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一卷 第二十四章 幽州之虎(五)
    在和自己的第一个魔族骑士近身鏖战了将近二十多分钟的时候,张铁终于击破了那个魔族骑士的护体战气,在一声“杀”的怒吼声中,双拳狠狠的捣在那个魔族战士的胸膛之上,战气勃发,将那个魔族骑士轰击成了一堆碎片。

    这是张铁在浑天宝球内击杀的第一个魔族骑士。

    在击杀完这个魔族骑士之后,张铁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中的榜单,那榜单上,到了这个时候,53名人去骑士之中最强者的战力已经开始显现出来。毫无疑问,那最强者,就是陆鼎芝和张太玄。

    陆鼎芝26分。

    张太玄29分。

    如果张铁记得没错的话,在第三轮过后,陆鼎芝当时的积分是11分,而张太玄当时的积分只是9分,他们两个人干掉的战灵,还没有自己多,而这个时候,再看积分,张铁就知道,在这二十分钟的时间内,陆鼎芝已经击杀了3名魔族骑士,而张太玄,则已经击杀了4名。

    陆家家主与张家家主的战力,在这个时候,让张铁都为之侧目。

    而击杀了第一个骑士的张铁的积分,也变成了24分,在这积分榜上,此刻也排在了第三位,同样引人注目。

    谷家的家主谷大寿这个时候刚刚击杀了♂↗长♂↗风♂↗文♂↗学,w∞ww.cfw□x.n∞et两个魔族骑士,积分21分,还在张铁之后。

    在刚才,张铁已经感觉到有人激发了三昧力量,只是不知道那激发的人是谁,不过那个人倒是提醒了张铁。要尽快与怀远堂的其他长老汇合,别人有三昧力量。他也有三昧力量,这样的力量。这个时候不用,那要到什么时候用。

    也就是这么一两秒的功夫,根本不给你有太多的喘息时间,离张铁不远处黑色的光华一闪,一个魔族骑士再次显现出来,双眼通红的就朝着张铁冲了过来。

    从第四轮开始,等待每一个人的,就是无休无止的魔族骑士的车轮战,只要干掉一个魔族骑士。那么,新的魔族骑士马上就会出现。

    张铁暗骂一声,再次撒开腿就跑。

    就在离这里一百多公里之外的地方,张铁已经看到了两股聚集在一起的战气狼烟,那两股战气狼烟张铁非常的熟悉,那是穆雷长老和穆元长老的战气狼烟。

    在进入到这个浑天宝球的这段时间之内,怀远堂中的两个长老已经碰到了一起。

    远处,传来一声剧烈的轰鸣与怒吼,还有那骑士战气陡然升高又四溢开来的气息。就在那怒吼声与轰鸣声中,天上的榜单再次一变,在谷家的下面,谷青龙长老的名字慢慢消失。而这个名字后面的积分10分则保留了下来。

    正在飞行着的张铁微微一愣,没想到谷家的那个长老居然会成为在浑天宝球内第一个被干掉的人族骑士。以一战二,最后还能拖着两个魔族骑士一起同归于尽。那个谷家长老的实力也算不弱,只可惜。谷青龙今天太倒霉了,先是遇到自己。被自己“以德服人”弄得前三轮一分都没捞到,这第四轮一开始就被两个魔族骑士缠住,战斗一开始就打出了真火,最后不得不遗憾离场。

    到了这个时候,谷家长老心中再不甘也没有办法,不过好歹还捞了10分,不算丢人。

    张铁知道,这只是开始,在谷青龙长老之后,魔族骑士的人数优势会越来越明显,也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族骑士被淘汰出局。

    这按照规则多出来的10个魔族骑士,越到后面,随着人族骑士的减少,在人数对比上也就越对魔族有利这63人对53人与23人对13人,甚至是最后11人对1人,这样的比例和压力可完全是两回事。

