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二卷 第二十四章 踩死老王八
    穿着黑色盔甲,拿着盾牌战具的廷尉寺精锐,从被推倒的院墙后面蜂拥而入……

    眨眼之间,江府四周的院墙又有几处被推倒,大批的廷尉寺精锐如燎原的黑色烈火,眨眼之间就把江府里面举办金盆洗手仪式的场地四周包围了起来。↖

    看到这些精锐,作为嘉宾参加金盆洗手仪式的人一个个只觉浑身冷,不敢稍动。

    “獬豸营!”——和张铁坐在散席上的一些人看到突然出现的廷尉寺精锐,不少人都脸色白,有的身体都颤抖了起来。

    突破江府外墙的,正是幽州城的獬豸营。

    獬豸是华族所崇拜的太古神兽,传说獬豸体大如牛,形如麒麟,全身黑毛,双眼如炬,额上生有独角,拥有极高的智慧,能辨是非曲直善恶忠奸,嫉恶如仇,看到奸邪恶人,獬豸就用独角把其刺死,然后吃下。

    太夏三司衙门的图腾,正是獬豸,作为幽州廷尉,张铁的正式官服之中,最重要的,也是代表一州廷尉身份的就是獬豸冠,因为嫌官服穿起来麻烦,张铁一直都没有穿。

    廷尉寺下属之中最暴力最有威慑力的力量,正是獬豸营。

    在怀远堂掌控了幽州之后,怀远堂手上的两支军团力量,破日军团的大半和飓风军团之中的一部分,摇身一变,就进入到獬豸营中,分散到幽州各地,成为怀远堂掌控幽州最得力的铁拳。

    在太夏,军队是对外的,而獬豸营则是对内的。

    以西方大6或者威夷次大6的标准来说。獬豸营相当于强的武装警察部队。

    幽州的獬豸营以怀远堂中的两个军团的骨干为力量构建起来,再吸收幽州本地的一些高手。其名称虽为营,但其人数。却达到9o万人,相当于两个军团。这就是张铁手上最强的力量,作为一州的廷尉,手上自然是有牌好出的。在太夏的廷尉机构中,一般的刑捕负责的就是缉拿匪盗恶人,而如果遇到大场面,要镇压地方叛乱维持地方治安,那就要獬豸营出马了。

    三个月来,以怀远堂两大军团为班底组织起来的獬豸营早已经开赴幽州各郡各城。

    这次遇到通天教要作乱。张铁直接就把獬豸营调动了起来。

    在威夷次大6与魔族战斗过,正规军团出身的獬豸营的战斗力毋庸置疑,特别是獬豸营中的军官,大多数都是与魔族交过手的,这样的獬豸营,身上的那种杀气,更是浓烈如血,让人窒息。

    张铁吃饭的时间,幽州廷尉寺下属的人马已经清除了江府的外围。三万獬豸营的精锐,早已经无声无息把江府包围得水泄不通,张铁一站起来,獬豸营四方合围。同时难,只是眨眼之间,就把江府变成了一个铁桶。

    除了獬豸营之外。廷尉寺刑捕之中的大批高手这个时候已经幽灵一样的出现在了江府那些房屋的屋顶和院墙之上,一个个手上拿着神机弩和裂天网这些让高手都胆寒的东西。虎视眈眈的看着江府之中的人。

    “幽州廷尉寺奉命缉拿通天邪教妖匪,不知者无罪。从逆异动者格杀勿论!”面色如铁的张远山一声冷喝,在廷尉寺中大批高手的簇拥下,从外面走了进来。

    看到獬豸营和张远山出现,那在金盆洗手高台上的江老爷子就不动了,他只是看着张铁,声音平静,“你究竟是谁?”

    张铁轻轻揭下自己脸上的变装面具,露出了本来面目。

    “廷尉大人!”

    “张穆神!”

    “幽州之虎!”

    看到张铁那张年轻得过分得的脸的那一刻,张铁的周围,就响起一片惊呼声。

    三个月前,幽州刺史争夺之战,张铁的形象,早已经深入人心,在这种场合,张铁一露出本来面目,一下子就被许多人给认了出来。

    张铁看着不远处的江老爷子,笑了笑,“此刻,幽州境内各处的9o多万獬豸营的战士已经倾巢而出,同时行动,清剿捣毁通天教在幽州各处的据点和头目,你就是想通报消息都来不及了,江坛主,这种时候,你还不束手就擒么?”

    高台上的江老爷子仰天长叹一声,声音充满了悲戚,“江某辛勤一生,才积累下如今江家这亿万家业,我也知道怀璧其罪的道理,这片家产太招人眼红,怀远堂如今刚刚在幽州建立根基,正是需要四处扩张吞并,原本我想今天金盆洗手,后退一步保一个平安,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廷尉大人既然看上江某这百十年来打拼下的这片家业,只要一句话,江某双手送上又如何,何必枉造这些杀孽,为江某罗织这些莫须有的罪名,这片家业,江某今天就送给廷尉大人,只求廷尉大人高抬贵手,让江某这些故旧和弟子平安离开,江某从此以后也就隐居深山,采茶种菊度日如何?”

