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一卷 第十一章 自创战技
    昨晚离开抱虎山怀远堂宗祠大殿回到家中时间已晚,张铁有些打算,但回到家看到老妈老爸都睡了,他也就没说,径自回到内宅,享受那无边的艳福去了。

    这一晚,琳达,贝芙丽和菲奥娜三人都很勤快,与张铁折腾了大半夜,三个女人才疲倦而又满足的睡去。

    睡觉就是充电,也是一个人恢复自己精力和元气的最自然的途径,作为骑士,就算是睡觉,也可以与普通人有很大的不同。

    普通人睡觉是浅层睡眠,大脑的部分区域和皮层组织在睡眠之中还处于一种半活跃的兴奋状态,这种半活跃的兴奋状态,就像是怠速的发动机一样,本身也在消耗着人体的能量和元气,所以普通人的睡眠时间也较长,通常状态下,一个普通人要睡眠七到八个小时才能再次恢复一天的精力,华族所说的闭目养神,其实也就是通过闭上眼睛的方式在减少大脑部分区域和皮层组织的兴奋程度,让其消耗更少的能量和元气,以达到养神的目的。

    骑士的睡眠是与普通人不同的,几乎每个骑士,在进阶骑士的时候,就已经自然而然的掌握了深层睡眠的技巧,这种深层睡眠就像是身体快速充电的过程,可以让一个骑士在很短的时间,只要三四个小时,特殊情况下甚至只需要半个小=长=风=文学 www.cfwx.net时左右,就获得比普通人更好的睡眠质量与精力恢复效果。

    在进阶骑士的时候,张铁就掌握了深层睡眠的技巧。而在自己的精神力再次突破之后,张铁的睡眠技巧则更进一步,进入到一种他都说不清的睡眠状态之中。

    在这种睡眠之中。除了他的身体还本能的保留着一丝对环境的感知与警惕之外,他全部的大脑与皮层组织都彻底的寂静和冷却下来,进入到一种香甜而又飘逸的状态之中,在这种状态之中,没有梦境,没有杂念,整个人的大脑和身体就像回到一个巨大的胎盘之中一样的舒服。惬意,安逸,除了意识停下来之外。他身体的五脏六腑这些器官在这种状态下似乎变得真正开始能“藏”得住东西,那全身的气血,元气,精神。都归藏于五脏六腑之中蛰伏起来。于冥冥默默的黑暗之中,相生相化,与天地能量发生着微妙的联系,悄悄滋养,坚韧,干净,状大,再次变得生机勃勃。萌萌动动,在寂静之中。孕化出大动之能。

    在这样的睡眠之中,张铁哪怕每天只睡两个小时,那效果,就比他以前睡上**个小时还要好上几倍,每次睡觉,对张铁来说都像是在吃一种特殊的补药,醒来之后那身体和身体内的每个明点都会展现出全新的,巨大的活力,令人充满了惊喜之感。

    有时候张铁甚至会怀疑,如果不是已经进阶骑士的话,按照他以前在黑炎城的那种水准,他甚至只需要每天像这样好好睡上一觉,不需要其他的修炼和锻炼,他的身体就会像山林里的大树一样,扎根大地,也不需要干什么,自然而然就能茁壮和变强起来。

    现在的张铁,每天只需要睡三个小时,就有一种被“撑”得要“绽放”的感觉,三个小时一到,他体内那勃发的生机和气血,就会从归藏它们的五脏六腑之中自然而然的满溢而出,让他的身体在十多个呼吸的时间之内就重新变得龙精虎猛,再也睡不着觉,无法沉寂,只能灿烂。这种起床的感觉,张铁不知道别人有没有过这样的体会,他甚至不知道怎么形容比较恰当,但每次起床,张铁都感觉自己的身体像花朵一样的在绽放和盛开,令他充满了喜悦,感觉又是全新而美好的一天在到来。

