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卷 第十六章 哥拉斯之盾
    九天后,黑铁之堡,神山,天之瀑……

    银龙般的瀑布从神山主峰半山腰的位置飞流直下,形成黑铁之堡内最壮丽的景色。

    张铁就把这道仿佛从天上流下的瀑布,取名叫做天之瀑。

    瀑布的水流来自于神山山顶上融化的雪水,那融化的雪水变成瀑布冲下,随后汇入河流与湖泊之中,那湖泊与河流之中的水分又自然而然蒸发到空气中,空气中的水分在自然而然的流动着,在神山的山顶凝结成雪,凝结成冰,凝结成那飘渺的云雾,随后那些冰雪又融化,变成瀑布冲下……

    这个时候的黑铁之堡,已经在一定范围之内,形成了微观的自然与气候生态,开始自己循环起来。

    天之瀑周围,山林叠翠,景色奇丽,空气清新,是张铁最喜欢的修炼之地。

    这九天之中,张铁每天都一个人来天之瀑这里打坐恢复。

    此刻的张铁,就盘膝坐在离天之瀑不远处的一块巨大的青石之上,闭着眼睛,安静的恢复着。

    张铁不言不动,而他身体内恢复了本来面貌的无间鹏王战气,此刻也如那天之瀑一样在他体内来回的涤荡着,如帝王一样,指挥者千军万马,清除着他体内最后的隐患和匪盗,那最后的隐患,逐渐被他从身体内的细胞之中,逼到了右手的食指之上,让他的食指变得乌黑发亮。

    在经过了将近十个小时的打坐之后。张铁睁开了眼睛,眼中神光湛然,他伸出自己的右手。一道黑色的战气从食指中飞出,击打在了远处的一块石头上,那石头冒出一股青烟,瞬间就消融了一半。

    张铁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看了看自己那已经彻底恢复本来颜色的手指,心中暗暗惊讶着魔帅万毒战气的威力。

    那天他在与魔帅战斗的时候,体内已经被魔帅的万毒战气侵入。在当时的情况下,他把万毒战气压制了下来。但却没有彻底清除,少量的万毒战气,还潜伏在他的体内,这两天随着身体的逐渐康复与好转。张铁才把自己体内的这个隐患最终摘除掉。

    除了强大的破坏性之外,魔帅的万毒战气还有着侵蚀毒化别人身体的能力,非常的恐怖,如果是一般的黑铁骑士被魔帅打得如张铁这般重伤,就算身体的伤势能好起来,想要彻底把侵入自己体内的万毒战气的隐患清除,不死也要托一层皮。但张铁修炼的大帝级秘籍的威力,对付这万毒战气,却如雷霆扫穴一般。只是张铁的身体一恢复,这还不用一天的功夫,大帝级秘籍那不容冒犯的威严。就已经彻底把那万毒战气碾碎,清扫出张铁的体外。

    扫除了万毒战气,张铁整个人就轻松起来,他从那个石头上站起,做了两个活动身体的动作,然后深深的呼吸了一口这里的空气。这里空气中的水分和水分中那一股带着冰雪气息的透爽的感觉,让张铁整个人精神一震。

    再次消耗掉一支高级恢复药剂。在中级恢复之躯和一堆全效药剂的辅助下,九天的时间,张铁的身体彻底的恢复了过来。

    张铁的脸上出现了一个灿烂的笑容,随后他一步跨下青石,沿着山间的小径,就朝着那在远处看起来就像一颗大树一样的山中树屋走去。

    就像这天之瀑一样,那宫殿树这两天也被张铁在无聊之余取了一个名字,就叫做野人树屋,这个野人树屋的名字非常的普通,也有些顽皮,不过也算贴切,更重要的是,这个名字让张铁有一些温馨的感觉,这种感觉会把宫殿树中那空阔的冷清感冲淡不少。原本那宫殿树就是张铁在黑铁之堡里面为家里人准备的最后的末日避难所,此刻那末日避难所里面除了张铁,也就是海勒和阿甘他们三个,当然就感觉空阔不少。住在里面,张铁还真有一种当野人的感觉。

    原本的那几栋小木屋张铁觉得有些拥挤,这换了大房子,张铁又感觉太过冷清。

    张铁心想,或许,这就是人的天性吧,不管怎么样,总会觉得有些不满足。

    回到野人树屋,刚刚进入大殿,张铁就看到海勒朝着他走了过来。

    海勒的手上,拿着的正是魔帅身上的那条空间项链。

    “堡主大人,空间这条空间项链已经被爱德华改造好了,为了改造这条项链,爱德华还消耗了堡主大人库房里的一点秘银和一颗被炼金师加工过蓝金宝石!”

