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二卷 第三章 离开幽州城
    张铁10月12日醒来,只在这幽州城呆了不到两天,到了10月14日,他就乘坐怀远堂的飞艇,准备返回金光城。

    在这幽州城的两天,作为新上任的幽州廷尉,本着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想法,他也不得不应景的到这幽州的廷尉衙走了一趟,具体了解了一下自己的职责和下属机构等分内之事。

    廷尉这个官职对从其他次大陆来到太夏的人来说开始的时候有些难以理解,但只要知道这两个字在华族之中是什么意思,那也就很容易知道这个官职是干什么的了。

    廷者,平也,心宽无冤为廷,尉者,卫也,披甲执锐护卫守护是为尉,所谓廷尉,按华族字面上的意思就知道是干什么的,那就是守卫公平之人,用威夷次大陆西伯人的那一套的解释,这廷尉,还可以翻译成一个非常时髦的意思——正义使者。一个国家把最严肃庄重的一个主要官吏的名字叫做正义使者,这个国家,那骨子里沉淀的,其实都是无可救药的浪漫基因——这是张铁的理解。

    太夏的廷尉机构,最高的为廷尉府,州一级的则为廷尉寺,郡一级的为廷尉衙,城一级的为廷尉署,县一级的为廷尉监,县以下的乡镇则不设廷尉机构。作为幽州廷尉,张铁统领的,正是幽州廷尉寺。

    廷尉寺下属机构则主要一分为三,其一为诏狱寺。诏狱寺管理整个幽州的监狱系统,其二为大理寺,大理寺掌管整个幽州的审判诉讼。其三为刑寇寺,刑寇寺掌管盗贼缉拿之事,震慑奸邪,维护地方治安,也因为这三个职司的缘故,廷尉机关在太夏民间,又有三司衙门的称号。那各级的廷尉主官,又被人成为三司统领。

    幽州的廷尉为太夏从五品之职。秩俸一千石,银印青绶。

    幽州廷尉寺的位置就在白虎台西边两公里外的一条大街上,其规模比白虎台要小,不过其占地。也有300多亩,庄严肃穆,处处彰显着廷尉寺的威严。

    说到那廷尉之职的俸禄,张铁第一次到廷尉寺的时候问起,听那下属说到“秩俸一千石”的时候,张铁目瞪口呆。

    “难道这幽州财政如此之困难,连金币都发不起,作为一州廷尉的俸禄,居然是领粟米杂粮度日?”

    张铁知道。在大灾变之前的华族古代,华族的官员的俸禄不讲金币银币,而是以多少石多少石粮食来计算的。他没想到他居然也有这么一天,张铁还疑惑,看这幽州城的规模建制,这幽州虽然是太夏的下州,但也不至于弄得官员们如此狼狈吧,难道太夏就是这个调调。真把官员当公仆了。那所谓的公仆,历史证明。只是大灾变之前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一个幽默而已。

    张铁说完,就发现整个廷尉寺中自己身边的人一个个面色古怪,许多人脸一下子憋得通红。

    “咳……咳……”隔了半响,一个廷尉寺中的官员咳嗽了两声,才对张铁说道,“廷尉大人有所不知,这太夏官制,与其他大陆和国家多有不同,这所谓的俸禄,也是华族古制,按华族古制,三十斤为一钧,四钧为一石,这一石的重量,也就是一百二十斤,相当于六十公斤,大人你一年的秩俸一千石,也就是六万公斤,只不过这公斤指的不是粮食,而是黄金!石是太夏官员的秩俸单位,在这下州之地,最低的从九品的官员,一年有一石的秩俸……”

    黄金?自己一年秩俸一千石黄金?240万金币?相当于自己一家以前在黑炎城中老爸20多万年的收入?张铁无语,这太夏之富,太夏官员俸禄之高,简直要让人无法评价,官员的俸禄用石来衡量的,整个人族世界,估计也只有太夏有这样的能力……

    这两天张铁偶尔听到一个词儿,叫“领石之人”,当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这个时候听到这里,张铁才恍然大悟,这是太夏民间对官员的“雅称”,下州最低的从九品县令一年也有一石,也就是2400金币的收入,看来这太夏的官员果然过得滋润。

    不过太夏官吏秩俸虽高,整个太夏,无论何人,上至三公,下至亭长,其在任之时的家产家资都需申报备案,太夏对贪渎受贿之官吏的处罚也极重极严,对贪渎官吏的处罚,就是罚其“吞金”,贪渎受贿多少金币就罚其吞下多少金币,不死则不究,如死,则罚没家产,其子孙后辈三代不得入仕,举报者则可获得其其举报官吏贪渎受贿的所有份额的财产,也因此,在太夏,敢贪污受贿10个金币以上的官吏,都是凤毛麟角脑袋进屎之人,一州之地一年也找不出两个人。

    看到张铁不说话,那其他人还以为张铁嫌少。

    “这幽州刚刚升格建制,大人的俸禄的确低了一点,不过大人现在还年轻,前途无量又威名远播,有大人镇守幽州,这幽州近邻宵小奸邪必然如履薄冰,不敢稍动,幽州治安风俗平靖,上考若得好评,这督护府甚至是朝廷之中,还有年功犒赏赐下,那年功犒赏一般都极为厚重,秩俸数倍者为常有之事,甚至还有奇珍异宝,属下等跟随大人,也可以沾光!”

