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卷 第一章 黑色梦魇
    黑铁历898年6月4日,铁达尼克公国首都托克依城外的魔族军营之中……

    此时,距离张铁以闭关修炼的名义离开怀远郡后已经过了两年半的时间,这两年半的时间,对于草木来说已经经历了两次枯荣,那冬天过后,到了春天,草木总能再次迸发出蓬勃的生机,而对于布莱克森人族走廊北方的魔族和三眼会家族来说,这两年半的时间里,整个北方的魔族统治区只有“枯”,没有“荣”。

    自从黑铁历896年1月1日开始,整个北方的魔族统治区,就被一个黑色冰冷的梦魇笼罩住了,至今没有醒来。

    无论是对于魔族还是三眼会家族来说,那都是一个没有人愿意面对的恐怖梦魇,一个叫做哥拉斯的人族骑士带来的最绝望的梦魇。

    两年半的时间,魔族在占领区内的坟塔魔被摧毁了百分之八十,占领区内实力不同的的18个三眼会家族杯彻底灭亡了7个,其他的11个三眼会家族,都不同程度的遭到了重创和打击,无数的三眼会家族的精锐与血脉断绝在了那个人手上。

    魔族骑士陨落一人,三眼会家族的骑士陨落三人,整个魔族占领区,风声鹤唳,人人自危。就连魔帅亲自统领的魔族军团,在一年前,也成为了那个人的目标,当魔帅和他手下的几个骑士在寻找那个人踪迹的时候,那个人却出现在魔族军团之中。大肆杀戮,让那个魔族军团遭遇了自安普顿之战以来第二次的重大挫折,整个魔族军团的翼魔部队。在那一次,几乎被那个人屠戮一空。

    魔族军团所遭遇的这次损失,被魔帅视为奇耻大辱。

    对普通人来说,三眼会的人都是魔鬼,而对三眼会的人来说,那个叫哥拉斯的人才是真正的魔鬼。

    没有人能抓得住那个那个魔鬼的踪影,而那个魔鬼。却总是能在你最意料不到的时候,从那阴暗的地狱之中跳出来。带来恐怖的毁灭和杀戮,然后再消失不见。

    两年半的时间,改变了很多东西。

    整个魔族占领区的骑士们,除了魔帅之外。再也没有哪个骑士会单独出来活动,而原本在占领区中作威作福的三眼会家族,现在则像惊弓之鸟一样轻易不敢再抛头露面,所有三眼会家族都取消了大规模的家族成员的聚会,而把家族成员分散在了各地。

    ……

    魔族军团军营的大帐之中,魔帅大人此刻正站在大帐之中,身上的气息浓郁阴沉如冰冻的铅云,正看着挂在大帐之中的两幅图画。

    那其中的一副图画是整个布莱克森人族走廊的军事地图,此刻。就在那副军事地图魔族占领区的部分,几十座城市上面被划上了一个黑色叉叉,那是这两年多来哥拉斯每次出现大肆杀戮和破坏的地方——从格列卫城开始。到高云帝国的首都,再到贝安王国的萨伦特城,然后是戈兰帝国的迪里斯里,再接着是马尔卡登城,艾森纳城,民主城。特尔福城,艾诗维根。米尔森,迪伦堡,马尔美迪……

    那黑色的叉叉布满了地图上的整个北方,有的城市上面那个黑色的叉叉甚至出现了两次,那意味着那座城市被那个人先后蹂躏突袭了两次,还有一个城市上面的叉叉出现了三次,被哥拉斯蹂躏了三次的城市是维罗夫联邦的首都民主城,亚瑟家族此刻虽然没有灭族,但也元气大伤。

    哥拉斯似乎是在用这种方法冷笑着告诉所有人,别以为我来过一次后就不会再来第二次了。

    开始的时候,许多人还想研究一下哥拉斯行动的规律,可是研究之后却发现,那个人的行动,根本没有任何的规律,整个魔族占领区,所有三眼会家族的根据地和重镇,都是那个人的猎场。

    在这幅军事地图的旁边挂着的画像,正是哥拉斯的画像,画像根据见过哥拉斯的人的回忆复原而来,画像上的哥拉斯,栩栩如生,穿着一身黑袍,有一个阴鸷高耸的鹰钩鼻,眼神之中闪动着诡异的目光,满头银发飞舞,双手犹如鬼爪……

