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卷 第十四章 底牌尽出
    只是经过短短的半个小时,整个地下空间的面貌就已经大变。

    黑铁之堡将绝大多数的岩浆吸收了进去,下面的那个空间中的地面上,却依旧有二十多米高的岩浆残留,四面的石壁上,也像刚刚开窑的窑洞一样,所有的石壁都是暗红色的,有着高温的灼热气息。

    在刚才,这里的确就像是一个封闭的窑洞。

    那封闭的窑洞是用来烧制瓷器或者是砖块,而刚刚被闷在这里的,则是十五个骑士。

    在那下方空间破裂的穹顶处,此刻还有新鲜的岩浆如血红色的瀑布一样顺着两侧的石壁流下来,只不过那流量已经很小了。上面的那个巨大的岩浆湖通着一条岩浆的地脉,此刻那湖里面的岩浆,已经少了四分之三。不过地脉中的岩浆还在像泉水一样的汩汩冒出,那流淌下来的岩浆,要把下面的空间彻底的溢满,让上面的岩浆湖恢复原貌,大概也需要好几周的时间。

    这个地下空间的局部的地貌,已经彻底的改变了。

    整个空间,充满了浓浓的硫磺味。

    张铁从黑铁之堡中夸出来,悬停在天空之中,四下打量了一下,然后就开始仔细的寻找起来。

    对那些普通的骑士,张铁并不担心,这个时候,那些家伙就算能捱过爆炸,但在那高温岩浆下生还的几率非常的小,但是对魔帅,张铁却不敢掉以轻心。

    如果说张铁在魔帅身上学到了什么东西的话。那就只有一点——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千万别以为别人也做不到吗,每个人手里的底牌。只有每个人自己知道,无论什么时候,千万别以为你都能掌控一切。

    魔帅这次之所以再次踩入自己布置的杀局,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有两个——第一个是太过自信,第二个是对格哥拉斯的仇恨让他泯灭了理智。

    在那1000多度的高温岩浆之中,那些骑士如果死去,在半个小时的时间内。骨头都要化成灰了,铝的熔点是660度。银的熔点是962度,金和铜的熔点都在1000度到1100度之间,钢铁的熔点在1200度以上,就算是那些人手上的武器或者身上携带的药剂或者部分装备。在这样的环境之中呆了半个小时,不是融化掉也会软化或者彻底损坏变成没有多少价值的东西,各种符文装备本身的物理结构一旦被破坏,其符文效果也就会随之失去或者大打折扣。

    想到那些骑士身上的装备,张铁暗暗觉得有点可惜,如果能把那些家伙身上的东西扒下来,那绝对又是一笔横财,不过这就是现实,能把那些家伙引诱到这个陷阱中干掉已经是捡了大便宜了。这世界上,没有谁可以把所有便宜都占完。

    魔帅的身上穿着一副黑色的盔甲,如果魔帅死了的话。他的那副盔甲应该还会留存下来,至少还会有一点软化破损后的残骸存在,不可能什么都不留下来,盔甲这种东西一般使用的是合金材料,合金材料的熔点要相对高一些,在半个小时之内。不会熔化到什么都没有。

    活要见人,死要见甲——这个时候。张铁绝对不会再让魔帅再活下去。

    张铁在那还残留着一些岩浆的空间内仔细搜寻起来。

    在那些残余的岩浆中,张铁果然看到了一些损坏的那些骑士的武器还在岩浆上漂浮着,或者露出岩浆少许,而魔帅身上的东西,他却一点都没看到。

    转了一圈之后,张铁看着脚下的那些岩浆,面色渐渐的凝重了起来。

    张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凝立在下面那个空间的虚空之中,举起手上的秋霜玄金剑,朝着下面的那些岩浆中斩去。

