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二卷 第十六章 太古道德碑
    吞党起源于太夏三十六上州之一的吞州,以此之故,时间一长,在外人的称呼下,就被叫做了吞党。

    黑铁历687年,太夏吞州出土神秘石碑,震动天下。

    那石碑不知为何物所成,整块石碑,无论用任何方法任何手段都无法损坏一丝,即使是在强大的高阶骑士手上,也无法破坏它分毫,这神秘的石碑一出,在当年,立刻就在太夏引起了轰动。整个太夏不知道有多少不信邪的高阶骑士蜂拥吞州,想要试试那神秘石碑是否真如传言所说,用尽任何手段都无法被摧毁。不止是普通的骑士高手,就连当年太夏的七大宗门和轩辕之丘都被惊动,派出高手到达吞州一探究竟。

    那快神秘的石碑的确是已经完全超出了人们的想象,无论是几转的骑士,用尽手段,都无法让那神秘的石碑损伤分毫。

    一直到后来,在太夏几位顶级的炼金宗师的鉴定下,得出了一个更加轰动的结论——组成那块神秘石碑的物质,违反了所有物质的电离规律,对任何元素,任何能量,任何物质,那块石碑都能抵御,不论在何种状态之下,组成那块石碑物质的原子和孔状结构都是固定的,换一句话说,时间对那块石碑来说是不存在的,那块石碑真正具备了不朽的特质。

    不朽?只是这两个字就足以引发所有人的疯狂,特别是对华族这样一个自诩为神族。以追求天道之自由为一个民族的最高诉求的族群来说,那神秘石碑的出土,在整个太夏。都引起了一场风暴。因为在所有的华族看来,于天道而自由的一个表现,就是不朽。只有不朽者才能于天道而自由,只有不朽者才能制造出如此的不朽之物。

    就在那神秘的石碑出土三个月,在整个太夏引起巨大的轰动之后,一行华族文字悄然浮现于原本无字的石碑之上——仁为道之心,德为道之体。礼为道之用,义为道之动。道之为物,唯恍唯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大道无名,唯道是从。

    就是这突然出现在那神秘石碑上的一段文字,让当年的整个太夏再次陷入到巨大的震动之中,那神秘的石碑,也被称为太古道德碑,那碑上面突然出现的文字,让无数人为之疯狂。许多人都把那碑字作为是直指大道的真理和天梯,日日时时揣摩研究,时时把仁德礼义挂在嘴边。那所谓的吞党,也就应运而生。

    最初的吞党,只是一群围绕在吞州那太古道德碑周围研究其碑文内容的游离的民间组织和三五成群的个人,后来,这些人逐渐壮大,聚集成众。还有领袖人物脱颖而出,那所谓的吞党之名。也就不胫而走。

    到了今天,那所谓的吞党就绝不仅仅是只存在于吞州的势力,而变成了一个在太夏朝野之间拥有极大影响力的一个非门非派的组织。

    在当年,张铁的祖先张怀远官拜太夏上四军中神策军的征西大将军,坐镇吞州,太古道德碑于吞州出土,张怀远还亲自前去探查,引为奇物,而等到那太古道德碑的时候,张怀远则冒天下之大不韪,做出惊天之事,带领其麾下神策军,想要禁封太古道德碑,将其永镇深渊地下,而引起轩然大波。怀远公与吞党之怨就此结下。

    “当初怀远公为什么要禁封太古道德碑?”在听到这里的时候,张铁忍不住开口问张太玄。

    “先祖怀远公性烈如火,耿直如箭,怀远公认为那太古道德碑字是妖言惑众,如果那文字所提倡之仁德礼义之说在太夏传播开来,成为人人奉行之真理,则流毒无穷,几百年后,不等魔族杀来,我们华族就要不战自亡,也是因此之故,先祖怀远公为保存华族精神魂魄,才顶住压力,不惜以一人之力逆流而动,背负骂名,冒天下之大不韪,想要禁封太古道德碑!”张太玄悠悠一叹。

    没想到先祖怀远公当年在太夏居然有如此气魄,在亿万人围观着太古道德碑,想要把那太古道德碑捧到天上的时候,居然敢带着神策军去砸场子,想要禁封那被认为是见证天道的太古道德碑,想到先祖当年的霸气雄姿,张铁胸中也是热血沸腾。

    “那太古道德碑被先祖禁封了吗?”