    ……

    白虎台那放置着浑天宝球的天坛之上,盘膝坐在地上的谷青龙长老刚刚睁开眼睛,就被督宰大人身边的一个年轻人请到督宰大人身边的高台上去观战,这也算一种礼遇,离开了这天坛,谷青龙长老愤懑之极,在下天坛之前,还狠狠的看了那坐在怀远堂队伍之中的张铁一眼,心里都不知道暗骂了多少句张铁混蛋,这一次,要不是这个混蛋,谷青龙长老觉得自己至少可以在那浑天宝球之内拿到二十分以上,而因为这个混蛋,自己却不得不提早离场。不过唯一让谷青龙长老有些安慰的,是此刻的浑天蜃景之内,谷家的未来之星谷青云已经开始展现出强大的三昧力量,击杀了一个魔族。

    啊,刚才自己要是能在谷青云身边就好了,要是自己得到三昧力量的加持,那自己也不用使出那样同归于尽的极端手段,谷青龙长老一边想着,一边就走到了督宰大人身边的高台之下,对着督宰大人一礼,然后就坐到了督宰大人两边的一把椅子上,耐心观战。

    自己倒要看看张家的那个混蛋小辈最后能玩出什么花样,要让那个小辈知道,在谷家的优秀子弟面前面前,他什么都不是,谷家长老暗暗咬了咬牙。

    所谓的愿赌服输,这个时候对谷青龙长老来说,自己都出局了,再去计较刚才在浑天宝球内的事情,就没有意思了,而且张铁自始至终都没有违反任何的规矩,让他连挑错下口的地方都没有,真要把刚才的事情说出来,那成为笑柄的,不是张铁,而是他自己。是他自己刚才一时心急要去抢夺别人拿在手上的矛囊才惹出后面的这一堆事情,怪得了谁呢。

    这一刻的谷青龙长老,也如同一个赌气的普通人一样,一面在心里鄙视着张铁,一面又把那“报仇雪恨”,把张铁那无耻小辈踩在脚下的希望,寄托到了谷家最耀眼的谷青云的身上。

    那白虎台中的许多人,这个时候都在小声的议论着谷青云身上的三昧力量。那议论之中,夹杂着一些小声的惊叹。那惊叹和议论,听在谷青龙长老的耳中。让他那低落的情绪,慢慢的就变得高涨起来,找到了一些安慰和平衡。

    那骑士的三昧力量,无论是在哪里,都是极其引人瞩目的。这是谷青云第一次在公众场合展现自己的三昧力量,所以这一出场,就赢得满堂喝彩,因为这,那谷青云头顶上那刚刚有些暗淡下去的“幽州第一青年才俊”的光环。似乎又鲜亮了起来。

    无论刚才那个张家的无耻小辈的掌中雷霆有多厉害,但与骑士的三昧力量比起来来,则逊色不止一筹,完全不是一个等级上的东西。

    在谷青云的三昧力量的加持下,无论是谷青云还是聚集在谷青云身边的四个谷家长老的战力都得到极大的提高,谷家骑士一个个身上就像穿戴着高阶的拥有快速恢复效果的符文装备一样,令人羡慕不已,也一下子让谷家的骑士在浑天宝球内掌握了优势。

    不多的功夫,陆家的一个长老的身上同样爆起了一个三昧力量的光环。作为幽州老牌豪门的陆家也开始展现起自己的强壮肌肉和底蕴,在陆家那个长老的三昧光环的加持之下,聚集在那个陆家长老身边的几名陆家的骑士身上的战气都像火焰一样的燃烧起来,陆家骑士战气之中的火元素的力量被激发了出来。让其拥有更强的战力。

    第三个爆发出三昧力量的,是幽州让所有骑士都要顾忌三分的郭红衣。

    当郭红衣的身形出现在幽州城上空的时候,整个幽州城之中。不知道又有多少女人在这一刻有了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那来自城内城外的女人们的欢呼声。这一刻,更是沸反盈天。

