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二卷 第二十六章 再临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黑铁之堡》更多支持!

    如果通天教只是通天教,张铁在幽州折腾的规模再大十倍,督宰大人也不见得会为这么一点事亲自再来一趟幽州,但张铁掀开了通天教里面的那层“魔族”的画皮,那事情就截然不同了……

    事实上,这件事才是真正惊动太夏的大事。

    9月4日,督宰大人的飞舟直接降落在白虎台。

    张太玄,张铁,还有穆雨长老以及幽州城中的一干官员都在白虎台恭迎督宰大人的到来。

    跟在张铁身边的,还有燕州刺史的孙子朱大彪。

    自己的孙子被人俘虏,而且还与魔族有关,既然已经牵扯到自己的家里人,燕州刺史朱佟也随着督宰大人一起来到幽州城了。

    从牢里出来,只是几日的功夫,朱大彪的脸上又油光水滑了起来,这个家伙穿着一件白色的熊皮大衣,脖子上的围着一条银貂围脖,像一个肥球似的站在张铁的身边,小脸冻得通红。

    张铁在幽州大破通天教的消息传遍天下,不过消息中无论大道消息还是小道消息却没有提到朱大彪这么一个人物。

    这是一份大人情,要是燕州刺史的孙子落在了通天教和魔族的手上,不论结果如何,只是这天下的舆论,就可以让燕州朱家脸面无光,如果再被有心人利用搅起一些风浪来。那说不定还会横生不少事端。

    太夏也并非世外桃源,这是张铁回到太夏几个月中最大的感触。

    飞舟缓缓降落。地面上的人都精神一震,只有张铁身边的朱大彪幽幽叹了一口气。

    “怎么。你不高兴?”张铁偏过头问他。

    这几日,这个朱大彪都住在廷尉寺中,这个家伙是被关怕了,现在看着幽州城哪里都不安全,按他的说法,他原本是住在幽州的一个豪华大酒店之中,他都不知道为什么,有一天一觉醒来,就到了江府的地牢之中。瞬间从天堂落到地狱,身边跟着的几个侍卫,绝对已经凶多吉少,有了这么一个经历之后,再叫他去住幽州城的其他酒店寓所之类的地方,这个家伙打死都不去。

    廷尉寺这几日也在肃清通天教的余毒,朱大彪作为被绑的当事人,和那个老王八接触过几次,多多少少还是知道一点东西的。所以也就留在廷尉寺中录录口供,配合一下,廷尉寺这边也顺便把他雪藏几日,过过这个风头。

    在廷尉寺的这几天中。朱大彪却和张铁混得熟了,颇有些意气相投的意思,两个人之间说话也越来越没有顾虑。

    这个时候听到张铁的问题。朱大彪只是愁眉苦脸的叹了一口气,“说来你可能不相信。这个爷爷,我已经五六年没见了。我长这么大,和他说过的话可能还不到二十句,要不是我在幽州出事,他恐怕连有没有我这么一个孙子都不一定能记住。”

    “啊,不至于吧?”张铁眨了眨眼睛,以他家的家庭氛围,他实在难以想象朱大彪说的这些东西怎么可能存在于一个家庭之中。

    “我爷爷他有子女87人,我老爸在家中排行第63,在一干叔伯之中并不算出众,我老爸除了我老妈之外,还有二十多个姨娘,我老妈在我老爸的女人之中排行第十四,也只是中等,到了我这一辈,仅仅是我家里的兄弟姐妹就有34人,在这34人之中,我排行21,也混得一般,连上我老爸这一支在内,到去年我离开幽州时为止,我爷爷的亲孙子亲孙女都有543个,其他的外孙和外孙女还有24o多个,这个数字,每年还在增加之中,你说我算那根葱。”朱大彪揉着脸,“老东西是幽州刺史,每天不是处理公务就是闭关修炼,我长这么大,见那老东西的机会还不到二十次,而且大多数是家族之中过年或祭祖的时候见上一面,老东西第一次和我说话是在我六岁,那年祭祖,在家中的宗祠大殿之中,他问了一句我叫什么名字,等他第二次和我说话的时候,我已经十二岁了,觉醒了第一个先祖血脉……”

    老东西?听到朱大彪口中的这个“尊称”,张铁也是无语,而他话中的内容,也才让张铁知道为什么这豪门大族之中的亲情会都淡泊。

    这不淡泊也不行啊,无论是谁,生上了十个儿子,也不可能把每个人都照顾得过来,骑士是很强大,但再强大的骑士,一天的时间也只有二十四个小时,不可能把时间多变几个小时出来,当然,除非那一家子人都生活在时间之塔中,那就另说了。一个人坐在燕州刺史这样的位置上,既要处理公务,又要不耽搁修炼,每天还要吃喝拉撒,偶尔还要忙活一下传宗接代的问题或者让自己偷闲喘口气,一天能腾出来在家的时间有多少?这个时间再分成十份,那每一份又有多少?等这八十九个人再次开枝散叶,那些更小更嫩的枝叶又会获得多少关注呢?

