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二十九卷 第八章 穆神长老
    怀远堂的四位长老今天同样穿着吉服,站在宗祠大殿的门口。

    在庄重的氛围和严格的转**典的程序安排之下,张铁在宗祠大殿焚香,点燃,然后在充当典仪官的穆恩长老口中“拜!”字喊出来之后,开始拜天,拜地,最后把香插到了正对着宗祠大殿门口的铜鼎之中,然后举步走入宗祠大殿。

    整个宗祠大殿,此刻华丽得简直令人指。

    那地上,铺设着一块块有着祥云图案的金砖,大殿柱梁之上,悬挂着各种礼旗和经幡,大殿的铜鼎之中,燃烧着昂贵的天星檀木,那天星檀木燃烧起来,不仅把大殿照耀得通明一片,还让整个大殿处在一种奇异的香气之中,整个宗祠大殿金碧辉煌庄严宏伟更胜王宫。

    张铁从大殿的正门第一个跨入大殿之中,一进入大殿,张铁就收起了自己身上的战气狼烟。

    在张铁之后,是怀远堂的四个长老,随后是怀远堂的其他执事与家族众人,再后面,才是那观礼的众人,那怀远堂的其他执事与家族众人和观礼的宾客都不能从正门进入,而是从大殿正门两侧的侧门进入,秩序严谨一丝不苟。

    那家族宗祠大殿的正门,除了家族长老和族长,一般情况下,外人都不得从正门进入。

    张铁缓步踩在那一块块的祥云金砖之上,心中感慨万千,这个时候,张铁觉得。要是老爸和老妈能在一旁看着的话,那就实在太好了。

    进入大殿,走过那长长的一段距离。张铁来到怀远公的雕像和怀远堂列祖列宗的牌位之下,在几位家族执事的协助下,开始点香,从怀远公开始,一步步祭祀怀远堂先祖英烈。

    在张铁开始祭祀的时候,穆恩长老站在张铁旁边,拿出一卷金册。声如洪钟的在开始念着一篇祭文。

    “太夏神裔,泽被四方,轩辕血脉。赫赫无双,我武维扬,长弓铸姓……”

    这个过程很长,每一个步骤都一丝不苟。而且庄重严肃。足足有三分钟,张铁才上祭祀完毕。

    张铁完毕,穆恩长老的那篇祭文也念到了最后……

    “今有子孙,单名铁者,如鱼化龙,能转道轮,纵横决荡,护国安民。皇天后土,怀远先祖。殷殷共鉴,正道不坠,愿其永昌!”

    昌字话音一落,张铁刚刚完成最后一拜,把最后三株香,插在了代表怀远堂金海城张家一脉牌位的香炉之上,就在那些牌位中,此刻,已经多了几个新的牌位,那是张铁家里一脉老祖,曾祖和太祖的牌位,那几个牌位,也就是张海天老爷子的父亲,爷爷还有老祖的牌位。

    一人转轮,光耀三族,其先祖灵位都将拔进入宗祠大殿,享受家族香火血食。

    看到这一幕,在下面观礼人群之中的张海天老爷子激动得已经不能自已,泪流满面。

    张铁起身,转向一安放在大殿正中,燃烧着天星檀木的大鼎,怀远堂中的一个个执事从两边走来,端来一个个金盆,那金盆中,有各种奶脂米谷芝麻等物。

    张铁抓起那些金盆之中的米谷芝麻,一把把的撒到那大鼎的火焰之中。

    张铁每撒进一把谷麻,那鼎中的火焰就窜起几尺高,顶部的火焰变为金色,如龙幻化,冲鼎而出,不断有火星和火花从鼎中飞出,炸响,流光四溢。

    这是火供祈福的仪式。

    看到张铁在进行这个仪式的时候那火焰如此旺盛,金火频现,焰化龙形,火星火花从鼎中四溢而出,那怀远堂中的几位长老和执事们一个个都是喜形于色,这是少有的吉兆啊,大大的吉兆。至少怀远堂的其他几位长老在转**典之时,都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吉兆。

