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二卷 第十四章 甲田
    总面积16oo平方公里的幽州城,其城内,并非所有的地盘都是建筑物和街道,而是将近有一半,也就是8oo平方公里左右的面积是高产的良田,而且城内还要有丰富充沛的水源,那良田和耕地被高高的城墙保护起来,而且绝对禁止进行开。

    这样的城市,或许在整个人族之中,也只有华族才会建造。

    刚刚又点燃一鳞的张铁换了一种心情,悠哉的在城内闲逛着,领略着这幽州唯一一座甲级雄城的风情。

    在离开那些挤满了人群和车流的商业区之后,张铁就在幽州城内的那些良田附近逛了起来。

    比起城市之中那些充满了华族韵味的建筑和各种各样对张铁来说齐齐古怪的地方,那城市中留下来的良田才真正让张铁兴致盎然。

    在太夏,那甲级城市之中的良田有一个专属的名字,叫甲田。

    《太夏律》——侵毁甲田一寸者,殍!在太夏,这“殍”也和贪腐官员事之后吞金一样,是一种严酷的刑罚,所谓的“殍”,就是饿死。胆敢毁坏侵占甲田的人,无论何人,其结果就是在廷尉寺的大牢之中活活饿死。

    一座甲级城市,之所以是甲级城市,这城市内的甲田就是一个重要标志。

    可以说,甲田之所以存在的根本原因,就是为了华族为了圣战在做的准备。

    幽州城中分散成几块的8oo平方公里的甲田,在圣战之时,可以让这座城市在被包围。无法从外界获取食物,完全与外界失去联系和断绝一切补给的情况下。支撑着3oo万人在城内生活,与魔族不断战斗下去。在战争之中坚持到最后。

    太夏的甲级城市绝非仅仅是大那么简单的,事实上,每一座甲级城市在最绝望的时候,都可以成为一座完全自给自足的战争堡垒,即使是历经最艰苦的战斗,只要城市不被最后攻破,就能让城市之中保留几百万的战争幸存者,成为延续华族未来与血脉的火种。

    太夏的甲字,除了有第一的意思之外。也有甲胄与盔甲的意思,这甲级城市的那个甲字,其实同时包含了这两个意思在内。

    也是这几日张家要建城,张铁对太夏的城市规划和设计的了解才慢慢多了起来。

    这幽州城除了甲田之外,还有六个深藏在地下的战略物资储备仓库,那些战略物资储备仓库都是与这座城市一起建起来的,是甲级城市的基本配置,在那些战略物资储备仓库中,第一个仓库中储备的是3ooo万吨标准煤。第二仓库中储藏的是3oo万吨以钢铁为主的各种金属,第三个仓库中储备的则是1万台套的各种机器设备和工具,第四个仓库则是封存的粮食种子还有食盐,第五个仓库储存的是军械武器。第六个仓库则是其他必须或重要的战略物资,这六个仓库,称为甲级城市的六库。保持六库的储备物资的充足和安全。是每座甲级城市城主手上的重要工作。

    当城市被围困,进入紧急状态的时候。这些战略物资仓库就可以启动,配合着城中的甲田。让这样一座城市变成坚固的战争堡垒。

    如果没有过大灾变之前惨痛至极的历史教训,华族的甲级城市也不会有这样的要求,而正是在大灾变之前华族所经历的那一连串的灾难,才让华族真正明白了可以让华族生存下去的最重要的资源是什么。

    一个民族要生存下去,可以耕种的土地比钢筋混凝土累积起来的房地产更重要,可以变成各种物资的切切实实的资源矿藏比花花绿绿的纸质印刷物更可靠,掌握在自己手中的粮食种子最安全。

    耕地,资源,种子,这是华族用无数血泪总结出来的一个民族生存下去的基本三要素。这三要素中的任何一个缺失,对华族来说,唯一的结果就是变成历史长河之中的尘埃。

    或许对某些小国寡民来说,这三要素中的某一样或两样缺失依旧可以让其继续存在下去,就算失去耕地和种子,只要其手上有别人需要的资源,那么就可以通过资源交换得到自己所需要的其他物资。但这个道理,绝对不适应于华族,因为华族太大,太强,是人族的中流砥柱,更是魔族的死敌,华族的缺乏,就是整个人族的缺乏,这三要素,少了一样,华族都无法存续下去。