    ……

    今天的时间是9月19日,醒来的张铁在床上安静的躺了一会儿,细细体味了一阵身体开花的美妙感觉,这才睁开了眼睛。

    卧室里漆黑一片,这个时候,正是凌晨五点,外面的天色还黑蒙蒙的。

    琳达睡在他右边的胳膊上,菲奥娜趴在他的胸口,贝芙丽在睡在他右边的胳膊上,房间里有一股欢愉的味道,那味道,带着三个女人身体的幽香,还有房间花瓶里几束紫色的迷迭香的淡淡的优雅的香味,更多的,则是张铁喷洒出来的人体蛋白质挥发到空气中的味道。

    三个女人睡得都很香,张铁悄悄的从琳达和贝芙丽的脑袋下抽出自己的胳膊,然后又轻轻的把菲奥娜移到了枕头上,在三个女人的脸颊上轻轻一吻,为三个女人盖好被子,这才起床,然后安静的离开卧室,光着屁股来到外面房间的浴池,洗了一个澡,然后穿好衣服,离开房间。

    庄园的女仆们要到六点才会起床,所以这个时候,这内宅之中,一片安静,除了那坚守在自己岗位上的那些护卫之外,张家的这个宅院之中,其他人基本还没起床。

    张铁来到庄园里那种满了红枫的后花园中的一片草地上,在做了几个动作后,就慢慢的打起了拳。

    张铁的动作舒缓而自然,一招一式如行云流水一样,看不出威力,但却让人有一种赏心悦目的味道,在外行的人看来,张铁打的那拳和城市广场公园里早上那些大爷大妈锻炼身体打的拳好像也没什么不同。

    到了骑士这种境界,所谓的修炼,很多时候,都是静水深流,无论是凝聚脉轮还是锤炼战技,那其中境界,已经不是外人在一旁看着就能感受到的了。

    不过骑士就是骑士,总会与常人有所不同,张铁只是在这里打了十几分钟的拳,慢慢的,随着他身上那无形的气机涌动而出,以他为圆心的半径二十米之内的花园里,那所有红枫的叶子和树枝。还有地上的小草,全都无风自动,开始随着张铁的动作极有韵律感的轻轻的动了起来。张铁的手朝上,那些枝叶小草就朝上,张铁的手朝下,那些枝叶小草就朝下,张铁朝东,那些枝叶小草就朝东,张铁朝西。那些枝叶小草就朝西那后花园中,就像有一条无形的线拴在张铁的手上和那些枝叶小草上一样,让那些职业小草不由自主的就随着张铁的动作而动作。

    枝叶小草上的晨露在晃动中被弹起。破散,蒸发,然后张铁周围的二十米之内,就显得有些雾蒙蒙的。非常的怪异。随着张铁的动作,那雾气时聚时散,变化莫测,如画家手中的画板,不时在雾气中显化出龙蛇体相,时生时灭,这样的景象如果是被一些孤陋寡闻的乡野村夫看到,恐怕又要编出什么山精野怪的故事来。

    不知什么时候。张铁的老哥张阳已经站在了张铁二十米之外,安静的看着张铁在哪里练拳。

    这些年。张阳的作息时间一向都非常的规律,他早上也都保持着早起锻炼的习惯,张阳也没想到今天在这里锻炼居然还可以遇到张铁。

    只是刚刚来到这后花园中,张阳就被张铁的拳法吸引住了,张阳不是不想再靠近一点,但是这张铁身边二十米之内,就像有一道无形的气墙一样,把他挡在了外面。

    看着随着张铁的动作周围晃动的枝叶小草和张铁身畔那变幻莫测的雾气,张阳心中充满了震撼,这样震撼,可比昨天晚上张铁在他面前飞走要更加的强烈。

    这是这些年张阳第一次看到张铁在自己面前演练战技。

    对修炼一途,张阳的天赋普通,他看不出张铁在修炼什么拳法,只感觉张铁的拳法之中,有一些铁血神拳的影子,但却与铁血神拳不同,那动静开阖之间,却有一股铁血神拳所没有的潮起潮落般的生灭之意在其中若隐若现。

