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卷 第十五章 逆袭
    剧烈的战斗持续了六个小时……

    最后一次的碰撞中,魔帅那仅仅能动弹的一只手被张铁用干刚烈霸道的大擒拿技和那一身恐怖的蛮力活生生的拗断,在那震天的嚎叫之中,魔帅用他头上的独角刺穿了张铁的左胸,把张铁挑起,甩飞……

    在被魔帅挑飞出去的同时,张铁那千锤百炼的强悍战技和反应让他一记膝顶撞在魔帅的脸上。

    两个人血洒长空,各自身上的三昧力量的光环几乎同时消失,同时从上百米高的天空中坠落下来,掉在这个空间上面那一层已经干枯的岩浆湖湖底的一片干热的火山岩上。

    大片的雪水染红了两个人身下的岩石,被岩石蒸起来……

    ……

    有那么一瞬间,张铁都差点以为自己死了,因为他的脑袋已经一片空白,所有的意识都已经离开了他的身体。等到那意识回到他身体的时候,他感觉到的,是浑身上下像是要被撕裂的疼痛。

    到了这个时候,张铁都不清楚自己全身上下的骨头到底有多少还是完整的。

    张铁艰难的翻身半跪,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让他挣扎了整整两分钟,额头上伤口留下的血水让他的视线一片通红,几乎要睁不开眼睛,张铁剧烈的喘息着,空间内那带着硫磺气味的空气这个时候也变得干热起来,每呼进一口,张铁都感觉就像往自己的喉咙里塞进了一把烧红的沙子。

    相比起喉咙与肺部那烧灼般的干热。张铁感觉自己的左边的身子似乎像是被浸在水中一样变得湿润起来。

    张铁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左胸,在心脏上面几寸的地方,此刻已经多了一个血洞。那是被魔帅的独角洞穿的地方,此刻那鲜血正源源不绝的流出来,那流出来的鲜血正把自己左边的整个身体都浸在那温热的血液之中。

    就在刚才,要不是自己反应快,把自己的左肩快的往下一沉,那么此刻,被洞穿的就应该是自己的心脏了。

    魔帅的独角擦着张铁的心脏和左肺洞穿了张铁的肩胛。此刻张铁的一只左手已经完全动弹不得。

    张铁尝试一下控制住自己肩部的血管和肌肉,组织那鲜血继续留下来。这个在平时对骑士来说简单至极的事情,此刻做起来也变得困难无比。这个身体,给张铁的感觉,就像已经不是他的一样。

    最后。经过艰难的尝试,张铁用一只还能动的右手,按住了自己左肩伤口部分的血管,在身体稍微恢复了一点控制能力和只觉之后,才慢慢控制住了自己身体的失血。

    张铁此刻半跪在地上,连站起来都有些困难。

    他没想到在遭到六颗炼金炸弹的袭击,断了一只手,同时在岩浆里坚持了半个小时的魔帅在这种时候还有着这么恐怖的战力。

    这就是一只脚跨进大地骑士门槛的黑铁骑士的实力吗?

    如果不是自己拥有的强悍的体魄,强悍的力量。再加上大帝级功法籍对侵入自己身体内的那些带着毒性的诡异战气的克制,张铁知道,自己这个时候。早就死了。或许换其他的任何一个黑铁骑士来,差不多已经死了。

    张铁想苦笑,可是还不等他牵动一下脸上的肌肉,他就再次吐了一口血……

    随着这一口鲜血的吐出,张铁觉得自己全身的力量陡然一空,整个人脚一软。就像半跪在一团棉花上一眼,身子左右摇摆了两下。差点撑不住就要倒下来。

    这是整个人的体力,精神和意志透支到极限的反应。

    远处传来一点动静,张铁抬头向远处看了过去,那魔帅也在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在摇摇晃晃之中,两只手无法保持身体的平衡,又一下子摔倒在了地上。

    在十多秒之后,魔帅才又挣扎着爬起,最后像张铁一样的半跪在地上,胸膛起伏,整个人剧烈的喘息着。

    两个人隔着上百米的距离,狠狠的盯着对方,在用目光交锋。

    相比起张铁的震撼,魔帅此刻则更加的震撼,就是他面前的这个哥拉斯,居然在近身战中用两只手将他的一只手活活拗断,让他落到如此的境地,如此的生死相搏之中,居然能与他不分上下。

