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二十九卷 第二十三章 陷阱
    这是张铁第一次动手结束两个普通女人的生命,虽然张铁告诉自己这就是圣战,这样的悲剧在魔族的占领区每天都在发生,但亲眼看着那两个女人死去,张铁的心中升起一股怅然的感觉。

    怅然之后,就是那冰冷的杀意盈满胸怀。

    此刻,在这个花园之中,除了那些倒在地上晕倒的浑身**的女人,已经没有一个活人。那些女人,全部都是城主府中的性奴,这些女人原来都是普通人,现在她们唯一的职责,就是供三眼会的这些杂碎泄欲之用,没有任何的尊严,生活朝不保夕。

    张铁闭上眼睛,把刚刚从亚瑟家族中那个叫菲特里奇的家伙的脑袋里的东西回忆了一下,然后那阴沉的脸上,就飘起了一丝让别人看起来会忍不住打个寒颤的冷笑。

    看了现场一眼,张铁精神一动,识海之中的寻踪术的神之符文一震,十个寻踪之触就从张铁的眉心飞出,落在了这个花园草坪的地上。

    那寻踪之触是只有张铁才可以看得见的一种特殊而隐蔽的精神印记,在张铁的视线之中,那寻踪之触就像一朵朵金色的蒲公英的种子,在风吹来的时候飘落了起来,没有一丝重量的轻轻落下,隐没在草丛之间。

    只要在张铁的视线范围之内,张铁可以用意念控制这些寻踪之触的运动,让其依附在特定的物体或者人物身上。张铁实验过,就算他在身外化身的状态,只要他的本尊释放出寻踪之触。那么,他的化身同样可以传递他的意念,控制这些寻踪之触。在张铁的所有符文技能之中,这是唯一一种可以间接通过身外化身使用的技能。

    释放完寻踪之触,张铁就在这城主府中漫步了起来,几分钟的功夫,就血洗了整座城主府。

    所有在菲特里奇记忆中城主府的那些三眼会的杂碎和助纣为虐的狗腿子。都没有一个人从张铁的手上逃得了。

    在骑士强大的精神力控制之下,城主府中的那些人。一个个就像待宰的羔羊一样没有任何反抗之力就被张铁轻轻松松的爆掉了脑袋。

    在城主府中,张铁杀了317个人,这317人中,有34个人是亚瑟家族一脉的杂碎。菲特里奇的两个儿子也被张铁干掉了,那两个亚瑟家族的小崽子,其中年龄最小的一个只有十二岁,但就是十二岁的那个小崽子,最近两年,死在他手上的格列卫城的普通人已经超过了30个人,其中十多二十岁左右的漂亮姑娘超过了10个,那个小崽子从小暴虐残忍,好色奸诈。对这样的三眼会余孽,张铁没有任何的手软,就在那个小崽子恐怖的眼神中。一指掀飞了他的头盖骨,让那个小崽子的脑浆洒在了他的床上。

    所有三眼会家族的余孽,都该杀!让这样的一个人活下去,将来就有可能就会害死无数的普通人。

    张铁心硬如铁。

    菲特里奇的书房里还有一个保险箱,虽然张铁知道那保险箱的密码,但为了不暴露自己掌握的《摄魂禁断大术》秘法的秘密。张铁用暴力把那个保险箱破开,把里面的四百多万的金票和几支高级药剂丢到了黑铁之堡。

    血洗完城主府。张铁一把火点燃了城主府中的一栋主楼,然后精神一动,让那些刚刚被他用骑士威压震晕的城主府的无辜仆役和女人们清醒了过来,各自逃命。

    随着一声声尖利的惊叫声响起和被点燃的那栋建筑冲天而起的火光,格列卫城今夜的乱局正式开场。

    张铁就如夜枭一样站在城主府中一座箭塔的塔尖上,巍巍独立,在夜风中,黑色的长袍和满头雪白的银发随风飞动,煞气四溢。

    城主府中逃命的那些奴仆们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箭塔的塔尖上站着这么一个人。

    离城主府不到一公里的一个军营之中,在城主府中的火光烧起来的时候,那个军营之中凄厉的号角声就响了起来。

    那个军营,是格列城的精锐城卫团的驻地,那个精锐城卫团由菲特里奇亲自控制,是亚瑟家族的死忠部队,亚瑟家族把它放在格列卫城,就是把它当成稳定局势镇压反抗的一支重要力量。

    张铁没有马上冲过去,而是就在爱这里看着那栋烧起来的主楼安静的等着,看着自己点燃的那个巨大的火把,在差不多等了三分钟后,张铁的脸上才出现了一个冷笑,然后身体一动,直接朝着那个军营飞了过去。

    三分钟的时间,对一支精锐部队的来说,如果是在深夜的话,刚刚是其快速完成集结,差不多可以出动的时间。

    张铁飞到那个军营的上空,就见那个军营的广场上,整个城卫团6000多人差不多已经全部完成集结,无数的人来往奔跑,军官们高喊着口令,六支千人左右的队伍已经集结起来,集结的最快的那一支,已经开始跑动起来,正朝着营门冲去。