    江老爷子的悲叹,引得宾客之中都有了一阵骚动。

    张铁也没想到这个老王八到这种时候还能倒打一耙,巧舌如簧为自己脱罪,还给自己和怀远堂身上泼了一瓢污水,真是死不悔改。

    张铁冷笑了起来,“任你巧舌如簧,今日也难逃一劫,你是不是通天教妖匪,只要把你拿下,在这江府之中搜一搜,看看有没有藏污纳垢就知道,为了这幽州百姓不被你们这些杂碎祸害,我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此刻谁敢挡在我面前我就砍下谁的脑袋,你看我年轻,以为只说两句话就能让我有所顾忌退去吗?醒醒吧!”

    “看来廷尉大人是铁了心想要把老朽的这片家业吞到肚子里了,而且连老朽的一挑三生路都不给了!”江老爷子的声音低了下来……

    “给我拿下!”张铁一声冷喝,不再废话。

    张远山和廷尉寺中的两名刑捕高手同时就向着江老爷子扑去。

    “幽州廷尉张穆神想要侵吞师傅家产。还要把我们赶尽杀绝,兄弟们。我们和这些狗官拼了!”

    张远山这边一动,那边。那老王八的弟子之中,一个家伙悲愤的大叫了起来,直接抄起家伙就向包围着这些的獬豸营的那些战士冲去。

    那老王八的弟子和江府的下人之中,许多人也动了起来,妄图在这里引起更大的混乱。

    但这里是太夏,在这太夏,虽然不能说当官的个个都是好人,但太夏的吏治,在严刑峻法和完整的制度设计之下。却还算清明,敢肆无忌惮欺压掠夺民财的官员,整个太夏,估计也找不出几个来。

    能来这里参加观看金盆洗手的人,有几个是没有脑子的愣头青,会被别人几句话就鼓动得不要命的往上冲,说难听点,不要说今天张铁要抓的是江老爷子,就算张铁今天要抓的是那些人的父母兄弟。一旦扯上通天教,那些人恐怕也要连忙撇清甚至大义灭亲。

    那些妄图想要挑起混乱和扑向獬豸营的江府中人,等待他们的,就是一阵暴雨一样的神机弩的弩箭。

    眨眼之间。地上就多了几具像刺猬一样的尸体,那小小的骚动,瞬间就平定了下来。

    ……

    金盆洗手的高台之上。正在交手的四人却突然异变横生……

    原本空着双手的江老爷子的两只手上,突然之间就凭空多出了两把长剑。

    谁都没有预料到这个变化。剑光一闪,只是一声闷哼。张远山和两名刑捕高手同时从高台上倒飞了下来……

    一个十五级的战灵和两个十四级的战魔高手,居然不敌江老爷子。

    张远山脸色翻红,一截袖子已经留在了高台之上,落地之后,手指上还有鲜血滴落下来,而那两名刑捕高手一落地,脚步一踉跄,则同时吐出一小口鲜血。

    哗啦一声,江老爷子身上穿着的长褂一下子就被撑破,一对翅膀和一条尾巴突然从他的背后伸出来,然后一下子就冲天而起。

    人族之中,除了骑士,谁都没有飞行的能力,而能长着翅膀飞行的,能说人话的,除了鸟类之中的八哥和鹦鹉,就只有魔族了。

    “啊,是影魔!”

    来宾之中的一个人犹如被人爆菊一样的撕扯着嗓子大叫起来。

    影魔两个字,顺就就如同十级地震一样,让所有人目瞪口呆。

    张铁也瞬间一惊,然后就是一喜,那种巨大的兴奋的战栗感如电流一样的扫过张铁铁的脊椎,然后张铁想都没想,抓过身边的一把长剑,一下子就把长剑投掷了出去……

    一道火光从张铁手中飞出,瞬间就击中了飞到天上的那个扇动着翅膀的身影。

    然后天上就如同打雷一样,出一声惊动半个幽州城的巨响,一堆血肉碎片和一个身体同时从天上掉了下来,正正落到了金盆洗手的高台上……

    掉下来的那些碎片之中,有断裂烧灼的翅膀,有一大截尾巴,更多的,则是一个谁都不认识的浑身鳞片胸口被洞穿的身体和那具身体上一个长着角的,目光凶残的脑袋……

    “……你们华族……的末日就要到了……我在地狱里……等着你们……哈……哈……”

    那声音还是江老爷子的,而这个身体的形象和从其口中吐出来的话语,却让所有人不寒而栗。

    那得意的笑声也一下子戛然而止……

    那颗丑陋的脑袋直接被张铁一脚踩爆……

    张铁不知道,当他一脚把那颗影魔脑袋踩爆的时候,他此刻的形象,在那些来宾的眼中,简直威猛彪悍到了极点。

    张铁抬起了自己的脚,轻轻的弹了弹衣服上的几点血迹……

    “恭喜堡主大人再次获得一颗掠夺之果!”已经许久没有和张铁联系的海勒,在张铁的识海之中出了一个声音……

    了……

    张铁的嘴角都忍不住要飘起来,但表面上,还是威严的一声大喝,“给我把整个江府掘地十尺的翻过来……”(未完待续!

    ps:月初,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