    这样强悍的人族骑士,还是魔帅第一次见到。

    哪怕两只手断了都没有关系,对魔帅来说,哪怕他只有一只脚还能动,他也可以继续战斗。

    两个人这个时候都受了重伤,连站起来都困难,这种时候,比的就不再是两个人的战力,而是恢复能力,只要有一个人先恢复过来,哪怕只恢复到一个六级战士的水准,就能决定另外一个人的命运。

    两个人互相用眼睛死死的盯着对方,然后开始大口大口的呼吸,慢慢积蓄着自己的体力……

    ……

    只是十多分钟后,轰隆的一声巨响在这个空间里面回荡起来,那巨响来源于这个空间的外面,听到这声巨响,正用眼神锁定着对方的张铁和魔帅都一愣。

    魔帅的脸上再次出现了一个狰狞的笑容,他看着张铁,沙哑的笑了几声,“是我的手下……到了……还有一个骑士在后面……你……你死定了!”

    张铁心中巨震。

    如果说今天他有什么没想到的,第一个就是这个死亡陷阱居然一次可以坑杀十多名的骑士,第二个就是没想到还有一个漏网之鱼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张铁感觉了一下自己脑袋之中彻底透支得一丝不剩的精神力,一种绝望的情绪涌现在张铁的心头……

    这就是命吗?

    不。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张铁在心中怒吼起来。

    骑士之间三昧力量与三昧力量的对抗,是一个非常玄奥的领域。那并非是纯粹的彼此隔绝的力量的对比,而更像是两个靠得很近,放在一起的大钟在对比各自的共鸣的力量,在两个大小不一的钟同时响起的时候,他们的共鸣力量和那无形的声波,不仅影响到了自己,同时也在对另外一口钟也施加了影响。

    重量和体积小一些的那个钟要想保持住自己的能力。就必须以更高的频率和能量来维持住自己的震动,才不会受到大钟的影响。

    因为两个人实力和等级所产生的差距。要让自己的三昧力量抵抗住魔帅的三昧力量,在相同的时间内,张铁消耗的精神力就是魔帅的十倍以上。

    除了这个,要在战斗中维持着强大的骑士意识的运转计算和感知。同样也要消耗精神力,身体的异常和重伤状态,也会对精神力有一些影响。

    张铁不知道魔帅的精神力这个时候还剩多少,但此刻,他的精神力已经彻底的透支了,整个脑袋,都有一种被清空的空虚感。

    张铁咬着牙,死死的盯着出巨响的那个地方,他希望那些岩壁能坚持得更久一点。或者,刚脆出现一个谁都不认识的陌生人……

    ……

    只是几分钟后,张铁的期望就落空了。在最后一声巨响之后,远处的一片岩壁,瞬间炸碎,乱石飞溅,一个人影从那灰尘之中冲了出来。

    看到那个人,魔帅狂笑了起来。张铁的心则彻底额冰冷。

    那个人是三眼会的一个骑士,对张铁来说。那个人甚至算不上陌生,他第一次见到那个家伙,是在铁达尼克公国的都托克依城。

    张铁记得,那个人是昆廷,已经覆灭的塞内尔家族的供奉骑士,在赛内尔家族覆灭之后,这个家伙直接成了魔帅的手下。

    昆廷悬浮在几十米高的虚空之中,身上翻滚着战气的光华,手上拿着一把长剑,一脸惊愕的看着地下的情景,整个人的脸上的神色既震惊又充满了戒备,似乎他根本没有想到会看到这样一幅场景。

    “啊,魔帅大人,这是怎么回事?”昆廷的声音充满了震惊。

    “快杀了哥拉斯……”休息了一阵,已经恢复了少些精力的魔帅摇摇晃晃的站起,似乎不想让他的手下看到他半跪在地上的模样。

    整个人才刚刚站起来,魔帅就盯着张铁,狠狠的下了一个命令。

    这个时候的魔帅,两只眼睛都看着张铁,根本没有注意到昆廷眼中在看到他那副虚弱模样所闪过的一道异色。

    张铁这个时候彻底沉默了下来,在这个昆廷飞进来之后,张铁的眼光,就死死盯在了这个人的身上……

    昆廷连忙飞下,落在魔帅身边,一脸关切,“啊,其他骑士呢,对了,魔帅大人,你的手怎么了!”