    一年前,哥拉斯的这幅图出现在了魔帅大人的营帐之中,一直到今天,也没有再次取下。

    魔帅大人看着图像上的哥拉斯,那眼神,似乎要把这个人从纸上扣出来活吞下去一样。

    对别人来说,哥拉斯是魔鬼,而对魔帅来说,这个人则是幽灵。

    魔帅并不怕魔鬼,因为他就是人族传说中魔鬼的原型,但是这个幽灵,这个时时刻刻徘徊在他身边,注视着他一举一动但又从来不与他照面的人,却让他尝到了真正失败的滋味。

    这两年半的时间里,因为这个人的原因,魔族的占领区被他搅成了一锅粥,因为后方无法稳定下来,整个魔族和三眼会在占领区的统治根基都被这个人动摇了,在这种状态下,魔族军团南下的步伐不得不停滞了下来,而在卡雷山脉的北方,因为魔族军团南下的节奏被打乱,那些人族国家获得了最宝贵的喘息时间和撤退时机,大批的人口和物资在这两年半的时间里已经被转移到了卡雷山脉以南的区域,此刻,人族重新在卡雷山脉构筑了一条防线,整个卡雷山脉北方,除了那越来越活跃的人族的游侠和猎魔小队之外,留给魔族和三眼会的,已经是一座座被拆毁的空城和荒芜下来的土地,还有一股股到处流窜的土匪盗贼,魔族军团在短时间内占据整个布莱克森人族走廊北方,俘获大批人口物资,在削弱人族战争潜力的同时,充实整个布莱克森人族走廊魔族力量的战略构想就此失败。

    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魔族统治区的力量不仅没有得到增强,反而被消弱了,那个人每突袭一座城市。除了把那座城市的三眼会和魔族的力量彻底摧毁之外,在那个人突袭过后,城市中的那些人族奴隶还会大批的逃离甚至暴动,仅仅是给那个人擦屁股和收拾那个人砸烂的摊子,这两年就已经让魔族军团和三眼会各个家族焦头烂额。

    为了抓到这个人,这两年多的时间里,无论是魔族和三眼会。都用尽了手段,布置陷阱诱饵。公开高价收买,最多时甚至一次孵化了七只追魂灵蝶来围捕,但都一无所获,那个人水火不进。软硬不吃,只是一如既往的一次次一刀刀的捅在魔族和三眼会的软肋上,让魔族和三眼会损失惨重疲于奔命。

    那个人成功了,黑袍骑士哥拉斯的大名此刻响彻了整个布莱克森人族走廊,而自己,却成了衬托这个人的可怜的陪衬。

    魔帅看着哥拉斯的画像,眼中闪过一道迷惑,虽然这个人是那样鲜活的站在他的面前,但一直到此刻。他都在怀疑,到底有没有这么一个人存在。

    ——精通圣光帝国的秘传,能够施展几种威力强悍的骑士战技和刀法。施毒之术让人防不胜防,可以用毒药顷刻之间灭亡一个三眼会家族,骑士近身战经验丰富无比,残忍,奸诈,狡猾。自私,强悍。同时还掌握着一种诡秘莫测可以摆脱追踪的灵魂类的秘法,身上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可能性还携带着一件昂贵珍惜非同凡响的空间装备。

    这就是这两年多来汇总到魔帅这里的关于哥拉斯的所有信息,为了找到这个人的根底,这两年的时间,魔族动用了三眼会在人族的一切力量,但都没有这个人的任何信息,在所有已知的人族骑士之中,没有一个人族骑士符合哥拉斯的特征,这个人就像是从地下突然冒出来的一样。

    人族之中的骑士,总的来说只分为两个阵营,一个是人族阵营,一个是三眼会阵营,按照人族的划分,这两个阵营也就是属于光明和黑暗的敌对两方,但在这光明和黑暗之外,其实还有第三个骑士阵营的存在,这第三个骑士阵营,就是所谓的邪派骑士或者说是灰光骑士,这些骑士最大的特征就是独来独往,一个人默默修炼,行踪诡秘,他们既不加入三眼会一方背叛人族,甚至也不会加入某个人族的势力乃至光明之山,而是选择了一条亦正亦邪的道路,不受任何拘束,行事也没有底线,一切都以自我利益为中心,极端的自私与危险。

