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二卷 第十七章 另一种反击
    司农府的门口挂着四盏红色的灯笼,装点着过年的气氛,张铁的到来,立刻就让司农府中的一干人忙碌起来。≯≧.

    穆安长老是新上任的幽州司农,这个时候并没有在司农府内,出面接待张铁的,也就成了现在司农府里官职职位最高的司农丞还有两个部丞。

    司农丞是司农的副手,这个位置,现在同样也是由怀远堂的一个执事出任,而部丞,则是幽州司农府中辖下各部门的主官。

    在司农府里面一间气派的花厅之中,张铁悠闲的喝着茶,和那司农丞与两个部丞说着话,其他人则小跑着忙碌起来,只是几分钟的时间,司农府中的一个田籍官员抱着一堆文件就走了进来,把那些文件放在了张铁面前。

    司农丞挥挥手,让田籍官员退下,然后亲自给张铁介绍起那一堆文件。

    “穆神长老,这是您购买的那些土地的地契的总契,有了这总契,将来您想要分割出售那些土地的时候您立下的地契才是合法的,这是幽州司农府核准的交易文件,这是您买地的收据,这是司农府刚刚绘制出来的那块地的地图……”

    随着司农丞的介绍,张铁也一份份的把那些文件拿起来看了一遍,那地契的材质,类似银版纸,却比银版纸更有韧性,地契上印着繁复的套彩秘印花纹水印,那些秘印花纹在不同的角度看会变色,用手摸着那些花纹,那些花纹都有清晰的立体的纹路。这应该是一种非常高级的防伪的印刷手段,地契上面注明了那块土地的位置和面积。及其相应的附属文件与地图的编号,然后还加盖着一个通红的。幽州司农府的大印。

    在地契的所有人那一栏,写着张铁和他老哥张阳的名字。因为这买地的钱是张铁出的,张铁的老哥经办的时候,就只想在所有人那一栏上留张铁的名字,后来也是在张铁的坚持下,才又把张铁老哥的名字加了上去。

    这点地,对两兄弟来说,真的不算什么,这共同的地契。象征的,也就是两兄弟共同的家业。

    整块土地的面积是25797o平方公里,张铁最初的时候以为可以买个整数的,比如说25万平方公里之类的,而后来张铁才知道,在这太夏卖地,如果是平原地区的地,的确比较容易取整数来售出,而这种山区多的地。在大面积卖出的时候,那些土地分割的地界都是以其地界内的山川水流和地形地貌的具体走势特征来划分,在某条河,某座山。或者某个比较显现的地形标志以内就是分割线,非常容易辨认,也是因此的缘故。那买下土地的面积,就只有通过具体的测量来决定。是多少就是多少,而难以取整数。

    作为地契附属文件的地图足足有厚厚一本。4o多页。

    那司农府开具的收据上写着的数字是11o9271oo,总共一亿一千多万金币的成交额,这个成交额,原本按照幽州司农府对买地的优惠政策,张铁还可以享受一个九五折的优惠,但当时张铁想这种事情容易给人落下口实,越是在怀远堂掌握幽州大权的时候,这种事情也就越要注意,不然容易给人造成私相授受的感觉,所以,既然一个亿多的金币都出了,那也不在乎那几百万金币的优惠了,这点优惠比起怀远堂的口碑来说,实在微不足道。为了大局考量,张铁也就不在意那点蝇头小利了。

    此刻,再看着收据上的那个数字,想到自己的小心翼翼,张铁才觉得自己太天真了,别人要找攻击你的口实和理由,没有理由他都能编造出理由来,你再小心也没用。

    作为幽州廷尉,整个幽州,能值得他出手和关注的东西,如果涉及到人,比如说通缉榜上的那些家伙,那起码也是十五级战灵以上的人才有资格来引起他的关注,如果是事情,那事情起码也要在一郡之内引起巨大轰动才行,作为骑士难道整天就是去关注些鸡毛蒜皮的事情或者把自己埋在公文堆中?太夏的骑士还没有泛滥到这种地步吧。而就算自己真的这么做了,张铁也敢肯定,那弹劾自己的奏章照会来,照样会有屎盆子扣到自己脑袋上,只不过到那时,那理由就不是现在这种“整日和娇妻美妾厮混不顾公务了”,而一定会变成“不知轻重缓急”“以一州廷尉之尊,整日事无巨细忙碌于蝇营狗苟鸡毛蒜皮之事。”“只见树叶不见泰山””经验全无,观其所为只有县城之格局”“值此乱世,外有魔族烽烟四起,内有枭雄巨孽兴风作浪”,自己还巴掌着幽州廷尉的位置,那照样是“天下之大不幸。