    ……

    只是在幽州城的廷尉寺中打了个蘸水,第二天,张铁就离开了幽州城。

    这廷尉机构在太夏已经存在了**百年,这**百年之中,这个机构的一切制度章程早已经成熟完备到了极点,其日常运行,一切都有法可依,有章可循,自成一体,就算张铁不在,幽州廷尉寺也可以照样运转。

    作为幽州廷尉,张铁原本还掌握着这一州之内的廷尉机关的诸多官员任命大权,但张铁对此也没有什么兴趣,而且自己身边也的确没有什么需要安插的人手,所以,张铁也就把这事丢给怀远堂的家主和长老们去操心了,那廷尉寺中的各级官员,无论是来自家族内部,或者是与幽州各个豪门家族妥协交换,甚至是在民间选拔人才,对张铁来说都无所谓,反正他相信,这种事情,怀远堂一定会为自己考虑好的。

    爱权之人或许会为这种事情绞尽脑汁的筹谋计划,但张铁其实不算爱权,他更知道,对一个骑士来说,最大的权并不是来自于外部,而是来自于自身的实力积累,所谓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就是这个道理。

    这个时候幽州刺史之争刚刚尘埃落定,整个幽州,一切才慢慢走上正轨,张铁估计着,这廷尉寺中,也暂时不会有什么事情需要自己出面,在给廷尉寺定下了几条规矩之后,张铁也就不再浪费时间,坐着飞艇,返回金光城。

    ……

    14日中午,张铁乘坐的飞艇刚刚离开幽州城……

    “禀告家主,穆神长老刚刚已经乘坐飞艇离开了幽州城!”刺史府的明堂之中,一个来自怀远堂的刺史府中的官员俯身向张太玄报告道。

    “嗯,知道了!”张太玄面色不变的说了一声,放下手上正等待他批执的一份官文,淡淡的问了一句,“穆神长老昨日在廷尉寺中有什么交代吗?”

    “穆神长老只是让廷尉寺中每个月给他工作简报,在廷尉寺中,穆神长老说他在来到幽州之前,曾在琼州外海遇到过太夏廷尉府中通缉榜上的毒狼朱量,那毒狼朱量当时正在被两个赏金邢捕追击,但仍旧难改残忍狠毒的本色,贼性难改,让他记忆深刻,所以他交代幽州廷尉寺一定要留意通缉榜上的那些人物和消息,务必不要让通缉榜上的那些人物潜到幽州兴风作浪,任何关于通缉榜上的消息,他都要第一个知道。”

    张太玄轻轻的挥挥手,说话的那个家族执事就弓着腰后退离开……

    等那个人离开,张太玄又轻轻的摩挲着他手上戴着的那个造型奇特色彩斑斓的扳指,微微沉思了半分钟,才又重新拿起刚刚放下的官文……

    ……

    上了飞艇,张铁也没有心思看下面的什么景色,而是直接就在自己的舱室之中拿出地元水晶修炼起来。

    这次的刺史之争,对张铁的触动也非常大,也让张铁有了一些危机感,特别是与最后一个魔族骑士的较量,那个魔族骑士的强悍,让他当时差点都要忍不住露出自己的底牌来,所以此刻一有时间,他就抓紧修炼。

    以前修炼,为了节省自己地元水晶的消耗,张铁只是把一半的精力放到地元水晶上,其他的一半则在元素界中捕捉着那些游离的地元素的多面结晶体,双管齐下,而在经历了这刺史之战后,张铁已经改变了方法,检讨自己的“节俭”,开始把全部的精力,那幻化出来的十八只精神力之手,都用来搬运地元水晶中蕴含的地系元素,这样的修炼效果,对地元水晶的消耗会非常的快,而效率,则又要比以前的那种双管齐下的方式快上差不多一倍。

    太夏强者如云,将来说不定会遇到什么危险,先把自己手上的地元水晶用最快的速度吸收掉,让自己的实力在最短时间内增强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地元水晶的消耗……等消耗完再想办法吧……张铁暗暗想着。

    在这样的效率下,张铁吸收完一根地元水晶,只需要两个小时……

    在其他骑士吸收一根地元水晶平均需要一天半的情况下,张铁的这个效率,如果说出去,简直骇人听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