    张铁接过项链,那项链比起以前黑乎乎的样子,已经完全变了一个模样,哪怕是以前见过那条项链的人,此刻再看这条项链,也绝对不会把两根项链联系在一起。

    以前那根项链的主要部分是一根菱形的立方体吊坠,此刻这个项链的吊坠却变成了一个张开翅膀的守护天使,张铁对艺术的鉴赏眼光不怎么样,不过一看那个天使吊坠,张铁也能感觉出不凡,那吊坠上的天使只有拇指长,但就是在着拇指长的吊坠上,那守护天使脸上的表情甚至是翅膀上的翎羽,都栩栩如生,充满了神圣的感觉,让人叹为观止,那天使的双手高举,像拖着太阳一样,拖着一颗瑰丽绚烂的极品蓝金宝石。

    那颗极品的蓝金宝石是张铁从三眼会家族的库房中搜刮来的,在阳光之下,那颗宝石上已经显示出四朵与猫眼效果类似的灿烂的石之花,显示那颗宝石已经被炼金大师彻底激发出了其中的力量。

    蓝金宝石在被炼金大师激活之后,就会附带着一个天然的对身体毒素的净化能力,如果单论价值的话,那颗极品蓝金宝石的价格大概会在30万金币左右。不过附着在这条项链上,再加上项链的做工和项链本身所拥有的空间属性,这条项链此刻的价值。已经难以估量。

    张铁把项链拿在手上,翻来覆去的看了看,不住的点头,“不错,不错!”

    嘴上夸奖着,张铁已经把那项链直接带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堡主大人还是看看项链里面的东西吧,爱德华加工这条项链的时候。项链空间里的东西都没有取出来,弄得他都有些提心吊胆的。生怕一不小心就把这个空间装备给毁了,这个空间装备若是毁掉的话,里面储存的东西那些东西也保不住,原本六天他就能彻底加工好的东西。在缩手缩脚的情况下,一直弄了整整九天。”

    张铁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那天进来的时候他直接就把这条项链丢给了爱德华,然后他就忙着恢复身体去了,这几天一直都没有理会这件事,他都没有想到这小小的一个疏忽居然弄得爱德华提心吊胆的多工作了好几天。

    “空间装备也会毁坏吗?”张铁一边问着海勒,精神力一动,直接进入到那个空间之内,就像搬家一样。把那个空间里面的东西全部倾泻到了他面前的地面上,无论那些东西在外面的世界有多贵重,但在这里。张铁都不用担心会丢失,哪怕摆放在公共场所,也完全没有关系。

    就眨眼的功夫,他和海勒面前,已经像小山一样的堆着了一大堆的东西。

    只是瞬间,地元水晶那让人舒服的金黄色的光华。把整个大殿,映成了一片金黄色。

    那个项链中的空间的容积差不多有二十七立方米。这个容积,已经和一个小仓库一样,可以堆放下不少的东西了。

    空间里最多的就是地元水晶,那些水晶,几乎占据了这个二十七立方米空间的一半,陡然出现在两个人面前,就像在两个人面前垒砌起了一堆三米高的水晶之墙。

    “不同的宇宙和位面都有崩溃的时候,何况是一个小小的空间装备。”海勒淡淡的说道,然后拿起了他面前的一根地元水晶,仔细看了看,“堡主大人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用担心地元水晶的问题了!”

    “这些水晶有5879根,刚好够我再点燃十八鳞!”看着那些地元水晶,张铁也有点激动,这魔帅的身家,果然丰厚无比,不过这对普通黑铁骑士来说的一笔天大的横财,在自己这里,却也只是仅仅能够让自己再进一步,大帝级秘籍的脉轮,完全就是一个无底洞。

    “一步步来吧,有这些水晶总比没有好!要是换了其他的黑铁骑士,你让他们把内裤当了卖掉也拿不出这么多的地元水晶。”海勒心情很好的和张铁说了一句俏皮的话。

    这一次,张铁的收获太大了,海勒也由衷的为张铁感到高兴,那张铁身上的成就,似乎就像是他的成就一样,让他激动无比。

    听到海勒的话,张铁也笑了起来,然后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他只是伸出手,他面前那些地元水晶中的一根,就已经像没有重量的羽毛一样飘起来,轻轻落在了张铁的手上。张铁摩挲着地元水晶那熟悉的质感,也满足的叹了一口气。】