    眨眼之间,张铁已经斩出了差不多上百剑。

    上百道剑气组成一道剑网,划过一百多米的虚空,直接狠狠的朝着下面的那些岩浆中轰下。

    下面的岩浆炸起几十米高,整个底部的岩浆都被掀起来,就在那被张铁的剑气炸起的岩浆之中,一个身影从那些岩浆的底部飞了起来,带着一片黄色的光彩,悬停在虚空之中。

    哗啦啦……

    炸起的岩浆如雨水一样的落下,那空间的虚空之中,就只有两个人隔着百米的距离默默的对视着。

    张铁眼神收缩,看着魔帅。

    魔帅果然没有死,不过整个人也凄惨无比,浑身上下,到处都是伤口,一只手已经被炸断,身上的那副盔甲也破损严重,魔帅的身体,裹在一片黄光之中,那黄光来源于他手上一面发着灿烂的黄色光晕的奇特的盾牌,那盾牌,张铁也不知道魔帅是从哪里变出来的,因为魔帅在追杀他的时候手上并没有盾牌,那些骑士身上也没有盾牌,但那个盾牌上的光辉,却让张铁一下子想起了当初穆雷长老在魔族大军之中击杀塞内尔家族的族长时那突然出现在他手上的那一把同样光辉灿烂的长弓。

    一个词汇突然从张铁的脑海中跳了出来——“白银秘藏”。

    在骑士的世界中,“白银秘藏”,是可以让每个骑士垂涎欲滴的东西,也是骑士们可以获得的几乎最好的东西,在传说中在“白银秘藏”之上还有“黄金秘藏”,但迄今为止,就连在光明之山,张铁也没看到过在黑铁骑士中有谁拥有“黄金秘藏”。

    一个骑士要得到“白银秘藏”需要的是强大的实力还有非同一般的运气,只有当这二者兼具之时,那个骑士才有可能在地下世界的某些地方获得“白银秘藏”。这“白银秘藏”是传说中无数久远的年代之前那个那个灿烂辉煌的白银时代的产物。“白银秘藏”最重要的一个特点,就是所有的“白银秘藏”除了拥有强悍的特殊能力之外,它还可以与它的所有者融为一体。进入到那个人的身体之中,在那个人需要的时候,这“白银秘藏”才会显示出来。

    能够拥有“白银秘藏”的人都是骑士中的幸运儿。

    张铁没想到,魔帅身上居然也有一件“白银秘藏”等级的盾牌。

    正是这面盾牌,让魔帅在这高温的岩浆中活下下来,不过估计魔帅唤出盾牌的时间稍微晚了那么一点或者根本来不及,那盾牌并没有抵挡住炼金炸弹的爆炸对他造成的伤害。

    每个人都人不为人知的底牌。张铁知道,这就是魔帅的底牌。这种一只脚跨入到大地骑士行列的人,果然有着非人一样的强悍能力。

    到了这个时候,魔帅看着张铁,或者说看着以哥拉斯面目出现在他面前的张铁。那眼神之中已经不完全是仇恨,而是闪动着诡异的光芒,在那诡异的光芒之外,多了两分忌惮,还有几分比岩浆还要炽热的贪婪气息。

    “没想到你还没死?”张铁看着魔帅,淡淡的说道,同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整个人战意勃发,气势越来越高。

    魔帅的脸上这个时候居然还露出了一个不知道该用狰狞或者说是温和来形容的笑容。如鳄鱼张开了血盆大口一样,“哥拉斯,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秘密。我现在最后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投靠魔族,效忠于我,我就会让你享有无尽的权势,统帅整个威夷次大陆的所有三眼会家族!”

    “你这话,如果早一点说会更有说服力。而不要被我逼出来才说!”张铁的脸上出现了一个嘲笑的神色。

    魔帅的脸上的笑容变得真正狰狞起来,他伸出毒蛇一样长长的舌头。在自己的嘴唇周围飞快的舔了一遍,双眼放出血红色的光华,“无知的人类,智慧与怯懦是两回事,你以为我现在这个样子就不是你的对手了吗,我很快就会让你知道一个普通的黑铁骑士与一个即将进阶大地骑士的人到底有多大的差别,即使我现在只剩下一只手,也可以轻易的将你击杀。你身上的秘密,我会一点一点的把它从你身体里面抠出来。”

