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卷 第十章 离开和返回
    仪阳港的码头上,局面沉默而凝重,除了那最后一批离开的飓风军团的战士之外,此刻最后聚集在仪阳城的数万民众也会随着舰队一起离开,在离开之后,整个仪阳城和怀远郡内的三座城,就基本上变成了空城。

    如果魔族能打到这里,整个威夷次大6则已经全部沦陷了,多让十多万人留下来,让他们在看不到任何生还希望的孤城中死去,就为了消耗几倍的魔化傀儡,张铁觉得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所以,整个怀远郡的三座城市中,张铁都没有安排守城“志愿者”留下,而是让所有人离开。

    码头上,一排万吨级到百万吨级的巨舰排开,所有人,都在沉默中走向自己手上要上的船。

    那船在载满了人之后,就一艘艘的鸣笛离开,向东方驶去。

    在几艘百万吨级的巨舰面前,排着长长的队伍,那队伍里面的人上船的凭证,不是用金币购买的昂贵的船票,而是一份按着自己手印,同时用华文和西伯文写着的合同一份自愿放弃自己的部分人身与自由权力,前往东方大6某些下州或者边荒之地定居生活,并服从文件持有人某些安排的文件。

    任何事情都是有两面性的,对威夷次大6来说的灾难,对东方大6来说,却是太夏那众多豪门,商团$长$风).(cf)()(x).,甚至是下州与边荒之地的地方官府以最廉价的资源获得人口,充实自己边地。对一些以前难以开的荒芜苦寒之地最基础性开的最好的机会。

    这种政策,在太夏,叫做“塞边”。

    “塞边”是太夏的国策之一。每次圣战,太夏都会从各个次大6获得大批逃离战乱的异族人口,用那些异族人口来充实自己的边荒之地。

    那些边荒之地,大多数是太夏的下州或者是比下州更加落后原始的荒州。

    对于“塞边”,太夏已经有一套完整的律法和机制来保证这条国策在太夏的顺利执行。

    在圣战之中,人口也是一种强大而特殊的资源,那些前往太夏“塞边”的异族人口。或许不是每个人都能上战场,但只要他们活着,只要他们能够劳动。能够生育,那就有其存在的价值。

    在太夏,每到圣战之时,“塞边”就是一门大生意。太夏那些野心勃勃想要扩充家族领地和地盘的豪门。那些想大一笔的商团,都会把目光放在“塞边”的这些异族人口上。

    到太夏“塞边”的这些异族人的身份不是奴隶,但也仅仅比奴隶高出一级,是太夏的边民。

    成为太夏的边民,对这些人来说,也是一种交换那些豪门与商团带他们离开这危机四伏的次大6,让他们避免被魔族杀死,而他们。在接下来的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要服从掌握着他们契约的那些人的命令。成为太夏“塞边”大军中的一员,为太夏献上自己的忠诚,汗水,智慧,有时甚至是生命。

    从圣战开始,这从太夏来到仪阳港做着塞边生意的巨舰就一直络绎不绝,在半年前,则开始达到,每天从仪阳港离开的,乘坐着那些巨舰前往太夏“塞边”的非华族人口,少则几万,多的时候甚至有十多万。

    被怀远堂带到太夏幽州的边民就有7o万人,这7o万人,大多都是身怀一技之长的工人,技师,工程师或者是各种手工业者。

    这半年来,张铁作为飓风军团军团长最重要的一个职责,其实也就是保证那些来到仪阳城的塞边舰可以顺利的一艘艘的满载而回。

    那些塞边舰来到仪阳港,也是与怀远堂有过协议和交换的,在塞边这件事中,怀远堂在里面有大利益。

    张铁的职责,就是保证怀远堂的利益,同时也尽可能的多救几个人。

    不是所有人想到太夏塞边就到太夏塞边,这种时候,在离开威夷次大6的机会变得宝贵起来的时候,到太夏塞边就成了许多普通人一种奢望的,能救命的福利和特殊待遇。能优先享有塞边权限的是那些有家人留在其所在的国家和城市中抵抗魔族的那些人。这些人仇恨魔族,同时也知道自己的这次离开威夷次大6的机会得来不易,所以也就会格外的珍稀到太夏塞边的机会,对那些人来说,无论怎么样,只要能够到达太夏,在太夏这人族第一强国的庇护下有一份稳定的生活,能够躲避战乱,而且可以保证不被饿死,那就足够了。

    塞边的那点辛苦算什么,那点累算什么,那点汗水算什么,只要是体验过战乱中普通人那种朝不保夕颠沛流离生活的人,诸如“辛苦”“累”之类的字眼,早已经从他们人生的字典中删除了。

    在那些运载着众多太夏边民的塞边舰中,所有人一上船,小孩就与大人就分开了,在一艘叫做飞鲸号的百万吨级的巨舰中,船开动的时候,那些小孩就被带到一个个大大小小不同的教室之中,每个人在进入教室的时候都被分给了一个本子和一支笔,一个六十多岁,面色严肃,头花白戴着眼镜的黑人教师在教室的黑板上用粉笔写上了大大的两个华文字体太夏!

