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一卷 第二十六章 幽州之虎(七)
    在一般情况下,骑士对决的时候,在地上的那个骑士与在天上的那个骑士较量,在地上的那个骑士是相对处于不利位置的,所以在两个骑士较量的时候,特别是生死相搏的时候,骑士们都会选择在天上进行战斗,没有那个骑士愿意在地上,这就像两个拳击手在擂台上较量,那个被逼到墙边的拳击手总会处于被动之中一样。

    骑士的攻击,讲究的是动于九天之上。

    所以,在看到张铁居然从天上落到地面上的时候,那已经退出浑天宝球,聚集在白虎台的来自幽州各个家族的骑士们就同时喧哗了起来。

    在浑天宝球内的骑士最后只剩下八个人的时候,那浑天蜃景上面的景象,早已经分为了八块,可以让外面的所有人同时看到里面八个人与魔族骑士战斗交锋的场面,而在此刻,当八个人变成五个人的时候,那浑天蜃景上面显示的画面和景象,自然是变成了五块,所有人,自然可以看得更清楚了。

    此刻的张铁,早已经成为了整个白虎台和幽州城内外关注的焦点。就算张铁此刻再也不击杀一个魔族骑士,只要他从浑天宝球内出来,张铁张穆神这个名字,早已经名动幽州。

    但张铁还在里面战斗,他居然能坚持到这种时候这则更加的难能可贵∷长∷风∷文∷学,w︾ww.cfw∷x.ne≈t和出人意料。

    可以毫不客气的说,此刻无论是在白虎台上还是在这幽州内外,对张铁这个君子的关注程度,早已经超过了陆鼎芝与张太玄。

    就像任何比赛之中吸引最多人目光的就是那突然出现的黑马一样。

    张铁就是这次幽州刺史选拔中最大的黑马。

    这匹马黑到了什么程度。只要看看怀远堂几个长老的脸色就知道了哪怕在怀远堂中,就连与张铁最熟悉的几个长老都没有想到张铁今天能有这样的表现。

    怀远堂的长老们知道张铁的飞矛绝技有一套。但他们同样想不到张铁居然已经把飞矛绝技练到了掌中雷霆的这种地步。

    张铁没有在怀远堂的长老们面前显露过他所拥有的三昧力量,但对张铁拥有三昧力量的事情。怀远堂的长老们同样也知道,因为张铁当初第一次展现三昧力量的时候是在埃温达拉群岛那种万人空巷的场合,虽然那个时候张铁展露这个力量的时候是以彼得的面目展露的,但对怀远堂中的长老们来说,这确并不是什么秘密。怀远堂的长老们只是有两个没想到,他们第一个没想到的是张铁的三昧力量至高守护居然会强大如斯,在张铁至高守护的加持之下,怀远堂的五个长老的能力都得到了从未有过的超长发挥,让长老们一个个喜出望外。而更让怀远堂长老们没有想到的。则是张铁那三昧力量的光轮之中所展露出来的那张震撼人心高贵无比的君子名片。

    怀远堂出过贵族,出过骑士,但从未出过“圣人预备役”的君子。

    只需要说一点,就知道这君子在太夏的地位。

    在太夏,那贵族的爵位公侯伯子男之类的,还有一个统称,叫人爵,人爵者,人授之爵也。

    而君子。在那太夏,则还有另外一个称呼,叫天爵,天爵乃是天授之爵。

    在太夏。有一句话几乎是所有人都认同的经典之语。

    得天爵者,人爵必从之。

    这就是所谓的君子终贵!

    这未来,怀远堂之中必然要再出一个显赫之贵族。一门双爵,这样的豪门世家。就算在太夏,也绝对的显赫和受人尊重。因为那双爵,代表的,不仅仅是先祖们的功绩,更重要的,则是这个家族的血脉与文化的传承和家族后辈子弟的优秀,而后者,更为人所看重,也是一个家族真正底蕴的表现。

    这个时候,只要感受一下来自幽州其他豪门家族长老骑士们看向怀远堂这边的目光,怀远堂的几个长老心中,就不由升起一股自豪之情。

    怀远堂的长老们同样知道张铁在时间之塔中修炼过,甚至还斩杀过圣光帝国的一个权杖牧领,但长老们同样没有想到能坚持到这个时候的人居然会是张铁,所有人以为能坚持到这个时候的人应该是穆雷长老才对。

    能坚持到这个时候,这就是实力的最好证明。

    没有人会想到在这种时候张铁会突然从高空落到地面之上,在这种时候做这样的事情,在幽州那些家族的骑士与长老们看来,这简直是自寻死路。

    正在激动之中的怀远堂的穆恩长老等人一下子也面面相觑,不知道张铁为什么会这样。

    几乎就是在张铁落在地面上开始奔跑的同时,周围就响起了一片议论声。

    “啊,张穆神怎么会落在地面上?自陷绝境?”或许在几个小时前,这白虎台中的众人还没有几个知道张铁这张穆神的大名,但此刻,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个名字。

    “难道是因为已经无法在天上继续飞行了吗?”

