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四十四章 抵达
    剑齿兽的铁蹄轰破大地,声如雷霆,打破了冰雪荒原原野的平静。在雷神之锤的簇拥下,张铁骑在一匹高大威武的剑齿兽的身上,看着这在陌生中带着一丝熟悉的原野,心中一片火热。

    有风迎面吹来,张铁似乎已经看到了那个面具之下冷艳倔强的美丽面孔。

    只是一日之间,在张铁下了火车,骑上剑齿兽,来到冰雪荒原南部的时候,整个冰雪荒原南部原野上的黄金沙棘树全部绽放,所有的黄金沙棘树,在用自己的方式,迎接着它们的缔造者,也是冰雪荒原之王的到来。

    这一路上,坐着火车,凡是张铁所到之处,那沿途的所有黄金沙棘就开始提前绽放,如同在大地上铺上鲜花的地毯,在用最恭敬的姿态欢迎着那即将到来的某人。

    已经不用人说,这样的景象,看在所有人的眼中,已经是最神圣的神迹,显示着神的到来。

    这北上的旅程,每往前走一公里,张铁在冰雪荒原上那巨大的声望,带着神圣的光环,就散播到四方,那铁路的沿途,哪怕是在无人的荒野之中,也会有四面八方的部落的人赶来,聚集在路边,顶礼膜拜,为的就是能远远看上一眼这行走在凡间的神话。哪怕无法看到他,就算看到他的坐的火车,许多人也会满足非*长*风常。

    车厢里,各部落的长老,族长和祭司们仍然在争吵和互相讨价还价着,但在整个冰雪荒原。冰雪荒原再次统一的曙光已经照耀大地,让无数的斯拉夫人为之热血沸腾。

    甘谷拉和一队野熊部落的骑兵作为前驱,骑着剑齿兽在给张铁开路。这沿路上,途经了几个小部落和村庄,那部落和村庄里的人,全部涌了出来,许多人都跪在野外,用敬畏的眼神,看着那威武如龙的剑齿兽骑兵们席卷而过。

    在那些部落和村庄之中。就算有的地方因为消息隔绝不知道这两天生在外面的事,但看到那打着野熊部落旗帜的野熊部落的公子甘谷拉,那个让人闻之变色的疯狗在这个时候都老老实实的成为一个开路前锋的角色。那些人就知道,这跟在甘谷拉和野熊部落剑齿兽骑兵身后的人,地位非同小可。哪怕就算是野熊部落的族长亲临,也不会有这样的威势。

    不知道的人在看热闹。而知道的人。那些方圆千里之内有地位和名望的那些人,那些中小部落的头面人物,却已经在那荒原上的黄金沙棘突然怒放的时刻,已经全部打起精神,穿上最华丽隆重的衣服,带着自己身边最重要的人,用最谦卑的姿态,云集到了灰鹰部落。

    作为开路先锋的甘谷拉的旗帜还在离灰鹰部落二十公里之外。那灰鹰部落里放在沿途山头的骑哨,已经打马飞奔而回。在来到灰鹰部落的寨落外围的时候,就忍不住兴奋的高喊着,“来了,来了,来了,已经到了三十里之外……”

    “来了,来了,来了,已经到了二十九里之外……”

    “来了,来了,来了,已经到了二十八里之外……”

    那一个个的骑哨如流水一样的从外面冲到了灰鹰部落,把一个个的消息带了回来,也让灰鹰部落彻底的沸腾了起来。

    在那沸腾之中,一些人这个时候却急得宛如热锅上的蚂蚁。

    ……

    塞顿刚刚从奥劳拉的住所之中走出来,那围绕在奥劳拉住所之外的一大票人就围了上去。

    “啊,怎么样,奥劳拉还不愿意出来吗?”穿着一身盛装的灰鹰部落的尤文图斯长老急得满头冒汗,还不等塞顿开口,他就急不可耐的问道。

    塞顿只是摇了摇头。

    “那现在怎么办?”奥利耶夫长老这个时候也有些六神无主了,不由把求助的目光看向了莫科长老。

    莫科长老看了看周围那些赶来到灰鹰部落的各个部落大人物的脸色,又看了看奥劳拉的居所,暗暗的叹了一口气,“我们先出去迎接吧,奥劳拉可以在这里等那个人的到来,我们却不能等在这里!”

