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三卷 第一章 新的开始
    1月23日,抱虎城外的飞艇基地……

    再次来到抱虎城,张铁的感觉,只有两个字——轻松!

    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张铁没有亲自来做过放生的事情了,以前在潜龙岛的时候他差不多每天都去放生沙鳞,而到了后来,这样的机会却越来越少,渐渐的,这似乎成了别人的事情,他只负责出钱和吃果子。☆→

    今天再次重新捡起这种特殊的修炼之法,张铁的心中,莫名喜悦了起来。

    这种喜悦的心境难以形容,它从心底滋生而出,像是荒漠之中涌出的甘泉一样流遍全身的每一个细胞,然后让整个人都进入到一种纯粹愉悦而自在的状态之中,感觉着这种心境,张铁觉得,或许自己以后应该亲自来多多的做做这种事情。别的不为,就冲着能让自己感觉喜悦,放生这种事就应该大力去做。

    因为越走到高处,特别是成为骑士之后,一个人其实也就越难以感觉到这种纯粹的喜悦之情,这种喜悦,简直就是一种特别的心灵享受。

    如果不出意外,张太玄在今天就会正式任命张远山为新任幽州廷尉,这会出乎许多人的预料之外,更出乎众人预料之外的,则是自己今天就会成为太夏的一个赏金刑捕。

    注册赏金刑捕的事情无需自己亲自出面,太夏的正道楼原本就是廷尉机构管辖的带着一丝官方色彩的民间组织,这种事,对自己来说。也就是走个过场,准备相关资料送到幽州城的正道楼就好了。至于其他人要怎么解读,要在吞党的脑袋上扣什么屎盆子。这就不是自己要操心的事情了。

    吞党也是活该……

    自己这么一闹,御史台的那个狗屁御史这一辈估计也走不出这件事的阴影了,这小人的帽子,简直就是为他量身定做的。

    谁叫这是太夏呢。

    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张铁现,在来到太夏差不多四个月之后,自己慢慢的有点喜欢上这个地方了。

    抱虎城的飞艇基地颇为热闹,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基地的天空之上。来来往往起起落落的都是大大小小的飞艇,那些飞艇千奇百怪,而且许多的飞艇还有着各种各样不同色彩的涂装,感觉上,这里一个普通的飞艇基地,简直比在威夷次大6举办的航空展览还要热闹几分。

    怀远堂生产的怒风级飞艇在威夷次大6可谓是独领,而在太夏,怒风级飞艇则开始变得“泯然众人矣”。

    太夏制造业的实力,实在太强大了。别的不说,就在幽州境内的其他几个郡中,灵枫郡和朝阳郡内制造的飞艇就不输给怀远堂。在其他诸如燕州,惠州。通州和朝州这样的地方,更有能生产比怒风级更好飞艇的家族与企业。而隶属于太夏朝廷的飞艇制造工厂制造出来的飞艇,无论是种类。数量,还是质量。完全就是站在人族的巅峰位置。

    在这样的压力和竞争之下,怀远堂的飞艇制造企业。都不得不在压缩生产规模的同时,开始四处招揽人才,开始第二代怒风级飞艇的立项论证和技术储备。

    这些情况,怀远堂定期都会对家族长老做相关通报,张铁也因此才对这些“琐事”了解得这么清楚。

    张铁第一个走出了飞艇,跟在张铁身后的,是风苍梧和朱大彪。

    走出飞艇舱门的张铁看着天上的飞艇,一只手遮在额前,抬起头,微微眯着眼睛,“这里的飞艇可比威夷次大6的种类多多了,嗯,同时度好像也要快一些,还有艇舱与气囊完全融合在一起的一体式飞艇……”

    张铁两次来抱虎城,一次是路过,一次来这里开家族长老会,都是一个人从天上走,行色匆匆,连走马观花都谈不上,对这座城市的了解,基本上只相当于看过几张航拍照片的水平,这种了解,对一座城市来说,又怎么可能有太深的体会。在这种背景下,换了一个心境和时间,再次来到抱虎城的张铁,立刻就感觉到了抱虎城与威夷次大6的不同。这细微的不同,彰显的,正是太夏的强大与独到之处。

    就在张铁说话的时候,就在他们面前的一个飞艇的艇位上,一只涂装着蓝色野猪图案的大型硬式飞艇开始缓缓升空,那蓝色野猪图案的下面,还有四个华文大字——蓝风航空。

    对张铁说的话,风苍梧面无表情,朱大彪则哈哈一笑,“这有什么,你要是有一天到惠州的州城去看看,哪里的飞艇基地才叫大呢,比这里起码还要大上几十倍,惠州城的飞艇基地祥云空港占地3oo多平方公里,每日在哪里起降的飞艇可以达到数万艘,第一次去的人搞不好都要在基地迷路!”

