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二卷 第三十三章 尕雅信徒
    如果换做十多年前在黑炎城的时候,当身体内年轻的荷尔蒙如野草一样茂盛生长着的时候,当那颗年轻的心到了夜晚如野狗一样开始躁动的时候,能有在家族中宛如帝王一样选美的机会,张铁要选择的,绝对不会只有两个人。

    如果没有这么一份躁动,他当初也不会和玫瑰社的女生们有过那样一份胡天胡地的孽缘。

    而到了这个时候,成为骑士,张铁体内的荷尔蒙分泌得更加旺盛了,而他心中的那份躁动,却已经像汇入了大海之中的激流一样,宁静了下来。

    大海依旧可以澎湃,但更多的,却是懂得了包容,对女人,对家人的包容。

    女人不能只是男人的生育工具,特别是一个不认识的男人的,无论哪个男人有多好,把这样的女人强留在自己身边,估计没有几个人是幸福的,张铁不想耽误那些自己不认识的姑娘。

    说到女人,惨绿少年总想着摩擦与爆的快感,而到了这个时候,张铁更明白——有情人,最珍贵!

    如果非要选,张铁就宁愿选择两个自己认识的,对自己还算有点感情的。

    爱梅爱雪出身坎坷,贝芙丽和琳达三人也出身普通,那对姐妹花进入张家的话,想必会和琳达她们有更多的共同语言,大家可以相敬如宾,也不会让贝芙丽和琳达三人觉得委屈,要是选择别的姑娘,特别是家族在怀远堂中有些底蕴的,两相比较。琳达和贝芙丽三人在家中的地位就可能要受到威胁了。

    穆恩长老和穆元长老在张铁家里呆了不到一个小时,几个人交流一番。喝了张铁沏的一杯茶水,就走了。

    张铁直接把两位长老送到了飞艇之上。然后看着飞艇离开。

    再次恢复自由之身的感觉让张铁心头一阵轻松,但惹上了吞党,成为了吞党的眼中钉肉中刺,却也让张铁心中隐隐有了一种危机感。

    说到底,还是实力问题。如果自己此刻也是四转骑士,张铁就不相信吞党还敢在自己面前肆意妄为,可以任意拿捏。

    实力急不来,但眼前,却是扩大张家在太夏影响力和扎根的好时机。

    张铁站在家中飞艇起降场的边上。一边看着小时在天空之中的飞艇,心中则在想着以后要走的路。

    成为赏金刑捕,可以继续关注着师傅赵元的消息。

    而更加自由的时间,在凝聚脉轮之外,也是让小树暴果果的最好机会。果子多了,就算自己现在暂时还无法凝聚地之脉轮,自己的实力,也可以获得巨大的提升,这是自己与其他人相比最大的优势。别人提升实力只有一条路,而自己提升实力却有两条路,自己没必要只用一条腿来走路。

    除了黄金独角仙的救赎之外,太夏这么大。一定也有养蚯蚓的地方,放生蚯蚓,能够让自己的初级恢复之躯尽快的进化到中级恢复之躯。甚至高级恢复之躯,这样一来。自己的生存能力,一定更强。

    除了蚯蚓和黄金独角仙以外。其他能放生的东西,自己也多试试,反正没有坏处。

    离金光城最近的抱虎城的港口有不少出海打渔的船只,哪里每天应该会有不少从海里打上来的鲜货,看来自己是应该找个时间去抱虎城一趟了。

    能用几个金币就可以换果果来吃,这个世界上,还有比这个更便宜的事情吗。

    细细想想,张铁慢慢就觉得自己的思路打开了,未来一片海阔天空!

    不知道什么时候,风苍梧走到了张铁的身边。

    “你和怀远堂已经沟通好了?”风苍梧问张铁。

    这个天机宗年轻一代的后起之秀,即使来到张家呆了两周多,但身上的高冷气息依旧不变。

    留在张铁身边,是风苍梧突破心障的关键,但对这么一个心高气傲的家伙来说,跟在张铁身边白吃白喝寄人篱下太伤自尊,所以,在来到张家的庄园住下之后,在庄园里走了一圈的风苍梧就主动承担起了张家下一代的家庭教师的职位——要靠自己的“劳动”换一口饭吃。