    三眼会的调查结论是,这个哥拉斯,有可能就是一个以前一直潜伏在某地默默修炼的邪派骑士。

    魔帅眼中那一丝疑惑的神色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坚定还有一种狂暴。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对于布莱克森人族走廊,如果无法掌控,那么,就彻底的毁灭,绝不能让人族默默的恢复元气,更不能把整个魔族军团和布莱克森人族走廊三眼会的力量陷到一个人族骑士设置的泥潭之中,无论那个骑士是所谓的正派还是邪派……

    魔帅一个人对着大帐中的那两幅图像站了半个小时,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冰冷,最后,魔帅一只手掌紧紧的捏起,整个大帐之中似乎顺就就多了一股暴躁决绝的气息。

    魔帅身边的一个近侍这个时候小心翼翼的走到了大帐之中,低着头,汇报了一条这里最新收到的消息。

    “魔帅大人,我们刚刚接到情报,两个小时前,哥拉斯突袭了戈兰帝国的墨尔纳城,提摩太家族在墨尔纳城的力量损失惨重,家族的第二顺位继承人被击杀,墨尔纳城外的坟塔魔也被哥拉斯摧毁了……”

    这不是什么好消息,也因此,那个近侍在报告的时候整个人都提心吊胆小心翼翼,但还是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静。这两年来,魔帅大人的脾气一向不太好,作为魔帅大人的近侍,在汇报任何有关人族骑士哥拉斯的消息的时候都是在冒着生命危险,三个月前,同样一名近侍在汇报关于哥拉斯的消息的时候因为紧张声音颤抖了一下,就被正在愤中的魔帅一拳击成了肉末。

    那个近侍以为魔帅大人这次听到这个消息会暴怒,没想到,魔帅大人这一次却像是听到一个无关紧要的信息一样,只是淡淡的回应了一句,“知道了!”。

    那个近侍不敢离开,而是在哪里低着头,等待着魔帅大人的命令。

    “通知所有的三眼会家族的族长和各傀儡军团的负责人,三天后,来托克依城,我有一个命令要下达!”

    “是!”

    魔帅大人居然没有下达任何与哥拉斯有关的命令,而是语气平静的要让三眼会家族的族长和傀儡军团的负责人来托克依城?魔帅大人的命令有些奇怪,那个近侍心中疑惑,却也不敢说什么,而是乖乖退下。

    近侍离开,魔帅大人看了看那副挂在大帐之中的哥拉斯的画像和那副军事地图,只是一拳,就让画像和地图变成了飞灰,永远的消失在了世间……

    ……

    三日后,墨尔纳城余波未了,但整个魔族占领区的三眼会家族的族长和傀儡军团的负责人们,还是在大批家族高手和骑士的保护下,一起来到了托克依城。

    相比起三年前,这些人谁会想得到有那么一天,在魔族的占领区,没有两个骑士在身边,自己都不敢出门呢。

    同样比起三年前三眼会家族聚集在魔帅大人营帐之中的热闹情景,这个时候,还能来聚集的三眼会家族的人已经少了一小半。

    看着眼前的情景,所有三眼会家族的族长们一个个都有着一股兔死狐悲的悲哀。

    黑袍骑士哥拉斯,那是三眼会所有家族真正的噩梦。

    所有人以为,这次魔帅大人是把所有人叫来商量对付哥拉斯的办法。

    对这个,所有人并不乐观,因为所有的办法大家都试过了,没有一个是奏效的,那个人每次都像知道这边想干什么一样。

    营帐内,所有人相视以目,没有人说话,营帐中的气氛沉闷之极。

    在两名魔族骑士的簇拥下,魔帅大人步伐平静的走进了营帐,然后只用了一句简短的话,就宣布了他的命令和决定。

    听到那个命令,所有三眼会家族的族长只觉得浑身一僵,整个人的脑子在那么一瞬间,都丧失了思维能力。

    “这一次,我们不再有所谓的后方,我会带领着你们所有人,一刻不停的南下,一直到把大军开到布莱克森人族走廊最南边的晋云国的海边,才会停下来!”魔帅大人的声音冰冷的回荡在营帐之中,没有丝毫的感情,“谁有不同意见?”

    营帐之中所有人都沉默,有的人身子甚至在发着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