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三卷 第十八章 丧心病狂
    三道骑士战气宛如狼烟一样冲天而起,哪怕是在荒野之中,也耀目无比,可以让数百里之内的人看到。∷

    骑士狼烟除了代表骑士已经在催动战气全力战斗之外,它的另外一个作用,就是对其他骑士的召集令,有吹哨子的作用,如果是同一方的骑士或者是熟识的骑士,只要看到战气狼烟,就知道有人在战斗……

    看着那个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和引诱自己来到这里的黑衣人在黑色的火焰之中变成灰烬消失,再承受着三个骑士凶猛的攻击,张铁知道,这一次,他一定落入到了一个可怕的陷阱之中,那个把浑身裹在黑袍之中的家伙,就是要把自己引到这里。

    两个活生生的骑士,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在黑色的火焰之中化成灰烬,张铁不知道。

    那个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到底是谁,到底做了什么,秦五和另外两个骑士为什么在追他,张铁不知道。

    眼前这三个人为什么一看到自己就毫不犹豫的开始攻击自己,张铁也不知道。

    这些疑问和诡异同时汇聚在一起,却让张铁知道,自己眼前,绝对是一个杀局——眼前攻击自己的这三个骑士,包括秦五在内,他们攻击的不是自己,只是刚刚化成灰烬的那个人,那个人消失了,他们追着那个人过来,自己也就成为了那个人。

    那个人不仅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就连身上的衣服和型也一样——这是一种以自己为蓝本的变装术。

    这个杀局之可怕,布置之严密。绝对出自己的想象。

    这是一个阴谋。

    那三个骑士出现得太快,也太突然。让张铁半点准备和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在天上看到张铁就开始攻击。

    秦五状如疯虎。完全是与张铁一副拼命的架势,缠住张铁做近身战。而另外两个骑士,一个是穿着一身青衣的中年文士,使用一根洞箫,而另外一个,则是年龄三十多岁的年轻骑士,使用一把长剑,相比起秦五不要命的攻击,另外两个骑士的攻击则很有分寸。他们主要是想把自己缠住。

    让张铁郁闷的是,一直到现在被三个人围攻,除了秦五之外,自己居然连另外两个骑士的名字都不知道,自己莫名其妙的就被卷了进来。

    这战斗,还要怎么继续下去?

    张铁想走,但这种时候,被三个同阶骑士围住,就算是他。也不是可以说走就走的。

    张铁也有实力可以突破,但那样的话,势必要以强力击散三个骑士的围攻,到了那时。秦五和另外两个骑士死伤就难免了。

    张铁不想在这种时候莫名其妙的就和别的骑士拼命结仇,进行无意义的战斗——特别是知道这是一个陷阱的时候。

    “秦五,你不是在福海城么。怎么会跑到这里,还有。你们三个为什么看到我就一言不就要动手?”在遭受围攻的间隙,张铁一边闪避和格挡着三个骑士的进攻。一边开口问道,同时也尝试着做一下解释。

    如果能从秦五的嘴里知道一点东西,总好过像现在这样闷着。

    秦五咬牙切齿,抓紧攻击,根本不和张铁说话。

    “我们从福海城一路追你到这里,你做了什么,会不清楚吗?这个时候还想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吗?没想到幽州之虎张穆神,也就是这种货色……”那个中年文书开了口,一边说话一边摇着头,似乎对张铁非常的失望,手中的洞箫舞出一片碧绿色的战气之网,想要把张铁缠住。

    妈的,老子做什么了,张铁郁闷无比。

    另外一个骑士手中的长剑同样犀利无比,配合着秦五,每招每式都招呼张铁的手脚要害。

    在这种情况下,张铁想停手都不行,只能接战。

    “我刚才被人从飞艇上引诱到了这里……”张铁尝试着解释。

    “如果不是我们一直追着你来到这里,说不定还真会相信了你的话!”那个用长剑攻击张铁的人冷笑着开了口

    三人的攻击根本没有停下,对张铁说的一切,他们也都当做了谎言和狡辩……

    和三个骑士交手十多分钟,张铁依靠着自己的度与身法边走边撤,但始终无法完全摆脱三人的追击,张铁知道越拖下去,这里的情况对自己越不利,当务之急,是先离开之后摆脱三人再说,被三人缠住,自己什么事也做不了,这战也打得稀里糊涂的,而且有些事情,三人好像已经完全认定是自己做的一样,现在光靠一张嘴巴解释是没用的。