    “其他骑士已经死了,这是一个陷阱,我的手被炼金炸弹炸伤了,没事,赶快杀了哥拉斯,这个人的恢复能力非常的恐怖,不要让他恢复过来……”魔帅快的说道。

    一道厉色在昆廷的眼中闪过,他嘴上说着,“啊,好的……”,似乎想要向张铁冲过来,然后,他一剑就斩出……

    魔帅的脑袋飞了起来,脖子上的鲜血喷出一尺多高,那个在空中的脑袋还瞪大了眼睛,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头会飞起,更加不敢相信他手下的人族骑士会在这个时候要了他的命……

    魔帅那高大的身躯摇晃了两下,然后砰的一声摔倒在地,他的脑袋在飞起几十米高,还没有落地,那个昆廷一拳打出,就把他的脑袋在空中炸成一团血沫,然后再挥出一剑,把魔帅的身体再次斩成两段……

    有两点鲜血飞到了张铁的脸上。

    张铁看着昆廷,眼睛一眨不眨……

    在彻底干掉了魔帅之后,那个昆廷似乎才放松似的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他看了看周围,再看了看半跪在地上的张铁,终于“哈哈哈哈……”大笑了起来……

    在大笑声中,昆廷俯下身。扯开魔帅一半身上的衣服,从魔帅的脖子下面拿出一个吊牌一样的项链,在保持着那个动作。整个人像被定住一样微微沉默了几秒钟之后,又活了过来,那笑声更加的张狂了……

    魔帅就这么死了,居然是死在他手下的三眼会骑士的手上,这样的结果,让张铁无论如何都没想到。

    不过张铁知道,更大的危机就要来了。

    ……

    “你早就来了对不对?”张铁也挣扎着站了起来。突然开口问道,声音平静。

    昆廷停住了笑声。眯着眼睛,用得意的眼神看着张铁,“不错,黑袍骑士哥拉斯果然是一个聪明人。那你再猜猜看,我为什么要杀魔帅?”

    “自然是因为我!”张铁牵动着脸上的肌肉笑了笑,“只是我不明白,我身上有什么可以让你看中的东西吗?”

    “当然,你身上当然有我看中的东西!”昆廷一边说着一边慢慢的向张铁走来,那贪婪的眼神扫过张铁身上的每一个地方,特别是张铁的手指和脖子这些容易佩戴饰品或者戒指的地方,“我们第一次见面应该就是在托克依城,对吗?”

    完全不需要假装。张铁整个人就浑身一震,他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昆廷,心中升起一个巨大的疑问。这个家伙怎么知道的?

    “那一次,你用调虎离山的办法,把我引开,然后把塞内尔家族从托克依城的财富都席卷一空,从那个时候,我就一直在想方设法找你。我原本以为再也碰不到你了。嘿嘿,没想到没有隔多久。你又出现了,你一定很奇怪,我为什么知道是你对不对,很简单,那次你在托克依城席卷塞内尔家族财富的时候,就暴露了你身上隐藏着空间装备的事实,相隔不久的时间,这片次大6上居然又出现了一个黑袍骑士哥拉斯,到处屠戮掠夺三眼会家族,那些三眼会家族的财富,也有许多会莫名消失,从那个时候,我就确定,在托克依城外的那个人,一定是你,在短短的这段时间内,这片次大6上,不可能出现两个同事持有空间装备且都与三眼会和魔族作对的人!我知道你这个人不简单,一定会有很多手段,今天我也是故意来迟一点,就想看看有没有便宜好捡,没想到还真让我捡到了一个大便宜。”昆廷得意的说道。

    张铁没想到居然从托克依城开始,这个昆廷就在处心积虑的找着自己,而且居然还能歪打正着的猜到自己就是那个在托克依城外戏弄了他一次的人,这个昆廷,看起来脾气火爆,而实际上,这个人的心思绝对阴沉得可怕。

    张铁表面上不动声色,而实际上,这个时候他的内心已经急得火急火燎,心中的那不甘让他整个人此时用尽了全身的力量,在压榨着自己识海之中的那最后一丝的精神力。

    只要一丝,张铁就可以回到黑铁之堡,避过这次杀劫。

    而不论张铁怎么努力,那识海之中,就像被彻底挤干和暴晒过的柠檬一样,在短时间内,再也压榨不出一点汁液来……

    张铁没有放弃,而是继续压榨着,努力着,同时尽量想要拖延一点时间。

    “杀了魔帅,你不怕魔族的报复吗?”