    大灾变之前的华族差一点就变成了尘埃。

    也因此,在大灾变后,当华族的第一座甲级城市出现的时候,那城市要保护的东西,其实就只有四种——华族人口,耕地,资源,种子。

    无论多么恐怖的战争,只要太夏还有一座甲级城市屹立在大地之上,华族就不会灭亡。

    在别的大6和次大6在用城市的高墙保护着富人的时候,华族那最大的城市最高的城墙里面保护着的却是一些更基本更普通的一些东西,保护着一个种族复兴的火种,或许这,就是华族真正强大和令人敬畏的地方。

    也只有在这个时候,看着幽州城甲田之中修整得整整齐齐的一排排水渠,太夏,华族,幽州这些以前对张铁来说还有些陌生,现在也谈不上有多熟悉的词汇才一下子生动鲜活了起来。

    富人不可能来种地,甲田也不能被撂荒,所以,那在城中耕种甲田的人,都是普通的农民。在城市被围的时候,这些农民因为对甲田的所有权,许多人都可以活下来。

    在平日,这幽州城中下水道和众多生活垃圾集中酵晒处理之后,又回到甲田之中,成为甲田的肥料,让整座城市的资源开始循环起来。

    幽州刺史之争刚刚尘埃落定,这幽州城的中甲田的绝大部分,都还没有售卖出去。

    这幽州城中的甲田都是高产良田,同时这些甲田田间地头的水利灌溉工程已经全部休整好,这样的地,价格与城外的良田一致,还在城墙的保护之中,种出来的粮食可以就地卖出,原本应该是所有人抢着来买,这简直是占了天大的便宜,但其之所以没有卖出去,则是因为太夏对能购买甲田的人的资质要求非常严格。

    哪怕是作为幽州廷尉,可以在阳河郡边上购买几十万平方公里土地的张铁,在这幽州城,同样没有资格购买半寸甲田。

    在《太夏律》中,对能购买佳田的人有严格的身份限制——农民,耕作田地十年以上,农技娴熟,有初级农士资格者可购买。每个初级农士可以购买甲田1公顷,也就是1oo亩。中级农士可购买甲田2公顷,高级农士3公顷,而更高一级的农师则可购买15公顷。

    在太夏,农民种地种得好可以成为农士,而农士能购买甲田,购买了甲田就成为城里人,可以享受诸多好处,一跃成为半个城中地主,无论是名声,地位,还是财富都可以大幅增长,如遇战乱,拥有甲田的农民只要城池不被攻破,一家人就都可以高枕无忧,简直可以算得上是农民中的贵族,对大多数太夏的普通农民来说,甲田的存在让其又多了一条进身之阶。

    虽然在下雪,但幽州城中的那些甲田附近,有些地方却颇为热闹,有大把的有资格购买甲田的人从幽州各郡云集而来,徘徊在田间地头,查看地形地力,准备申请购买。张铁还跟着去凑了一把热闹,了解了许多的东西。

    凑完热闹,不知道为什么,张铁突然想起自己的一号蚯蚓,心想,要是把自己的一号蚯蚓在这太夏的所有甲田之中都放上那么几斤,不知道能让太夏的甲田增产多少粮食?

    以闲适轻松的心情在幽州城走了小半圈,逛了差不多一早上之后,在将近中午十二点还差十分钟的时候,张铁踩着时间,神清气爽的准时来到了白虎台。

    马上要过年,这白虎台外面也稍微打点了一番,挂上了一些带着喜气的红色灯笼。

    张太玄和他约定的时间,也就是中午十二点,这个时候,是新任的幽州刺史吃午饭的时间,这吃饭的时候谈事,特别是怀远堂中的家族之事,既显得亲切又显得重视,没有那种公事公办的感觉。

    你别说,逛了一早上,张铁的肚子还真的有点饿了。

    整个幽州,能让刺史请吃饭的人,也找不出两个巴掌,想到自己未来的老丈人要请自己吃饭,张铁的心中就升起一股奇异的感觉。

    张铁只是拉下了帽兜,就被守在白虎台外面的几个来自怀远堂的武士认了出来,然后自然就是被人毕恭毕敬的请到了刺史府中。

    两个多月未见,长风伯爵的身上更多了几分太夏刺史的威严。

    在刺史府中一处种满了梅花的幽静之地,张铁和张太玄赏梅饮酒,畅谈幽州之事。

    “你觉得我怀远堂现在在这幽州如何?”酒过三巡,张太玄放下了酒杯,突然凝神看着张铁。

    张铁心说,来了……

    “我今日在幽州城里转了转,只是看这幽州城,就知道我怀远堂在这幽州,自然是蒸蒸日上,日新月异!”张铁自然顺口答道。

    张太玄突然叹了一口气,“怀远堂在这幽州看似红火,其实是如履薄冰,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危如累卵!”

    张铁一下子愣住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