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二卷 第二章 幽州廷尉
    白虎台此刻已经有了幽州刺史府的森严气象,就在刺史办公的明堂之外,张铁和穆恩长老一到,看到的,就是站成两排,总数七十二人,一个个身材高大,全身穿着金甲的仪仗卫队。

    这些仪仗卫队的战士,都是怀远堂张家的家族弟子,这些人,除了一个个要相貌堂堂身材高大之外,其实力,最基本都是九级。

    这七十二人身穿金甲,连整个头部和面部都在头盔之中,一个个手上拿着制式统一的矛、戟、钺、斧,盾之类的武器,肃穆的站在明堂的门口,一股慑人的气度就扑面而来。

    “哗……”的一声,看到张铁和穆恩长老到来,七十二人的仪仗卫队同时抬起手臂,把各自手上的武器平举到胸口,向两位家族长老致意,那其中大多数的从头盔缝隙中看出来的眼神,都悄悄的打量着张铁。

    这些人能成为刺史身边的仪仗卫队,自然知道这众位长老之中,谁是这次刺史之争的最大功臣,于绝境和不可能中反败为胜,最终让幽州刺史之位落在了怀远堂张家。

    穆恩长老点了点头,也不需要通报什么,就带着张铁踏上明堂外的玉阶,走入到了明堂之中。

    一靠近明堂,张铁就感觉这明堂里有一股奇怪的气息,那明堂里面的声音,居然半点都不会传出来,仔细感觉了一下,张铁才现,自己脚下踩着的那铺设在明堂中的玉砖下面,隐隐约约有一股特殊的感觉传来,这种感觉,和那昂贵的炼金扩音台的感觉完全相反,那扩音台的作用是把声音全部扩散出去,而这玉砖下面的东西,则是把声音全部收束在这个固定的空间内。张铁一下子明白了过来,我靠,太奢侈了,这刺史大人办公的地方,为了起到安静和保密的效果,这整个明堂的地下,居然还埋藏着一个大的炼金装备,这样的东西,在以前,张铁无论如何都想不到。

    这就是太夏刺史府的规制。

    这明堂非常的大,跨过门槛,穿过一个照壁,就是一个顶部高达五十多米的大殿,那大殿的两旁,在入口处,是两排华族的编钟。

    编钟过后,又是几排巨大的兵器架。

    一直到接近那几排巨大的兵器架,张铁才听到了明堂中远处传来的一个声音。

    “……这苍山郡矿藏资源非常丰富,在幽州现在已经探明的矿藏资源中,苍山郡内就集中了整个幽州三分之一的铁矿,四分之一的煤矿,二分之一的铜矿,还有将近百分之七十的水晶矿和百分之四十的金矿,其余各种矿藏还有上百种,幽州各豪门之中,灵枫郡6家,东河郡谷家,归德郡孙家和三泉郡郭家在苍山郡中各有利益,这欧阳家在苍山郡算是本地的豪门望族,其家中只有一个骑士,因此实力和其他几个家族比起来有所不足,但欧阳家在苍山郡掌控的矿藏却非常之多,这些年,在6家,谷家,孙家,郭家的挤压之下,欧阳家一直小心翼翼,过得颇为艰辛,这次欧阳家的家主和他们家的长老前来,就是想求得幽州将作大匠之职,或许还想看看刺史大人的意思,觊觎苍山郡郡守之位……”

    穿过那几排兵器架,张铁就看到远处,张太玄在一张案几后面正襟危坐,几个已经穿上刺史府中官服的怀远堂中的家族执事正围在张太玄的身边,向张太玄汇报着事情。

    此刻,在这刺史府中,刺史府中的一干典记、典言、典簿、典闱、典籍、典乐、典宾、典赞、典宝、典衣、典饰、典仗、典膳、典酝、典药、典饎、典设、典舆、典苑、典灯、典制、典珍、典计等行走办事的官职,都是由家族中的得力可靠的执事抽调而来,这些人一来,也就逐渐掌控了整个白虎台和刺史府的日常运作。

    张铁看了那说话的家族执事一眼,那个人微微有点面熟,一脸精明强干之相,似乎在转典中见过,看那个人身上的官服,正是刺史府中的典记,这些家族执事,虽没有家族长老风光,但也是一个家族之中必不可少的力量,而且这些人中,也常常会涌现出一些独当一面的人物。

    张太玄看到走近来的穆恩长老和张铁,抬了下一下手,那个正在说话的典记一下子就停住了,几个人偏过头,看到穆恩长老和张铁走来,一个个连忙对穆恩长老和张铁施礼,然后也不用张太玄吩咐,就悄然退下。

