成渣……

    那些正在拼死抵抗的小镇上的青壮还没有反应过来生了什么事,正在悲愤之中,只是瞬间,那些围攻着他们的魔蛇岛的人的脑袋就全部爆开,变成了尸体,不由一个个惊诧的张大了嘴巴……

    “剑圣,剑圣大人回来了……”一个激灵点的家伙突然转头,看到一道模糊的人影在天上向着远处的剑圣山飞去,不由大叫起来。

    骑士,只有骑士才有这样的战力,刚才大家都没看清楚是谁出的手,所以所有人本能的就以为那出手的正是剑圣萨马兰奇。而且除了剑圣大人,还有谁会来到这星月岛呢?

    小镇上青壮们的士气大盛,一下子就感觉找到了可以依靠的力量一样,所有人呐喊一声,就开始去清剿小镇中的那些漏网之鱼……

    看着远处山顶城堡哪里升腾起来的一道道战气图腾,张铁直接朝着那山顶的城堡飞了过去。

    ……

    此刻的剑圣山上,一股悲壮的气氛弥漫着,那还留在岛上的部分星月剑派弟子的尸体从山脚下一直延伸到了山顶的星月堡中,在十五级战灵的强大战力下,星月堡的外堡和内堡的防御设施和高大的城墙几乎成了摆设,还没有坚持半个小时,山上的各个关卡与外堡内堡就接连被破,大批萨马兰奇家族的子弟和星月剑派的弟子战死。

    贝鲁斯肯浑身上下沾着别人的血浆,脸上挂着一丝残忍的微笑,带领着一批魔蛇岛上的精锐,已经把所有还在抵抗的人逼到了魔蛇岛内堡的一个大殿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