    听到莫科长老这么说,那围绕在奥劳拉住所外面的所有人都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一个个如蒙大赦一样的,连忙点头。

    “莫科长老说得对,要是我们也等在这里的话,实在太不礼貌了!”作为奥劳拉的舅舅,第一个赶来灰鹰部落的风狼部落的族长也开了口,一脸慈祥长辈的做派,“作为奥劳拉的舅舅,我是从小看着她长大的,或许奥劳拉这个时候还有一些紧张,我们就不要逼她了,我就让她的几个表姐妹在这里陪陪她,给她一点自由的空间也好!”

    风狼部落的族长说着,朝着他她旁边的一个打扮艳丽的贵妇使了一个眼色,那个人就招呼着三个年级在十六七岁到二十多岁的漂亮女孩走进了奥劳拉的住所。

    周围那些中小部落的人看着这一切,嘴上不说话,可心里一个个却鄙夷不已,五年前,要是没有彼得出现,那灰鹰部落恐怕早就被风狼部落给吞并了,这个时候来玩亲情,想借着奥劳拉攀上高枝?当初奥劳拉一个人在灰鹰部落里艰难挣扎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跳出来拉奥劳拉一把。不过世事的奇妙就在这里,要不是奥劳拉当初为了赚钱去做赏金猎人,那就不会认识彼得,如果不认识彼得,自然也就没有今天的一切。这,或许就是天意了。

    大家心里虽然转着各种各样的念头,不过却没有人会去蠢得再提五年前的事情,要是提的话,再把尤文图斯和奥利耶夫两位长老的那些破事扯出来,在这种情况下,那可就是太煞风景了。没有任何一个人会高兴,在这种场合要是有人能让所有人都不高兴,感到颜面无光的话。那他以后也不用在冰雪荒原混了。

    “那我们现在是不是……就去迎接了……”尤文图斯长老可怜巴巴的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这个时候,站在他面前的都是身份比他这个灰鹰部落的失势长老的身份要高得多的人,这些人,哪怕是他掌控灰鹰部落大权的时候也得罪不起,更不用说这个时候了。

    “走吧!”莫科长老点了点头。所有人立刻转身骑上自己的坐骑,一窝蜂的冲出了灰鹰部落。

    ……

    那房间之内,戴着面具的奥劳拉正在看着自己手上那枚张铁送给她的鹰眼戒指着呆。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自从这个戒指戴在她手上之后,这五年,这个戒指就没有离开过她的手指。

    侍女在她身后禀告了一声。奥老拉收起情绪。转过身,就看到她的一个舅妈正一脸微笑的带着她的几个表姐妹走到了房间之中。

    看到这几个亲戚,奥劳拉的声音一下子也平淡了下来,变得没有了多余的情绪,“你们来干什么?”

    “来帮你!”那个贵妇摇曳的走了过来。

    “来帮我?”奥劳拉那面具之后的声音都有了一点惊诧,就像听到了一件可笑的事情。

    那个妇人的脸上出现了一个看透一切的笑容,轻轻的说道,“难道你不明白吗。那个男人的九个女人,媚狐就是一个寡妇。那个女人在埃温达拉,注定只能是那个男人的情妇,莎柏琳娜的风流名声在认识那个男人之前就传遍整个冰雪荒原,斯宾塞家族的那六个女人和那个男人在一起只是家族利益和政治的需要,所以,能够成为冰雪荒原第一个皇后的,只有你,奥劳拉,女人们在帝王后宫中的斗争,不亚于男人在战场上的厮杀,你将来会遇到许多的对手,你需要能够帮你的人,她们都是你的表姐妹,和你来自同一个家族,不会背叛你,把她们带在你的身边,她们会成为你的眼睛,你的耳朵,你的帮手,会帮助你执掌冰雪荒原的后宫,让你成为整个冰雪荒原最有权势的女人!”