    张铁等的就是这个时候。

    在桀桀的怪笑声中,穿着黑色长袍的张铁飞临到营门百米高的上空,双手一撮,就在下面那一支部队反应过来天上有人的时候,张铁的第一招就已经以泰山压顶之势临空击下。

    一条由战气凝聚而成的黑色狂蟒,就像一道黑色的闪电,拖着二十多米长的身躯,如捕食小鸡的猎鹰一样,带着恐怖的气势,在邻近那支队伍的时候,一下子张开了血盆大口,露出狰狞的獠牙,一下子就把队伍整个前锋吞了下去。

    那跑在这支队伍前面的几名军官和几十名士兵,甚至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身体就已经被震为齑粉,化作血雨飞洒而出。

    不过这还没有完,在吞噬完那队伍前面的几十人之后,那由战气化成的狂蟒继续朝着队伍冲去,在横扫了两百多人之后,那战气狂蟒才炸到了地上,如丢下一颗炼金炸弹一样,在一阵地动山摇的巨响之中,把那地面炸出一个直径数米的大坑,炸开那个大坑的石头如弹片一样,带着恐怖的速度横扫而过,穿过一具又一具的身体。那些被细碎石块穿过的士兵,轻则骨断经折,重则当场就肠穿脑破。

    离那大坑最近的上百名的士兵,瞬间就如同被一道冲击波扫过一样,惨嚎着翻倒在地。

    “骑士……”

    “骑士!”

    “有骑士突袭!”

    城卫团的军官和士兵们发现了天上的张铁,瞬间,一道道惊恐的声音响起,刚刚还准备冲出营地赶往城主府控制局势的城卫团,一下子,就士气全无,惊慌失措。

    如果说骑士是水中的史前巨鳄,他们在骑士面前,就只是一些浮游生物,人数再多,也没有任何意义。

    张铁已经扑了下来,血腥的屠杀就此开始……

    整个城卫团的军营之中,从这一刻起,除了惊慌和恐怖的惨嚎与身体炸裂的声音之外,再也没有响起过任何一声的口号。

    在张铁还没进阶骑士时,在安普顿城外,面对那个基本士兵都是九级战士的魔族军团,张铁都能杀敌如屠狗,何况是这个时候——一秒百米以上的移动速度,一秒百次以上的攻击频率,还有百米半径内的攻击范围和那强大的到笼罩着整个军团的骑士之心,成为了格列卫城这个精锐城卫团的噩梦。

    只是几分钟之后,张铁看了一眼那布满了数千具残缺尸体的屠场,也懒得理会那少量的逃出军营的漏网之鱼,整个人再次冲天而起,身上发出洁白的光华,像一颗流星一样的向着城外飞去。

    张铁先击破了两座城门,把城门附近的守军再次屠戮一空,然后就朝着城外的那些高耸着的坟塔魔飞去。

    格列卫城外驻扎着二十多万的魔化傀儡部队,那些部队都驻扎在那些坟塔魔的周围,城里的混乱外面的那些魔化傀儡部队也感觉到了,那些魔化傀儡也开始集结起来,准备应对突发情况。

    而这个时候,指挥这些魔化傀儡的军官早已经在城主府中被张铁爆掉了脑袋,所以那些魔化傀儡部队感觉有些混乱。

    张铁的目标是坟塔魔,而不是那些普通的魔化傀儡,即使那些魔化傀儡发现了他,除了在地上嘶叫之外,对他也完全无可奈何。

    无论多么强大的生物,都会有自己的弱点和罩门,傀儡蠕虫的母虫正是这种生物的典型,无论这种母虫处于什么状态下,无论这种母虫可以控制和转化多少的魔化傀儡,而其本身,却没有任何的防护能力,非常的脆弱。

    张铁来到第一个坟塔魔面前,那个坟塔魔似乎也感觉到了张铁的杀意,高大的身体蠕动起来,想要缩小……

    张铁双手一搓,又是一条黑色的战气狂蟒从手中飞出,直接朝着那个坟塔魔扑去,直接从根部,把坟塔魔炸成一堆碎肉,像肉山一样的轰然倒下……

    那无数的魔化傀儡们在地上悲号起来……

    整个格列卫城外的七个坟塔魔,只是在十分钟的时间,就被张铁彻底变成了一堆流着脓血的臭肉。

    干掉这些坟塔魔的张铁又冲入了魔化傀儡中厮杀了一阵,差不多在干掉了三四万魔化傀儡之后,整个人才化成一道白色的流星,往着西北方向飞去,眨眼就消失在所有人的眼中……

    ……

    十多分钟后,一只黑色的小甲虫无声无息的飞到了彻底大乱的格列卫城中,就趴在那城主府花园的一颗海棠树的一片树叶上,安静的等待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