    在整个幽州。所有女人都知道,那三泉郡郭家家主郭红衣,几乎可以相当于幽州妇女界的大姐大,郭红衣在幽州一干女人中的威望,那可真不是盖的。

    郭红衣的三昧力量更加的特别,这个女人的三昧力量,居然不是作用在己方的骑士身上,而是作用在与他们交手的魔族骑士的身上,在郭红衣三昧力量的“加持”下,与她和郭家另外两名长老正在交手的三个魔族骑士的脑袋上,出现了一个黑色的符文,那三个魔族骑士的动作,瞬间就显得有些僵化起来……

    “没想到今日居然能在这幽州看到三昧力量之中最让人头疼的暗黑三昧的风采,怪不得有人说,幽州自古多英雌,这幽州的女人,也了不得啊!”

    听着身边的议论,谷青龙长老心里微微有点吃味,不过也不得不服气。

    郭红衣那个女人是幽州最大的马蜂窝,不说她的背景,就算只论本事,在骑士之中,郭红衣也不算是普通角色,特别是郭红衣掌握的这三昧力量更是让许多幽州的骑士自愧不如,由此种种,也才助长了郭红衣在整个幽州一群男骑士之中的威风。

    三昧力量是骑士掌握的至高力量,哪怕是在太夏的骑士之中,能掌握三昧力量的骑士也不到骑士总数的二十分之一,这三昧力量可不是街边的大白菜,如果不是今天在这里争夺幽州刺史,整个幽州各个家族豪门的精英都汇聚在这里,许多普通人哪怕一辈子,都未必有一次见识三昧力量的机会,更不用说像今天这样,一下子就见识了三个,就在谷青龙长老以为那浑天宝球之中再也不可能有第四个人掌握三昧力量的时候,他突然听到那久未出声的督宰大人惊奇的“咦”了一声……

    随着这一声,那幽州城上空的浑天蜃景之内,那个让谷青龙长老最讨厌的家伙的形象出现了。

    一道金色的光柱出现在张铁的身上,耀目之极,就像矗立在天地间的一根巨大的金色琴弦,随后,眨眼之间,那金色的光柱就转化为张铁身上灿烂旋转着的有着复杂几何图案代表着骑士三昧力量的几何光环,宛如神秘的巨轮,随后那巨轮光环的波动扫过战场,正在与魔族战斗的两个张家的长老身上就出现了一个同样灿烂的金黄色的光环,瞬间如打了鸡血一样的勇猛起来。

    先不说这三昧力量到底有什么用,单单是这三昧力量所展现出来的光影效果。就比谷青山的三昧力量的光影效果要强好多倍,特别是那金色的光柱和光轮。则更加的非同凡响,尊贵无比。因为。在所有的光明三昧之中,那金色,是最纯洁最高贵的颜色,那颜色的背后,代表的就是展现这种力量的人,有着金子一样纯洁和高贵的心灵与灵魂,那些卑鄙龌龊心里不纯净的人,根本无法与这样的三昧力量共鸣。

    在太夏,那金色的三昧力量的光轮。代表的,不仅是强大的三昧力量,在许多人眼中,那更是掌握这种力量的人完美无缺的人格与纯净高贵灵魂的名片。

    拥有这张名片的人,在太夏,有一个统一的称呼君子!

    在大灾变之前的华族之中,君子这个称呼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被滥用了,那些稍微有一点名声的人,稍微读过几天书的人。那些沽名钓誉的人,或者是道德在水准之上的人,做了点好事的人,一个个都可以自称或被他人称为君子。而在这个时代,在太夏,君子这个称呼又恢复了他本来的容貌。

    在太夏。君子不一定是骑士,但所谓的君子。绝对是一个比骑士甚至是官位更加令人尊重的称谓。

    何为君子?以身,以言。以行向圣人看齐,立志成为圣人的人。

    何为圣人?于天道而自由者,于人道而解放者,方可称圣。

    何为华族?人人皆可为君为圣之族这也是华族之中的部分人把华族称为神族的根本原因,遍观亿万人族,有哪一个种族的最高追求是天道之自由,人道之解放?从古至今,只有华族如此,那对天道与人道的至高追求,历经亿万年,都烙印在每一个华族子孙的基因与血脉之中,永世不灭,这就是华族。

