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卷 第七章 那未曾说出的
    张铁并不知道在离开之时,菲利斯的老师雷奥骑士对自己会有这样高的评价,看着那艘船离开,想到自己曾经在诺曼帝国认识的那些朋友和伙伴这个时候一个个都各奔东西,天各一方,张铁心中如有所失。

    这就是圣战,总夹杂着无数的分别,有些分别,当时不觉得,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分别就有可能变成永诀。

    张铁也不知道自己以后是否还能再见到自己的那些朋友们——莱因哈特,古德里安,爱丽丝,汉娜,还有曾经惊鸿一现就消失的潘多拉……

    如果以后都没有再见的机会,张铁只有一个希望,希望他们都能好好的活着,特别是那三个女孩子,汉娜已经嫁为人妇,张铁希望汉娜能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而爱丽丝,张铁希望她能找到那只属于她的真爱,而潘多拉……

    想到潘多拉,张铁的心情有些复杂,在张铁心中,有三个女人各占据着他心中的一角,别人难以代替,潘多拉就是其中之一。

    相比起汉娜和爱丽丝这两个普通的女孩子,潘多拉的身上有着太多的秘密与迷雾,让张铁都有些看不清。如果时间可以重来一遍,那么,回到圣战之前,张铁一定会不顾一切的冲到神圣金兰花帝国见上潘多拉一面,那个时候一番阴差阳错的耽搁,却有可能让两个人成为永别,每当想到这里,张铁的心中都有些隐隐作痛。

    张铁永远也忘不了当初他离开黑炎城前往卡鲁尔战区的那一个雨夜,在那个小小的公交车站和潘多拉做的那个约定——等有一天我长得像黛娜老师一样美丽的时候,如果你还活着,那让我代替她嫁给你好吗?

    自己那时流着泪,把那个黑玺戒指戴到了潘多拉的无名指上……

    张铁知道,自己这一辈子不可能再和其他第二个人做这样的约定,这个约定,是属于潘多拉的。

    那时他们年轻,炙热,单纯,如春天到来时山坡上那漫山遍野的野花一样的美好……

    人这一辈子,那样的年华,过了也就过了,永远都无法再回去。

    这圣战的严寒与乱流让那原本可以延续的美好过早的凋零了,天地一片萧索,逼得那杜鹃都要长出松针来……

    “这狗日的魔族,狗日的三眼会,狗日的圣战!”张铁在码头上自言自语的痛骂了一句,引得周围几个来送别的诺曼帝国的官员面面相觑,不知道这怀远堂中最年轻的家族长老在什么疯。

    “穆神长老……”其中的一个留守官员一脸狗腿的凑过来,想说点什么。

    这个时候,如果能和一个骑士拉上关系,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保自己一家人的小命。

    张铁这个时候却已经没有想说什么的,甚至连应付的心情都没有了,在这种时候还被诺曼帝国留在这里准备刀头舔血的人,不用问,也知道都是些倒霉蛋。

    “在今年十二月一日前离开吧,这个时候能救多少人就多救几个人,也算是为圣战尽一点力,我能告诉你们的就只有这些了,自求多福吧!”张铁看了一眼那个官员和周围的几个人,也不再多说什么,撂下一句话,转头就走了。

    那几个官员听了张铁的这句提醒,一个个互相看了一眼,似乎已经明白了一点什么。

    ……

    一辆崭新的黑色的仙龙座t9跑车就放在码头上,张铁坐上了跑车,点火,就在跑车的轰鸣声中,驾车在码头上甩出了一个u形的线条,掉转头,然后在无数诺曼帝国战士的注目中离开……

    开跑车的长老……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许多人都不会相信怀远堂有这么一个骑士,这么一个家族长老……

    或许,还是太年轻了,缺乏历练,听说怀远堂的这个家族长老刚刚晋升骑士不久,估计连魔族都没干掉几个吧——许多看到这一幕的普通人在心里不由的这么评价着,对未来的预期,不知不觉又更悲观了一点,这样的一个骑士和长老,的确很难让人放心。

