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三十八章 愤怒之鞭
    “法克,老子的两百万金币啊,北风舰队是怎么了……”那舰队对决区域外围的海面上,那个昨天才在北风舰队身上押了两百万金币的埃温达拉群岛的富豪正在那艘豪华游艇最高的瞭望哨上跳着脚,一看北风舰队的表现,所有人都知道出了问题了,可是因为这里离舰队太远,而且角度也不对,哪怕有望远镜,这个富豪也看不清那两艘战列舰另外一侧靠近水线的情景,所以只能在这里干着急。

    疑惑的人不在少数,可是真正看清了北风舰队那两艘战列舰情景的人,对那些围观者来说,却没有多少人。有些人也看见了北风舰队那两艘战列舰一侧爬满的巨大的铁磁海星,但只能倒吸了一口冷气。

    “混蛋!”看着北风舰队那两艘战列舰上的火光和烟雾,那个在豪华游艇瞭望哨上的富豪直接狠狠的把他手上的望远镜从瞭望哨上砸到了海里。

    今天天气非常好,在那明媚的阳光下,那豪华游艇下面的海水显现出一股透亮的幽蓝色,海水中的能见度很高。

    在砸下望远镜的时候,那个富豪低头,发现自己游艇下面的海水的颜色比起刚刚似乎有一些深,他以为是天上云彩的影子,他抬头看了看,发现天上的云彩没有影子落到这里。

    这是怎么回事?

    在其他人都把注意力放在远处的战场上的时候。那个富豪疑惑而又认真的打量了一下周围的海面,发现自己这边海水下面的颜色似乎真的要比远处的那些海水要深一些,但不明显。不注意看的话基本看不出来,整个海底下面,似乎有一个巨大的阴影一样。

    只是突然之间,那个富豪浑身的汗毛就一下子炸了起来,一股深入骨髓的寒气,一下子从那深邃的海底之中顺着他的脊椎直冲他的头盖骨,他整个人。一下子就被一种巨大的恐惧给冰冻住了,脸色煞白。

    那水下的阴影。不是静止的,而是在动着。

    那阴影的前段,如一片游走在水下的乌云,已经从他的豪华游艇下面往交战的海域延伸出一千多米。而那阴影的后段,却仍然笼罩着他的游荡所在的那一片海域。

    这不是鱼群,鱼群没有这么大,速度没有这么快,而且鱼群游动时的阴影的形状是在变化着的,零散的,但那个阴影的面积很大,大到恐怖,速度也很快。就像在海底飞驰的鱼雷,而且那阴影的形状也是固定着的,那不是鱼群。反而像是一座在海底下面移动的山脉,但海底的山脉不会移动,所以,那个阴影,只能是活的什么东西……

    活的什么东西?在海下?像山一样大?

    这个念头出现在那个富豪脑袋里的时候,他身子一晃。差点从那个瞭望哨上面掉下来。

    然后,整艘豪华游艇上就响起了那个埃温达拉群岛的富豪凄厉到极点的惨叫声。“开船,快开船,把锅炉开到最大,让游艇离开这片海域……”

    很多时候,那大海是温柔的,偶尔也会狂暴,而无论是温柔和狂暴,这大海,对所有人来说,其实都笼罩着一层厚厚的神秘面纱,而一旦被大海的这层神秘面纱给揭开,那面纱后面的东西,绝对会让人感到深入骨髓的恐惧。

    无论海底下面的那个东西是什么,当它大到这种程度的时候,任何人看到它,就只有一个选择——赶紧跑,离这种水下怪物越远越好。

    一边大叫着,那个富豪一边就抱着桅杆滑了下来,直接跌跌撞撞的直接朝着游艇的驾驶室冲去,那正端着酒来的管家也被他撞倒,酒水洒了一地。

    在那艘围观的豪华游艇缓慢的掉头,开足了锅炉马力逃命一样的想要离开这片海域的时候,那在决斗海域中的北风舰队,也在无奈之中做出了一个悲壮的选择——依旧保持着机动能力的四艘重型巡洋舰开始和两艘战列舰分开,整个舰队,开始一分为二,一快一慢,往两个方向往着雷纳德家族的家族舰队逼了过去。

    有着海战经验的人一看,都知道了北风舰队此刻的选择——这是北风舰队准备牺牲重型巡洋舰而给战列舰制造贴近对手进行近距离炮战的机会。

    一旦战列舰之间的距离拉近到三公里以内,那炮弹的威力,穿透力和准确率,就会达到一个新的高度,那样的炮战,就会惨烈无比。在这种情况下,这是北风舰队让自己的主力战舰抵消对手优势的唯一选择,这个选择,也就意味着要缠住对方舰队的那几艘重型巡洋舰,要做出牺牲的准备。

    北风舰队的战士们,在用自己的生命履行他们对张铁的许下的诺言——北风舰队的官兵或许不是最优秀的水手,但绝对是最勇敢的水手,在这样的对决中,北风舰队无法保证一定会获胜,但却可以保证每个参战的北风舰队官兵都愿意为了胜利去死!

