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一卷 第二章 炼魔威名
    两个赏金刑捕有些尴尬的凝立片刻,发现那个少年身上没有半丝危险的气息,依旧在哪里烤着剑上的肉串,两个人互相看了看,就把架势松了下来。

    不过两个人可不敢贸然凑过去,以免引起什么误会,这在孤岛上乍然间遇到一个陌生人,谁的心中都会有些警惕。

    “咳……咳……”长着两道浓眉的汉子咳了两声,指着地上的尸体主动开了口,“小兄弟,这个人是你杀死的吗?”

    “嗯,不错,这个人是我杀的,有什么问题吗?”少年坦然自若的回答道。

    看到少年回答得这么轻描淡写,两个赏金刑捕心中微微一惊。

    “小兄弟可知道被你杀掉的这个人是谁?”

    听到这个问题,两个赏金刑捕眼中的那个少年翻了一个白眼,无奈的耸了耸肩,“我管他是谁,我在这山洞之中正在烤肉,这个家伙冲进来,二话不说就想对我不利,我看他这个样子,不像是什么好人,也就顺手杀了!”

    顺手?顺手就杀了……

    再次看了看地上毒狼朱量那被扭断的脖子和脸上那一抹的惊容,长着两道浓眉的汉子眼角跳了跳。

    “这个人叫朱量,外号毒狼,乃是廷尉府通缉的要犯,这个人心狠手辣,摧花好色,身上背着不少的案子,我们两兄弟是雍州的赏金刑捕,我叫李补天,这是我兄弟杨志刚。我们两人追缉毒狼朱量已经有很长时间,今天追缉他到了这岛上,没想到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朱量死在了小兄弟的手上,也算是罪有应得!”

    少年转动着手上的长剑,眨了眨眼睛,“我干掉这个家伙没有妨碍你们什么吧?”

    “哪里的话,只不过按照赏金刑捕的规矩,我们两追缉他半年,他却死在小兄弟你的手上。只要把这个人的脑袋交到一州的廷尉府验明正身,这个人身上的十万金币的悬赏。小兄弟你可以分一半!”李补天不卑不亢的说道。

    少年笑了起来,心情似乎不错,他摇了摇手,却不想要钱。“你们都追了他半年了,我遇到他还没有半分钟,完全是瞎猫碰到死耗子,这金币我拿得不好意思,你们把他的脑袋带回去好了,这次就算那个助人为乐,除暴安那个……安良好了。”

    说起这华族味甚浓的词汇,少年似乎还有一点咯噔。

    “你真的不要!”杨志刚高兴得上前一步,一脸喜色的问道。等看到李补天一下子转过头来看着他那严厉的目光,杨志刚才呐呐的讪笑了一下,抓了抓脑袋。有些不好意思的退下。

    一开口就把五万金币抛出去,这样的人,说实话,李补天和杨志刚只是听说过,要说见,那还是第一次见到。就算对绝大多数的赏金刑捕来说,这五万金币。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许多普通的,实力只有六七级的赏金刑捕刀头舔血多少年,也未必能挣得下五万金币。

    “不知小兄弟高姓大名?如果小兄弟嫌去取这五万金币麻烦,只要小兄弟告诉我们两兄弟地址,等拿到这赏金,小兄弟的那50000金币我就让银行汇过去。我们兄弟两人吃的这碗饭虽然危险,但这些年里,也从未贪昧过一个铜板的不义之财。”李补天抱拳问道,神色比起刚才来已经郑重了许多。

    “我叫张铁,弓长张,钢铁的铁!这毒狼朱量被两位追到这里,已经是穷途末路再无侥幸,本身实力也只剩下小半,这才侥幸被我击杀,这50000金币,我拿得实在烫手。”看到李补天抱拳,张铁也没有托大,而是也站了起来,郑重抱拳一礼,这个赏金刑捕的实力在张铁眼中虽然不强,也就是一个十一级的战师,但这个人的身上,却有一股凛然的正气,让人心生敬重,这样的人,无论地位实力如何,哪怕只是店里的一个小厮,张铁都会以礼相待,不摆任何的架子。在这些刀头舔血的人的碗里抢肉吃,这样的事情,哪怕张铁在黑炎城做人肉沙包的时候都不会做,更何况是这种时候。

    看到张铁如此表现,既给了两人面子,礼数不缺,话也说得漂亮,让人心中舒服,李补天和杨志刚心中对张铁的防备一下子就消失了大半,两个人只觉得面前这个少年顺眼无比。

    “哈哈哈哈,既然小兄弟这么说,那么我们两兄弟就不客气了,说实话,这半年来我们两兄弟一直在追捕着这毒狼朱量,我们两兄弟原本也打算在完成这次任务之后用这赏金给我们置换一批装备丹药,以后活命的机会大一点,这次和这朱量数次交手,我们两兄弟也差点在他手里吃了大亏,丹药装备之类的东西也消耗了不少……”李补天很刚脆的说道。

    李补天说完,旁边杨志刚的肚子就咕噜的响了一下,刚才两个人都吃过气血丸,可那气血丸虽然能补充人的精神体力,但却不能填饱肚子,折腾了这么久,杨志刚的肚子终于抗议了。

    这个时候,张铁串在剑上的那些肉已经烤得金黄,一滴滴的油脂从肉上流下,滴在下面的火堆上,兹兹作响,整个山洞里,都开始弥漫起一股特殊的浓香来,闻着那股浓香,杨志刚已经悄悄的吞了好几口口水。

    张铁笑了起来,举了举手上的长剑,“如果两位大哥不嫌弃的话,不如一起过来吃点东西!”