    ……

    张铁驾驶的黑色的仙龙座t9很快就跑在齐海城到仪阳城的高公路上。

    虽然怀远堂把齐海城卖给了诺曼帝国,但两座城市的交通往来却并未断绝,还是像以前一样的顺畅,无论是货物还是人员都可以自由流通。

    对那些普通人的想法,张铁或多或少能猜到一点,如果是他以前看到怀远堂的长老们到哪里也开着这么一辆跑车的话,估计他心里也会有一些同样的想法,跑车这种属于年轻人的东西的确和长老与骑士需要给人的那种稳重踏实的形象与预期不太相符。

    但张铁不在乎。

    在魔族占领区与魔族较量的这两年半中,张铁击杀的魔族与三眼会的骑士都不止一个,覆灭在他手上的大大小小的三眼会家族更是不止半打,他哪里还会在乎外界对他的那一点稳不稳重的看法。

    至于驾驶跑车的原因,很简单,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这两年在天上飞累了,想重温一下在地上驾驶车辆的感觉,给自己放松一下。

    一个人在外面呆得越久,张铁也就越享受这种一个人自由自在的感觉。

    菲利斯走了,自己还要留下,还要应对这未来半年最难熬的局面……

    在这半年中,会有很多很多人死去,整个卡雷山脉南方国家的局势,也会变得越来越混乱和糟糕,张铁都不知道会糟糕到什么程度。

    因为这半年的时间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让南方国家所有的人都安全撤离威夷次大6,所以,这就是混乱的根源。在这生死关头,人性中最肮脏和自私的一面会彻底的爆出来,对此,张铁从来就没有乐观过。

    张铁一边开车一边想着事情,车不知不觉就越来越快,不过这快也是相对于车来说,张铁对这所谓的快却没感觉,因为他自己无论是在天上,地下还是水下,都要比这跑车的最快度还要快许多倍,特别是在骑士之心的感知中,这跑车开到最快给他的感觉也和散步差不多。

    齐海城到仪阳城的高公路沿海而修,这条路,是怀远郡中风景最好的一条高公路,开车行驶在这样的公路上,如果没有那些糟心的事情,绝对是一种享受。

    不知什么时候,一辆红色的仙龙座t9跑车在引擎的轰鸣声中,一下子从张铁的后方窜了出来,开始和张铁开的仙龙座t9并驾齐驱。

    开始的时候,张铁根本没有理会,飙车这种事情,对别的年轻人来说或许会很刺激,但对张铁来说,实在是无聊之极,没有任何悬念,也自然没有任何的乐趣。

    在两辆车一起并排着在路上开了七八公里之后,那辆车就开始挑衅起来,在驶到张铁前面的时候,开始在张铁的前面频繁的变换车道,张铁不想理会,直接一脚油门踩到底,把那辆车甩到了身后……

    那辆车锲而不舍的追了过来,死死的咬住张铁开的车,在几公里之后,就在道路前方的一个转弯处,刚刚转过一个弯道,张铁就看到一辆货车正停在前面路上检修,以张铁的反应和对车辆的控制技巧,他很轻松的就变换了车道,而追在他后面的那辆车,反应就慢了一拍,几乎是在张铁变换车道的时候,那车才现前面的路上停着一辆卡车在检修,在紧急情况下,车手变道的力度稍微一猛,再加上踩了一脚刹车,那红色的仙龙座t9就失去了控制,瞬间冲出了铺装路面,打着转,向海边的悬崖冲了过去……

    以张铁那强悍的感知,那辆车一失控,张铁的耳中,就听到了那辆车中出的一声尖叫,那声尖叫,莫名有些熟悉……

    见鬼——张铁暗骂一声,猛一打方向,他的仙龙座t9也冲出了铺装路面,瞬间就猛的贴到了那辆失控的红色t9的车身一侧,阻止那辆车朝悬崖冲去,但那辆车的度太快了,就算张铁的车挡在前面,那辆车还是推着张铁的车冲向悬崖,看到这一招不行,张铁直接一脚踩穿车底的钢板,把一只脚踩入了地下,来了个骑士级别的“脚刹”,两辆失控的车才一下子像被人施展了定身术一样停了下来。

    张铁提起脚,他的那辆t9的地盘上出现了一个大洞,他打开车门,走下车,来到那辆红色的t9旁边,拉开了那辆t9驾驶室一侧的车门,把坐在驾驶位上那个面色白的女人一把从车里拉了出来。