    那股生灭之意非常的恐怖,以张阳的感知,他知道,这种时候,只要张铁心意一动,就能把他及其周围的一切变成一团齑粉。因为知道张铁不会这样做,他也才安心的站在一边看着。

    又练了一会儿,张铁收拳站好,随着他的两只手一放平舒展和口中那长长的一口气呼出,他周围的雾气才陡然一下子散去,张阳也才感觉自己面前那道无形的气墙一下子消失了。

    这个时候,天上的星辰渐隐,庄园里的那些房间里,有几个房间已经亮起了灯光,有些女仆,已经要准备起床了。

    张阳走了过去。

    “这是什么拳法,好像不是你以前修炼的铁血神拳?”张阳开口问道。

    “这不是铁血神拳,只是我最近瞎练的拳法,疏筋活血汤强身健体。”张铁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这当然不是什么瞎练的拳法,这是张铁在尝试用拳法和战技来模拟和重现他在水下所感觉到空蚀效应,那空蚀效应非常的强大,张铁觉得,如果能把那种效应用自己的拳法和战技展现出来,那样的拳法和战技的威力,绝对非常的恐怖,那普通气泡的生灭都能让自己在水下有难以承受的感觉,何况是战气与拳法的生灭,那威力,只会更加的强大。

    那五行地象经所拥有的五行战气中五行相生相克的意境,和那空蚀效应中的生灭之道有些莫名的契合,张铁这段时间若有所悟,这才模拟演练一番,但因为还没练成,仅仅是有些感悟,张铁也不好意思在自己老哥面前说自己想创造一种强大的战技,因为这实在是太骇人听闻了一点。因为哪怕是骑士,这战技,特别是强大的战技,也不是谁想创造就能创造得出来的。现在这个世界流传的这些战技,绝大多数都只来源于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来源于对地下世界人类史前秘藏的挖掘整理,还有一个是来源于对大灾变之前人族战技和武技的继承与突破,就属于前者,而华族对后者的继承和突破则冠绝人族,独领。那被这个时代的人创造出来的战技,虽然不能说没有,但真正可以流传开来被人认同产生巨大影响的,实在是凤毛麟角,而其创造者,无一不是开门立派的宗师级人物。

    听到张铁说是瞎练,张阳只有苦笑了一下,“你这瞎练两个字真是太打击别人的自尊了,要你这算是瞎练,那我们这些人练的算是什么?”

    “老哥你修炼的,当然是千锤百炼的战技啦,比我这瞎练的可强太多了,等你到了骑士,你也可以瞎练!”

    听到张铁的这俏皮话,张阳哈哈大笑,“刚好你今天在,那么你就指点一下老哥的功夫怎么样!”

    “好,老哥你使出来我看看!”张铁说着,就退到一边,看张阳演练。

    以前在黑炎城,在从黑炎城第七国民男中毕业之前,张铁的武技和修炼都是由张阳在指导,这次反过来,对两兄弟来说,也没有什么疙瘩。

    张阳原本的修炼天赋就不高,这些年忙于商团的事情,能用于修炼的时间就更少了,这战技武技,对张阳来说,已经彻底沦为了强身健体的锻炼早操,这样的武技,在这个时候的张铁的眼中已经不能叫普通,而是已经完全可以用烂来形容,随便来一个魔族军团的九级战士,都可以虐杀张阳无数遍。

    看了张阳的那套把式,张铁就彻底断了再指点什么的想法,算了,老哥就算花再多的心思在战技上,撑死了这一辈子的战技也就是能修炼到和一个九级的铁甲魔同归于尽的水平,别勉强了,有那点功夫,多琢磨一下怎么点燃明点好了。这战技,就当做活动筋骨的有氧运动吧。

    张阳卖力的演练了两遍,一直练到自己额角冒汗,脸色通红,这才收工,然后看着张铁,还微微得意的说道,“你觉得老哥的这一套乾坤掌如何?”

    张铁揉着脸,“老哥你以前说我的那个词是什么来着,对了,提神,老哥你这套乾坤掌很提神,让我都没办法指点了!”

    张阳微微一愣,然后就大笑起来,张铁也笑了。

    “我要去一趟幽州城!”张铁笑着开了口,“这次幽州的刺史选拔,就在幽州城举行,由程督宰亲自主持,昨晚家族长老开会说的就是这事!”

    张阳一下子也停下了笑容,“有危险吗?”

    “没有,听说那幽州城还很热闹,所以这次我打算带老爸老妈和琳达他们一起去!”

    “一起去?”张阳一下子没搞懂……

    “是的,一起去!”张铁肯定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