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一卷 第十四章 长风伯爵
    张铁一家人来到幽州城的时间已经是10月2日晚间,此时,距离10月5日的幽州刺史争夺之战满打满算已经不满三天,整个幽州城,已经成为幽州所有人的焦点所在,可谓八方风云聚一堂。无论是想争夺刺史之位的那些家族还是纯粹想来凑热闹或者看看有没有什么便宜好捡的那些人,此刻都聚齐幽州。

    幽州第一个刺史的诞生对整个幽州的人来说都是事关切身利益的大事,而且这次刺史争夺,程督宰竟然亲自乘坐飞舟前来,听说还有天机宗的浑天宝球助阵,这种种的原因,让此刻的幽州热闹得就像在举办一场盛大的灯会一样,简直比过年的时候都还要热闹。

    张铁其实是怀远堂中众多长老最后一个抵达幽州的。

    就在昨天,怀远堂中的穆元,穆安,穆雷,穆雨,穆恩五位长老已经乘坐飞艇抵达了幽州,于同一日抵达的,还有从地元界赶来的怀远堂的家主长风伯爵张太玄。

    张铁来不来,这个时候,有人其实比他更着急。

    张铁开着的那辆房车距离幽州城还有十多公里,就已经遇到了几个在翘首以盼等待着他出现的怀远堂中的执事弟子。

    看到张铁的房车出现,那几个执事弟子就差点眼泪汪汪的大哭一场。

    老天在上,他们可是比长老还要先到的幽州城,特别是准备接待张铁的这几个家族执事和弟子。更是已经在幽州城外苦等了差不多一周的时间。

    张铁开着房车出来,谁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到幽州,所以这几个执事弟子也就在只能在这里苦等。张铁这次游兴甚浓。他们也不敢迎得太远去催,要是把穆神长老弄得不高兴,他们准吃不了兜着,一个个在怀远堂中的前程也就要打水漂,而要是穆神长老来晚了耽搁了这次刺史之争,家族的其他长老或许不敢拿穆神长老怎么样,但他们这几个负责接待的人。绝对就要成为无能者的典型,在怀远堂中的前程同样也会打水漂。说不定还要落得一个重罪。

    昨天家主亲临,穆神长老还没到,就已经把他们架在火上烤了。

    在看到那辆挂着阳河郡金光城牌照,编号为12345。有一路顺风之意的“霞客行”房车出现在公路上的时候,那几个人悬着的心终于落回到了肚子里。

    他们挥着手拦停房车,张铁就从房车的驾驶舱的位置利索的跳了出来。

    对这几个人,张铁略有印象,好像以前在仪阳山上见过几面。

    “你们是……”

    “穆神长老,我是怀远堂派来这里迎接穆神长老的家族执事,我叫张德盛!”那一个执事和三个弟子齐齐对着张铁恭敬的鞠了一躬。这种时候,只有执事有开口的机会,其他几个作为普通的弟子。连在家族长老面前介绍自己的机会都没有。

    “不用多礼了,现在天色已晚,我还正想去找一个落脚的地方呢!”张铁松了一口气。微笑着说道。

    “怀远堂在这幽州城中有一处会馆,我们这就带穆神长老过去!”张德盛说着,看了张铁身后的房车一眼,指了指自己身后那早已经等待着张铁和他家里人的几辆仙龙座长老座驾,“穆神长老和家里要下来坐车休息一下吗,这房车我会安排弟子开到会馆!”

    “不用了。你们在前面带路就可以,我开车跟着你们!”张铁说完。就又跳到了房车的驾驶舱中。

    那个执事和几个弟子互相看了看,没想到张铁这么随和,也不多说话,就各自上了车,几辆豪车前后护卫着张铁驾驶着的那辆房车,往幽州城驶去。

    房车内,张铁驾驶舱后面的一个小窗户打开,露出了张铁老爸的面孔。

    “张铁,怎么回事?”

    “没事老爸,几个怀远堂的执事和弟子在这里接我!”

    “啊,没事就好!”听到没有事情,张铁老爸才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刚刚你妈还让我问你,我们今天晚上是在车里过还是住店?”

    “怀远堂在幽州城有一个会馆,我们就去怀远堂的会馆!”张铁扭头回答道。

    “这里路上人多,你开车小心一点!”

    “放心啦老爸,我这技术,就是闭着眼睛开车也没事!”张铁用吹牛的口吻说了一件不算吹牛的事情。

    “你这个臭小子!”张铁老爸笑骂一声,随后就关起了窗户。

    张铁开着车跟着怀远堂的那几辆车直接进了幽州城。

    在进入幽州城的时候,张铁在驾驶员的位置上伸着脑袋抬着眼睛看着那高耸的城墙,暗暗在心里抽了一口冷气,这城墙的高度,目测都在70米以上,而那幽深的城墙下面的通道,则像一个隧道一样,起码有上百米长。

