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二卷 第三十一章 假戏真做
    张铁只是回到金光城的第二天,他辞官回家所带来的一系列后果就开始慢慢显现出来……

    从幽州城开始,吞党在幽州境内的各个城市之中的道德社基本上在短短几日内就被人砸了个稀烂,而幽州各郡各城的廷尉系统都是袖手旁观,即使接到报案,也只是象征性的走走过场,半个人没抓,对吞党道德社的遭遇,也是爱莫能助……

    幽州廷尉系统对外的解释只有一句话——通天教余波未定,幽州百姓民情汹涌,要抓百姓,激起民变,谁来担责?

    在幽州,吞党之名彻底的臭了大街,连带着轩辕之丘的御史台周天御史的名声都被波及到。

    而在幽州之外,同样短短几日,新年之初立了大功大破通天教的幽州廷尉被迫辞官的消息在各种幕后势力的推动下也在太夏酵着,引起一片哗然。

    才短短一周时间,根据张铁接到的报告,太夏境内,各州各郡之中,竟然有上千家的媒体报纸报道了这件事。太夏媒体报纸的报道很有技巧,大多数的报纸,只是把苏乾凌弹劾张铁的奏章和张铁的功劳与辞官的消息列出来,其他什么话都不说,孰是孰非,已经一目了然。

    舆论铺天盖地的涌向了轩辕之丘的御史台,苏乾凌弹劾张铁的奏章,变成一块钢锭,直接狠狠的砸在了他自己的脸上。

    而因为怀远堂和吞党的恩怨牵扯太大。如今吞党的领袖又是太子太傅,所以太夏的媒体报纸在报道这件事的时候,都极有分寸。没有把这件事过多的展开,把怀远堂当初和吞党的恩怨扒出来。但即使这样,人总是长着嘴的,有些事情,又何须在报纸和媒体上才能知晓,明里暗里,怀远公当初和吞党的恩怨还是悄悄的扩散了出来。在一些知道内情的明眼人的眼中,吞党这次可是一下子被人扒了个精光了。更重要的是,吞党一直口口声声的叫嚣什么“仁义道德”,迷惑了不少人,通过这件事。许多人也都看清,吞党所谓的“仁义道德”,很多时候,也只是嘴上说说,要求别人如此而已,吞党一直以“仁义道德”的代表自居,而他们这次做的龌龊之事,高举大旗罔顾事实党同伐异,不顾一州百姓的安危。哪里又有半点“仁义道德”的风范。

    在巨大的舆论压力之下,1月18日,轩辕之丘御史台宣布罢免御史苏乾凌的御史之职。苏乾凌被贬到下州的印州做了一个小小的从八品的户曹尚书。

    在轩辕之丘,御史台中36o名周天御史的官职虽算不上位高权重,但也极为重要,某些时候,一个周天御史甚至可以左右天下舆论与太夏朝堂的决定,苏乾凌的被贬。直接让吞党在御史台中少了一个关键的声音,折损了一员干将。

    站在吞党的角度上来说。苏乾凌的被贬固然让其宛如断了一直,而这件事在太夏民间对吞党声望的打击,对吞党来说,才是最让人恼火的。

    很多时候,就如同一件干净的衣服一样,一旦沾上了污点,想要洗去,就难了,即使能洗得干净,但总也会有印子留下,那个印子,留在别人的心中,那无形的观感,就成了挡在吞党道路上的一面铜墙铁壁。

    苏乾凌灰溜溜离开轩辕之丘,除了太夏几个州中,特别是吞州之内由吞党控制着的几家媒体为苏乾凌洗地,在一片骂声之中微弱的喊了两嗓子以外,吞党一方,再无任何动作,似乎一下子偃旗息鼓……

