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二卷 第三十二章 妥协
    君子与道相应却又孑然独立,小人为利而聚而又与道相离,这就是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的道理。

    在被弹劾的情况下,张铁坚守岗位履行职责立下大破通天教的功劳,随后而辞官退隐不做幽州廷尉,正是和而不同。

    而吞党党同伐异,鼓动轩辕之丘御史台的御史无中生有造谣中伤张铁,险些在通天教作乱之前罢掉张铁的幽州廷尉之职,正是同而不和 ” 。

    官员之道,正是职责操守也。

    张铁如果回去,就是权谋之争,如果不回,就是道义之争。

    权谋之争解一时之气,而道义之争却能让怀远堂彻底掌握主动。

    张铁也并不觉得自己是多好的官员,有多好的职责操守,但所谓成王败寇,这种时候,只要能打击吞党,在君子的光芒下,适当的吹下牛拔高一下自己,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总之一句话,张铁只要坚持不再做幽州廷尉,那么,吞党不光是被张铁放在火上烤,而且无形之中,还被张铁给他们戴上了小人的帽子。

    这个帽子可不好戴,特别是对张口闭口就是仁义道德的吞党来说,这个帽子下面更是一个可以把他们的脑袋勒紧的紧箍咒,这个紧箍咒下,吞党想要再装大头蒜就难了,这个帽子更不是谁都能给别人戴的,只因为张铁是君子,只有君子的影响力,只有和君子对比,小人才会彰显出来。

    吞党也知道张铁是君子。所以,哪怕是在弹劾张铁的时候。吞党也只能打擦边球,能抓住攻击张铁的把柄。也只是张铁的工作态度说张铁惰职懒政,再把这么一个小缺点在放大镜和特殊的环境下无限放大,以达到其目的。

    吞党不攻击张铁的人品道德,是因为,在太夏,被称为“圣人预备役”的君子的人品道德,几乎无可挑剔,吞党要是攻击张铁的人品和道德,就相当于在攻击整个太夏的价值观和文化体系。也相当于在挖他们自己的根基。

    在吞党的口中,“仁义道德”为“天道四维”,“四维不显,天道不彰”,而圣人,则是于天道而自由的人,否定君子就是否定圣人,否定圣人就是否定天道,否定天道也就是在否定吞党自己的存在的基础和根基。

    张铁这几日也在想。为什么吞党这一次偏偏要找自己下手,怀远堂中这么多长老,怀远堂这么大的家业,难道真的只有自己的身上可以被吞党抓得到那种小把柄吗?想来想去。张铁得出的答案就是,吞党之所以选择自己作为第一个目标,其忌惮的。正是自己君子的这个身份和影响力,吞党要在自己彻底成长起来。在自己拥有更大影响力之前,将自己扼杀。也正因为如此。这次的吞党的吃相才会变得如此的难看,只是在怀远堂刚刚成为幽州第一家族不到三个月,就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展露他们的獠牙,想要把怀远堂最年轻有为的长老一脚踩到黑暗中去。

    不过吞党千算万算,就算想破脑袋都没想到自己去一趟幽州城,就能机缘巧合之下发现通天教的阴谋,几天时间,就让自己大破通天教,瞬间翻盘过来。

    所谓一步错步步错,正是吞党这一错,让张铁有了彻底翻盘,站在更高的位置,在更大的影响层面上打击吞党的机会。

    这种时候,要是不好好利用一下自己君子的这个身份,那实在太说不过去了。

    正是基于这样的考量,在认真全盘的综合了其他原因之后,张铁下定决心,假戏真做,才向怀远堂放出了自己不想再担任幽州廷尉的口风。

    “一个持续曝光的受害者再次受害的几率是最低的,这个时候,让怀远堂成为一个站在道义制高点上的受害者,一个被太夏的主流舆论与主流价值观同情的角色,是让怀远堂抵挡吞党攻击的的最强大的盾牌,在这块盾牌的保护下,怀远堂可以在幽州获得扎根和发展的机会和时间,避免这个时候就成为吞党全力打击的目标,我愿意成为怀远堂的这块盾牌!”张铁对着穆恩长老和穆元长老说道。