    “你不要命了,你不想活的话不要拉上别人好不好,自己去买块豆腐撞死好了,一个女人学别人飙什么车,装什么太妹,别的女人是胸大无脑,你是胸不大,还没脑,有飙车的这点功夫,你找个男人嫁了生个娃每天奶奶孩子多好,既为人族的圣战做了贡献又促进你身体的二次育,运气好的话说不定就直接让你成功跨入胸大无脑的行列……”张铁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臭骂。

    哪怕成为骑士和长老,但这张铁在黑炎城积累的尖酸刻薄不带一个脏字但又让人无地自容的骂人的本事可没落下。

    此刻,如果有人听到堂堂怀远堂的长老如此数落一个女人,说不定要惊得眼睛都掉下来。

    那个女人正是王诗娜,两年多不见,此刻的王诗娜又变成了那副辣妹的打扮——穿着一条诱人的黑色皮短裙,脚上一双水晶高跟凉鞋,剪了一个短,红唇似火,眼睛弄得跟变异的大熊猫似得,充满了魅惑,一只耳朵上弄了四五个五颜六色的耳钉……

    有一句话张铁绝对说错了,王诗娜的胸绝对不算小,两只大白兔颤颤巍巍的被她那紧身的白色吊带裙勒住,像是两颗成熟的大木瓜随时要从支架上掉下来一样。

    王诗娜也没想到那把她从车里拉出来的是张铁,两个人的仙龙座t9的车窗玻璃都是深色的,刚才她都不知道和她飙车的就是张铁,她楞楞的看着张铁,听着张铁的大骂,那苍白的脸色渐渐的恢复了正常,似乎有水雾出现在眼睛之内,突然之间,她做了一个动作,一把搂住张铁的脖子,踮起脚尖,用那火红的双唇重重的吻在了张铁的嘴巴上……

    张铁愣住了,瞪大着眼睛看着王诗娜。

    长这么大,被一个女人用强,对张铁来说,还是第一次……

    这一刻,这个女人的大胆举动,对张铁精神的冲击,远胜于对他身体和感官的冲击。

    张铁可以感觉到这个女人的力量,这一刻,这个女人几乎是把她全身的力量都用了出来,无论是手上还是嘴上。

    王诗娜也瞪大了眼睛看着张铁,这个时候,两个人的眼睫毛都碰到了一起,眼睛对着眼睛。

    整整差不多十秒钟,两个人一动不动

    差不多十秒过后,王诗娜才从张铁的双唇上离开,然后这个女人后退了一步,微微扬起脸,“你的唇有点干,会起皮,我帮你抹点唇膏,草莓味的,你救我一次,我帮你抹了一次唇膏,我们就算扯平了!”

    张铁摸了摸自己的嘴唇,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这个女人,这个女人表现得很“太妹”,可张铁知道,这个女人这个时候只是在假装镇定,外强中干而已,在张铁的骑士意识之下,他完全可以感觉到这个女人此刻是什么状态——这个女人这个时候的声音在抖,手心在冒汗,脸在充血烫,耳朵红得像烤熟了一样,连心也跳得跟擂鼓似的,整个人心虚得不行,刚刚那一吻除了力气大之外实在是笨拙得可以,她绝对没有她表现得这么从容。

    “扯平了?”张铁用奇怪的眼神看着王诗娜,“我救你一条命,你帮我抹一次唇膏,这算扯平了?”

    “那你想怎么样?”王诗娜挺胸抬头的问道。

    张铁还没有说话,那边在修理卡车的司机看到这里出事,已经连忙跑了过来,“啊,你们没事吧!”