    “哈哈,我为什么要怕,所有的骑士都死光了,我和魔帅也死了,落在了黑袍骑士哥拉斯的陷阱之中,在杀了我们所有人之后,哥拉斯就消失了,想要报仇,魔族也会去找哥拉斯,而不是找我!”一个笑容出现在昆廷的脸上,他已经走到张铁面前十多米外的地方,他扬了扬手上的那条从魔帅身上剥下来的项链,再指了指张铁,“我愿意为三眼会所用就是看中他们能给我提供的修炼资源,现在最好的修炼资源,最多的财富都在你和魔帅身上,只要再把你身上的那个空间装备弄到手,我就彻底消失,随便到一个地方改头换面就可以重新开始,要什么有什么,还能把所有的一切都推到你身上,难得你和魔帅居然斗了个两败俱伤,算是天赐良机,这样的送到嘴边的好处我不吃下去,那我活着为了什么……”

    张铁的额头已经出现了一片细细的汗珠。

    看着张铁的样子,昆廷哂笑了一下,用戏弄老鼠的眼神看着张铁,“你是不是想拖延一点时间,还想恢复精力,哈哈哈,很好,那我就给你一点时间,我就给你十秒钟,如果你能把自己身上的空间装备主动拿出来,省得我翻找,我就给你个痛快,不然的话,我就只有一寸寸的把你整个人切开来找了,那样你会很痛苦。”

    “一……”

    “二……”

    “三……”

    昆廷慢慢走过来,和张铁的距离越来越近,张铁额头的汗珠已经滚落了下来,他死死的看着昆廷……

    出来,给我出来,我的精神力,出来……

    张铁在心中怒吼了起来,整个人的全部意志和力量,那身体每一个细胞,每一滴血液之中的仅有的那点力量,化为铁血神拳那股永不屈服的拳意,轰击在识海之中。

    不要说是晒干的柠檬,这一刻,就算是岩浆里的石头,张铁都要把它挤出油来。因为挤不出来,就是死,这个昆廷,连魔帅都能毫不犹豫的杀死,更别说自己了……

    “四……”昆廷已经举起了手中的长剑……

    “五……”昆廷已经走到张铁面前五米之内……

    “六……”

    昆廷的六字刚刚说出口,张铁就听到了自己识海之中银瓶乍破的一声轻响,那那识海之中瞬间如混沌初开天翻地覆,出现了连张铁都没想到的巨大变化……

    张铁楞了一秒,这一秒,对他来说,就像通过了一条漫长的时光隧道……

    在这一秒之后,整个世界,他面前的这个溶洞,这个地下空间,对张铁来说,已经截然不同,张铁感觉自己无处不在。

    他的表情瞬间就平静了起来,因为他知道,昆廷击杀他的最后一秒的时机,已经错过了。

    “七……”

    张铁用奇怪的眼光看着昆廷,数百米外插在石壁上的秋霜玄金剑,这个时候,突然出金色的光华,就像从豆腐中拔出来一样,无声无息的离开了石壁,漂浮了起来,如没有重量的空气和羽毛……

    “八……”一丝狞笑已经出现在了昆廷的脸上。

    漂浮在空中的秋霜玄金剑调转了一个方向,对准了这边……

    “九……”昆廷走到张铁面前两米处,那手上的长剑即将挥下。

    “谢谢你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任何小人物都不应该小看,这个世界上或许根本就没有小人物!”张铁突然开口说道。

    昆廷楞了一下,一剑斩出……

    ……

    昆廷的脑袋飞了起来,然后在下一个零点一秒钟内,他的脑袋和身体瞬间就被电光石火间划破空间的上万道剑光彻底肢解成了一堆掉落在地上的血沫……

    血沫在灼热的地上蒸,一股腥臭的气息飘荡开来,最后只剩下一层骨质的灰烬……

    昆廷消失了,他手上从魔帅身上夺来的那条项链却同样诡异的漂浮在虚空之中,如被一只手拖住,就悬浮在张铁的面前。

    张铁伸手,那条项链就落在了张铁手上。

    只是用精神力往里面延伸了一下,张铁就感觉到了自己手上那个项链中是什么东西。

    空间装备,长宽高各三米的空间装备,里面堆放着各种各样的东西……

    “哈哈哈哈……”张铁大笑了起来……

    笑声牵动了张铁身上的伤口,又让他皱起了眉头,忍不住抽起了冷气……

    在进入黑铁之堡前,张铁最后看了一眼魔帅,叹息了一声——

    人性啊……

    ……

    将近6ooo字大章奉上,老虎也爆一把,让大家看个爽!(未完待续)r4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