    在三个骑士的攻击下,哪怕张铁开始时纯粹只是为了自卫,但慢慢的,也被打出了真火,在这种情况下,张铁以一敌三,已经是在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在骑士之间的战意和气机牵动之下,哪里还能让他轻松下来。

    虽然除了秦五之外,另外两个骑士对张铁的攻击主要是以牵制为主,但这种时候,看着同为黑铁骑士的张铁居然以一敌三都没有完全落在下风,另外两个骑士心中也隐隐有些震惊。

    就在张铁与三人交手的当口,一艘外表看起来杀气腾腾的飞舟已经飞到了这里,这艘飞舟一到,秦五对张铁的攻击更加的剧烈起来。

    一道人影带着强大的气息如闪电一样的从飞舟上直飞而下。

    张铁心中一震,大地骑士……

    “还我家少爷命来……”秦五这时突然一声怒吼,突进到张铁的身边,双手如凿,把张铁的太阳穴与心窝笼罩在内。

    张铁的护体战气被挤压得出爆鸣。

    在这种情况下,张铁眼中厉光一闪,用脚轰开那个骑士的长剑的战气。身体一扭,避让开秦五对着自己头部的攻击。一只手格挡住秦五插向自己心脏的那一凿,同时右手如雷轰鸣。一拳向秦五打去。

    说实话,张铁的这一击看起来威力很大,但张铁的目的,却不是要秦五的命,而只是想把秦五击退,秦五此刻的护体战气也还没有完全奔溃,这一击,就算张铁想要秦五的命也很困难,最多是让秦五脏六腑震荡一番。受点小伤而已。

    但现实的情况却再次出乎了张铁的预料之外。

    就在电光石火的瞬间,秦五大叫一声,他身上的战气突然沸腾起来,似乎在和长铁对抗的时候运转到了极致,把张铁和他的身影都笼罩了进来,但张铁的那一拳,却没有碰到秦五的护体战气,甚至连秦五身体上自然而然所拥有的那一层骑士身体的抗打击能力都消失了。

    这瞬间的变故让张铁再次懵了一下,因为无论如何。他都想不到与他交手半天的秦五会在这种时候,用这样的方式“自杀”……

    张铁的铁拳毫无阻碍的突进,眨眼之间就轰击在秦五的身上。

    心中一惊,张铁瞬间就撤掉了八成的攻击力……

    当然。自杀是自己的感觉,也只有自己知道,在别人的眼中。刚刚一定是秦五奋力抵抗,然后才被自己击破护体战气击中。秦五身上突然沸腾起来的战气,也在那电光石火的一瞬间。让旁边的两个骑士无法看清到底生了什么。

    在最后的一瞬间,秦五看着张铁,脸上出现了一个诡异之极的笑容,然后,还不等张铁力,秦五就大声惨叫一声,整个人的身体,一下子自爆一样的炸裂开来,变成了四散飞射的血肉碎块……

    在所有人的眼中,这一刻,都是张铁把秦五轰碎,当场击杀,而只有张铁明白,刚刚这一瞬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五那诡异的笑容和最后自杀式的反击与自动炸裂开来的身体,让张铁心中瞬间冰冷到了极点……

    只是瞬间,张铁就知道,即使自己之前什么也没做,但这一刻,在所有人眼里,自己已经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杀人狂魔,自己当众击杀了瀛洲秦家的供奉长老,已经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而这,正是张铁想在事情没有搞清楚之前一直想极力避免的……

    这个念头刚刚从张铁的脑子里闪过,天空之中,就传来一声威严而震怒的声音,“大胆……”。

    随着这个声音落下的,是一条火龙。

    那是一条战气化形的火龙,长达百米,凶猛,狰狞,带着毁灭和强大的气息。

    那是大地骑士的愤怒一击,一击之下,张铁身前身后百米方圆,全部被笼罩在内。

    火龙还未击下,张铁就如坠火坑,整个人身体微微一紧,已经被火龙锁定,他身边的空气被压缩,旁边的树木野草瞬间被火龙身上传来的可怕的温度炙烤得燃烧起来……

    在这一击之下,另外两个围攻着张铁的骑士连忙闪电退开……

    从成为骑士以来,哪怕与魔帅交手,张铁都没有遇到过如此可畏与强大的攻击。

    大地骑士与黑铁骑士的差距,是压倒性的。

    这种时候,生死关头,再说任何话都没有用了,张铁怒吼一声,整个人的战气第一次沸腾了起来,双拳对着从高而下想要把他彻底吞噬的火龙捣出……

    在雷鸣般的轰鸣声之中,地面震颤了起来,张铁身边直径十米的地面,瞬间就被炸出一个深达五米的大坑。

    张铁就在坑底,单膝跪地,嘴角溢血,浑身衣服焦灼,抬起头,不屈而坚定的看着两百多米的天空之中那个穿着铠甲男人的高大身影……

    只是一击,张铁就受了不轻的伤。

    “果然有点本事,怪不得敢在福海城胡作非为,敢在我面前杀人……”那个穿着铠甲的男人看着大坑之中的张铁,眼光渐冷,“怀远公有你这样的子孙,九泉之下也要蒙羞,我今天就帮怀远公清理家门,杀……”

