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二十九卷 第十八章 神秘之箱
    “这是……神圣冰岛王国首都完整的规划设计图?”唐德问张铁,语气似乎还有些不敢相信。

    “不错!”张铁点了点头,“这次来的一个主要目的,就是把这个东西拿给你,通过金鹏银行的渠道,把这个东西送到冰雪荒原,让他们后面就按这个方案的设计开工吧!”

    唐德叹了一口气,有些佩服的说道,“怀远堂真是卧虎藏龙啊,没想到这么快就能拿出这么完整的城市规划设计方案,看来你这个长老在怀远堂中混得不赖!”

    看到唐德把这个误以为是怀远堂的杰作,张铁笑了笑,要是大家都能这么想,那还省了他解释的功夫。

    “金权道中能弄到地元水晶吗?”交代完地图的事,张铁正色的看着唐德,说起要紧的事情。如果能从金权道中弄到地元水晶,那么,这也让他多了一个地元水晶的来源渠道,也可以提高他的修炼进度。

    “地元水晶?”唐德也知道张铁面临着什么样的问题,听到这四个字,唐德的脸色也认真了起来,“要说金权道弄不到地元水晶,那是在说假话,但地元水晶这种东西,对骑士至关重要,没有谁会嫌多,以你现在暗金大掌柜的权限,每年都可以通过金权道购买到一些地元水晶!”

    “能买多少?”

    “优惠价,十万金币一根,每年能买四根!”

    “能多买一点吗?”

    “那除非你在金泉道中能更进一阶。成为暗铜令主,暗铜令主每年可以买八根地元水晶!”

    四根?和怀远堂每年提供给家族长老的地元水晶的数量相等,但是这点数量。对张铁那需要凝聚的第二个地之脉轮来说,仍然杯水车薪,还不够塞牙缝,但也聊胜于无,总比没有强。

    那暗铜令主?张铁暗暗摇了摇头,以他现在在金权道中的地位和贡献,要升级到暗铜令主。那同样不是三十年八年就能做到的事情。

    张铁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那么。我就先把今年能买的先买下来吧,以后这事也不用问我了,每年能买下的份额我都要,钱就直接从我在金鹏银行的户头上划走就可以了!”

    “好。不过你需要等一下,在订单递上去之后,这地元水晶都是从东方大陆辗转而来,最快也要三个月后才可以在怀远郡中把地元水晶交给你!”

    “三个月就三个月吧,好歹有个指望,能买到一点就谢天谢地了!”张铁摊了摊手。

    唐德看着张铁,眼神一下子充满了感怀……

    “我没欠你钱吧,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张铁都被这个家伙看得有些发毛。

    “当初在黑炎城的时候你能想得到将来有一天你买十万金币一根的地元水晶都像买一个大萝卜一样的轻松吗,一年消耗几十万金币。连眼皮都不眨一下,那个时候我说我喝过几个金币一杯的茶水,都被你当做天方夜谭和吹牛!”

    听到唐德说起当初在黑炎城的事情。张铁也被触动了。

    当初在黑炎城,因为老爸老妈看到自己资质平平,文不成武不就的,为了给自己将来找个容易谋生糊口的差事,才费尽力气,托当地华族商会给自己介绍了一份在杂货店打工的机会。以此学点本事,长点见识。没想到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让自己认识了唐德这个家伙,而在杂货店工作之后,为了几个银币,自己去战馆里做人肉沙包,在那旺盛的年轻荷尔蒙的刺激下,自己想勾搭一下战馆里的陪练美女,却还被人拒绝鄙视,在毕业试炼之前,在那每个男人的成人礼中,老爸悄悄的赛给自己几个银币的私房钱,让自己去体验一下做男人的乐趣,没想到自己第一次在安娜夫人哪里却遇到了尴尬至极的事情,不割包皮的话连做那种事都做不了,最后狼狈而逃,如果这就是青春的话,自己的青春,简直惨绿得像那被阉了的狗似的……

    那个时候,那唯一温馨的记忆,除了家里,也就是只有自己每周去特蕾莎嬷嬷的容孤院送米汤的时候看到了那一群小孩子天真惊喜的小脸,自己每次去,那些小家伙叫着哥哥哥哥的围了上来,就像一群等着自己喂食的小猫小狗一样,让人莫名心疼……

    张铁沉默了下来,良久之后,张铁吐出一口气,看着唐德悠悠开了口,“你现在是不是感觉很无聊,我给你找件差事怎么样?”

    唐德一下子警觉,他警惕的看着张铁,奸猾的说道,“先说来听听!”

    “知道我做了家族长老,我老爸老妈不放心,要让我在怀远郡积点阴功福报,要我在这里施粥,给那些饿肚子的人一个活命的机会,我想来想去,刚脆就把这件事交给你好了!”