    ……

    甘谷拉的先锋在离灰鹰部落十里之外就碰到了那从灰鹰部落里出来迎接的人群,他在张铁面前老实,可不意味着他对这些人会有什么好脸色,看到这些人,他甚至没有从他的剑齿兽的坐骑上下来,而就在坐骑上,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这些一个个穿着盛装,努力在自己脸上挤出笑容来的人。

    这些人平时看到他也差不多是这幅嘴脸,所以甘谷拉也完全没有把这些人放在心上。

    甘谷拉扫视了一圈,那眉头就皱了起来,“奥劳拉呢?”

    “我们……族长她……身体有些不舒服!”灰鹰部落的三个长老互相看了一眼,那尤文图斯长老鼓足勇气开了口。

    甘谷拉脸色一变,但想到了什么,又强自忍了下来。

    那些迎接的人看了看,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越的肯定心中的猜测。

    ……

    几分钟后,张铁骑着剑齿兽,带着雷神之锤的大部队到达了这里,看到那雷神之锤恐怖的威势,所有等在这里的人一个个心中都有些骇然,那雷神之锤原本就是冰雪荒原上最强大的骑士团,这跟在张铁身后的雷神之锤,更是有了一种令人畏惧的,那种敢把任何挡在他们前路上的东西完全踏破的气势。

    雷神之锤的到来,让那些在这里迎接张铁等人的坐骑一个个惊慌的后退,几乎让人拉不住。

    张铁在那些人二十米之外停住,张铁在剑齿兽上打量着那些人,在那些人之中,他看到了很多熟悉的面孔,灰鹰部落的尤文图斯长老,奥利耶夫长老,还有那个曾经让他吃过大苦头的莫科长老,努尔多和萨伦也挤在人群的后面,两个人的脸色,都是敬畏,不敢与张铁的目光对视。除了这些人之外,剩下的很多面孔对张铁来说都有些陌生,不过从那些人的服饰上,张铁也能够大概判断出他们的身份。

    “塞顿,你变黑了不少!”张铁看到了塞顿,笑了起来。

    听到张铁第一个和自己说话。塞顿的胸膛一下子就挺高了两寸,整个人嘿嘿笑了起来,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莫科长老也更精神了。半点不见老!”

    莫科长老微笑着抚胸向张铁致意。

    听到张铁居然和塞顿与莫科长老打招呼,那无数羡慕的眼光就落在了两个人的身上。

    “奥劳拉呢?”张铁问塞顿。

    塞顿没开口,只是用眼神示意了张铁一下,张铁就明白了奥劳拉还是以前的那个奥劳拉。

    “好了,大家不要站着了,先回去再说吧!”张铁看了那些迎接他的人群,也没有下来寒暄的心思。说了一句话,脚一夹,他身下的剑齿兽就窜了出去。避过那些人,直接朝着灰鹰部落冲去。

    这种时候,似乎只要能听到张铁说一句话大家就满足了一样,那些迎接他的人也一个个转身骑上各自的坐骑。挺胸叠肚的。陪着雷神之锤向灰鹰部落冲去。

    在大队人马冲到离灰鹰部落不到两公里的时候,张铁看到了奥劳拉。

    在一片青色的上岗上,戴着面具的奥劳拉骑在他送给她的剑齿兽上,衣裙飘扬,看着这边。

    张铁抬了一下手,所有的雷神之锤就停了下来。

    两个人的目光,隔着两公里就交错了在了一起,久久不语。

    再次看到奥劳拉。张铁的心情也翻滚了起来,对张铁来说。两个人的这次想见离上一次,相隔的时间,不是五年,而是二十年。

    一个人能有几个二十年?