    地元水晶重新慢慢的离开了张铁的手掌飞回到了原位,张铁的目光在剩下的那些东西中一扫,一下子就盯在了一个盾牌上。

    那个盾牌,正是当时魔帅拿在手上,抵御着岩浆高温的那一块,那个盾牌表面上有着一圈圈如同向日葵一样的花纹,看起来有些特别。

    比起当时那个盾牌在魔帅手上光芒灿烂的样子,此刻,那盾牌似乎已经恢复成了某种质朴的本色,就像一面普通的精良金属盾牌一样,安静的躺在地上,布满了向日葵花纹的光滑的表面反射着旁边那一堆地元水晶的光华。

    在和自己战斗的时候,魔帅并没有把这个盾牌收到身体里面,而是放到了他的空间装备之中,似乎是准备着以备不时之需可以快速拿出来应急,或许就连魔帅当时都没想到,这个他放到空间装备里的东西,在他放进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取出来的机会了。

    在张铁的注视下。那面盾牌轻飘飘的从地上飞起,落在了张铁的手上。

    认真的说起来,在所有的武器之中。张铁对盾牌的使用,是最有天赋的,当初在潜龙岛上修行的时候,他所有的课程里面,他在盾牌防御术上的修行进度,也是最快的。

    这个盾牌的重量在百公斤左右,张铁拿在手上感觉了一下。也没有发现什么名堂,

    这个东西似乎也没什么特别啊。只是一时不清楚它是用什么金属构成的,怎么当初在魔帅的手上会有那么神奇的表现,还有,这么大的一个东西。怎么和魔帅的身体融合在一起?盾牌拿在张铁的手上,张铁的脑子里一下子就涌起了一大堆的问题。

    “这个东西怎么用?”张铁直接问海勒。

    一般情况下,张铁知道,只要自己的问题不突破海勒坚守的某些底线的话,海勒会非常乐意的回答自己的问题。

    “在这种状态下,这个盾牌也可以使用,就像使用普通的盾牌一样,可以用它来防御那些物理攻击,只不过比起普通的盾牌来。它更加的坚不可摧,哪怕是凝聚出四个脉轮的骑士,也无法将其摧毁!”

    “凝聚出四个脉轮的骑士都无法将其摧毁?”张铁愣住了。四个脉轮?那就是说连凝聚出风之脉轮的骑士都无法将其摧毁?这就是白银秘藏吗,太强大了!

    “不错!”海勒点了点头,“你在灌入战气的时候,可以激发出这个盾牌的第二种形态,你可以试一下,在第二种状态下。你周身的防御,再也没有任何的死角。而且在这个状态之中,除了物理攻击之外,就连精神攻击,也可以完全的隔绝掉!”

    张铁往盾牌之中灌入战气,那盾牌就变得光辉灿烂起来,发出黄色的光华,那黄色的光华和张铁的护体战气结合在一起,紧紧的把张铁整个人像包在蛋壳中的蛋黄一样的保护起来——盾牌的这种形态,就是魔帅当时应对那些灼热岩浆的状态。

    盾牌的第二形态非常的强大,但是这种形态却是以消耗张铁本身的战气为能量来源的,张铁感觉了一下,以他现在的状态,他体内的战气,如果只是应付普通的黑铁骑士无间歇的密集攻击的话,大概可以支撑着盾牌的第二形态十个小时左右,如果要应付更强的攻击,他体内战气的消耗也会同时加剧,能支持多久,那就要看对方的攻击强度有多大了,如果战气无法支撑,这第二形态也就无法支撑,而且在盾牌的第二形态之中,敌人无法攻击到他,但是他也无法施展出任何的战技,盾牌形成的那一层保护,甚至连他现在的精神力都无法穿透……

    这个盾牌的第二种形态,是真正的360度立体无死角铁乌龟,在应对极端情况的时候,盾牌的第二种状态会有大用。

    “在保持着战气注入的情况下,往盾牌之中注入精神力,你可以选择盾牌的第三种存在形式……”

    听着海勒的话,张铁在保持着把自己的战气注入到盾牌中的同时,也把自己的精神力注入到了盾牌之中,然后,那光辉灿烂的盾牌就消失了,几乎是同一时间,张铁就感觉那个盾牌出现了自己的小腹原来的神宫位置,在围绕着自己神宫位置那虚空之中的那轮烈日缓慢的旋绕起来,就像围绕着太阳运动的行星一样,那无时无刻不再散发着战气的烈日中散发出来的战气光华,似乎还在润泽着那个盾牌一样。……

    这个盾牌的第三状态真的把张铁吓了一大跳,自己的身体内怎么可能塞得下这直径差不多半米大的一面盾牌,自己的小腹都没有半米大?