    和家人一起经历过太多的颠簸和磨难,这些小孩显得都比普通年龄的孩子要成熟懂事,在这间几百人的教室里,所有的人都一声不吭,没有半分的喧闹。

    在写下这两个字之后,那个黑人教师转过了身,面色严肃的看着这些年龄从几岁到十几岁不等的小孩,用西伯语开始说话。

    “在船开动的时候,这艘船上的每一寸甲板和每一寸的舱室,就已经是太夏的领土。你们等于已经站在了太夏的土地上,太夏已经是你们的祖国,从今天起。到下船之前,你们都要在这里和我学习华族与太夏的一切,在你们下船的时候,你们就会现,掌握越多的华文与华语,会让你们将来比别人更快一步过上更好的生活,越早的脱离你们现在的阶层出身。进入到华族的主流社会,赢得更多的社会认可和尊重,我希望在未来某个时候。你们这些人中就有人能脱离边民的身份,成为太夏的子民,为你们的家庭和你们未来的孩子,开拓出一片更广阔的空间。”那个黑人教师看着那些孩子。他知道这些孩子现在有可能还不明白。但将来总会明白的,他也不再多说什么,而是转过身,用教鞭指着黑板上的那两个字,“大家跟我一起念taixia……”

    “taixia”几百个孩子用半生不熟的语气跟着一起念到。

    “这就是我们要去的地方,人族最伟大最繁荣的国度,也是唯一能与魔族较量的人族国家,没有太夏。就没有人族,以后如果你们能有机会再次离开太夏。遇到有人再问起你们是那个国家的,你就可以大声的告诉他,你们来自太夏,好了,大家再跟着我念一遍taixia”

    “taixia”

    这一次,孩子们的音更准确了。

    半个小时后,黑人教师开始检查孩子们在本子上写下的“太夏”这两个华文字体,所有的孩子中,字写得最好,读音也更准确的人,得到了一个苹果的奖励。

    看着那个红红的苹果,所有孩子们的眼睛都冒出了光,一个个羡慕不已。

    ……

    傍晚时分,张铁乘坐着最后一艘巨舰,离开了仪阳港……

    在这艘巨舰离港的时候,整个仪阳城,已经彻底变成一座空城了。

    站在甲板上的张铁看着这座即将被魔族占领的城市,眼中闪动着奇异的光彩。

    ……

    张铁护送着舰队离开,一直在舰队安全驶离了威夷次大6,朝着东方在茫茫大海上航行了三天之后,知道舰队再也不会遇到魔族骑士的突袭,张铁才平静的向飓风军团的军官宣布了自己的决定。

    在宣布完自己的这个决定之后,面对着飓风军团那些军官不解和震撼的目光,张铁笑了笑,“我已经和怀远堂的几位长老联系过了,告诉了他们我的决定,很荣幸在这几年中能成为飓风军团的军团长,和你们一直在威夷次大6坚守到了最后,你们的表现,让我无可挑剔,说实话,我觉得自己不是一个称职的军团长,能把你们最后都带出来,我自己也松了一口气,等你们到了幽州之后,你们会有一个新的军团长,有一个新的开始,在这个时候,我只送你们一句话,今天收回去的拳头,是为了明天更有力的击出!”

    说完这些话,张铁站起,郑重的对军团的军官们敬了一个军礼。

    就在军团军官那沉默的注视与庄重的军礼之中,张铁把自己的军团虎符留在了会议室的桌上,然后转身离开。

    离开会议室后的张铁找到了和他一起乘着这艘巨舰一起离开的唐德,告诉了唐德他的打算,也算是和唐德做一个告别。

    唐德一下子跳了起来,脸色通红,激动万分,已经毫不顾及张铁那表面上要高出他不少的身份,黑炎城火车站旁杂货店老板的强大气势又出现在了他的身上,他直接指着张铁的鼻子骂了起来,“你是不是脑子烧坏了,这个时候要离开舰队想要去送死,你知道魔族和三眼会有多少骑士,你知道魔帅就算用一只手都可以把你干掉多少次,你真以为你成为狗屁骑士就天下无敌了,还是你以为你是救世主转世,已经凝聚了三五个脉轮了,老子怎么就教出你这么笨的人,这种赔本生意都要做。”

    张铁抹了一把被唐德喷得一脸的口水,然后狠狠的给唐德来了一个拥抱,直接让唐德动弹不得,用力的拍了拍唐德的背,小声的说了一句,“放心,我不会死的,我连在东方大6的老婆孩子都没见到,怎么就会死在威夷次大6……”

    “那你怎么……”

    “我有我的理由!”

    唐德看着张铁那认真的脸,终于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你要真想去,那我就送你一句话,你能时刻想想就好了!”

    “什么话?”

    “你要死了,将来一定会有男人睡你的女人打你的娃!”

    张铁的脸抽搐了一下,“你能不能说点好听的。”

    “好听的话触及不了你的灵魂!”唐德义正词严的说道。

    妈的

    唐德这个家伙的那一句话说得张铁差点就想要放弃他的计划,不过在挣扎了一下之后,张铁还是选择离开,有些事,不得不做。

    张铁的离开,除了唐德和飓风军团的高级军官之外,整个舰队,就再也没有其他人知道……

    在离开舰队之后,浑身上下再次了无牵挂的张铁再次返回了威夷次大6……(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