    “没事!”张铁和跑过来的卡车司机打了一个招呼。

    卡车司机是一个胖子,这么一小段路,他跑过来已经气喘吁吁,“啊,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的车刚刚坏了,只能停在哪里临时修理一下,你们的车……”

    看到这两辆碰到一起的漂亮跑车,卡车司机的脸都白了,这样的交通事故,如果真要追究责任,让他赔偿的话,把他和她的卡车卖了也赔不起——这是真话,他的那个破烂的二手卡车撑死也就十多个金币,而像他这样的一个奴隶,此刻在怀远堂还没有那台破烂的二手卡车值钱。

    张铁一看卡车司机,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你不用担心,这次的事故和你没关系,不用你陪的!”张铁一说话,那个卡车司机悬着的心就一下子放下一大半来,不过卡车司机的惊喜还没有完,张铁指着他的那辆黑色的仙龙座t9,“那辆车出了一点小问题,不过还能开,修修就好,应该还值点钱,刚刚差点给你带来麻烦,那车就送给你了,随便你处置!”

    卡车司机完全愣住了,张铁指着的那辆仙龙座t9车身崭新,就算有的小问题,这车修一下,也值不少金币,这个人就这么把这车送给自己了?

    张铁也不想解释什么,而是直接看着王诗娜,指着她的车,用命令的口吻说道,“上车!”

    王诗娜刚想拉开驾驶位旁边的车门,张铁又补充了一句,“我开车,你坐后面!”

    听到这话,王诗娜噘了噘嘴,不过还是乖乖的坐到了她那辆红色仙龙座t9的后面,张铁坐到驾驶位,朝着外面愣的卡车司机挥了挥手,就直接开着车离开了这里。

    一直到张铁开出老远,从后视镜中,还是可以看得到那个卡车司机在愣。

    而坐在车后面的王诗娜这个时候则安静了下来……

    张铁不说话,王诗娜也不说话,两个人都在通过着车内的后视镜在打量着对方。

    一直在张铁开着车行驶了五六分钟之后,那个女人才又忍不住问了一句,“你想怎么样?”

    “你说呢?我救了你一命,按照出来混的那些飞车党和小太妹们的规矩,你觉得我要拿你怎么样?”在后视镜中,张铁忍不住看了一眼王诗娜的那一对大木瓜和那一双漂亮的美腿。

    王诗娜察觉到了张铁目光所注视的地方,脸再次红了一下,不过气势却没有弱下去,语气依旧有些桀骜不驯,“还能怎么样,大不了就以身相许,让你睡一觉而已!”

    张铁不说话了,只是笑了笑,王诗娜也不知道再说什么,车里的气氛莫名起来。

    车很快就到了仪阳城,看到张铁停下车,带着她朝着路边的一个豪华酒店走去,王诗娜才彻底的惊慌起来,她都没想到张铁真的就带她来这种地方了……

    “怎么,怕了?”张铁用挪揄的眼光看着她。

    “谁……谁怕了?”王诗娜有些扭捏的看着张铁,“我……我在仪阳城还有一处公寓……能不能……不要在……这里……这里我不习惯……”

    “公寓,那里太没情调了,这一次,我给你换个新鲜的地方,一定给你一个铭心刻骨的体验!”张铁面无表情的说道。

    “刻骨铭心的体验?”想到张铁骑士的恐怖“实力”,王诗娜差点挪不开腿,这种事,她其实根本没有什么经验。

    “会……会不会……怀孕?”看着那酒店越来越近,王诗娜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小了。

    “怀孕,只要你听话配合的话,应该不会!”

    想到那些她听说过的某些奇奇怪怪的事情,这一刻的王诗娜,脸色彻底白了……

    ……

    半分钟后,就在那个豪华酒店的门口附近,张铁把王诗娜交给了在哪里执勤的一队飓风军团的战士,亮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军团长虎符。

    “这个女人在高公路上危险驾驶,,把她关起来,然后叫王家来领人!”

    在被那一队飓风军团的战士像保护国宝一样带走的时候,王诗娜突然转过头看着张铁大叫了起来,“混蛋,你知不知道下一周我就要离开这里要和家里人一起回太夏了,你知不知道我今天为什么会想一个人开车出来,你什么都不知道,你这个混蛋,大混蛋……”

    “到了太夏不要再像这样飙车了,听你老爸老妈的话,还有,谢谢你今天给我抹的唇膏!”张铁笑了笑,对着她挥了挥手,转身就走……

    看着这个男人的背影,王诗娜大哭,泪流满面……

    今天的王诗娜也终于明白了张铁曾经明白过的一个道理——那很多美好的东西,不是用来得到,而是用来失去的……r115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