    杀字出口,那个男人双手一压,张铁再次被锁定,两条比刚才更加粗壮的火龙纠缠着就朝地面冲来……

    火龙再次出现的一瞬间,张铁的手紧紧的捏了起来,张铁都没想到自己第一次暴露底牌面对的会是华族的大地骑士,会是在这种不战则死的情况下无奈出手……

    今天,无论胜败,自己在太夏都没有了任何的退路。

    张铁识海之中的精神力已经如飓风带来的风暴一样飞旋起来,他的身体弓起,脸上的线条变得坚毅起来,死死盯着天上的那个身影和成型击下的火龙……

    张铁整个人再次进入到那种无所不在无所不是的状态之中……

    眨眼间,两条狰狞的纠缠着的火龙已经飞出百米,两条火龙的身形完全显现出来,对着地上的张铁长大了巨口,露出獠牙。

    就在张铁即将出手的瞬间……

    “闭眼……”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张铁的耳边。

    条件反射一样,这个声音一出现,张铁就闭上了眼睛,然后,哪怕闭上眼睛,他都感觉到自己的身边似乎升起了一轮刺目的太阳……

    在雷霆般轰鸣的响声中,天地间一片煞白,到处都是刺眼的白光,张铁强大的骑士之心和感知在那白光之中似乎都被干扰冲击一样……

    张铁感觉自己的手腕被那个人抓住,随后耳边就只传来高空之中罡风呼啸的声音,身边的空间快变幻,似乎斗转星移……

    刚刚强自压抑着硬接下大地骑士愤怒一击所带来的伤势,到了这个时候,精神一松,就翻腾了起来,张铁一口血喷出……

    隐隐约约,然后他感觉抓着他手腕的那只手上传来一股澎湃之极让他无法抗拒的热流,热流在他的五脏之间缓缓一游走,他的疼痛立刻大为缓解,侵入体内的那股热流也一下子消散了不少,非常舒服,随后那热流轻轻一震,扩散到全身,张铁只觉眼前一黑,随后就不由自主的就睡了过去……

    “醒来就好了……”在张铁昏睡过去之前,他隐隐约约的又听到那个声音说了一句。

    ……

    荒野之中,十多分钟后,等那三个骑士在高度的自我防御状态下再次恢复视力和骑士之心的感知,从巨大的震惊与最初的慌乱之中恢复过来的时候,荒野空空,哪里还有张铁的影子……

    只是张铁刚刚所在的那个大坑的周围数百米范围之内的植被,这个时候,全部变成了一片近乎半透明的雪白色,看起来非常奇怪……

    爆光炸弹,这是比普通的炼金炸弹更加珍贵的的爆光炸弹所产生的效果。

    爆光炸弹同样是炼金大师的产物,它爆炸起来的摧毁效果没有大当量的炼金炸弹那么强,但这种炸弹却不是用来爆炸的,更准确的说,这是一种在关键时刻,可以让所有人失去视觉和感知能力的特殊的炼金物品,在爆光炸弹的威力下,如果没有防备,哪怕就算是骑士,都要中招,在短时间内成为瞎子和聋子,骑士意识的感知都会被完全扰乱,更何况是普通人。

    没想到张穆神居然随身携带着这种逃命和阴人用的东西——是了,听说他在幽州大破通天教的时候获得过一颗珍贵的纳珠,爆光炸弹一定被他藏在纳珠里。

    面对着这种结果,三个骑士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特别是立在空中的那个,更是一脸铁青。

    “通知瀛洲各军,通缉张铁张穆神,一旦见到,即可格杀勿论……”在空中那个穿着盔甲的男人出一声怒吼……

    ……

    因为被范家退婚,张铁张穆神大受刺激,在福海城做下丧心病狂之事,堕落入魔……

    等到了天亮之时,张铁的名字再次震动天下,只不过这一次,比起他上次大破通天教时被人传扬的美名,张铁张穆神这个名字,则彻底堕落到了另外一个极端的反面……(未完待续!