    那围观的晋云国各个家族的长老看到这一幕也暗暗惊异,这样的吉兆,的确罕见。

    作为当事人的张铁对什么吉兆不吉兆的,却没有多少研究,他只是按部就班的在完成转**典而已。

    掷完金盆中的那些米谷芝麻等物,就有执事端来盛着水的银盆让张铁洗手擦拭。

    “祈福毕,抬出金轮!”随着随着穆恩长老这一句话说出,一件巨大的转**典的礼器就被怀远堂中的三十多位身强体壮的力士抬了出来,放在大殿的正中。

    那礼器有六米多高,直径两米多,看起来就像一个巨大的金属圆桶,圆筒上面有各种各样花鸟鱼虫的图案和各种文字,在那圆筒的两面,还有两个大大的“穆”字,能让三十多个怀远堂身强体壮的大汉抬出来,可以想见这个东西的分量。

    张铁知道,这是整个转**典中飞出重要的一个环节——转轮夺字。

    这转**典中的转轮二字,既说的是骑士转动的脉轮,也是这转轮夺字中转动的金轮。

    这是太夏华族的传统,成为骑士,就能在这转轮夺字之中,确定一个属于自己的字号,这是一个只有骑士才有权利享有的巨大的殊荣。

    比如说张铁现在的这个名字,这个名字并无出奇之处,非常普通,如果算上太夏,这天底下张姓之人又何止亿万,叫张铁这个名字的人现在活着的人估计没有一千估计也有八百,同名同姓的实在太多,你说张铁是骑士,那不知道的人谁又能确定这张铁指的是哪一个张铁。

    所以,骑士就有了转轮夺字,这转轮夺字,可以确定自己独一无二的一个字号,一旦夺字之后,哪怕千百年之后,除非人族灭亡,否则的话,都再无其他任何一个人可以使用这个姓名。

    雁过留声,人过留名。这是骑士的无上荣光。

    穆恩,穆雷,穆雨长老他们原本当然不叫这个名字。他们名字中的这“穆”字,就是由当初的怀远公为怀远堂的骑士“夺来”的,除了怀远堂的骑士之外,天下再无张姓之人可以在自己的名字中的第二个字用穆字,而每一个长老,也会在转**典之中“夺来”属于自己的那个字,这两个字联起来。也就成为长老的正式尊号与怀远堂骑士独一无二的姓名标记。穆雷长老他们成为骑士的时间太长,久而久之,所有人都称呼他们的尊号。那原来的名字反而少人提及了。

    那抬出的礼器金轮之中,总共有999个字,绝对是夺一个就少一个,绝无重复。而骑士们夺字。也完全看自己的运气,夺到什么就叫什么。

    所有人都好奇,这张家最年轻的骑士,可以夺下什么样的一个字。

    张铁缓步走到金轮之前,抬头看了看这个金光灿灿的礼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就把一只手放在了金轮之上。

    张铁也好奇,自己可以夺得什么样的一个字号。

    掌中骑士的战气用力往金轮中一摧。那金轮,就开始快转动了起来。

    金轮转动的时候。那金轮里面会有哗啦啦的声音响起,就像无数的金属圆球在在被什么搅动着一样,张铁在旁边安静的等着。所有人也和张铁一起等待着。

    整个宗祠大殿之中,一时只有那金轮转动的哗啦啦的声音在响彻着。

    那金轮,只有一次转动36圈以上,才会有字被“夺”出,而且外面的人无法看到金轮里面的情景,一切全靠运气,全凭天意。

    两分钟后,金轮的度缓缓的慢了下来,在最终停下来之后,咔哒一声,一个银光闪闪的圆球从金轮的龙口处吐出。

    穆恩长老走过来,把那个银球从龙口之中拿出,看了看银球上那金色的字体,微微楞了一下,然后还是把那个银球举起,把银球上的那个金色的字体向所有观礼之人展示了一遍,让所有人都能看到。

    看到那个字,所有围观者都瞪大了眼睛,怎么会夺到这么一个字?

    那个字,是“神”字,天生就有一种夺人心魄的气势。

    穆神——这就是张铁的长老尊号,也是张铁的骑士大名,从此之后,张穆神这个名字,天上地下,独一无二。

    张铁也稍微有点意外,没想到自己居然夺到了这么一个字,难道是神棍做久了连这夺字金轮都会有感应?