    怀远堂回到太夏与吞党的第一次碰撞较量,可以说是大获全胜。

    不过这次胜利,胜得有些惊险,要是自己没有现通天教的阴谋,那么此刻,幽州通天教一作乱,再加上苏乾凌的奏章,那被架在火山烤的,可就变成自己和怀远堂了。

    张铁并没有高兴,因为他很明白这一次较量背后的凶险,那份奏章一坐实,自己搞不好就要家破人亡,怀远堂也会大受打击,而轩辕之丘处理那个狗屁御史的手段,虽然让人解气,但张铁还是觉得有些轻拿轻放的味道。不过经过这么一役,短时间内,张铁知道吞党不会再敢来找怀远堂和自己的麻烦了,自己和怀远堂也可以清净一段时间。但在以后,除非吞党和怀远堂彻底的分出胜负,一方能够打倒另外一方,否则的话,双方的恩怨还远远没有到了结的时候。

    这件事,对张铁来说,也是敲响的警钟。

    这个警钟,在提醒着他太夏也不是世外桃源,这里不仅不是世外桃源,而且因为先祖积留下来的恩怨,无论是对自己还是怀远堂来说,东方大6,同样暗流汹涌。

    督宰大人这一次见他,已经用最直接的手段告诉了他,此刻的怀远堂和他自己,相比起一个脉轮四转的骑士来说,到底还有多大的差距。

    这个世界,归根到底,还是用实力在说话的。

    而实力这两个字就包括了许许多多的东西,最直接最有力的是武力,其他的,还有金钱,人脉,影响力,根基等等等等……

    苏乾凌被贬,张铁的目的已经达到,原本已经可以再次找个由头回到幽州城继续做他的幽州廷尉,怀远堂也做了一些铺垫,一切都可以顺理成章,不过这次的风波,也让张铁在冷静下来之后看到身在太夏官场的险恶之处和自己与太夏官场格格不入的地方。

    幽州廷尉这个职位是双刃剑,这个职位在赋予了他巨大权力和太夏官方显赫身份的同时,也让他受到太夏官场体系的制约,存在着诸多不确定的变数。而说实在的。张铁扪心自问,他自己还真不是做官的料。最关键的问题是,他根本没有什么权力野心。也没有精力和时间去慢慢适应太夏官场的那一套东西和制度,特别是在吞党的势力在太夏的官场比起怀远堂来说还占据了绝对优势的时候,为了每年2oo多万金币的俸禄,真的值得去仰着吞党的鼻息,冒着被吞党暗算的风险去适应那些规则吗?即使适应了那些规则,那对自己和整个家族的实力提高又有多少的帮助?

    这次要不是自己是太夏的官员,自己就算在金光城玩得天昏地暗。通天教把半个幽州翻过来,谁人又能在自己身上找到半点茬。

    这次在幽州大破通天教也有很多的运气成分。张铁也不敢保证自己以后都会这么好运,在关键时刻逢凶化吉。而如果没有这样的运气,那是否就代表着要受吞党揉捏呢?

    所以,这个幽州廷尉。其实不做也罢!

    特别是如果考虑到与吞党在未来的博弈需求,自己不做幽州廷尉,对怀远堂来说,其实还有很大的好处。

    得知张铁的想法,怀远堂中的众位长老也大吃一惊,在苏乾凌被贬的消息传到幽州三天之后,留守怀远郡的穆恩长老与穆元长老同时乘坐飞艇来到金光城张家的庄园,与张铁见面。

    怀远堂中的三个长老就在张家庄园后面的一座楼亭之中,商讨决定家族的大事。

    楼亭的周围。张家种的变种红枫经过冬雪的洗礼,红枫的一片片树叶更是鲜红如火,宛如抛光过的红水晶一样。在那逐渐消退的冬色之中,耀目之极。

    花园之中的冬雪大半已经消融,这个时候,气温还有一点冷,但是,一丝有些迫不及待的春天将要到来的气息。却已经从花园里那些重新挺直了腰杆的坚强嫩绿的小草上显露了出来。

    楼亭之中,红泥火炉温度正高。茶壶中的水慢慢的热气腾腾起来,张铁就和穆恩长老与穆元长老盘坐在火炉周围,听着那小葫芦上,谁都没有说话。

    更远的地方,隐隐传来张铁那三个儿子和张铁老哥的几个儿子在花园之中打闹的声音,在冬雪即将消逝的时候,对这些小家伙来说,正是这个冬天打雪仗和堆雪人最后的机会。

    “咕噜咕噜……”在等到茶壶中的水被烧开了差不多一分钟的时候,张铁把手伸了过去,很规范的,用一把壶钳夹住茶壶,给两位长老和自己各沏了一杯茶。

    沏茶的水搜集的是金光城外山上松树顶部的积雪,刚刚才煮化,茶是太夏的名茶,叫银雾——这银雾,当然是“江老爷子”无私贡献的好东西了,一两银雾,在太夏的价格是5oo金币。沏茶用的茶壶,也有讲究,用的是兰州紫砂,烧茶用的木柴,则是去年八月的含苞新桂。

