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一卷 第四章 团聚
    从高空看下去,脚下是大片地广人稀的土地和山林,在抱虎城外,就是大片大片整齐的农田,在抱虎港的北面,则是一大片船坞和造船厂,而在抱虎城外三十多公里的地方,还有一片规划整齐的工业区,有铁路和公路贯穿其间,把这个工业区与其他地方联系了起来,在那铁路与公路的沿线,在那些农田周边,还可以看到一些零散的村庄和村镇。

    此刻,正是白天,那农田之中还有不少人在忙活。

    脚下这幽州阳河郡的风貌,倒让张铁想到了曾经的安达曼联盟,两者的发展水平,从天上粗略一看的话,似乎相差无几,但也有一些明显不同的地方。

    那第一个不同,就是脚下农田之中的机械化的程度这里要明显的比安达曼联盟偏高。哪怕是在天上,张铁还是可以看到不少的蒸汽拖拉机和农机设备在田里忙活着,而这里的第二个不同,是脚下那些建筑,无论是城市还是村庄所透露出来的浓浓的华族风格。

    当然,那最大的不同,眼睛是看不出来的。

    这阳河郡中有一堆骑士,而整个安达曼联盟,却没有一个骑士,两者的武力天差地远。

    张铁多少有点激动,因为此刻他脚下,就是这华族的故土——太夏。当今世界人类最强大的国度。

    张铁向西北方向飞去,只是半个多小时后。只飞出四百多公里,就又有一座城市就出现在张铁的眼前。

    这座城市面积不大,从天上看起来只有六十多平方公里。整座城市的城墙共分八面,仿如花瓣,看起来有一番别样的灵动气质。

    看到这座城市,张铁就知道到家了。

    这座城市,正是怀远堂曾经的金海城一脉在阳河郡中兴建的大本营——金光城。

    原本在威夷次大陆的时候,怀远堂中八房支脉要修建的新城的名字都是准备沿用当初在怀远郡中仪阳,新策。观星,齐海这些城市的名字。但后来听说在这幽州有人议论,说怀远堂人在太夏,却还心系那化外之地,长风伯爵正准备争夺这幽州刺史之位。未免非议,怀远堂这才决定用了新的名字。

    张铁觉得,新城新气象,这用新的名字也好。当初在威夷次大陆的时候怀远堂占尽天时地利,这金海城,仪阳城,齐海城等都在海边,可以修建大港,享受海贸之利。而在这幽州,怀远堂能拿下幽州东南部尽百万平方公里的一片陆地就已经不易,这块陆地上。最适合作为大港的只有一个抱熊港,其他的城市不在海边,也没有当初的地利,要是还用以前的名字的话,难免有些不伦不类。而且怀远堂下面的这些城市布局落点都是为了更好的控制住整个阳河郡,不是你想修建在哪里就能修建在哪里。过去的那些名字,更是不用也罢。

    飞在天上。下面的金光城所有的一切都一目了然。

    金光城的东面有一个占地达两百多亩的华丽的庄园,那庄园之中有一个占地五十多亩的大花园,那花园中种植着一片火红的植物,从天上看下去,那片火红的植物在花园之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圆圈,非常的显眼。

    看到那个花园,张铁的鼻子微微酸了一下,他知道,终于到家了。

    这里他第一次来,但是他却知道他们家的花园里种着一种红枫,那红枫一年四季都是一片红色,组成了一个非常明显的圆圈,从天上看到的话会非常的显眼,这是他老爸和老妈种的,为的,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张铁回来的时候可以在高空之中就看得到自己的家在哪里,不会认错路。

    “我已经回到金光城家中,一切无碍!”在飞下去之时,张铁心念一动,控制着手上的长老戒指,给怀远堂发了一条消息。

    都到家门口了,不和怀远堂交代一声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发完消息,身在万米高空之中的张铁的身形一动,也不再掩藏自己的身形,而是直接就朝着下面的家中飞去。

