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四卷 第二十九卷 第十章 职责
    送完坎蒂丝公主,看到张铁转身过来,一辆黑色的轿车已经无声无息的停到了张铁的身边。++++

    这是怀远堂中配给长老的专车,从东方大6太夏进口的豪华的座驾。

    这车和张铁以前驾驶过的这个时代的级跑车仙龙座t9属于同一个品牌,只不过两辆车的风格完全不同,如果说有着犀利线条的仙龙座t9属于那些有着叛逆精神的年轻人,那么,这辆方方正正四平八稳的“仙龙座——长老”绝对就是老成持重者的最爱。

    在低调中,仙龙座长老5米多长两米多宽的车身和车头那国字脸的白银水晶格栅,则显出一种威严的气势,但更加让这车有气势的,却不是这车,而是这车的车牌,相比起行驶在怀远郡中的那些车辆的车牌,这车的车牌上没有任何的数字,只有一把金色的弯弓,这车牌上金色的弯弓,在整个怀远郡,就是长老座驾的标志,也是权势和威严的象征。

    车停下,那司机麻利的下来,为张铁拉开了车门。

    这给长老开车的司机同样不是普通人,而是一名经过严格训练的,等级已经达到十二级的大战师,仅仅是给长老开车的这个司机,其本身的战力,就足以解决许多的麻烦和问题。

    张铁的这个司机的名字叫张龙,是怀远堂张家的血脉,忠诚绝对没有问题。

    张铁坐到车里,张龙在外面关起了车门。然后重新回到驾驶座,把车开出了飞艇基地。

    “穆神长老,现在要去哪里?”坐在前面驾驶员位置的张龙恭敬的问道。

    “先回仪阳山吧!”张铁的头靠在后座座椅那舒服的头枕上。轻轻的说道,整个人也慢慢的放松下来。

    张龙不再说话,而是驾着车就往仪阳山上驶去,前排驾驶室和后排座椅之间的双层的**隔离墙也无声无息的升了起来,让张铁好好的休息。

    一直到送走了坎蒂丝,张铁才有一种真正完成了转**典的感觉。

    仙龙座长老的车内布置非常豪华,明亮的白金和陶瓷的装饰片。暗紫色的檀木纹理,还有舒适的鳄鱼皮质座椅,都在显现出这辆车的不菲的价格。不过这不菲也只是相对于普通人来说,那5ooo金币以上的价格对普通人来说的确不菲,甚至算得上一笔巨款,但对张铁来说。到了这个时候。他对这点钱真的没有多少感觉了,这次转**典,他收到的那些贺礼之中,仅仅那些黄金,就过了15oo吨,其价值,就在6ooo万金币以上,其他还有各种各样的东西。其总的价值算起来,绝对要过1亿金币。

    不是每个骑士在进行转**典的时候都能有这样的收获。张铁明白,自己的这次收获,绝大多数,靠着的是怀远堂这三个字的分量,就像是同样是小孩过生日一样,当初在黑炎城的时候他过生日和格里高利那些家族的小孩过生日,虽然都是过生日,那效果和收到的生日礼物的分量也是截然不同的,这,就是家族的影响力和家族的分量。

    带着金色弯弓车牌的“仙龙座——长老”在仪阳城中通行无阻,这一路上,不断有行驶在这辆车前面的车把车道自动让开,让这辆车过去,遇到十字路口,那指挥交通的警察还会拦住两边来往的车辆,让这车优先通行,享受着长老特权的张铁在车里打量着外面仪阳城中街道上的人流。

    这个时候,甚至不需要去统计,只需要用眼睛去看,就能感受到仪阳城正在生着的变化——这里街道上的华族人口正越来越少,而那些外来的人口则越来越多,这座城市,每天都有大批的华族人乘坐一艘艘的巨轮离开,前往东方大6,同样,在华族人离开的时候,每天也有大批从布莱克森人族走廊北方南下的人来到这里,有的人,为了躲避战乱,而有的人,则为了找机会举家离开。

