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一卷 第八章 偷闲
    “在太夏,一州之主官为刺史,州之下为郡,郡之主官为郡守,郡之下为城,城之主官就为城牧,许多城市下面还设有县,那县的主官,就是县令。”

    “至于县令之下,又有乡镇的,那乡镇的主官,就是亭长,乡镇之下,村庄一级的主官,则为甲长,甲长为太夏最小之官职,无品,由村庄之人自选,为流外七等之职!”

    “那各州刺史之上,又置督护府,督护府的主官,就是督宰!督宰之位,位高权重,是太夏真正的封疆大吏,一个督护府,常常下辖四个到九个左右不等的州,这太夏东北面的幽州,高州,墨州,通州,琼州,燕州,惠州,朝州之地,就由太夏东北督护府直接管辖!”

    金光城张家张铁的内宅花园之中,张铁靠在花园凉亭的躺椅上,一边吃着琳达剥给他的水果,一边听着贝芙丽拿着一本,在给张铁讲述着中篇中的内容,菲奥娜则站在张铁的身后,让张铁的头枕在自己丰满高耸乳沟半露的酥胸之上,轻轻的为张铁揉捏着肩膀。

    此刻,正是九月,又是白天,头顶烈日高悬,园中蝉虫鸣叫,虽然这三伏天已经过去,可在这阳河郡中,这个时候,这气温也不低,将近30度,正赶上一年酷暑之季的尾巴,《长〈风《文学 www.cfwx.net要等到了十月的时候,这阳河郡中的气温才会降下来。

    此刻张铁和菲奥娜几个人所在的凉亭,就在自家内宅花园的隐蔽幽静之处。周围假山,溪泉,翠竹和柳树围绕。只有假山后面有一条小路可以穿过假山进来,非常清净。

    张铁的老妈这两日的病情已经大为好转,就在刚刚,张铁亲自服侍完老妈汤药之后,看到老妈午睡过去,他才离开主宅,回到自己的内宅之中。忙里偷闲,和三个妻子避暑小聚。他的那三个儿子,精力旺盛。这个时候则交给了几位儿童教育专家,正在那这张家后花园中的游乐场里,和老哥那边的几个孩子,玩着各种各样的游戏。在游戏之中学习着各种东西和知识。一个个乐此不彼。

    在张铁的骑士意识之下,哪怕是在内宅之中,他也可以听得到那游乐场里孩子们兴奋的笑声和玩闹声。

    这两天在家里和他那三个儿子呆在一起,只要半小时,张铁就要被他那三个儿子弄得满头大汗,对张铁来说,要应付那三个小家伙,简直比应付几个三眼会骑士还困难。试了几次之后,连那三个小子都觉得他们叫爸爸的这个男人无趣。会讲的故事会玩的游戏都不多,张铁也就不再挣扎,知道自己不是带孩子的那块料,这平时,除了每日只教那三个孩子打上半个小时的拳之外,也就把那三个孩子交给他们的母亲或者是张家雇佣的那些人来带。

    张家后面的穆元长老已经好几天没来,看样子,也是想让张铁在家里清闲几天。

    来太夏这些年,菲奥娜三人不仅一口华语说得已经完全和华族人一样,这对的了解,也远在张铁之上。听到张铁想要了解一下中的内容,贝芙丽就拿来家里的一本,为张铁讲读。

    听到贝芙丽说到那东北督护府,张铁的嘴巴刚刚被琳达赛进了一颗水灵灵的荔枝,他微微有些愕然的睁大了眼睛,连嘴巴都忘了咀嚼了,“我靠,那这么说来,这太夏一个督宰,就管辖数州之地,岂不是就像管辖着几个次大陆一样,权势滔天?”

    “要不然这太夏怎么会是人族第一强国呢?”贝芙丽好笑的看了张铁一眼,有些撒娇的说道,“你又打断我,那你还要不要听嘛!”