    在整个北方海域,他真正惦记想念的女人也就是两个,一个是奥琳娜,还有一个就是奥劳拉。奥劳拉那不幸的过往,还有她那在冰冷与坚强的外表伪装下那颗敏感孤寂的心,格外让张铁心疼。

    这一刻,所有的一切都停止了。

    奥劳拉动了,她没有向张铁冲过来,而是向远处的荒野之中冲了过去,张铁也追了过去。

    没有张铁的命令,所有人都没动,一直到张铁的身影消失在了众人的眼中,所有人都面面相觑。

    “咳……咳……所有人先回灰鹰部落吧!”张铁的贴身侍卫罗斯拉夫轻轻咳了咳,对其他人说道。

    “那个……这样没关系吗……需不需要派人护卫一下……”一个小部落的族长在旁边讨好的说道。

    “你觉得一个能斩杀圣光帝国权杖大牧领的骑士还需要人护卫吗?”瓦吉德轻轻的说道。

    所有人心中一凛,不再说话……

    ……

    在两匹剑齿兽的全奔跑之下,张铁和奥劳拉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冲到了离灰鹰部落三十多公里以外的无人的荒野之中,张铁后来居上,那坐骑渐渐的就追上了奥劳拉的坐骑。

    随着张铁口中出的一声呼哨,那奥劳拉的坐骑突然就不听奥劳拉的话了,一下子停住,奥劳拉惊呼一声,张铁从坐骑上飞起,一把抱住了奥劳拉,翻滚到那野外一人多高的草丛之中,把奥劳拉压到了身下。

    奥劳拉挣扎,开始对张铁拳打脚踢,张铁紧紧的抱住了奥劳拉,没有松手。

    “你知道吗,当我在时间之塔中修炼的时候,我经常会想起你,那个时候,就算想让你这样打我几下都只能是做梦的时候才敢奢望出现的事情!”

    张铁一句话就让奥劳拉停下了手,奥劳拉的胸膛起伏着,定定的看着张铁。

    张铁看着奥劳拉面具后的眼睛,“你想了我五年,我想了你二十年!”

    这句话,彻底的击碎了奥劳拉的那条冰冷的防线……

    两个人就这样互相看着……

    有液体从奥劳拉的耳鬓边流下,张铁轻轻的把奥劳拉的面具拿开,面具下那张冷艳美丽的脸庞,早已经泪流满面。

    “我这次回来就想要告诉你,从今天起,你可以永远的拿下这个面具了,没有任何人再敢伤害你!”

    那金属的面具在张铁的手中,变成铁屑一样的落下……

    两个人剧烈的拥吻起来,那吻,带着奥劳拉眼泪的味道,有一股咸意……

    ……

    1o月25日,那豪华专列驶入了戈兹达利平原,整个戈兹达利平原的黄金荆棘也在这一天绽放……

    在下车之前的两个小时,在各方在火车上争吵商量了十多天之后,一份完整的建国方案终于拿到了张铁的面前,在张铁刚刚看完那份建国方案之后,随着一声悠长的汽笛声,列车的度缓缓的慢了下来,已经抵达了部落轴心铁路北方的终点站。

    在张铁看着那份建国方案的时候,冰雪荒原各个部落的族长,长老,还有埃温达拉群岛的几个豪门代表都在张铁的包厢内等待着,所有人都用严肃的表情站着,每个人的眼神都集中在张铁的身上,等待着这个男人最后的决定。

    在平时,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让这些人一动不动的站上两个小时等着,但这个时候,没有任何人有一句怨言,因为这两个小时,决定的,将是一个国家的未来,这两个小时,开创的,是布莱克森人族走廊北方海域的历史,翻开的,是斯拉夫人崭新的一页。

    这两个小时能站在这里,能见证着这一切是如何生的,就本身就是一种巨大的荣耀。

    没有人在这个时候会觉得累……

    火车停下,张铁也从那份建国方案之中抬起头来,用一只手轻轻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然后说了三个字,“我同意!”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