    “啊,这种事,你随便一句话,凭着你家族长老的身份,怀远堂下面的那些人就能为你办得妥妥帖帖,要我去做什么?”

    “我要吩咐下去,怀远堂谁敢为这事收我一个铜板的钱?”张铁也叹了一口气,“可我老妈说,做这种事,要自己掏腰包那阴功福报才算自己的,千万不能仗着自己的权势动怀远堂的钱,这可是她千叮咛万嘱咐的,你知道她和我老哥说什么,她现在居然还担心我自己的钱不够,和我老哥说,要是我的钱不够施粥的话,那她就把她和我老爸攒的那点私房钱寄来给我,让我在这里多做善事!”

    唐德也目瞪口呆,张铁的老爸老妈现在哪里会知道张铁这个家伙到底多有钱,仅仅这次在北方海域,这个家伙就设局捞了将近3亿金币,这些钱,刨去这个家伙拿出来修建神圣冰岛王国首都的九千万金币,剩下的,还有两亿出头,这两亿出头的金币,现在全部在金鹏银行的账户中,金鹏银行为这个家伙做的理财规划,可以让这个家伙每年不动本金就能享用1800万金币的存款利息,1800万金币啊,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这等于这个家伙哪怕躺着什么都不干每天差不多都有5万金币进账,就算没有这笔横财,凭着家族长老的身份,怀远堂每年给家族长老的供奉估计也有上百万金币,张铁的老爸老妈居然还担心这个家伙没钱?这可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你想怎么干?”唐德问张铁。

    “我每年给你5万金币,你去雇佣一些生活困难逃到怀远郡的仆妇,在怀远堂的三个城外多开设几个施粥点,每天两顿,弄点粥,干菜,馒头面包之类的发下去,给饿肚子的那些人一个活命的机会!”

    要在三座城市中铺开这么一个摊子,这5万金币刨去人工和运作成本,真正能用来买到粮食发下去的大概只有2.5万金币左右,这点钱,平摊到三个城市,一年下来,不多不少,刚好可以为几个城市中生计最困难的那一小部分人在需要的时候能吃上一顿饭,保证不会有人饿死,这笔账,张铁仔细算过,少了的话会不够,多了的话那就可能要养懒汉了。

    以唐德这个家伙的精打细算,张铁知道,这笔钱交给唐德的话一定可以发挥出最大的作用。

    “好吧,我也跟着你积点阴德,这事我做了,谁叫我上了你的贼船呢!”唐德叹了一口气,他也知道张铁把这种家事交给他其实不光光是出于对他的信任,而是张铁已经把他当做一家人来看待,唐德嘴上不说,心中却有一股暖意,“这件事你要做多久!”

    “做到魔族的前锋抵达元江北岸的时候吧,有多久就算多久!”

    唐德微微一愣,然后苦笑,这就是土豪的风格,那每年5万金币的投入,对现在的张铁来说,的确不算什么了。

    ……

    几分钟后,张铁离开了金鹏银行。

    离开金鹏银行的张铁在观星城逛了一圈,然后在一个商店中买了一个行李箱,随后拿着那个行李箱来到一个生意相对冷清的服饰商店中,在商店八折的促销价中,花了一个金币的价钱,买了一大堆普通至极,与他现在的身材相差悬殊的衣饰,然后把那些衣饰满满的塞到了那个行礼箱中,最后关好箱子,提着大大的一个行李箱就出了观星城,回到了飓风军团的驻地。

    那军团长行辕之中的人,看到张铁离开军团后居然提着一个行李箱自己走了回来,似乎是去观星城赶热闹的“血拼”了一番,一个个脸上的神色,都奇怪之极。

    作为家族长老,想要什么东西,只要随便一开口,大把的东西都会放在他的面前任他挑选,根本没有必要亲自去买什么东西,但张铁却偏偏买了一箱子东西回来。

    所有人都不知道那箱子里装的是什么。

    所有人都好奇,但没有一个人敢去问。

    在新的一年到来之前,在飓风军团高层军官一个小圈子中,穆神军团长这一天带回来的行李箱中到底装着什么,成了大家私下里热烈讨论的一个问题。

    有人猜行李箱中装的是神兵利器,有的人猜里面装的是大把的高级秘籍,还有人猜里面装的是高级的药剂……那所有的猜测,围绕着的都是一个被所有人默认的假设来进行——那行礼箱中的东西,必然是骑士才能用得上的。

    没有一个人能猜到那行李箱中装着,是张铁带回来的一堆用促销价买的,而且不合身的衣服。

    同样,就算再好奇,也没有人敢真的到观星城中调查一番——敢私自调查家族长老和军团长的行踪,那和自杀没有什么两样。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