    “要,要,当然要,继续……”张铁微笑着,或许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再次看到已经成为母亲的贝芙丽在自己面前娇憨的样子。

    此刻天气热,又是在这内宅之中,琳达和菲奥娜三人穿得也就比较清凉,三个人的身上,都穿着一件薄纱般的华族的半臂襦裙,那襦裙上窄下宽,襦裙之内是一件小小的抹胸,腰上是两条束轻轻打节系住,三个美艳少妇一个个酥胸半露,凝脂般的美妙皮肤和身段在薄薄的裙纱之下若隐若现,说不出的俏丽风流。如果用大灾变之前的用语来形容的话,这贝芙丽三人,都是三个超级辣妈。

    张铁在心中暗暗感叹,这样的生活,就是自己曾经梦寐以求的啊。

    “太夏官阶一共分为十品十九阶,最高为神品,只授予太夏三公,大司马,大司徒,大司空,大司马主掌太夏兵马与征战,大司徒主掌国家政务,大司徒则主管国家监察,教化,礼仪与祭祀等事,其余为一品到九品,这一品到九品之间,每一品,又分为正从两等,共十八阶,在这十品十九阶的官阶之外,又有未入品的流外九等之职,授予太夏的各级公务人员,在太夏,除了官员和公务员可以被授予品流之外,其余各类技工匠师,有特殊贡献和特殊能力的人才,只要是为太夏服务的,符合一定条件,都可以被授予品流官阶……”

    ……

    两个小时后,太阳开始偏西,贝芙丽正讲到中的,张铁耳朵动了动,一下子从舒服的躺椅上爬了起来,飞快的在三个娇妻的脸上亲了一下,“我老妈要醒了,我去给她准备晚上的晚饭前喝的药!”说着这话,张铁还色眯眯的打量了三人一眼,“嗯,你们这身衣服不错,我都没发现你们穿这华族的服装这么漂亮,今天晚上回房干活就穿这套衣服,不许偷懒……”

    “讨厌……”在三个辣妈的娇嗔中,张铁哈哈大笑。小跑着离开这凉亭,向着主宅的厨房之中跑去。

    ……

    只是在张铁离开自家内宅之后半个小时,两辆黑色的豪华小轿车就驶进了张家豪宅的大门。

    那两辆车在主宅门口停下。张阳和一个年纪50多岁,留着三缕清须,气质温文的老者从第一辆车上开门下来。

    “范掌柜,请!”张阳客气的招呼那个老者进到主宅。

    两个人刚进主宅,那个叫范掌柜的就看到一个十六七岁的俊秀少年捧着一碗汤药,从偏厅中走出。

    那汤药似乎刚刚煮好,那少年捧在手上。还热气腾腾,少年一边走一边吹着汤药,想要让他冷下来。

    “哥。回来啦!”少年很随意的和张阳打了一声招呼,看了那范掌柜一眼,点了点头,“老妈的药刚煎好。我就先上去了!”

    “好。老妈今天怎么样?”

    “好多了,早上吃完药后还在花园里走了几圈,下午精神也很好,手脚的力气也比昨天大多了了!”张铁说着话,就噔噔噔噔的端着汤药上了楼。

    听到张铁和张阳的对话,那范掌柜楞了楞,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张阳,“这位是……”

    “这位就是我兄弟张铁!”张阳笑了笑说道。

    范掌柜心中一震。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那个刚刚端着汤药上去看样子只有十六七岁的少年。居然就是张铁和范家定亲的张铁。

    无论是张铁外表看起来的年龄还是张铁此刻在做的事情,都大大出乎了范掌柜的意料之外。

    按张家的说法,那张铁此刻应该已经二十六七岁,但张铁的外表,看起来完全就像是一个少年,而不是一个青年。

    更让范掌柜没有预料到的是,这张铁,已经身为骑士,居然在家中还在做这种仆役在做的事情。

    “家母最近几日身体稍有不适,刚好我兄弟回来,这几日,在家中,张铁都服侍在家母面前,那一应汤药,都由张铁亲自到药库称量挑选,然后拿到厨房亲自煎熬,不经他人之手!”张阳解释道。