    “哈哈,那今天就沾光了……”李补天说着就走了过来,在张铁对面坐下,杨志刚也走了过去。

    张铁把长剑上的肉分成了三分,用椰树的叶子裹住,分给李补天二人。三个人也就不客气的大吃起来。

    那李补天和杨志刚二人原本以为张铁那剑上的烤肉只是普通的海鱼之类的东西,没想到那肉一吃到口中,却是鲜美无比。那滋味,真是难以形容,两人自诩吃过的山珍海味也不少,但却从未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不仅如此,那肉吃到肚子里,似乎就有一股暖意从身体内散发开来。只是很快的时间,就让两个人觉得整个人充满了精力。

    那烤好的肉。也就是五六分钟的时间,就被三个人吃得一干二净。

    “张铁兄弟,这是什么肉,怎么这么好吃?”杨志刚吃完。恨不得连那椰子叶上的油脂都要舔干净一样,一双眼睛更是放着光,在张铁的身上扫来扫去,似乎还想再找一块出来。

    “前几天在海边遇到一只变异的八爪鱼,这就是那八爪鱼的肉!”张铁半真半假的说道,这是他从黑铁之堡的冷库中拿出来的深海巨妖的肉,当然好吃了。

    “怪不得,我就说这种好东西我和大哥以前怎么没吃过,原来是变异的八爪鱼。那东西倒是稀罕得紧!”杨志刚心机不深,完全是有什么就说什么。

    杨志刚说着话,却没注意到。李补天在吃完那些烤肉之后,看着张铁用手上的椰子叶随意的擦拭了一下剑身上的油渍,眼神一下子亮了一下。

    擦完剑,张铁随意就把剑插在身边,笑了笑,“那变异的八爪鱼的确不容易遇到!”

    “张铁兄弟是七大宗门的弟子吗?”李补天突然开口问道。

    李补天的问题。不仅让张铁微微一愣,就连那杨志刚也一下子瞪大了眼睛。那震惊的目光一下子就盯在了张铁的身上。

    “啊,李大哥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张铁好奇的问道。

    李补天摇头苦笑了一下,“我现在才知道张铁兄弟为什么不把几万金币看在眼里,张铁兄弟用来串着烤肉的长剑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其价值差不多在20万金币以上吧?”

    杨志刚的嘴巴一下子张得老大,愕然的看着张铁,哪怕他刚刚才吃过那把长剑串出来的烤肉,他也有些不敢相信张铁的那把长剑的价值居然值20万金币以上,这样的符文武器,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遥远了。

    “呵呵,李大哥好眼力!”张铁谦虚的笑了笑,张铁用来烤肉的长剑的确是一把精品的符文武器,是张铁从威夷次大陆的那些三眼会家族的库藏中搜刮来的,这样的武器,张铁搜刮了上百把,都由爱德华在稍微改变了一下外形之后就放在黑铁之堡,这样的武器,对战灵和战灵以下的人来说都可以算得上是精品,但对骑士来说,这样的符文武器虽然价值不菲,但已经有些鸡肋了,张铁也就随便拿出一把来充充样子。在他的那些武器中,真正在骑士级都可以发挥出巨大威力的,也就只有一把秋霜玄金剑,其他的长剑,比起秋霜玄金剑来,都要差上一个档次。

    “用的武器是价值几十万金币的符文武器中的精品,再加上张铁兄弟年纪轻轻就有轻松击杀毒狼朱量的实力,又是一个人出现在这荒岛之上,看起来像是一个人出来历练,整个太夏,像张铁兄弟这样的年轻人,也就七大宗门里最多,所以我才大胆猜上一猜!”

    “李大哥怎么不猜我是什么某个家族出来的子弟呢?”

    “太夏各个豪门的家风都甚严,对家族子弟的要求也比较严苛,在家族子弟能够独当一面之前,家族之中鲜有放纵的,像张铁兄弟这样,十六七岁这个年纪的豪门子弟一个人出来历练,一般都会非常的低调,所使用的武器虽然精良,但也不会如此的奢侈和招摇,一般来说,只有来自七大宗门的弟子,才会毫无顾忌自然而然的携带着自己由门派奖励得来的精品符文武器出来历练,这样的符文武器,在外面奢侈得很,而在七大宗门,却稀松平常,在宗门里呆得时间久了,那些宗门子弟也就习惯了,这也并非是有意的炫耀!而这样的符文武器,在十一级以上的年轻高手身上携带,对那些眼睛亮的人来说,也算是一种无形的身份证明和威慑。”