    70多米高,100多米宽,边长40公里,这样的城墙,张铁以前不要说看到过,就是连听都没有听到过。可以想象这样的一座城池会有多么恐怖的防御能力。

    在威夷次大陆,所有的城市的城防军几乎在城中都另有军营和驻地,而在这太夏,所有的城防军都住在城墙之内,这城墙既是城市的防御设施,更是太夏军人的军营,整个太夏,就没有任何一支部队的军营是建在城市之中的,除了这城防军的军营是在城墙内之外,其余那些拥有军营的部队,都无一例外的选择在城外建营。

    这是《太夏律》中的《军律》——太夏军人的作用是保护国家和城池,而不是要让国家和城池来保护他们,所以整个太夏,没有任何一个军营会建在城市之中。建在城池之内的军营,在太夏的军人看来,那是军人的耻辱。太夏军人的勇武。让他们把在危险的地方建立军营视为一种巨大的荣誉与职责,那军营建在越危险的地方,那样的部队,在太夏,地位会越高。当今人族之中,也就只有太夏,才在地元界中驻扎着成编制的部队。

    幽州城的热闹与繁华也远在张铁的想象之外。特别是到了夜晚,这巨大的幽州城。灯火琉璃,处处阑珊,街道上车水马龙,路边夜肆酒家人声鼎沸。豪迈之士在街上饮酒击缶,慷慨高歌,浪荡之子在酒楼上呼朋引伴,身着霓裳襦裙的仕女在街上三五成群争奇斗艳,引得一批浪荡之子在其周围徘徊,大献殷勤,还有那卖艺杂耍之人,在街上显露卖弄各种本事,引得大批的围观者驻足观看。

    这样的景象风物。也就像这城池一样,是张铁以前从来没有看到和感觉到的。但此情此景,却是太夏最生动一面的展示。

    虽然是第一次看到这些。但或许是身体内流淌的华族血液和基因在起作用,不知道为什么,张铁总觉得这里的一切都无比的亲切。

    ……

    怀远堂的会馆坐落于这幽州城中张铁叫不出名字的一条大街附近,占地百亩,颇为气派。

    在前面车辆的开路之下,张铁驾着房车。也差不多用了半个多小时才开到这里。

    怀远堂的会馆的正门上面挂着一个五六米长的巨大的匾额,那匾额上书四个苍劲有力的金色大字“怀远会馆”。

    看到怀远会馆。张铁就想到了当初他突袭天寒城甄家会馆的情景,这脑海中当初的情景和现在对比一番,张铁还正有一种沧海桑田的感觉。

    然而几乎是张铁刚刚架着车到达怀远会馆,他那骑士的明锐感知一下子就让他感知到了会馆正门周围那种诡异的气氛——就在那怀远会馆的周围,至少有七八伙人在盯着这里进出的各个人物,这样的情况,有些出乎张铁的意料之外,也让张铁的心中微微一沉,感觉到了此刻幽州城中因为刺史之争带来的一丝紧张气氛——不用说,这个时候盯着怀远会馆的那些人,肯定是怀远堂的那些对手们派来的。那些人完全肆无忌惮的聚集在怀远会馆正门的百米范围之内的大街上,有的人在茶楼上品着茶,有的人则假装在街上摆着小摊,更有那滚刀肉一样的家伙,完全就蹲在怀远会馆大门的街对面,一边啃着水果,一边瞪着一双贼光闪闪的眼睛盯着这里的一举一动。

    一直到张铁开着车驶入到了会馆,会馆的院墙和树影把那些视线完全隔绝起来,张铁才感觉舒服了一些。

    张铁开着房车在停车场停下,张铁的老爸老妈他们下了车,好奇的打量着这里。

    “啊,这怀远会馆看起来还不错!”张铁的老爸看着这和公园比起来也差不多的会馆,高兴的说道。

    “房间准备好了吗?”张铁问那个张执事。

    “会馆里已经为穆神长老的家人准备了一套别院,别院内的使女仆佣皆是怀远堂自家的人手,穆神长老尽可放心使唤!”

    “好,那先带我们去看看!”张铁挥了挥手,那个张执事就带着众人来到会馆里湖边上的一个别院里,那别院布置得非常的精致,不比张铁家里差多少,因为考虑到张铁还带着三个小孩,那别院的草坪上甚至还搭建了饿一个小型的儿童乐园,一切考虑得都非常的周到,张铁的老爸老妈和琳达她们也很满意。

    在家里人安顿好之后,张铁才离开那个别院,让那个执事带着自己去见众位长老和家主。

    这个时候,怀远堂的众位长老和家主也正在会馆的一间会议室内商议事情,张铁去得也正是时候。

    想到要第一次见到兰云曦他老爸,张铁还微微的有一点紧张。

    ……

    “启禀家主与诸位长老,穆神长老到了!”

    会馆的一间会议室内,正坐在里面的六个人听到下面一个执事的禀告,一下子都停下了话头。

    “让穆神长老进来!”坐在会议室首位的一个男人淡淡的吩咐道。

    “是!”执事退下

    ……

    十多秒后,在六双眼睛的注视下,张铁坦然走进会议室,第一次见到了怀远堂的家主长风伯爵张太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