    听着张阳这话,那范掌柜的眼中闪过一道亮光……

    ……

    当初看到张铁的三个儿子天赋异禀,就当机立断要把女儿嫁给张铁与张家定亲的那福海城的籍正就是瀛洲天水郡范家的人,这范家在瀛洲也不是普通小门小户的家族,而是地方望族,范家在天水郡拥有城池四座,比起怀远堂张家来,虽然稍逊一点,但范家在太夏却是根深蒂固,在某些方面,这范家比初来乍到的张家还要强上几分。

    因为这一层的关系,范家的大润商团,也就和张铁家里的金乌商团有了联系,这一次的买卖,两边算是双赢。

    这次借着大润商团与金乌商团交易的机会,范家这边也派了一个大掌柜过来,除了完成交易之外,那另外一个意思,也就是想把两家那只有一撇的亲事给敲定,这种事,男方可以拖得起,女方可拖不起。

    这吃晚饭的时候,那范掌柜在桌上温文尔雅,但一双眼睛,半个小时的时间,倒有二十分钟在悄悄的打量着张铁。

    对第一次来张家的人来说,看到张铁这么一个外表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的少年就有三个异族美妇,而且其中那琳达虽然风情万种,看起来一点也不显老,但琳达那年纪看起来比张铁似乎还要大上将近一倍,几乎就像是张铁的长辈一样,偏偏那看着张铁的眼神还总是温柔如水,几个人坐在一起,那画面的确有些奇怪。

    张家的人依旧习以为常,而那范掌柜看在眼里,心里想些什么就没有人知道了。

    几乎刚刚吃完饭,一家人正坐在一起和范掌柜聊天,那张铁就突然怔了怔,手上戴着的长老戒指,就传来了怀远堂对诸位长老的召集令。

    “怎么了?”张铁的老妈这个时候精神已经大好,看到张铁突然怔了怔,就关心的问道。

    “怀远堂召集堂内长老到宗祠大殿有要事商议,我刚刚收到了召集令!”

    “啊,既然是怀远堂有事,那你就不要耽搁了!”张铁的老爸立刻开口道,那语气之中,不知不觉都透出一种自豪的感觉。

    “啊,要你哥帮你安排飞艇和车吗?”张铁的老妈也关心的问道。

    张铁笑了笑,“不用了,我直接飞去比较快一点!”

    说完这话,张铁和老哥,范掌柜与琳达三人打了一个招呼,就走出了住宅,一家人都把他送了出来。

    在张铁成为骑士之后,这一家人,还没有谁看到张铁显露过骑士那通天彻底的本领,哪怕那天张铁回家的时候,大家也没看到他是怎么从天上飞下来的,这听说张铁要直接飞走,一家人既是送他又是想看看他怎么飞上去的,所有人都跟着张铁从主宅里走了出来。

    在出来的时候,琳达和菲奥娜三人都各自把张铁的孩子抱在了自己的怀里,张铁的那几个小侄子和侄女也一个个瞪大了眼睛的看着他,想看看他们的叔叔怎么“飞走”。

    来到外面,张铁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交代了老妈不要忘记那睡觉的那一碗药之后,然后随手捏了捏张承雷的小脸,笑了笑,所有人只觉眼前一花,那张铁已经从众人的眼中消失。

    “看,叔叔在哪里!”张承安指着天空说道。

    所有人抬头,只见那数百米的高空之中,张铁对着众人挥了挥手,然后光影一闪,整个人就变成一颗流星,往抱虎城的方向飞去。

    张家的人,一个个都看着张铁化为流星的影子,怔怔出神,那张铁的三个儿子,更是一下子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们的爸爸在他们面前表演的“魔术”。

    “这就是骑士么!”张铁的老爸愣愣的看着那天空,半响没有反应过来,“这个人,是我儿子?”

    ……这个人,是我兄弟?

    ……这个人,是我小叔?

    ……这个人,是我老公?

    一时间,张铁家里人的心思都出奇的一致,张铁在家里,非常的平易近人,常常会让人忘记他家族长老的身份,而长老这个身份,对张家的这些人来说,实在是太抽象了一点,一直到这个时候,亲眼看着张铁在自己面前飞走,张铁这另外的一个身份和形象,才陡然在家人的心中鲜活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