    “有可能,那张穆神能支撑到现在,已经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就算无法再留在天空之中,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对一个年轻骑士来说,这已经很不容易了!”有人摇着头感叹道。

    “啊,可惜了,那陆家还有三个骑士呢,在那地面之上,用不了多久,张穆神就要被魔族骑士击杀,看来这幽州刺史之位,还是要花落陆家啊!”

    在这些议论响起的时候,那督宰大人看着张铁落在地面上的时候,都微微皱起了眉头,这种时候,落在地面之上,和放弃抵抗有什么区别,就算能在魔族骑士的追击下暂时东躲西藏一会儿,最终也难以有所作为。

    督宰大人的心中微微闪过一丝失望……

    那浑天蜃景之中,陆鼎芝与张太玄与魔族骑士的搏杀此刻却陡然剧烈了起来,一下子吸引了白虎台中绝大多数人的目光。

    “陆鼎芝和张太玄要撑不住了!”天机宗的长老轻轻的说了一声。

    ……

    在那浑天宝球之内,最强的骑士,一定是击杀最多魔族骑士的人,这一点毫无疑问,但最强的骑士,却未必能坚持到最后,因为那最强的骑士,他们所承受的压力,在浑天宝球之内,也是最大的。

    在与无休无止的魔族骑士三位一体骑士战阵的碰撞之中,虽然人击杀的魔族骑士越来越多,但陆鼎芝和张太玄身上的伤口,同样也已经越来越多。对两个人来说,今天的战斗,既是血战,也是死战,完全没有任何的侥幸可言。

    两人的身边堆满了魔族骑士零碎的尸体,但是那攻击他们的魔族骑士,就一开始,就从来没有减少过,而且越来越多。

    此刻,围攻着两人的魔族骑士已经达到了10名。

    如果两个人能活到最后,那围攻他们两个人的,就各自是两个三位一体的魔族骑士的战阵,这就是魔族骑士始终要比人族骑士多出10名的最终原因,所有人也都猜到了,12名的魔族骑士,已经可以组成四个三位一体的战阵了。

    数分钟后的的张太玄,已经是以自己为弓,以自己的气血精神为箭……

    而陆鼎芝,身边飞舞的六个赤金色的火球已经越来越小,最后,那些火球融入到了陆鼎芝的身上,陆鼎芝整个人还有他的战气狼烟都变成了火炬燃烧了起来。

    在那最后的时刻,燃烧着的陆鼎芝一声大吼,声震百里,他身上的火焰大盛,,把三个魔族骑士裹进了他身上燃烧的火光之中,和三个魔族骑士同时化为灰烬……

    同样是在最后时刻,张太玄射出了他在浑天宝球内的最后一箭,那最后一箭,张太玄以自身性命为弓,以自身头目手足为箭,一箭射出,风云变色,长风伯爵和围攻他的那五个魔族骑士同时变为血沫消散……

    看到张太玄在最后时刻以天弓血脉施展出来的如此霸烈决绝的一击,整个幽州城和白虎台,一时寂静如雪。

    ……

    浑天宝球的两旁,陆鼎芝和张太玄几乎同时睁开了眼睛,一起站了起来。

    “今日能和陆兄在这浑天宝球内并肩作战,实在快慰,希望来日,你我在那真正的战场上,也能这般痛击魔族!”

    “太玄兄天弓血脉果然强悍无比,陆某甘拜下风!”在最后的关头,张太玄的那一击,到最后算下来,还是比陆鼎芝多击杀了两个魔族,在个人的积分上,也同样高出陆鼎芝一线。

    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后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张太玄击杀29个魔族骑士,再加上9个战灵,他在积分榜上的积分高达154分。

    陆鼎芝击杀27个魔族骑士,再加上11个战灵,他的积分则达到146分。

    陆鼎芝比张太玄落后8分。

    但陆家的总积分,因为陆家的骑士众多,在这个时候却要比张家高出16分。

    陆家此刻的总积分是339分,张家的总积分是323分,而赛前一直被看好的谷家,在积分榜上的总积分只有277分,落后前两名好大一截。

    陆家还有两个骑士在浑天宝球内,而张家,则只剩下一个张铁……

    所有人都以为这个时候,那幽州刺史之位要花落陆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