    张铁知道,朱大彪说的这话可不是个别显现,而是太夏豪门之中的普遍现象,豪门之中的骑士高手,一个人生几十上百个孩子的实在太正常太普通了,有时候,骑士血脉的延续,在许多家族之中,甚至已经不仅仅是那个骑士个人的问题,而是上升到整个家族血脉繁衍的高度,特别是觉醒了一些先祖血脉的骑士,连传宗接代都变成了家族重任,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事实上,刚刚在太夏安定下来不到几个月,张铁已经慢慢感觉到了怀远堂的压力,堂中长老开始已经开始旁敲侧击。要让张铁娶妻纳妾,多多造人。要不是张铁现在已经是堂中长老,地位显赫。而且在刺史之争中为怀远堂立下汗马功劳,张铁说不定就要被怀远堂中的一干长老丢过一堆女人来给霸王硬上弓了。

    “你不是在幽州刚刚买下三十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吗,那可是一大笔钱,好歹也两千多万金币,你在家里不会这么惨吧?”张铁问道。

    朱大彪买的那块地的等级比起张铁在阳河郡旁边买的地还要偏僻一些,所以价格也更便宜,同样,看在燕州刺史孙子的这块招牌上,幽州司农府已经给朱大彪做了最大程度上的优惠。

    督宰大人的飞舟。已经降落到离地几十米的高度,张铁一边说一边说随着张太玄和穆雨长老往前走去。

    “我老妈只有我这么一个儿子,那些钱,是我老妈攒了大半辈子的私房钱,还有与我交好的同宗几个兄弟和朋友攒下来的钱,外公和几个舅舅也支援了一点,燕州银行还看在我刺史孙子的这块招牌上给我贷了一些款项才凑了这么一笔!”说到这里,朱大彪用早已经准备好的辣椒水往手指上悄悄抹了沫,然后用手指往贴着眼皮下面一擦。突然之间就眼睛红泪流满面,“为了这一搏,我连我小九妹这些年攒的压岁钱都给骗来了,你说我容易吗我。为了躲债,今年过年我家都不敢回了……”

    我靠!这个混蛋也真做得出来,连小姑娘的压岁钱都能骗来做投资。真是服了!

    飞舟的门打开,里面的人甚至还没出来。朱大彪就一声悲号,就像历经艰辛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以一个乳燕归巢的姿势就朝着那边扑了过去,“爷爷……”

    几个人的身影出现在飞舟的舱门口,其中一个,正是东北督护府的黑脸督宰,而在督宰大人的旁边,还有一个人,高额细目,两鬓如雪,则是燕州刺史朱佟。两个人的身后,则是张铁第一次在河边见到的那两个年轻骑士。

    “拜见督宰大人!”

    幽州这边的一干官员拜见程督宰,而朱大彪则一把抱住了朱佟,大哭起来,“爷爷……孙儿武力低微,这一次不幸落入魔掌,不过好在孙儿时时刻刻想着爷爷您从小对我的教诲,没给咱们朱家丢脸,宁死没有答应那个老王八的要求,绝不出卖太夏……孙儿原本已经抱定必死之心,准备舍身取义,没想到在关键时刻还为幽州廷尉所救……”

    朱佟原本还板着脸,这个时候听自己的孙子如此哭诉,脸上的神色也不由微微松动了一些。

    朱佟直接向张铁看来。

    “我们现朱公子的时候,朱公子被通天教的影魔关在地牢之中,衣衫褴褛饱受折磨,不过朱公子宁死不屈,大义凛然,当时还在地牢之中大骂老贼,令人敬佩!”张铁正色说道。

    这话虽然稍有美誉,但大体如此,张铁也没算说谎,至于后来那些,于大节无关,张铁也就不多说了。朱大彪虽出身豪门,但关键时刻能够挺得住,没有怂下来,这也是张铁能与朱公子相处得来的原因,要是朱大彪是一个软蛋,大节有亏,就算能把他救出来,张铁随手也就把他丢到一边任他自生自灭去了,哪里还会让这种人住在廷尉寺之中。

    听完张铁的话,朱刺史的脸色彻底的缓和了下来,轻轻拍了拍正在嚎啕大哭的朱大彪,“这些年,爷爷对你关注不够,倒是委屈你了,这次幽州之事,却也让我看到,原来你还有几分太夏男儿的血性,实力虽然不堪造就,但骨头还算硬,不错,不错……”

    ……

    白虎台枢机重地之内,面对着程督宰,张铁一句话,就让督宰大人都一惊。

    “督宰大人,我打算辞去幽州廷尉之职!”

    ……(我的小说《黑铁之堡》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oo%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