    松雪所化的热水沏下,杯中的银雾自然而然在水中凝聚成山峰的样子,没有散开,而茶杯的水面,也腾起一小片的雾气,飘飘忽忽凝聚不散,杯中的茶和茶水表面上的水汽,霎时就组成了一副缩小版的迷迷蒙蒙的高山云雾的山水画,再加上茶水之中所带着的一丝若有若无的松叶的香味,还没喝,只是看和闻,就已经把人带入到一种脱俗的意境与体悟之中,身心宁静,烦恼尽去。

    张铁极有成就感的长长嘘出一口气,说实话,如果不是风苍梧,张铁还真沏不出这么好的茶来,更不知道喝一杯茶还有这么多的讲究,即使有银雾,也要被他糟蹋。

    “说实话,我以前不知道华族为什么能这么骄傲,华族人为什么看不起其他大6和种族的人,一直来到太夏这几个月,才慢慢有所感觉!”张铁把茶杯捧在手里,饶有趣味的把玩着,嗅着茶水香,看着杯中的茶和杯口的水汽所组成的图画,“华族的骄傲,除了来自于华族强大无比的实力,更来源于华族无可比拟的文化,什么是文化,这就是文化,一杯茶中就有大千世界,让人体悟天地之间的至理,在其他的次大6和大6,哪个国家,哪个种族还能如此,喝一杯水,都能喝出近千年的历史积淀和大道真髓,和华族一比,生活在其他大6的那些王公贵族和有钱人只能算作没有文化的野蛮人!”

    穆恩长老和穆元长老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两个人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一点什么,这个时候的穆神长老能在他们面前表演有心情表演茶道,这本身,已经透露出了很多的意思。

    “穆神长老是否已经真的决定了?”穆恩长老开口问道。

    穆恩长老这次来,代表的其实不光是他个人,还有张太玄。

    张铁不说话,只是笑了笑,反问了穆恩长老一句,“在穆恩长老看来,此刻谁最希望我再返回幽州城,重新再挑起幽州廷尉的担子?”

    “怀远堂上下和家主都希望穆神长老可以尽快返回幽州城,挑起幽州廷尉的担子!”穆恩长老说道。

    “家族是什么心态我自然知道,但此刻,其实最迫切,最希望我早一点回到幽州城,重新担任幽州廷尉的,却不是怀远堂,而是吞党!”

    “吞党?”穆恩长老眉头微微一皱,似乎没想到张铁会说出这个答案。

    “我要回幽州再担任幽州廷尉,那么,这次的事情,只能算我们怀远堂狠狠的抽了吞党一个耳光,吞党的脸会肿起来,但只肿片刻,过些日子,那肿会消去,我这次若是不回幽州担任廷尉,假戏真做,那么,这就不是一耳光,而是直接在吞党的身上和要害捅了一刀,那刀的伤口还永远不会好,可以让吞党随时都在失血!我回去,这次怀远堂与吞党之争就是权谋之争,怀远堂侥幸占了一回上风,我不回去,怀远堂与吞党就是道义之争,怀远堂就可以站在高出俯视吞党!”

    穆元长老的眼睛亮了亮,“此话怎讲?”

    张铁回答了两句话,第一句话是,“我是君子!”

    第二句话是,“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

    听到第一句,穆恩长老和穆元长老微微一愣,而听到第二句,穆恩长老和穆元长老的心中同时一震,然后齐吸了一口冷气……

    ……

    ps:为了呈现给大家最好的黑铁,昨日有点卡壳,冥思苦想一天,丰富完善小说大纲,构思后面章节血肉,推倒重来了很多方案,今日恢复更新!

    无论多晚,今日老虎再拼一章!感谢大家的理解和支持!(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