    “如果能够禁封,也就不会有今天的吞党了!”张太玄叹了一口气,“不说那太古道德碑如何,就是那碑本身,已经被许多人认为是太夏神物,天道象征,先祖怀远公要将其禁封,立刻就震荡吞州,惊动天下,为此之故,整个吞州剑拔弩张,有大批想从太古道德碑中探求天道之秘的人不想太古道德碑被禁封,于是开始出手阻拦先祖怀远公和神策军,整个吞州几乎要沦为战场,太夏亦举国震动,后来事情闹大,轩辕大帝亲自下旨,派遣三公之一的大司马前往吞州,才把事态平息了下来!”

    “啊,那到底谁输谁赢了?”

    “在怀远公带领麾下神策军想要禁封太古道德碑之前,天下议论纷纷,想要将那太古道德碑迎接至轩辕之丘供奉,确定其华族神物之地位,而在怀远公想要禁封太古道德碑之后,事情平息了下来,怀远公和其麾下的神策军被调离吞州,吞党鼓动天下舆论,逼得怀远公被迫退出神策军,离开太夏,前往威夷次大陆,而太古道德碑到现在也没有能进轩辕之丘接受供奉,依然在吞州!”

    “既然这样,那吞党的领袖人物现在又怎么能成为轩辕之丘东宫的太子太傅?”

    “太古道德碑出土数年之后。有一个人在太古道德碑下悟道修炼三年,18岁就晋升黑铁骑士,后来那个人成为黑铁骑士之后。再次于太古道德碑下悟道修炼3o年,就进阶大地骑士,震动天下,那个人48岁成为大地骑士之后,先是立言著书,五年时间,著书《孔德》《归真经》风行天下。更是解注太夏经典一十二本,字字珠玑。其注解的经典,几乎成为了太夏有学之士与读书人的必备之书,而那《归真经》据说乃是其人在太古道德碑下于冥冥之中感悟的修炼至理,任何人修炼《归真经》。都可以提高自己的修炼进度,《归真经》更被吞党众人视为修炼至宝,非吞党中人,都难得一见。在著书之后,其人又往地元界征战一甲子,于六十年中,积功获封公爵之位,再次进阶幻影骑士,此人离开地元界后。推掉太夏一切高官厚禄,再次于太古道德碑前闭关修炼,于6o年中。再次进阶,脉轮四转,成为苍穹骑士,成为苍穹骑士后,其人再入地元界,凭一人之力就击杀魔族王爵。摧毁魔族在地元界中的一个要塞,到了这个时候。此人文治武功已经名满天下,再加上其养望日久,吞党大势已经,顺其自然,也就成为了轩辕之丘东宫的太子太傅与太夏吞党领袖!”

    什么是妖孽,这样的人才是妖孽。

    “怀远公是否就是被此人所害?”张铁紧紧的捏了捏拳头,问出一个关键问题。

    “虽不是此人直接出手,但也和此人脱不了干系,此人在3o年间从黑铁骑士进阶大地骑,天下震惊,怀远公那时已经在威夷次大陆,同样是大地骑士,此人前往地元界之时,吞党再次鼓动天下舆论,逼怀远公也不得不再次进入地元界征战,两人隐隐有较量相争之意,最终那人从地元界中回来,而怀远公却在地元界中战没。”

    这就是历史,也是怀远堂张家与吞党恩怨的来龙去脉,怀远公已逝,但吞堂和怀远堂的恩怨并未彻底了结。怀远公当年与吞堂之争,与其说是为了一块太古道德碑,不如说是理念与信仰之争,也只有如此,双方才势同水火。在这样的恩怨中,从目前看来,除非怀远堂张家的全部子孙抛下所有的脸面,成为吞党一员,对那太古道德碑顶礼膜拜,否则的话,想要吞党不找怀远堂的麻烦,根本不可能。

    但那样的怀远堂,还是怀远堂吗?那样的张家子孙,即使苟且活着,即使荣华富贵,又与死何异?