    虽然这个职位对风苍梧来说实在太大材小用,但张铁家里,短短几日,包括张铁的三个儿子和张铁老哥的几个孩子在风苍梧这里确学到了很多的东西,就连张铁都受益匪浅。

    风苍梧这个家伙,简直就像是一个华族之中的贵族一样,眼界太高,见识太宽,接触的东西太多,而且都是高大上的,一开口就能把人镇住。

    张铁并没有告诉别人风苍梧的真实身份,所以张铁家里原本的几个家庭教师最初对风苍梧的到来还有那么一点抵触和想“较量”“较量”的意思,风苍梧只是在那几个人的面前表演了一手出神入化的茶道,结果张铁家里的那几个家庭教师再看到风苍梧,简直就想把他供起来一样,开口闭口都是风师风师的叫,风苍梧给张家的小子讲课的时候,那几个家庭教师都一脸如饥似渴的挤在下面和孩子们一起旁听。

    张铁则暗爽,风苍梧的这些见识认识,都是天机宗教育成果的积累,作为太夏七大宗门的天机宗,随便一个门徒跑到威夷次大6都能做诺曼帝国元帅的大宗门,这样的宗门底蕴,岂能是一般的人能比拟的,张家的孩子接受风苍梧的教育,等于是间接的享受着天机宗的教育成果,这样的机会,就算是用钱都买不到。

    风苍梧迅就在张家确立了自己的地位,一个人独住张家的一个小别院,他身边的仆役使女就有四个,连张铁的老爸老妈都对他尊重非常。

    来到太夏这几年,张铁的老爸老妈对太夏的事情也了解得多了起来,按照张铁老爸的说法,像风苍梧这种水准的家庭座师,就算在太夏的豪门之中,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角色,一年没有几十万金币的待遇,根本请不到这样的人物。这样的人物,放在太夏,已经差不多算得上是一州的名士级别的人物了。

    除了可以把风苍梧揍趴下之外,就连张铁都不得不承认,自己在很多方面和风苍梧一比,完全就是一个土鳖。

    ……

    听到风苍梧的问题,张铁偏过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笑了笑回答道,“估计以后我走到哪里就要叫吞党难受到哪里了!”

    “这是一步险棋,收获大,代价也大,等吞党反应过来的时候,吞党势必要和你死磕到底,在这之前吞党要对付的是怀远堂,在这之后就变成要对付你了。”

    张铁挥了挥手,满不在意的说道,“死磕就死磕,我相信吉人自有天相!”

    风苍梧认真的看了张铁两眼,似乎也没想到张铁会说出这种话来,作为骑士,都习惯要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张铁却是一副放任的姿态,连普通人自我安慰的话都说出来了,这个时候的张铁,身上哪里还看得到三个月前在浑天宝球之内得那种大杀四方犹如魔虎一样的霸气?

    这个人张开嘴,就像野兽一样露出锋利的牙齿朝着自己脖子咬过来一口口把自己吃下肚子里的情景,在过去三个月中,不止一次出现在他的梦中,让他一次次的经历了最恐怖的梦魇,成为他的心障,这样的一个家伙,面对强敌,居然也会说吉人自有天相这一套?

    打死风苍梧他都不相信这就是张铁最真实的想法。

    看着风苍梧的脸色,张铁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对了,我其实还有一个秘密没有告诉你?”

    风苍梧眨了眨眼睛,“什么秘密?”

    一丝郑重而悲悯的神色出现在张铁的脸上,张铁四十五度看着天空,“在威夷次大6的时候,其实我是大地之母尕雅的虔诚信徒,我曾经要立誓拯救一切面临危难的尕雅的儿女,我相信,只要我拯救了,尕雅也会拯救我的!”

    “你没有开玩笑?”

    “这会是我往后很长一段时间要做的事情!”

    风苍梧看着张铁,犹自不能确定张铁到底是在说真话还是假话……

    朱大彪颤动着一身的肥肉有些狼狈的跑了过来,头和身上还有大片的积雪积雪,这个家伙,老大不小,刚刚居然还在和张家的一堆小子在打雪仗。

    “哎呦,哎呦,我说张铁,你那三个儿子反应也太快了,力气又大,投得又准,全部照着我的脑袋上来了,骑士的儿子就能欺负人吗,我的妈呀……”朱大彪刚刚说到这里,张铁的那三个小子兴奋的从远处追了过来,咯咯咯咯的笑着,还隔着将近二十米,三只小手一挥,三团雪球在空中划过三条直线飞了过来,上中下三路都兼顾到了,朱大彪想闪避,但也只避开了一团雪球,剩下的两团就同时砸在了朱大彪的脑袋上和身上……

    看到这一幕,风苍梧的眉头微微动了一下……

    张铁知道以骑士之心的感知,风苍梧一定看出了一点什么,这三个小子投掷雪球,天生就已经显露出与普通人的不同来……

    张承雷,张承霆,张承霈过了年就是6岁,身体内的血脉能力逐渐显现,心性渐定,已经到了可以真正修炼战技和点燃明点的时候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