    仪阳城内此刻的房产价格,比起五年前圣战开始之初,已经上涨了三倍,那经济的火热程度,用烈火烹油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这城市之中的怀远堂的大量产业物业在这两年之中已经6续出售,其价钱,卖得都非常不错,甚至完全不愁销路,在这由战争带来的略显畸形的繁荣中,整个怀远堂和怀远郡中的绝大多数华族人口,已经漂亮的来了一个金蝉脱壳。

    那些最早购买了怀远堂与大批华族产业与物业的人,眨眼之间,又用更高的价钱把那些产业和物业卖出去了,同样也有人在排着队等着买,同样有着旺盛的市场需求。

    魔族什么时候可以打到这里,没有人知道,所以,什么人会接到这最后的一棒,同样也没有人知道,这就像在玩一个击鼓传花的游戏,不到最后鼓声停下来,谁都不知道哪个倒霉蛋会成为最大的那个傻子。

    看着车窗外仪阳城那繁荣的景象,张铁微微眯起了眼睛,他知道,至少,在魔族大军越过卡雷山脉之前,这里的繁荣不会停歇下来。而作为怀远堂在威夷次大6最后的留守者和飓风军团的军团长,他的职责,其实,不是去找魔族拼命,更不是要当什么救世主,而是让这些城市的繁荣可以尽可能的长时间保持下去,尽可能的为怀远堂从这些城市的身上榨取出最大的价值。如果嫌这个说法太过冷酷,那么,换个温婉和高尚一点的说法,他的责任,就是让这威夷次大6上最南端的,有可能也是最后的一个人族海上逃生的通道保持畅通,在魔族打来之前,让更多的人有机会活着离开。

    晋云国其他家族的策略也都大同小异。

    张铁很清楚自己要干什么。

    三座城市,有一个骑士镇守。已经足矣。

    张铁来到仪阳山,就在山脚下了车,然后。直接就来到了怀远堂的宗祠大殿。

    比起六天前这宗祠大殿的风光无限,此刻的宗祠大殿,又已经变了一副样子,整个大殿外面,就像一个鸟巢一样,搭起了密密麻麻的钢铁架子和一个遮起来的顶棚,大批怀远堂的工匠。就在那那搭建起来的架子上,效率极高而又小心翼翼的忙活着,在一点点的把整个怀远堂的宗祠大殿拆下来。

    怀远堂要离开威夷次大6。这宗祠大殿中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会被拆下来,编上号,打包好,装船运走。在运到太夏幽州之后。整个宗祠大殿,又会被一模一样的复原过来。

    作为仪阳山上的留守长老,穆恩长老就站在宗祠大殿的外面,背着手,抬着头,微微眯着眼,脸上带着一丝缅怀的神色,看着这怀远堂的宗祠大殿。

    此刻。日头已偏西,穆恩长老就站在阳光下。拖出一个长长短而略显孤寂的影子,在哪里看着宗祠大殿的拆卸,整个人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一直到张铁走到了他的身边,穆恩长老才把视线从宗祠大殿上移开,放到了张铁的身上,感叹唏嘘的说了一句,“这当初建宗祠大殿的时候,恐怕怀远公也想不到这宗祠大殿还有要拆的一天,这座大殿见证了整个怀远堂张家兴这两百多年来的风风雨雨,看着它要拆了,还真有一些舍不得!”

    张铁稍微有点能体会穆恩长老的心情,毕竟今天前这里还宾客如云,金碧辉煌,此刻马上就要被完全拆走,什么都不留下,这种眨眼之间繁华绚丽归于沉寂平淡的变化,的确会给人带来一种沧海桑田的感觉。

    “我相信在太夏,怀远堂和这座宗祠大殿一定会扎根下来,拥有更加辉煌光明的前景,在未来,会有一个接一个的怀远堂的骑士,在这里继续完成转**典!”张铁微笑着说道。

    张铁的话一下子就让穆恩长老从那种感怀的状态中脱离了出来,一丝笑容同样出现在穆恩长老的脸上,作为家族长老,一个个的心智意志都出常人太多,的确也没有几个人会长时间的把自己陷入在这种诗人一样的悲风伤物的感怀之中,刚才,穆恩长老也不过是触景生情而已,现在听张铁这么一说,只是瞬间,张铁就感觉到自己熟悉的那个穆恩长老又回来了。

    “能在离开怀远郡之前,这宗祠大殿还能见证怀远堂再多出一个骑士,这也算一种圆满了!”穆恩长老摸着长须说道,然后看了张铁两眼,“雷姆兰帝国的那个公主走了吗?”