    谷家的长老呆住了……

    白虎台中的许多人都呆住了……

    整个幽州城从巨大的欢呼与喧闹之中转为寂静只用了几秒钟。

    所有人都没想到,那进入浑天宝球的53名骑士之中,居然有一名“君子”。

    谷家的谷青龙长老这一刻,简直就像被几十头蛮牛在他胸口踩了疯狂踩了几天一样,发闷得想吐血,他不是不能接受有其他人能展现出三昧力量,甚至就算是“张家的那个无耻小辈”拥有三昧力量他也可以接受,他最难接受的,是那个“张家的无耻小辈”展现的居然是“君子”才能展现得出来的三昧力量这金光灿烂的三昧光华,简直要让人嫉妒得眼睛充血,更像是一个从天外飞来的耳光一下子抽在了谷青龙长老的脸上。

    如果那个“张家的那个无耻小辈”是君子,那刚才在浑天宝球之中又是谁无耻险恶的喊着“以德服人”的口号把自己弄得前三轮中居然连一根战灵的毛都没摸过?

    难道那个无耻小辈当时脑袋里想的真的是“以德服人”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谷家长老这么想着,那脸色都抽搐起来。

    “好!”督宰大人一声高吼,随后兴奋的一拳打在他面前的案几之上,让那案几瞬间化为灰尘,督宰大人高兴得哈哈大笑,声震白虎台,一张黑脸这个时候都是亮光,“哈哈哈哈,我看从今之后,那些混蛋谁还敢嘲笑老子的手下都是一群土匪,没有君子与我为伍,他娘的……”

    在那所有人中,其实还有一个人此刻受到的冲击最大。

    那天机宗的后辈精英看着浑天蜃景之内张铁身上的金色光轮,那光轮的金光,似乎又变成了河面上夕阳下鳞鳞的波光,在他眼前晃荡着,一个少年,就蹲在那河边,刷着碗,好奇的看着他……

    何为精彩?若君子都不精彩,那世间就再无精彩之人!

    感觉那蹲在河边刷碗的君子形象和自己认识中的君子的形象大相径庭,天机宗的后辈精英只觉自己的脑袋像要裂开一样。

    自始至终,那天机宗长老智慧深邃的目光,就一直在安静的看着他。

    半响,天机宗的后辈精英抬起了头,脸色已经有些莫名的苍白,眼中更是闪动着奇异的光,他用传音之语在那个天机宗长老的耳边说了一句话,非常的坚定,“师傅,我要进去!”

    回应他的,同样是传音过来的一句话,那句话只有两个字,淡淡的,“等等!”

    ……

    浑天宝球之内的骑士的战斗依旧在继续,只不过随着里面人族骑士三昧力量的展开,那战斗,更加的激烈起来。

    魔族的骑士,在这个时候,就如同无穷无尽的魔化傀儡一样,无论你击杀多少,新的魔族骑士总是马上出现在你的面前。不要说是黑铁骑士,在这种情况下,面对着那永远杀不完的魔族黑铁骑士,就算浑天宝球之内是53个大地骑士,也会有吃不消的时候。

    张铁并不知道他身上的三昧力量此刻带给外界的震撼,这些东西,以前从来没有人和他说过,他的三昧力量,除了在埃温达拉群岛感悟的那一次之外,他从来没有在其他地方显现过,怀远堂的长老就算知道,也没有见过他那三昧力量展现出来的样子。

    在谷青龙长老离开浑天宝球不到几分钟,那后面,就不断有各个家族的骑士从浑天宝球之中退了出来……

    一个小时后,昌山郡刘家的四个家族骑士全部从浑天宝球之内退出,成了九个家族之中退出浑天宝球的第一个……

    ps:  5000字大章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