    所以,怀远堂只能针锋相对,绝不能退缩,这个时候的怀远堂若是退缩了,不仅吞党一派要得意嚣张,恐怕连支持怀远堂的那些人,比如说督宰大人,都会看不起怀远堂,对怀远堂弃之如敝履。

    先人种树,后人乘凉,先人打虎,后人自然也要防备被老虎反扑,作为怀远公的子孙,张铁知道,有些事情是不由自己选择的,从自己生下来的那一天开始,自己的身上,已经被打上了怀远公子孙的烙印,这个烙印承担的,并非只有在威夷次大陆的荣耀,同样还有在太夏的恩怨,在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上,自己只能和怀远堂坚定不移的站在一起,荣辱与共,共拒风浪。

    张铁沉默了一下,然后就斩钉截铁的说道,“到明年,金乌商团的全效药剂产量会增加到15oo万支,其中的一半,仍然会交给长风商团的渠道售出,不仅没有任何附加条件,长风商团从金乌商团这边拿货的价格还可以再便宜一半!”

    张铁这一句话,决定的就是每年几千万金币的利益归属。这个数字,就算在太夏也绝对不是小数目。

    这点钱算什么。

    既然吞堂说自己贪财,说自己爱囤积土地财货,那自己就让那些人看看,什么才叫贪财,什么叫爱囤积土地财货,什么叫有钱能使鬼推磨。

    所谓的财富,积累到一定的程度,就会变成一种恐怖的力量,排山倒海无所不能。

    张铁的嘴角飘起了一丝桀骜的冷笑,那太古道德碑又怎么,什么吞党,什么苍穹骑士名满天下,老子一个人连整个魔族和三眼会都敢硬抗,还怕你,法克!真当自己是轩辕大帝么?

    张铁的性格有些随遇而安,如果没有什么事,就像这两个月一样,他在家每天看看廷尉寺的简报逗逗儿子也就过来了,此刻的生活他已经很满意,所以也没有什么太多的要求,但是在这随遇而安的背后,张铁的性格之中,也同样有着极其强硬和桀骜的一面,所谓的遇强更强,遇刚更刚,在那些强大的挑战面前,张铁整个人的斗志和精神也会随之升腾而起。

    这个时候的张铁,感觉自己又回到了黑炎城第七国民男中,自己悠闲的坐在小树下不招谁不惹谁,但是就他妈的有那么一些人,趾高气昂的来到你身边,把几个餐盘丢到你面前,想要把你踩下去才能衬托他们得高大一样……

    张铁刚刚的表态也让长风伯爵沉默了一下,作为怀远堂的族长,他同样知道张铁那一句话到底有多重的分量,“太夏的工业发展的水准要高出威夷次大陆很多,阳河郡中的造船业也要整合一下了,如此才有竞争力,就让金乌船厂把家族的长风船厂兼并了把!”

    长风船厂的资产规模约有五千多万金币,在金乌船厂兼并了长风船厂之后,张家的金乌船厂,一下子就成为幽州最大的造船企业,张铁一家,也会一下子成为金乌船厂最大的控股股东,拥有船厂最大的资产份额。

    长风伯爵同样一句话就把长风造船厂送给了张铁。

    张铁点了点头,甚至连推辞和客气都没有……

    不知道老爷子知道长风伯爵把阳河郡最大的造船企业送给自己,成为张家的产业是什么样的表情。

    ……

    半个小时后,在白虎台中几名家族官吏的恭送下,张铁精神抖擞的离开了白虎台。

    抬起头,看看那天空之中飘落的一团团雪花一眼,张铁没有再拉起冒兜,而是大步的朝着离白虎台不到一里之地的司农府走去。

    那满天的风雪,在进入到张铁身边的三尺之内就无形的手弹开……

    看到这一幕,路上的行人一个个以为自己眼花,对张铁侧目而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