    两个长老的脸色都有些动容。

    “可这样一来,吞党对怀远堂的压力就全部转移到了你的身上,吞党一定会利用一切手段,要把你打压,搞臭或者是抹杀,这太危险了!”穆元长老反对。

    这样的事情,长老之中或许已经有人考虑到了,但是却没有人主动提出来过,因为这完全等于把张铁推出去了……

    “难道现在我去给吞党道歉服软,吞党会选择对我宽容吗?”张铁反问,“从怀远公到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怀远堂刚刚回到太夏有了一点成绩,吞党就要跳出来预置怀远堂和我于死地,我们和吞党还有半分的调和余地吗,反正都这样了,再让吞党更难堪一点,又有什么关系?这一次不抓住机会一次把吞党打怕,让他们付出巨大的代价,吞党只会得寸进尺,而对于我来说,只要离开官场,吞党能对付我的手段其实非常有限,何况我已经被吞党陷害了一次,只要吞党不明目张胆的派遣大地级以上的骑士来杀我,我就不怕吞党的手段,如果真有一天吞党敢派出高手来明目张胆的杀我,那吞党在太夏也就成了众矢之的,那是它自取灭亡,我们又何必担心!”说到这里,张铁揉揉脸苦笑了一下,“而说实在的,我也实在不是当官的料,我这个人自由自在惯了,受不得别人拘束,当官职责太多,规矩太多,这一次能大破通天教反过来将吞党一军有很大成分是侥幸,还因为督宰大人的维护,吞党的弹劾被驳了回去,要做官,总不能随时指望着侥幸和上面的维护吧,要是我再回去做这个廷尉,我敢打赌,用不了多久吞党就一定又能在我身上找到什么茬来搬回一局,我现在不干廷尉,就彻底绝了吞党这个念头,让他们就在怀远堂面前蹲着,憋着,想站起来大声说话都不行!”

    穆元长老还想说什么,却被张铁摆了摆手打断,张铁用调侃的语气自嘲道,“这也算是让我在太夏又出一次名了!没什么不好的!”

    想到自己几个月前劝张铁的那些话,穆元长老暗暗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不再说话。

    “如果你不做幽州廷尉,那这个职位谁来做?”沉默了一下的穆恩长老问张铁的意见。这个时候穆恩长老这么说,其实已经等于基本认可了张铁的诉求,毕竟张铁也是怀远堂的一个长老,而且还不是一般的长老,他不想做的事情,在怀远堂,有几个人能逼他,强按牛头去喝水呢。

    “我看张远山就不错,虽然他不是骑士,战力稍差,但也是战灵,而且他的经验和能力应付廷尉之职完全没有问题!在通天教剿灭之后,一段时间内幽州的廷尉系统也不会再遭遇大的挑战,我看他挺合适的。”张铁把自己早就想好的方案抛出,“而且我不做廷尉,也不代表我就不能插手幽州的廷尉系统的事情,我直接去注册一个赏金刑捕!”

    “赏金刑捕?”

    “对的,赏金刑捕!”张铁的脸上出现了一个有些坏坏的笑容,“我是君子嘛,虽然不在其位,也照样关心着幽州的治安和幽州百姓的生活,还要震慑那些奸邪宵小,放着廷尉不做去做赏金刑捕,在太夏,我估计也算是头一个了,这委屈的高姿态做得越足,吞党也就越难受,同时,既然我是在赏金刑捕,那么,张远山如果在幽州有摆不平的事情,直接告诉我,我去摆平就行,其实我以前做廷尉,打的也是这么一个注意!”

    这样都行?穆恩长老和穆元长老实在已经无话可说了。

    只看两个人的脸色,张铁就知道这件事和怀远堂已经沟通好了,此刻虽然只是有两个长老在自己面前,但实际上,穆恩长老和穆元长老一边与自己交谈,两个长老还一边在用戒指上戴着的遥感水晶在与其他长老和长风伯爵沟通着,自己的理由,怀远堂根本无法拒绝。

    “那好吧,家主已经同意了!”穆恩长老说道。

    “但是还有一点!”穆元长老补充,“我们看时机也差不多了,当初穆神长老答应家族的事情,也应该要做到了!”

    “什么事情?”张铁问道。

    “就是延续家族血脉的问题,这件事已经从威夷次大陆拖到了太夏了,既然穆神长老不再做幽州廷尉一职,以后的自由时间也多,那就应该考虑这件事了!”

    张铁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苦笑着问道,“这种事怀远堂一般怎么安排?”

    “家族准备一批身家清白可靠的华族女子,穆神长老尽管挑选就是,要是你喜欢,来个三宫六院都行,骑士的妻妾几十个几百个都是正常的,如果穆神长老有中意的女子,也可以直接提出来,只要对方不是已经结婚,都可以商量!”穆恩长老用普通的语气说道,就像在告诉张铁怎么去商店里买东西一样,对家族长老来说,这种事情,实在是太平常之极。

    张铁揉着额角想了想,最后也妥协了一次,“我看就不用麻烦了,就把我在飓风军团认识的爱梅和爱雪那对姐妹花送来吧!慢慢来吧,为了家里和睦一点,暂时也就不用太多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