    这个时候再看11o9271oo这个数字,张铁就觉得这个数字中的那几个零简直就像嘲笑自己傻逼的裂开的嘴,只是精神一动,珠心神算哗啦了一下,张铁就得出了一个数字5546355,妈的,55o多万金币,老子两年多的薪水,就算是买包子喂狗,这天下不知道多少狗见到自己都要摇尾巴,而用这样的诚心示人,那些杂碎依旧想要自己家破人亡。

    小心谨慎有鸟用!

    司农丞一直在小心的察言观色,看着张铁的脸色,看到张铁盯着司农府开出的收据面色微微有点复杂,司农丞轻轻咳嗽了两声,小心翼翼的安慰道,“穆神长老不必忧心,这次购买这些土地的出资虽然不少,但等将来幽州展起来,晋升成中州,这块地的价值,也绝不止这个数,而且您购买的这块地的一切地下矿藏资源都还未勘探过,如果遇到大矿藏,您的投资也就回来了,以司农府现在掌握的资料来看,这幽州并不是贫瘠之州。各种珍稀矿藏,幽州都有现。太夏的许多豪门大族,也经常在下州做这种大范围圈地的投资。许多都收获颇丰,这太夏的人越来越多,这地放着,只要等上几年,只会越来越值钱,家族后代,也有依靠。”

    张铁笑了笑,心情好了一些,他看了这个司农丞一眼。没想到这个司农丞还挺会安慰人。

    张铁让司农丞把这些资料为他收起装好,“这段时间除了我以外,难道还有其他家族在幽州购买大量土地吗?”

    “这两个月,司农府收到了很多备案,来自东北督护府内的通州,琼州,燕州,惠州,朝州之地的许多豪门家族。都有在幽州买地的,这些家族买地,都在几百平方公里到数万平方公里不等,除了一些是家族投资之外。还有一些地则是那些家族豪门开枝散叶,有些分支旁裔要准备到这幽州来落脚!对了,那燕州刺史的孙子朱大彪。也在幽州买了一块地,他那块地有3o多万平方公里。算是最大的,就在前日。已经通过银行任缴了款项,等过了年,司农府这边就要派人去给他的那块地勘测地图,定下界标地桩。”

    听着这话,张铁才知道,原来幽州升格建制成下州,居然还能引一波在幽州圈地的**,不过那燕州刺史孙子的名字真是……真是……太有个性了……

    张铁砸了砸嘴……

    “下州之地在太夏是最便宜的,特别是刚刚升格建制的下州,在这里买地建城之后,按太夏规制,其就能自任城主或城牧,成为太夏官吏,在太夏,许多豪门大族都会以这样的方法让家族之中的许多后辈走入仕途,求一个出身!在荒州买地的话,就算建城,也只有圈地的功效,而无法让人走上仕途。太夏也在利用这样的政策,引导民间豪门的资金进入下州,促进下州的展。”司农丞解释道。

    “不错!”张铁点了点头,用手摩挲了一下下巴,“我还想买一块地,有幽州的地图吗,拿来我选一块吧,今日就先做个备案!”

    司农丞愣了愣,他没想到张铁居然还要买地,这穆神长老,到底多有钱啊。

    不过也就是刚刚楞了一下,他就反应了过来,连忙使了一个眼神,让陪坐的一个部丞去取幽州地图来让张铁观看。

    也就是两口茶水的功夫,那个部丞就拿着一副地图回来了,直接铺在房间的一张巨大的方桌上,让张铁走近观看。

    在那张地图上,可以看到幽州的全貌。

    幽州在地图上像一个胖胖的茄子,东西两边较长,有将近两万多公里,而南北方向略短,只有一万多公里,北面接着辽州,而南面和西面则与东北督护府内的其他州相连,东面则靠近大海,整个幽州的总面积似乎在三亿平方公里左右。