    “为什么会这样?”那在两支舰队决战海域外游弋着的另外半支北风舰队的一艘战列舰上,一个满脸胡子的战列舰舰长痛苦的把自己的拳头砸到了战舰主炮下面那超过1000毫米厚的炮塔的棱形装甲上,鲜血溅射……

    战列舰上的北风舰队的官兵们一个个双目含泪,恨不得亲自冲上去,把战场上的自己的伙伴们替换下来,他们想过有可能会失败,但他们没有想过会以这样的方式失败。

    那些密密麻麻的巨大的铁磁海星是怎么回事,舰队的普通战士和军官都不明白,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这绝对是一个卑鄙的陷阱。

    飞舟上没有传来终止的信号。那就意味着这场舰队间的对决还要继续下去。

    ……

    飞舟上,看着张铁在哪里张开双臂一动不动的样子,有些人还以为彼得是不是无法承受这个打击疯了。在这种时候,居然想让传说中的海神显灵,难道是没有睡醒吗?或者是想装疯卖傻用大家想不到的手段终止这场比赛。

    埃温达拉群岛的豪门代表们一个个在心里重新回忆着那份合约,想着合约上还有什么漏洞是可以让彼得这个家伙在这个时候可以利用的。

    整整一分钟,张铁一动不动。

    就连奥琳娜夫人看着张铁的眼神一下子也有了一丝担忧。

    图灵长老面无表情,只是用饱含着冷意的眼睛打量着圣光神教那个权杖大牧领。

    唐德的心中也充满了疑惑,这个小子。在搞什么鬼,难道他以为他在这里装神弄鬼的弄上一弄。就可以改变下面的局势吗,不对啊,就算这小子有什么后手和安排,至少也要有个给他传递消息的人啊。否则他在这里一个人表演有个屁用,可在场的,无论是金鹏银行还是冰雪荒原这边,都没有人在传递消息或者发出信号啊,难道这小子还能玩心灵感应吗?

    唐德看向管奚逸大掌柜,发现管奚逸大掌柜只是眯着眼睛皱着眉头看着张铁,似乎也不知道张铁在搞什么鬼。金鹏银行方面其实有预案与准备可以制造意外强行终止这场决赛,可是那决定权,却在管奚逸大掌柜的手里。这个小子不领情,管奚逸大掌柜不说话,那一切就只能继续下去。

    公孙丽娘对张铁观感不佳。这个时候看着张铁的眼神甚至带上了一丝怀疑,那神情,分明就是在说——这样的人,也会成为骑士。

    所有人中,在这个时候,或许唯一还对张铁保有一丝信心的。恐怕就是古拉斯长老,古拉斯长老对张铁的信心。也不是来源于张铁,而是来源于沙林大祭司曾经的预言——沙林大祭司曾说张铁是征服世间一切海洋的主宰者。这样的人,难道还能在布莱克森人族走廊的北方海域迎来一次痛彻骨髓的失败?

    沙林大祭司不会错的!古拉斯长老紧紧的捏着拳头,不断的在心中自我暗示道,大祭司不会错的,所以这场对决,我们不会输。

    “啊,那是什么?”冰雪荒原这边的阵营中,老贝尔孙子的一声尖叫让那些用各种各样眼光看着张铁的人重新把视线转回到了飞舟上的那个巨大的水晶光学成像装置上。

    许多人看着那装置上的景象,发现根本没有什么。

    “阴影,海底下的阴影……”老贝尔的孙子大叫了一声,那许多人才一下子反应了过来。

    就在那光学成像装置上,在那大海之中,一片巨大到恐怖的阴影正朝着雷纳德家族的家族舰队的所在地方快速的逼近。

    那阴影的颜色只是比海水稍微深了一点,所以不注意看的话,根本发现不了。

    难道是云彩的阴影——这是许多人脑袋里闪过的第一个想法,那片阴影,实在是太大了,大到所有人在看到它第一眼的时候,都会把它当成某种自然的现象。

    “拉进镜头……”管奚逸大掌柜的声音响起,那巨大的光学成像装置上,雷纳德家族的家族舰队的所在的海域迅速清晰变大了起来……

    这个时候,张铁睁开了眼睛,看着埃温达拉群岛的一干豪门代表,语气已经无喜无怒,“诸神的愤怒之鞭,已经抽下!”

    什么意思?

    然而,还不等埃温达拉群岛的一干豪门代表反应过来,就在张铁空中的那个“下”字话音刚落,在那片海水的阴影中,哗啦的一声,一根恐怖到极点,宛如擎天之柱一样的一根黑色巨柱,以开天辟地的气势从海水中冲天而起,瞬间撕爆海水和空气,带着一股把所有人的耳膜震得生疼的厉啸,冲到千米多高的空中,在所有人张大嘴巴心脏停止跳动的瞬间,宛如一根灵活的长鞭一样,狠狠的朝着雷纳德家族舰队的一艘战列舰抽下……

    那根恐怖长鞭的速度太快了,在它抽下的那一瞬间,那片海域上空的空气,宛如被撕裂的一块棉布一样发出凄厉的叫声,那叫声,比两支舰队战列舰火炮齐射时的震动更大,更尖锐,几乎传到百里之外……

    当巨大的质量乘以巨大的速度的时候,那带来的恐怖的破坏力,就超出了人们的想象。

    几乎没有人看清楚那一瞬间发生了什么,所有人只看到那长鞭抽入海中,瞬间就震起几十米高的海浪,向四面八方席卷而去,雷纳德家族舰队中剩余的那几艘战舰在那突如其来的巨大的海浪之中,被高高的抛起,又重重的落下,就像小舢板一样无助的颠簸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