    “走了!”张铁坦然自若的回答道,他知道他和坎蒂丝公主的那点风流韵事逃不过几个长老的法眼,这些天,那个女人几乎天天和他腻在一起,他也没有在几个长老面前装清高的想法,这种事,对他现在来说,更不可能对他的形象有丝毫的损害,“我这次回来,也就是来和博望峰上的虞执事她们告别一下,明天我就去观星城,如若不外出修炼的话基本上就都住在飓风军团的驻地之中,以后这里来的时间也不多,这次走的时候,穆恩长老也把她们带走吧,那些姑娘都不错,一个个正是大好年华,以后不用留在我身边被我耽搁了,到了太夏还请几位长老重新安置一下!”

    穆恩长老默然,他当然知道这些日子张铁在博望峰上都没有动那些女子分毫,而是严守着自己的界线,除了这些女子之外,诺曼帝国送给他的那1oo个美女张铁看都没看就让诺曼帝国的观礼团重新带回去了,要说张铁完全不近女色,那又不是,只不过张铁好像有着自己的原则和底线,人虽然风流了一点,但离色中饿鬼来者不拒的境界,还差得很远。

    此刻的张铁,已经和几位长老平起平坐,这张铁不喜欢的事情,难道谁还能强迫他不成,既然此路不通,那也就罢了,穆恩长老心想,反正成为骑士寿命悠长,要生娃的话生个两三百年都没有问题,这延续家族血脉的事情,那就等将来再说吧,再说现在张铁已经有三个孩子了,也算是为怀远堂做了重要贡献,一切慢慢来就是。

    穆恩长老点了点头。

    ……

    处理完这博望峰上的事情,张铁也没有再在仪阳山上久留,而是直接让张龙开着车,把他送到了金海城的张家老宅之中。

    这是张铁在成为家族长老之后,第一次回老宅……

    这一次,在张铁到达张家老宅的时候,那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但就算是这样,老宅门口的守护一看到这挂着金色弯弓牌照的豪车驶来,都浑身激灵了一下,两个人忙着给张铁打开大门,其中的一个则飞奔回去报信。

    等张龙停下车,为张铁打开车门让张铁下车的时候,那老宅之中的张家众人,无论男女老少已经全部站在了外面等着张铁,其中还有几个似乎是来到张家的宾客。

    “拜见穆神长老……”看到真是张铁下了车,除了张铁的爷爷按规矩不须主动向张铁行礼之外,其他所有人都连忙向张铁行礼。

    张铁看着那些人,心中叹息了一声,脸上却出现了一个亲切的笑容,“啊,我刚刚从仪阳城过来,还没吃饭呢,正想回家吃个晚饭,不要太浪费,随便给我弄两个菜就行了……”

    听张铁这么一说,老宅的人一个个红光满面,那“回家吃饭”四个字,听在所有人的耳朵里,就像给所有人打了一针兴奋剂一样,让所有人不由自主的就高兴起来。

    大夫人第一个跳了出来,要亲自到厨房去看一下,让厨房给张铁弄晚饭,张铁的两个婶婶,也连忙自告奋勇的要随着大夫人去厨房帮忙。

    这吃饭的小事,在张铁说出来之后,一下子就似乎变成了老宅的大事一样。

    在老爷子激动的目光中,张铁走到老爷子面前,叫了一声爷爷,然后亲自扶着老爷子的手臂,在一大堆人的簇拥下,一起回到了大宅。

    这张铁一回来,不说老宅的那些张家人,就连老宅的仆役护院,一个个都走路都能带起风来。

    老宅中的两个宾客找到机会在张铁面前自报了一个家门,露了一个脸之后,也不敢在老宅多呆,而是非常识趣心满意足的告辞离开了。

    这次重回老宅,对张铁来说,那千般滋味,也只能自己品味了…………

    ps:感谢本书第一个白银盟主刷卡迟早要还的再次鼓励,等老虎玩大天使之剑的时候就要靠兄弟罩着啦,哈……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