    离家中还有三四千米,张铁就感觉下面的庄园之中,有一道骑士意识一下子就锁住了自己的身形,然后一道人影冲天而起,向着自己飞来。

    张铁停在虚空之中,等着那道人影飞近。

    六叔公穆元长老的身形眨眼之间就出现在张铁的下方。

    “张铁拜见六叔公!”看到六叔公脸上严肃的神情,张铁深深的对着六叔公鞠了一躬。

    此刻的张铁,也是怀远堂的家族长老,按礼不需要对六叔公行这样的大礼,但张铁感激六叔公这些年对他们家的照顾,所以这个时候,完全是以家族后辈弟子觐见长辈的礼节对着六叔公深深的鞠了一躬。

    “你是……张铁!”等看清张铁的样子,那从下面飞上来的六叔公整个人的脸色可谓精彩之极。

    张铁当初举行转**典的时候六叔公就已经在太夏了,所以六叔公也没见过张铁成为骑士之后的样子,这个时候,看着张铁潇洒的凝立在虚空之中对着自己施礼,骑士修为展露无遗,六叔公的心中也是百味杂陈。这才几年的时间,当初那个第一次见到他还跪下给他磕头谢恩的少年如今和他同样成为了家族长老,这样的变化,怎能不让人感慨。而更让六叔公惊讶的是,张铁这些年的样子,似乎一点都没变,还是当初那副十六七岁的模样。

    “正是张铁!”张铁对着六叔公笑了笑,“多谢六叔公这些年对我家里人的照顾,将来如有机会,张铁一定厚报!”

    六叔公锐利的目光从张铁的脸上扫过。最后又不经意的扫过张铁手上戴着的那枚怀远堂的长老之戒,终于确定了张铁的身份。

    六叔公恢复了镇定,至少脸上也变得平静了下来。

    “你回来的消息其他长老知道了吗?”六叔公问道。

    在张铁离开飓风军团差不多这一年的时间里。张铁只与怀远堂偶尔联系,聊聊数语报一声平安和自己的行程,怀远堂中没有一个人想到在张铁会这个时候回来。

    “刚刚已经通知了!”

    听到张铁在进自己家门之前还不忘通知一声怀远堂,做事的分寸拿捏得也合适,六叔公也就不再多说什么,而是长长叹了一口气,“自你那次离开怀远郡奔赴塞尔内斯战区之后。眨眼也5年多没有回过家了,今天我也不多说什么了。你就先回家和家里人团聚吧,阳河郡和怀远堂内的事情,还有这幽州与太夏的诸多关节,等过段时间我们再说!”

    六叔公说完这些话。也不再说什么,而是转身就飞走了,也不再回张铁家里。

    张铁对着六叔公的背影再次深深一鞠,他知道六叔公不回张家是不想在这个时候让张家的人还拘束,这种时候他要在旁边,那也是一个超级大灯泡了。

    看着六叔公飞走,张铁才落回到下面的家中。

    ……

    “你是谁?”就在张铁的双脚刚刚落在家里庭院地面上的时候,几个侍卫一下子跳了出来,用戒备的眼神看着张铁。一个个的手都握在了腰间的剑柄和刀柄上,如果不是刚才这些侍卫发现张铁在天上还与穆元长老有过交流,这些侍卫这个时候说不定已经扑了上来。

    张铁看了看。这几个侍卫都是华族面孔,自己有些陌生,不过他们一个个的实力都达到了九级,而且极为精悍,这让张铁暗暗点头。

    “我是张铁!”张铁坦然的回答道。

    几个侍卫的脸色就是一变,似乎非常意外……

    然而还不等几个侍卫说什么。那旁边的宅子里,三个看起来四五岁的小男孩一下子就跑着从玄关后面兴奋得冲了出来。

    “啊。师傅像小鸟一样飞走啦,师傅像小鸟一样飞走啦,我也要学飞,我也要学飞……”

    这三个小男孩长得粉雕玉琢,黑发黑眼皮肤莹白如玉,比起普通的华族小孩来,这孩子的身上,有一股特殊的气息,似乎有点像混血,但又有些不像。

    这三个孩子一出现,张铁的目光就落在了他们的身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那三个孩子。

    在这一刻,张铁都感觉到了自己身体内的血脉与这三个孩子的那一丝神秘的共鸣。

    乍然间看到张铁,那三个孩子楞了一下。

    “叔叔,你看到我们的师傅了吗?”跑在最前面的那个孩子大胆的问道。

    围住张铁的那几个侍卫干想说什么,张铁只是看了他们一眼,眼神之中透露出来的那股不容拒绝的威严气息,就让周围的那几个侍卫一下子闭上了嘴巴。

    这个开口的孩子的脸上,还有几分琳达脸上的神韵,那眼睛,也像极了琳达。

    只是这孩子初见自己时对自己的称呼让张铁都不知道是喜是悲。

    张铁脸上出现了一个和蔼的笑容,在这三个小家伙面前蹲下,“你们的师傅是谁啊?”