    李补天果然不愧是赏金刑捕出身。这一席话说出,条理分明丝丝入扣,换做是别人。十有**恐怕都被他猜出了来历,当然,张铁这个怪胎是例外。

    面对着张铁这么一个不走寻常路的家伙,李补天连张铁的年龄都猜小了差不多十岁,对其他的信息,以常理推测,自然也就悬殊得更远了。

    “李大哥这次却是猜错了。我不是来自七大宗门的,也就一个普通家族出身!”张铁摇摇头笑着说道。在威夷次大陆名震一方的怀远堂,到了这太夏,也就变得普通了,所以张铁这话也不算是自谦。

    “啊。张铁兄弟是出自哪个家族,是天禄堂,冠英堂还是百忍堂?”杨志刚插话问道。

    张铁知道,那天禄堂,冠英堂与百忍堂堂都是太夏张姓之中的顶级豪门,这三个张姓大堂的堂号,张铁在威夷次大陆的时候就听说过了,这三个大堂,也一直是怀远堂中几位长老的目标。比起怀远堂来,这三个张氏豪门的实力实在是强出太多太多,两者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之上。以怀远堂如今的发展速度,哪怕一切顺利超速发展,能在一百年内膨胀十倍,和这张性三大宗堂的实力,也完全没有可比性。

    只需一点就足以说明张氏这三大堂的实力——怀远堂有长老,而这三大堂。却有长老院。

    “我来自怀远堂!”

    张铁说出自己的来历,李补天和杨志刚互相看了看。两个人都微微有点尴尬,因为他们两个人从来就没有听说过怀远堂,在太夏,除了研究祖脉学的那些人,其他人也没有几个能把这太夏千家百姓所拥有的堂号能说得清,因为那实在是太多了。

    “怀远堂以前在威夷次大陆,圣战爆发后不久在转移到太夏发展,两位大哥没有听说过也不奇怪!”

    张铁的解释让两个人都松了一口气,这怀远堂以前在威夷次大陆,他们没听说过也就不算失礼了。

    后面的时间,三个人聊了起来,相谈甚欢,互相的了解也多了起来。

    李补天和杨志刚知道了张铁更多的“经历”,在张铁的口中,他是怀远堂在威夷次大陆留守的最后一批人,在魔族到来之后才随舰队离开威夷次大陆,在中途,张铁忍受不了那漫长的旅途,一时兴起,就离开了舰队,自己在海上游荡起来,原本张铁想自己找路回来,那知道在海上游荡了**个月,最后差点完全迷了路,在前天,才乱打乱撞的来到了这个荒岛上,在来到这里的时候,张铁都不知道这里到底离东方大陆到底有多远,甚至就在刚才遇到那个朱量闯进来的时候,张铁的第一个印象,不是害怕,而是高兴,以为终于可以找到一个问话的人了,哪里知道那个毒狼朱量看到他,马上就双目凶光四射的冲上来想要他的命,不得已,他也只有把那个毒狼朱量干掉了。

    对张铁的经历,李补天和杨志刚也只能无语。

    而从李补天和杨志刚的口中,张铁了解到了二人的赏金刑捕这个职业的特殊之处,张铁开始还以为这个赏金刑捕是太夏官方的雇员,而在两个人解释之后,张铁才明白,原来这赏金刑捕,却是有点像是威夷次大陆上赏金猎人和私人侦探的集合,在太夏,只要身家清白六级以上的武者,经过考核与认证,都可以成为赏金刑捕,这也算太夏练武者的一条出路。廷尉府执掌太夏的刑狱司法,主官为大廷尉,是太夏九卿之一,位高权重,是太夏的重臣,所有的赏金刑捕都在廷尉府中注册登记,在一定程度上,接受廷尉府的管辖。

    两个人说起他们追缉毒狼朱量的事情还有太夏廷尉府的通缉榜的事情,张铁听得津津有味。

    听到后来,张铁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这朱量是太夏廷尉府通缉榜上排名9000多名的人物,那廷尉府的通缉榜上排名第一的人又是谁呢?”

    “炼魔赵元!”

    在从李补天口中听到这四个字的时候,张铁的心脏瞬间都停止了跳动。

    张铁心中一震,脸上却不动声色,而是继续若无其事的问了一个问题,“这人有什么本事,居然能够在廷尉府的通缉榜上占据第一的位置!”

    “炼魔赵元可算得上是一个惊天动地的人物,87年前,炼魔赵元一人屠灭松州陌江城,击杀包括太乙玄门副宗主和执天阁少主在内的七位骑士高手,凶焰滔天,震动天下,从那时起,炼魔赵元就霸占了廷尉府通缉榜的第一名,而且与太乙玄门和执天阁结下了死仇,如果能击杀炼魔赵元者,无论何人,均可赏城百座!”

    击杀一人,赏城百座,这样的赏赐,足以让所人疯狂。在说到击杀炼魔赵元的这些奖赏时候,就连李补天,那语气也变得飘渺了起来。

    而张铁的心中却更是巨震。

    太乙玄门?

    这个名字莫名有些熟悉,张铁的脑袋转了一圈之后才一下子想起,妈的,这不是兰云曦在太夏加入的门派吗?

    张铁心中翻江倒海起来……

    什么叫操蛋,这就是……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