    “那就战吧!”张铁暴喝一声,整个人的战意攀升到了极点,然后身如流光,向着魔帅冲了过去。

    趁他病要他命,此时不全力以赴击杀魔帅,更待何时。

    魔帅的双眼厉色一闪,他手上的那面光辉灿烂的盾牌瞬间消失,然后他也向着张铁冲过来。

    骑士近身战,双方不约而同的选择了这种最剧烈的碰撞方式。

    双方的第一次碰撞,张铁身上还没有愈合的那些伤口就全部绷裂,鲜血飞洒而下,魔帅身上的那些伤口同样撒下大片的血水……

    两个人的血水从空中洒落下来,落到下面灼热的岩浆之上,瞬间就被蒸发干净。

    这第一击,张铁的护体战气波动了起来,而魔帅的护体战气却只是晃动了一下,两个人都被对方身上强大的蛮力给震得倒飞而出,然而眨眼之间,双方各自怒吼一声,再次朝着对方飞去,瞬间就碰撞上百次,剧烈的震动声如一连串密集得不会停下来的响雷一样的在空中炸响起来……

    这一场战斗,对张铁来说,绝对是他自十六岁离开黑炎城以来最艰苦凶险的一次。

    魔帅遭到炼金炸弹的重创,而且还断了一只手,即使在这种情况下,魔帅的战力,也如横亘在他面前的一座山峰一样,令人生畏。

    这是张铁选择的战斗,人生之中,有些战斗,无法逃避,只能面对,那怕是一座山在自己面前,张铁此刻也要咬着牙,哪怕粉身碎骨,也要用自己的骨头把它轰碎。

    ……

    此刻的魔帅与张铁都不知道,就在他们两个以命相搏的时候,那落在后面的三眼会的最后一个骑士,已经悄然来到了地下。

    这个骑士,正是当初张铁见过两次的塞内尔家族的那个供奉骑士昆廷。穆雷长老的弓下幽魂,同时也是所有三眼会家族的骑士中获得最久的一个。

    张铁与魔帅剧烈的碰撞声向打雷一样,在地下空间中回荡着。

    听到那回荡的声音,昆廷快速奔行的身影一下子停了下来,他的眼中闪过一道莫名的光彩。

    昆廷站在黑暗的地下洞穴之中,安静的听着,在停了半个小时之后,他的脸上,出现了一个笑容,然后整个人再次消失在那黑暗的洞穴之中……

    ……

    握在张铁手上的秋霜玄金剑,第一次在对手强大的反击下被崩飞……

    张铁的那只手彻底的从手指到肩膀都震动得麻木起来,秋霜玄金剑发出一声嗡鸣,化作一道流光钉在了百米之外的岩壁上。

    同一时间,张铁的一只手第一次击破了魔帅的护体战气,在狠狠的一拳轰入到魔帅身体上的同时,在离开的时候,还抓到了魔帅的肩甲部位的一道伤口之中,硬生生的从魔帅的身上扯下了一片带着血肉的肌肉纤维……

    魔帅也狠狠的撞入到张铁的怀中……

    两个人大叫一声,魔帅的一只脚重重的踹在了张铁的身上,在飞出去的瞬间,张铁的身体在空中一转,一只脚也同时以一个卧龙拜月的姿态从上到下重重的踢在了魔帅的脑袋上……

    两个人喷着血,同时被对方击打得掉落在了岩浆之湖中,溅起了几十米高的岩浆……

    只是几秒钟后,两个人各自从岩浆之中飞起。

    “这是你自己找死!”魔帅双眼血红的瞪着张铁,突然之间,一道光芒从他的身上升腾而起,然后就在他的脚下,出现了一个有着复杂几何图案的神奇光圈。

    魔帅那凶狠得意的表情还没有持续半秒钟,就变成了震惊,因为他看到同样的光芒和光圈在张铁身上升腾了起来。

    骑士的三昧力量,既能加持别人,也能加持自己。

    接下来,就是三昧力量的对决,一个是速度,一个是防御能力……

    在激发了三昧力量的同时,张铁同时也激活了自己的超级疾行术。

    怒吼声和剧烈的碰撞声再次响起……

    魔帅的速度变快,但那仅有的一只手却限制了他能输出的攻击,而且张铁的反击非常的猛烈,特别是张铁身上那恐怖的蛮力,不要说是张铁战气的破坏,仅仅是被那股蛮力击打到,魔帅就有一种钢板都要被张铁击穿的感觉。

    张铁的防御和恢复能力瞬间加强,但在魔帅那强大的攻击之下,每一次碰撞,张铁的护体战气都摇摇欲坠,魔帅的战气之中,还有一股诡异的类似毒药一样的侵蚀的力量在往自己的身体之内钻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