    “哈哈哈,等有机会一定去看看!”张铁笑了笑。

    几个人一边说着,一边就走到他们这个飞艇停降位专属的地下通道入口,走到地下。

    这也是太夏飞艇基地与威夷次大6的不同,在威夷次大6,所有的飞艇基地的设施都在地表,而在太夏,正规的飞艇基地的地面上只有基地的地勤人员和固定的有轨蒸汽物流火车可以运行,所有从飞艇上下来的人,都要从地面下的专用通道离开,不允许从地面上走,几乎所有太夏的飞艇基地都是双层或者是多层的,地下建筑远比地面建筑要丰富,在许多飞艇基地的下面,还有巨大的飞艇仓库和物资仓库。这样做,第一是在平时可以让飞艇基地的运行效率更高,事故更少,而在战时,双层或多层的飞艇基地可以让太夏的飞艇和人员物资得到最大程度的保护。

    除了飞艇基地以外,张铁还知道,在太夏,几乎所有的高公路在修建的时候的一个重要指标就是整条路段都能起降大形的战争飞艇,在修铁路的时候,则要求所有的铁路在3oo公里的距离内,在修建时就至少要平整或者预留出可供十艘以上大型飞艇起降的平地。

    抱虎城飞艇基地的地下通道深入地下数十米,宽敞又明亮,地下通道的地面上都是青色的石板,来来往往的人很多。

    在这种大白天,通道里除了每隔上几十米就预留出来的一个透光透气的通风口以外,通道两边的墙壁上,还粉刷着两条增亮的荧光带,每隔一段距离,还有一盏萤石壁灯。从飞艇上下来的人,就通过地下通道离开这里。

    地下通道中种植着一些不喜光的植物,在通道的两边有一些店铺,餐馆和一些生活服务设施,那些生活服务设施有着完整的生活配套,完全可以让客人或者飞艇的艇员在这里生活,而在那些店铺之中,分门别类的,都是幽州本地的特产,甚至还有不少的商行和商号直接在这里建起了办事处和联络点。

    “叮铃……”“叮铃……”

    随着身后悦耳的摇铃声响起,一列模样奇怪的车辆从后面驶了过来。

    那辆车行驶在地下通道的更窄更小的轨道之上,车辆几乎紧贴着地面,非常的低矮,整辆车,分成三节车箱,三节车厢加起来大概有比一辆公共车要长一点,就在那三节车厢上,都是一排排的座椅,每排座椅可以坐下四个人,除了座椅,那辆车上什么多余的东西都没有,连车顶都没有,显得飞出的简洁轻便。

    整辆车,既像是一列缩小的简易火车,又像是一辆放大的儿童玩具——有两个西伯人壮汉,坐在车头前面的椅子上,双手扶着一个把手,正在那里吭哧吭哧的就像用脚玩跷跷板一样的用脚踩动着这辆小火车车头前面的一个人工动力装置。

    车辆的度不快,只相当于普通人小跑差不多,所以看起来也并不费力,遇到前面有人的时候,这辆车也不会停下,踩着跷跷板的壮汉只是用手拉了拉响铃,提醒前面的人车来了。

    前面的人可以让开,也可以随心所欲的坐上车。

    看到自己附近几个要离开飞艇基地的人机灵的跳到了车上坐下,张铁才明白,这人力小火车原来是飞艇基地的地下通勤车。

    这里要是搞蒸汽小火车的话,蒸汽火车的浓烟一排放出来,在地下这种相对封闭的空间污染就大了,所以这里,干脆就弄成简单省力的以人力驱动的铁路小火车来给人代步,普通人干这个或许会有点吃力,不过只要一个身体强壮的二级战士,胜任这份工作应该没有问题,更何况,这一辆车上一下子还配置了两个“车夫”。

    这种人力小火车简直和自己以前在塞尔内斯战区的脚踏飞机有得一拼。

    看到这样的小火车,张铁不由会心一笑,觉得充满了乐趣。

    “爸爸,小火车来了,我要坐小火车,我要坐小火车……”一个刚刚从地面上的飞艇艇位入口下来的小孩在前面兴奋的叫着,似乎就是为了坐这个小火车专门等在轨道旁边的。

    火车经过,那个小孩的爸爸脚一跨,动作灵活的和那个小孩一起上了车,正坐在张铁前面。

    那个小孩看着坐在后面的张铁,还调皮对着张铁做了一个鬼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