    幽州的地形以山区和平原为主,不过山区和平原的分布没有什么规律,地图上的有主之地都用蓝色的区域标识了出来,而无主的可以买卖的土地都是绿色的区域,蓝色的区域主要集中在幽州各郡,绿色的区域则遍布幽州,占到了幽州面积的百分之九十五以上。

    你不是弹劾老子贪恋财货土地吗,老子就偏要贪恋给你看看,妈的,我就不信你还能来咬老子的屁股。《太夏律》中可没规定不许官员买地,而且自己买的地越多,那也就代表着怀远堂在幽州扎下的根基越深。

    这买地,就是做给吞党那些人看的,所谓人争一口气佛受一柱香,对张铁来说,虽然现在无法直接拿吞党那些人怎么样,但这并不代表他不会反击。

    督宰大人和轩辕之丘某些大人物的态度也给张铁吃了一颗定心丸,这吞党虽然势大,但照样有人可以不鸟他,只要自己不是真做出某些出格的事情让吞党抓到把柄,自己何须担心什么。

    这次买地,为的是出气,要的就是那么一个让人听到后的效果,所以,这地买在哪里对张铁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块地要大,越大越好。

    “这幽州哪里的地最便宜,比我现在买的这块还便宜?”张铁直接开门见山的问司农丞。

    “穆神长老您现在买到手的这块地是远离城市2oo公里以外的荒地,山地多平地少,按等级,算做丙级二等的土地,这幽州最便宜的土地在这里,这里的山地只能算做是丁级四等的土地!”司农丞指着幽州北面靠近辽州边界附近的那一大片周围几千公里内都没有一点蓝色的绿色山区,“这里现在基本上是一个无人区,兴建城市的难度也较大,周围2ooo公里以内都没有一座城市,与辽州接壤,靠近荒州,西面还有大片的荒漠,而且这片区域山地大多数都是石头多,植被少,能耕种利用的土地面积也少,所以,这里的土地只能算做是太夏最低等的丁级四等的土地,每平方公里的价钱只是56个金币!”

    56个金币?张铁看了看那片地图,再想想自己此刻能光明正大动用的金币的数量,想都没想就直接一巴掌拍在地图上一块面积约有两个阳河郡大小,看样子差不多有三百多万平方公里形似葫芦的高原地带,霸气无比的甩下一句,“就这里,我买了,今天正式备案,你们准备一下,尽快把手续办完!”

    等张铁移开手掌,司农丞一看地图,才在张铁的手掌下面看到四个字——藏古高原。

    这藏古高原的面积,放在地图上,也就是比整个幽州的百分之一还多那么一点。

    “穆神长老,您……您要买下这藏古高原吗?”司农丞吃惊的看着张铁,“这里可什么都没有,要开利用的难度也太大了,就算以后幽州变成中州甚至是大州,这里的价值也非常的低……”

    “没关系,只要有地,足够大就行!”张铁说着,然后突然咬牙切齿,“对了,这次买地,能给的合理优惠我全要,一个铜板的都不错过!妈的……”

    司农丞甚至不知道张铁为什么这个时候突然骂了一句脏话,毕竟张太玄给张铁看的那份奏本,在整个幽州,能看到的人估计也不会过十个。

    张铁拿着办好手续的那些文件离开司农府,再次在司农府中留下了一地的惊叹。

    离开司农府,张铁冷着脸来到了他的地盘——幽州廷尉寺。

    像廷尉寺这种森严的机构,哪怕是过年,别的衙门都意思的挂了一个红灯笼,廷尉寺依旧是那副模样,在这大冷天,一副冷冰冰生人勿进的样子。

    在廷尉寺中,张铁坐到了主堂的的主位之上,下面是廷尉寺中数百个第一次正式拜见张铁的官员。

    廷尉寺的官员们悄悄打量着张铁,都感觉张铁的脸色不太好,心情也不太好,所以一个个大气也不敢出。

    张铁扫视了下面的众多官员一眼,喝了一口茶,放下茶杯,只是一句话,就让幽州廷尉寺中的一干人觉得气温一下子冷了十度。

    “我两个多月不到幽州,今早在幽州城走了一圈,钱包就被偷了……”

    ……

    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