    张太玄站起,脸上出现了一个笑容……

    “见过家主!”张铁先开了口,按着一个长老的本分,对着张太玄先施一礼,半点也没有居功自傲的意思,随后张铁才抬起眼睛,认真打量了张太玄几眼。

    这个时候的张太玄,身上穿着一身太夏刺史的山河麒麟服,头上戴着一顶紫玉朝天冠,双眉眉心之中隐隐闪现着幽州刺史大印的神秘符文,整个人的气度气势,简直堪称完美。

    除了服饰威严与七日前大有不同之外,张铁还现张太玄身上的骑士气息也变了,记得七天前见张太玄,他分明还是一个黑铁骑士,只是比魔帅强上一些,怎么现在给自己的感觉却一下子高大了不少,身上的气息让自己都感到了压力,简直和几天前判若两人,难道……

    似乎已经看出了张铁脸上的疑惑神色,穆恩长老就在一旁开了口,“按太夏的规矩,大地骑士不能参与刚刚升格建制的下州刺史之位的争夺,家主原本两年前就能突破到大地骑士的境界,但为了这幽州刺史之位,一直压抑着自己的境界没有突破,在夺下这幽州刺史之位后,才正式进阶大地骑士,不光家主如此,那6鼎芝同样也如此!”

    张铁心中微微一凛,一下子恍然大悟,“恭喜家主进阶大地骑士,执掌幽州再无障碍!”

    “穆神长老不要如此客气,这次刺史之争,如果没有穆神长老在关键时刻鼎力相助,力压群雄,我现在也坐不到这个位置!”张太玄笑着说道,然后神情亲切自然的请张铁和穆恩长老重新坐下,比起以前似乎更温和了,“看穆神长老的样子,那龙髓酒的效果已经完全吸收了,整个人的实力又更上了一层楼,这才是怀远堂的喜事!”

    不管张太玄现在职位如何,这话听来,却让张铁也感到心中舒服,张铁嘴上谦虚着,心中暗暗提醒自己,这能做怀远堂家主和幽州刺史之位的男人,果然不一般,要不是这样的人,估计也生不出兰云曦那样的女儿吧。

    在这种时候,左右都是熟人,穆恩长老也就很干脆的说出了带张铁过来的来意。

    听穆恩长老说完,张太玄还不等张铁开口,就直接说道,“现在幽州正有一个至关重要的职位,实在难以委任外人担任,我看正适合穆神长老,这职位就在幽州履职,不须在外征战,也能免除穆神长老的后顾之忧,成全穆神长老的一片孝心,同时,坐这个职位也需要对幽州其他的家族豪门还有众多骑士高手有足够的威慑之力,除了穆神长老,我实在难以找出第二个人来,不知道穆神长老愿不愿意屈就?”

    一听张太玄说完,张铁就知道这一定是众位家族长老和张太玄在自己大睡的这几天早就商量好的事情,穆恩长老和张太玄这个时候完全就是在自己面前唱双簧,一个人说完自己的来意,另外一个人马上就抛出一堆话,让自己连拒绝的余地都没有,自己还能说什么呢?

    “不知道是什么职位?”张铁无奈的问道。

    “幽州廷尉!”

    幽州廷尉?张铁吃了一惊,他都没有想到张太玄和怀远堂中的众位长老居然留给自己这么一个差事,这幽州廷尉,执掌的可是整个幽州的刑狱,审判,还有司法之职,说是位高权重一点也不为过。

    “我觉得穆雷长老更适合此职?”张铁连忙推辞。

    “幽州升格建制,此刻又值圣战,军务为幽州重中之重,我已任命穆雷长老为幽州司马,负责组建幽州新军,穆雷长老的担子很重,实在已经无暇再兼此职!”张太玄叹了一口气说道。

    “穆雨长老和穆恩长老也可以啊?”

    “穆雨长老今后要坐镇幽州城,这幽州城是幽州的中枢,必须要有一个怀远堂的家族长老坐镇,除了坐镇幽州城之外,穆雨长老还要承担幽州御史之责,辅助我执掌幽州,而穆恩长老则是新任的阳河郡郡守,要坐镇我们怀远堂的根基之地,同样职责重大无法分身,其余穆元,穆安两位长老,一个要掌幽州太常之职,一个要掌幽州司农之职,这都是紧要的职位,无法交付于外人之手!”

    张铁还想推辞,突然,他一下子想到了他的那个便宜师傅赵元,略作思考,他就缓缓的点了点头……

    真不知道这是不是老天给自己开的玩笑,一个在太夏廷尉府通缉榜上排名第一的人物的弟子,居然成了这太夏一州的廷尉……

    不知道这算不算官匪一家,张铁悄悄问自己……r115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