    海勒似乎明白张铁在惊讶着什么。

    “不用感到惊奇,我以前就对你说过,如果你真正明白某些宇宙法则,那么你就会明白,对空间和宇宙来说,所谓的大小是没有意义的,大小的概念是人大脑中产生的一个认识客观事物的标尺,但这个标尺,在很多时候,受制于人类的感官所能达到的认知层次,其实是有局限的!一切的物质都是能量的存在形态,你觉得能量的大小是用体积来衡量的吗?”

    海勒的问题让张铁愣住了。张铁想了想,心中再次一动,那在它的小腹虚空之中漂浮着的那面盾牌再次出现在他的手中。在这一次出现的时候,张铁认真感觉,终于发现了一丝玄奥。

    那盾牌并不是以实体的形式瞬间就出现在他手中,而是在出现在他的手中之后,在他精神力的灌注之下,才慢慢变成实体,而凝聚成实体物质的。也并不是他的精神力,而是一种强大的震动和能量反应。他的精神力只是一个媒介,在那震动与能量反应中,张铁敏锐的感觉到了元素界中的四系元素在他手上快速奔涌汇聚起来的那种气息。

    那一瞬间,在张铁的感觉之中。他仿佛觉得他手上拿着的不是一个盾牌,而是一个没有任何重量的,但是被设定好了各种参数和条件的盾牌模子——那个盾牌模子出现在他手上的时候,元素界中的四系元素按照那个模子设定好的那些要求浇注了下来,形成了实物,就像在用烧红的钢水在模子上浇注成型什么东西一样……

    在黑炎城的时候,张铁去过那些钢铁厂和模具厂,所以他非常清楚的知道用烧红的钢水浇注在那些模子上是什么样子——同样的发光,同样的发热。那边钢花四溅,这边光辉灿烂。

    而把盾牌收到自己身体的过程,就是前面那个浇注模子过程的反转。

    原来。这就是白银秘藏,既存在于物质界,又能沟通元素界,既能以物质形态独立存在,又能以非物质的形态存在。

    张铁一下子领悟了白银秘藏的奥秘。

    “爱德华能改变这个盾牌的外形吗?”张铁问海勒。

    “除非你决定让这个盾牌永远以第一形态存在,不激发它的第二形态。也不把它收到身体里,否则的话。这已经完全超出爱德华此刻的能力了,这个盾牌的一切都是既定的,只有能制造它的人,才有能力改变它的外观!”海勒摇了摇头。

    这么说来,这个盾牌自己是不能拿出来用了,要不然一拿出来,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自己就是哥拉斯,那会为自己引起天大的麻烦,让自己成为魔族和三眼会的靶子,张铁的脑子里转着一些念头,看来这个盾牌只能是“哥拉斯”的专属了……

    这个盾牌没有名字,它的内在也完全没有任何的精神力的名字标识,所以张铁也不知道该称它什么,不过按照张铁的习惯,既然这个盾牌以后只能出现在哥拉斯的手上,那就叫它“哥拉斯之盾”好了……

    把哥拉斯之盾收到身体之后,张铁看向了不远处的小树,小树上那累累的硕果都在向他招手……

    看着那些果子,张铁心情大好,不管这么说,就算没有这个白银秘藏,没有空间装备,甚至就算小树上没有一颗果实,这次的收获,已经足以让自己满足了……

    张铁都没有想到过,自己有朝一日居然可以进阶传说中骑士这个群体中最强大也是最神秘的一个职业。

    如果不是张铁阅读过怀远堂那些长老们的笔记和怀远堂收集的各种骑士的资料,张铁甚至都不知道骑士之中还存在着这样一个不为人知的强大职业,能够进阶这个职业的骑士的数量,甚至比炼金师还要更加的稀少。

    这一切,都是精神力,或者说是神之力的奥妙,自己吃下的那一堆光辉之果,在关键时刻,终于由量变到质变,在突破之后,绽放出灿烂的神之力的光辉,让自己踏进了了另外一道神圣之门。

    除了黑铁之堡外,这将成为自己最大的底牌和依仗。

    小树上那颗光辉璀璨的光辉之果让张铁再次露出了微笑,在那颗光辉之果中,蕴含着13名三眼会骑士的全部精神力。如果说有什么是比刚刚进阶了一个强大神秘的职业更让张铁高兴的,那么,估计也就只有现在这种情况了——在刚刚晋升不久之后就可以再次在个职业的道路上跨出一大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