    张铁……张穆神……张铁……张穆神……张铁在心里默念了两遍,还是觉得老爸老妈给自己取的那个张铁读起来比较朗朗上口一点,不过既然这是传统,张铁也不打算搞什么另类,而是坦然接受。

    “请穆神长老升座!”穆恩长老对着张铁拱手,其他的几个家族长老也对张铁拱手。

    从此刻起,张铁在这怀远堂中,正式与几位长老平起平坐。

    ……

    那座位,同样也是转**典的礼器之一,是一把由钢铁铸成的黑色高背椅,方正,平直,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这把椅子,叫黑铁王座,就在这宗祠大殿之中,架在地面上用金砖扑起来的三阶台阶之上,高出地面三尺,看起来颇有威严。

    一个执事恭敬的端着一个金质的托盘站在那金阶之下,张铁走过去,穆雷长老掀开托盘上的红色绸盖,把托盘上的一个虎符拿了起来,郑重的交到张铁的手上。

    “从今天起,飓风军团就交给你了!”

    张铁双手接过飓风军团的虎符,对着穆雷长老点了点头,然后一步一阶走上了台阶,转身环视一周,双手扶膝,然后四平八稳的坐到了那属于黑铁骑士的黑铁王座之上。

    “贺!”穆恩长老一出声,整个宗祠大殿都回荡着穆恩长老的声音。

    张太白,兰云曦的四叔,那张铁认识的一个老熟人就脸色庄严的从旁边的观礼人群中第一个走了出来,来到黑铁王座下面,对着张铁深深一鞠。

    “张太白代表怀远堂恭贺穆神长老武运雄长,道轮永转,为祝穆神长老转**典,特送上黄金5oo吨,明珠2oo箱,宝石1oo箱,蟒蚕金丝1ooo匹,仪阳,金海,观星三城中各一座庄园。”

    这一刻,看着那曾经与自己比起来高高在上的长风商团和怀远堂中的大人物在自己面前乖乖的恭贺献礼,张铁心中升起一种难以言表的情绪……

    说完这话,张太白把礼单递给下面的虞执事,就从一旁默默退下,另外一个四十多岁的人走了上来,对着张铁一鞠……

    “晋云国漱德堂王家王隽代表王家恭贺穆神长老武运雄长,道轮永转,为祝穆神长老转**典,王家聊表心意,特送上黄金1oo吨,玉璧1oo对,犀龙兽1oo匹。”

    王家的人说完,又把礼单递给了虞执事。

    又是一个人走出来,对着张铁一鞠……

    “晋云国半馨堂兰家兰秀川代表兰家恭贺穆神长老武运雄长,道轮永转,为祝穆神长老转**典,兰家备上薄礼一份,特送上黄金1oo吨,高阶水晶1ooo根,熏神香1oo公斤。”

    兰家过后,是垂雪堂欧家,然后是退思堂澹台家,青木堂李家,然后是齐岚国的东方家……

    那恭贺者一个个的在张铁面前走马一样的走过,虞执事手上的礼单也越来越厚,要用一个金盘来托住……

    张铁暗暗心惊,这哪里是转**典,简直是财大典,各个家族送来的礼单上的那些东西,有些张铁还听说过,有些,则完全闻所未闻,千奇百怪……

    轮到诺曼帝国的时候,走出来的人正是张铁刚才看到的被莱因哈特几个人围着的那个满头金的中年人。

    “诺曼帝国皇太子菲利斯代表诺曼帝国皇室恭贺穆神长老武运雄长,道轮永转,为祝穆神长老转**典,诺曼帝国皇室特为穆神长老准备了一分小小的礼物,这份礼物总计有黄金2oo吨,地元水晶2o根,各色珠宝饰1oo箱,各色美女1oo名!”

    诺曼帝国的皇太子说着一口标准的华文,那礼单之重,居然不逊于怀远堂对张铁的表示,特别是那地元水晶如此珍贵,诺曼帝国居然舍得一次就拿出2o根,这的确是大手笔,所有人都诧异万分,不知道为什么诺曼帝国如此下力气要结交怀远堂的这位年轻长老,特别是那1oo个美女,在这种场合,如果不是摸清楚对方的脾气,没有人会愿意担当着风险送对方女人,因为人是最不确定的东西……

    听到那美女1oo名的时候张铁无奈的看了一眼远处的莱布尼茨和莱因哈特三人,莱布尼茨上校对着自己笑了笑,笑容中有一些谦卑的味道,不用问,张铁就知道,自己曾经在黑炎城的那点“风流往事”,早已经被人家调查得一清二楚了,所以,人家这才投其所好……

    诺曼帝国的皇太子一说完,张铁就感觉到一道幽怨的目光正看着自己,张铁看过去,却是雷姆兰帝国的坎蒂丝公主正对着自己微微噘她那可爱的小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