    “我们的师傅是穆元太祖祖!”那个小男孩并不畏生的说道。

    穆元太祖祖?这个从孩子口中说出来的对穆元长老的稚气称呼也让张铁哭笑不得,就这么一个称呼,把穆元长老的名字和辈分都喊进去了,估计也只有这些小家伙才能说得出来。

    “你们的穆元太祖祖是不是头发和胡子都白了的一个老头?”张铁也学着那个孩子的口吻,用稚气的语气说道。

    “啊,是的,是的,今天穆元老祖祖来给我们讲课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刚才我们正在院子里听着课,那穆元老祖祖突然一下子就从院子里飞走了!”

    “你们的师傅今天在给你们讲什么课啊?”

    “穆元老祖祖今天带来一罐蚂蚁来,让我们看小蚂蚁怎么逮大虫子,还教我们像乌龟一样喘气,真是太好玩啦!”三个小孩高兴的拍着手说道。

    “让我猜猜,你是不是叫张承雷!”张铁看着那三个小子说道,“你是张承霆,你是张承霈!”

    在三个孩子的身上,多少都有他们妈妈的一点痕迹,所以张铁一下子就说出了三个孩子的身份。

    “是啊,你怎么知道我们的名字,我们以前好像没有见过你?”张承霆警惕的看着张铁说道,同时还悄悄拉了拉张承雷的衣角,把嘴巴凑过去,小声的在张承雷的耳边说道,“哥哥,妈妈让我们不要随便和陌生人说话!”

    “没事的,你没看见家里的侍卫都在吗,这个人能进到家里,还能说出我们的名字,应该是我们家里的亲戚,或者是大伯的朋友!”张承雷也转过头小声的在张承霆的耳边说道。

    听着这两个小家伙在自己面前的窃窃私语,张铁差点被他们逗乐了。

    “对了,说了这么多,你还没有回答有没有看到我们的穆元太祖祖呢?”张承霈仰着小脸,有些不依不饶的问道,就算打了这么一阵子岔,这小家伙依然执着的想搞清楚那个最初的问题。

    张铁还没说话,一个熟悉的声音和脚步声就从宅子的玄关后面传了出来。

    “承雷,你怎么带着两个弟弟跑出来了!”

    随着这个声音出现的,是穿着一身淡绿色长裙,打扮优雅精致的贵妇。

    那个人转出玄关,就看到了张铁,然后整个人一下子就停下了脚步,整个人像是被定住了一样……

    摸了摸张承雷的脑袋,张铁站起身来,看着出现在他面前的琳达。

    从黑铁历894年他离开怀远郡,到此刻,两个人已经将近六年没有再见了,这六年的时间,生了孩子,生活养尊处优的琳达身材更多了一丝丰腴,整个人的身上,更多了一种成熟的贤妻良母的婉约气质。

    突然看到张铁,琳达一下子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只是几秒钟,那眼泪一下子就汹涌而下……

    张铁什么话都不说,只是走了过去,把琳达轻轻的抱在了自己的怀中。

    “坏人,你把我妈妈弄哭了,放开我的妈妈……”

    在这温馨的时刻,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在张铁的脚步响起,感觉有人在踢自己,张铁低下头,只见张承雷正小脸通红的愤怒看着自己,一边揪着自己的衣服一边劲儿的踢自己,张承霆与张承霈也毫不犹豫的冲了上来帮忙,开始攻击起张铁,“放开琳达妈妈!”

    琳达赶紧摸了一把眼泪,蹲下,阻止三个孩子对张铁的愤怒进攻,“承雷,承霆,承霈,这就是你们的爸爸,快,赶紧叫爸爸……”

    三个小家伙都愣住了,看着和张铁,似乎根本没想到他们心目中正在与魔族打战的“大英雄”一下子就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

    只是几分钟后,整个张家的宅子一下子就像过年一样的热闹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